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中新闻】美国传来噩耗!数万华人工签或将在本月失效,强行被辞职,川普疯了!!

原标题:【加中新闻】美国传来噩耗!数万华人工签或将在本月失效,强行被辞职,川普疯了!!

美国传来噩耗!数万华人工签或将在本月失效,强行被辞职,川普疯了!!

如果你持有的是H4工卡的话,那就要注意,最快这个月可能会被迫辞职,各公司还有商家也无法再雇佣,否则可能收到罚款或面临官司。有消息称,移民局计划最早在2月采取行动,终结H-1B配偶的工作许可,届时数十万中国和印度在美的H-4签证(即H1B持有者配偶的签证)持有者将受到影响。

川普政府已经有了计划,将废除H-1B签证持有者的配偶(H-4签证)在美国的工作许可。

Abhigna Polavarapu就是其中一个,她通过学生签证来美,并在此获得了生物信息学(Bioinformatics)的研究生学生和计算化学(computational chemistry)的博士学位,目前她持有H-4签证,并在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UNC-Chapel Hillis)担任研究科学家。

Abhigna Polavarapu和丈夫有3个孩子,他们都是美国公民,一家人住在Cary,并已经买房。

Polavarapu说:”如果我的签证被取消,我只能坐在家里,花在那些教育和研究上的功夫就白费了。” Polavarapu和丈夫的H-1B签证在今年5月就到期了,如果无法更新,那Polavarapu就只能辞掉工作。

36岁的Vesudha Mor也是Cary居民,她放弃了在印度的工作,在2010年来到美国陪伴丈夫。她曾试图获得自己的H-1B签证,但却没有成功,现在她通过奥巴马的政策获得了H-4的工作许可。目前她在一家电脑公司担任信息分析师。

“这不止是工卡的问题,我们此前已经做了很多财产安排,”Mor说。 Mor和丈夫有两栋房子,如果自己的工卡不取消,他们将不得不卖出一栋房子,或者考虑搬到其他国家去。

上周,约十余名女性已经和代表教堂山的民主党众议员普赖斯(David Price)会晤,他们希望普莱斯能就H-4签证持有者工作许可问题在国会进行游说。另外一些组织也和共和党众议员霍尔丁(George Holding)的助手进行了会晤。

印中两国工签排前两位

每年约发13万份H-4签证 印中两国公民排前两位

申请工作许可的H-4持有者大多来自印度和中国,因为印度和中国的H-1B持有者申请绿卡的排期时间极为漫长,所以奥巴马政府才推出该政策,希望帮助“正在等待成为美国人”的申请者。

但即使川普最终取消H-4持有者的工作许可,新政策成为法律之前还用经过长期的公众质询阶段,在此期间,符合条件的H-4持有者仍可申请工作许可。

H-1B签证持有人的配偶持H-4签证来美居留,前总统奥巴马政府2015年2月发布一项规则,容许正在申请绿卡的H-1B签证持有人的配偶在美国工作。印度籍绿卡申请的等待时间可能长达十年,中国籍申请者的等待时间也有4到5年。

每年,美国大约发出13万张H-4签证。2015年总计发出约12.4万个H-4签证,其中印度籍约10.2万人,中国籍4,154人。自2015年奥巴马政府的政策落地以来,共计发出了10万4千个工卡。

一些移民权益团体还建议,让印度和中国的H-1B签证持有者支付更贵的申请费用,这些资金可用来支付特朗普的”边境墙“项目,并提高绿卡的办理速度。

据SanFrancisco Chronicle报道,去年H-1B签证持有者的配偶和儿童约在13万人。而这些人中,尤以中国人和印度人为最多。

或有超过十万人允许工作者会受到影响

H-4配偶签证主要是指持有H-1B工作签证人士的配偶或者子女。一直以来,H-4配偶签证不能在美国工作,直到2015年2月奥巴马政府提出新政策,为了吸引和留住受过高等教育的优秀外来人才,允许符合条件的H-4配偶申请社会安全号,并在美国合法工作

每年约有10万名H-1B持有者的配偶和子女通过H-4签证来到美国,自2012年开始,持H-4签证来美的人数稳步上升。从2015年10月到2016年9月,有41526名H-4持有者获得了工作许可。

不过据消息人士向The Chronicle透露,川普政府已经有了废除H-4签证持有者可工作政策的初步计划。

消息人士证实,川普政府正在起草新的规定,取消H-4持有者的工作许可,但目前尚不清楚具体步骤是什么。而国土安全部以及下属的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也未就此事做出回应。

旧金山湾区影响最大

如果停止给与H-4签证持有者工作许可,旧金山湾区受到的影响将最大。硅谷严重依赖H-1B工作签证持有者,而他们中的许多人都以H-4签证的方式将配偶带来美国,近几年来,越来越多的H-4签证持有者也加入了硅谷的就业大军,因为如果家中只有一人工作,在如此昂贵的地区生活将捉襟见肘。

移民律师Emily Neumann表示,取消给与H-4持有者工作许可可能会出现多米诺现象,一些H-1B持有者可能也将离开美国,有些人可能会转道前往加拿大。

但有支持者则认为,取消H-4签证持有者工作许可,可以帮助美国人获得工作机会。

在奥巴马新政策刚提出来没多久,一个主要由IT工作者组成的,名叫“拯救美国工作”(Save Jobs USA)的组织就对该政策提起了诉讼,他们认为本来了持有H-1b签证的外籍工作者就抢了他们的工作,现在H-1b的伴侣H-4又可以工作了,而且自由度比H-1b还高,这大大加大了对美国本地人找工作的威胁。

自川普上台以来,曾不止一次有消息传出,H-4持有者的工作许可将被取消。美国公民与移民事务局前首席顾问梅尔迈德(LyndenMelmed)说:“关于H-4诉讼的最后期限正在临近,这意味着政府已经在最后完善相关规定了,从此前的每一阶段来看,他们肯定是倾向与取消H-4持有者的工作许可。”

司法部长塞辛斯(Jeff Sessions)在担任参议员时曾表示,容许H-4签证持有人在美工作是“改变移民法,伤害美国工人”。

川普政府频频对移民“开刀”

从今年1月川普上任以来,已经如他选前承诺的那样,对移民及签证政策频频“开刀”:

特朗普总统去年4月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指示联邦机构检讨移民雇佣法规,以促进“雇用美国人”政策的实施。

该命令对工作签证项目没有立即的影响,但要求劳工部、司法部、国土安全部和国务院研究当前的法律和程序,并提出变更建议。

以H-1B临时签证项目为例,总统的行政命令指示相关机构提出变更建议,以帮助确保这类签证发放给了技术最娴熟、酬劳最丰厚的移民员工。“目前,H-1B签证的发放采取的是完全随机的抽签形式,这是错误的,”特朗普在威斯康星州基诺沙的签署仪式上说。

该命令还呼吁打击当前工作签证制度中存在的欺诈和滥用行为。相关机构已发出信号,表示会照指示行动。

什么是H-1B项目,总统为什么把重点放在它上面?

H-1B项目每年向外国人发放6.5万个工作签证,另外2万个面向拥有高级学位的外国人,大学、教学医院和其他非营利机构还可申请额外的数量不限的签证。该项目针对的是高技术人才,大部分签证都发放给了科技公司,不过其他专业性行业,比如时尚业,也使用这类签证(第一夫人梅拉尼娅·特朗普[Melania Trump]当模特时就拿的是H-1B签证)。

按照联邦法律,雇用大量H-1B员工的雇主应该用书面材料证明它们曾尝试雇用美国人来做相关工作。所有H-1B雇主还被要求给获得签证的移民员工提供通行工资。

劳工部的数据显示,大约40%的签证流向了入门级员工,另外40%落到了经验和技术有限的人手里。特朗普政府称,更多由这些人从事的工作可以并且也应该由美国人来做。

签证是如何分配的?

签证申请必须由雇主提出。每年4月1日,政府开始接受将于10月1日开始的下一财年的申请。今年,政府在前5天里收到了19.9万份H-1B申请,之后便停止接受申请。

因为申请人数超过了签证数量,签证以抽签的方式发放。每个签证的有效期是三年,到期后可再延长三年。申请永久居留签证,又称绿卡的人,往往可在等待获批期间停留更长时间。

2015年,奥巴马总统扩大了该项目的范围,允许H-1B签证持有者的配偶也能在美国工作,但在最近的一份法庭文件中,特朗普政府称正在检讨该政策。

目前尚不清楚美国到底有多少持H-1B签证的外国人,但分析人士估计在65万到90万之间。近年来,大约70%的H-1B签证发给了印度公民。

这些H-1B签证持有者的雇主是谁?

最大的雇主是总部设在印度的外包公司,如威普罗技术(Wipro Technologies)、Infosys、马恒达技术(Tech Mahindra)和塔塔咨询服务公司(Tata Consultancy Services)。这些公司与银行、医疗保健公司和其他企业签订合同,负责执行各种各样的计算任务,引进了数以千计的移民来做这些工作。总部设在美国的外包公司,尤其是IBM和Cognizant,也雇佣了大量H-1B员工。

占主导地位的美国科技公司,包括谷歌(Google)、微软(Microsoft)和苹果(Apple),也雇佣了数以千计的H-1B员工。据联邦备案文件显示,Facebook和芯片制造商高通(Qualcomm)这两家公司严重依赖H-1B签证,它们在美国的员工中至少15%的人持该签证。许多硅谷初创公司也会雇佣一些H-1B员工。

这些外国工人是如何为美国经济做出贡献的?

美国科技企业称,美国缺少能胜任科研和程序设计工作的人,它们为了满足自己的用人需求,不得不从海外招人。

此外,移民或其子女在很多科技企业的创办过程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其中就包括苹果(Apple)、谷歌(Google)、Intel等巨头以及WhatsApp、Airbnb等处于上升期的后来者。

印度外包企业通常只支付较低的工资,在科技业生态系统的另一个部分发挥着作用,它们说自己正帮助美国企业削减用于某些基本服务的开支,这样一来美国企业就能一直以高薪雇用人员从事其他方面的工作。印度国家软件与服务公司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oftware and Services Companies)的主席R•钱德拉塞卡尔(R Chandrasekhar)说,《财富》500强公司,也就是美国销售收入最高的那些公司当中,有超过四分之三要借助印度外包企业来开展某些业务。该协会是一个为印度科技行业代言的组织。

“美国公司之所以能够一直创造工作岗位,这些外包企业功不可没,”钱德拉塞卡尔说。

不过,印度外包企业正为应对签证数量变少的局面做准备,转而让身在印度以及其他国家的人去做相关工作。

移民工作签证项目损害美国工人的利益了吗?

一些研究表明,被大学授予技术学位的美国学生数量,超出了美国的工作空缺总量,因此对签证计划持批评意见的人士说这是多此一举。硅谷的公司通常不会面向美国应聘者广泛撒网。相反,同样是毕业生,它们会争着雇用从顶尖大学毕业的那些去填充很多工作岗位,因此在满足自身劳动力需求方面严重依赖移民。

按照H-1B项目的相关规定,“所有公司都必须证明自己曾设法招一个美国人,”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简称IEEE)在美国的分支机构美国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简称IEEE-USA)政府关系部主任卢塞尔·哈里森(Russell Harrison)说。“但你要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在某个选项后面打个勾。”IEEE是最大的计算机科学家及电气工程师专业协会

某些情况下——例如在华特迪士尼(The Walt Disney)和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雇主会裁掉一些人,代之以外包公司雇佣的那些工资更低的移民。

外国工人的权益也可能因签证项目而受到侵犯。H-1B签证是和特定雇主相绑定的,这意味着签证持有者无法轻易换工作。一直在推动相关变革的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众议员佐伊·洛夫格伦(Zoe Lofgren)说,某些H-1B签证持有者拿到手的钱比他们声称的薪水要少,因为他们被迫向雇主偿付各种费用,比如旅费。

有哪些针对签证项目的改革措施被纳入了考虑范围?

特朗普政府的改革目标一度颇为模糊。在向记者做背景简介时,一些官员说他们正考虑改变申请签证所要达到的工资标准,提高H-1B申请费用,并把签证更多地发放给持有高级学位的移民。

特朗普政府还会公开关于L-1等其他签证项目的更多信息。借助L-1,正式受雇于一家公司的海外工人可以在美国工作。“我们不知道这里有多少人持有L-1签证,他们受雇于谁,待在哪里,挣多少钱,”对移民签证项目做了大量研究的霍华德大学(Howard University)政治学助理教授罗尼尔·希拉(Ronil Hira)说。

很多国会议员都赞成对H-1B抽签制度进行改革,以便对那些薪水最高的工作岗位予以照顾。“我们发放签证时应该看谁想要支付最高的薪水,从而避免压低美国工人的工资,”洛夫格伦说。关于这一主题有着若干议案,其中一项就是由洛夫格伦提交的。

这样的变革对往往会支付高工资的美国老牌科技公司有利,对以较低工资雇用移民做基础性工作的外包企业有害。不过这其中存在给创业公司造成连带伤害的风险,有些创业公司给新员工发的工资较低,但会以股权作为奖励,医院也会受到打击,它们需要招募移民从事护理以及其他非技术类工作。

工作签证改革也可能被纳入一个更为宽泛的移民法案。特朗普最近告诉国会议员,他愿意就这种做法进行讨论。

via 加拿大留学移民

jiazhongguoji

Consultants Inc.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