>娱乐>>正文

理查德·克莱德曼的琴声,带走我们的青春和回忆

原标题:理查德·克莱德曼的琴声,带走我们的青春和回忆

下午,跟著名填词人刘卓辉小聊,本想邀请他一起去电台做期节目,但他有事儿去了香港,感觉挺遗憾的。我问了他关于理查德·克莱德曼的看法,他直言不讳的说,我知道80年代他在大陆很受欢迎,磁带引进版销量很好。他属于轻音乐类的,不是我的口味,喜欢这类的,他是有代表性的,应该看看。

我20岁的时候,在洛阳开了一家唱片店,那会儿CD唱片还不多,主要是以磁带为主,流行音乐大家已经知道,崔健、beyond、郑智化等等诸如此类的居多。欧美音乐主要以麦当娜、迈克尔杰克逊、恩雅等为主,那会儿理查德·克莱德曼的《命运》则是店内的必备品,每周都会有不错的销售记录。说来也怪,喜欢听他音乐的多是美女,偶尔难免会多看几眼,别想多了,那会儿哥们儿单身。

我收藏了他的唱片多以打口CD居多,磁带还真没有,不过,我估计你的家里肯定会有不少。本国某知名网球评论人“狐狸逃”在我微博留言,这些年老看那个单手法国理查德了,都快忘了还有另一个双手法国理查德,说的多有哲理。

对于理查德·克莱德曼,其实在业内有几种声音,很多人会觉得他的音乐太过于流行,和国外的大师级钢琴家根本没有可比性,听他的音乐会觉得上不了台面。业内某知名人士说,实在不敢跟友人提起他的音乐,身边人觉得我弱爆了,这也难怪,他们都属于高档次乐迷,人间极品。

另一种声音则认为,好听即时王道,我妈妈怀我的时候就听他的音乐了,耳濡目染,这辈子就爱他了,温文尔雅不说,最重要的是他弹琴很特别,像拥抱爱人般温柔,琴声如水银泻地般流畅,缓缓沁入心扉,我最喜欢的就是喝下午茶或者喝咖啡时,可以边读书,听着他的《秋日私语》,那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雅俗共赏,有各种声音出现对于一个音乐家而言是好事,受国外音乐的熏陶多了以后,目前国内的乐迷聆听音乐的渠道逐渐多起来之后,对于审美也有了自己的主观意见,这一点上看,真的是一件好事,跟理查德·克莱德曼接触过几次,总是很谦卑的面对身边每一个工作人员,绅士风度不仅表现在音乐上还表现在人品上。

理查德·克莱德曼除了自己原有的作品之外,在中国能够获得辉煌的成就,与他善于揣摩中国人内在心里有些关系。另外,他会选择一些适合中国人聆听的音乐,投其所好展现给乐迷,你可以说他聪明绝顶,超人的洞察力,也是值得其他国外的音乐家借鉴的。演绎中国元素的作品时,在原有基础上添加自己的主观意图,二次加工后唯美的表现出来,获得大家认可并非一些音乐家能够做到的,可理查德·克莱德曼能够轻松驾驭,王子与民共舞亦是一件快事。

“古典和现代都很重要”,如今说起来,理查德·克莱德曼已经有些不太在意,他说,音乐人应该选择最适合自己的路,有人选择古典,他则倾向于现代,但不管哪种,都应该先打好古典音乐的基础。钢琴家傅聪曾说过:“只要我多活一天,就越发现音乐的高深。我觉得,60岁以后才真正懂得音乐。”理查德·克莱德曼则有不同看法,他说:“真正懂音乐的人可能在20岁、30岁,就已经对音乐有了不同的理解。”

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音乐在中国影响了几代人成长,有的人把钢琴作为了爱好,有的人走上了音乐之路,经年以后,青春渐行渐远,他的琴声却始终带来无限青春回味,在岁月洗刷中愈发醇厚。又一年的新春,他如约而至来到北京,据他所说,有更多的音乐作品将在这两场演出中与中国的乐迷见面,2月10日,11日,我们人民大会堂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