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法>>正文

成都游客自驾雪夜被困深山 夫妻徒步八公里报警获救

原标题:成都游客自驾雪夜被困深山 夫妻徒步八公里报警获救

成都游客庞卫民一家,3日自驾雅安市芦山县大川河景区,攀爬途中,发现风雪变大便返程,雪夜中,车辆遇冰凌路面失控撞上护栏,驾驶员庞卫民不慎受伤,车辆受损无法使用,更不幸的是,该地位于深山,无手机信号。大雪中,庞卫民让家人带着孩子躲在车中,自己与妻子步行8公里后,才打通报警电话,之后手机没电,庞卫民夫妻只得返回车中,等待救援队伍的到来。民警在漫天风雪中成功找到了他们。2月6日,成都商报记者与庞卫民和当晚营救的民警等人取得联系,证实庞卫民等人已平安返程,并留下感谢信。

  警方赶到救援 魏楠供图

遇险

雪夜被困深山悬崖边

2月6日,说起3天前的遇险,49岁的庞卫民感慨不已。身为成都千山驿站户外自驾俱乐部的负责人,庞卫民之前带队外出遇到过的险情比这还危险,但这一次,车上的都是他的至亲。

2月3日下午,庞卫民带着妻子、女儿、幺爸、幺妈,前往芦山县大川河景区。攀爬途中,发现风雪变大,于下午15时返程,花了近3小时才返回山脚下停放的车中。

此次返程时,已是18时许,比平时正常返程时间晚了约1小时,但自认经验丰富、熟悉道路的庞卫民未多加注意。

返程时,路面上已经有了几毫米的积雪,上车时,庞卫民看了看,室外温度还在3℃左右,但车辆开出不到半小时,天色黑了下来,室外温度已降至零下5℃了,更让庞卫民感到意外的是,路面上的积雪变成了冰凌,车辆有点失控,最要命的是,车上忘带防滑链了。

车辆以不到20公里/小时的速度小心翼翼地驾驶着,晚上20时许,庞卫民等人遇到一个上坡弯道,他踩下油门,车辆刚爬了上去,就是一个下坡,由于惯性,车辆开始打滑,撞到了路边防护栏上。庞卫民头部受伤。车辆水箱被撞坏了,无法启动。

前后一片漆黑,挨着悬崖,别说车,连行人都没有,手机没有信号,温度计显示,室外温度已达零下8℃。

求救

刚说清情况手机就没电了

庞卫民拿出卫生纸止血后,安抚好大家的情绪,并分好了工:自己和妻子徒步外出寻求帮助,幺爸幺爸和10岁大的女儿在车上等待救援。车上有水和食物,还有一些准备捐赠的衣物,庞卫民把衣物拿了出来,将幺爸、幺爸和女儿包裹住,并叮嘱他们不能下车。

准备妥当后,身着冲锋衣、雪地靴的庞卫民夫妇拿着充电器、手机及一根强光电筒上了路。雪依旧在下,气温很低,两人搀扶着走向雪夜。为了节约用电,庞卫民把强光电筒调到最低档,每走出200米,他就掏出手机,发现没有信号,就马上关掉手机屏幕以节约用电。他提前编好了求救信息。

21时50分许,庞卫民按亮手机屏幕,手机有了微弱的信号,他连忙将信息发给两位朋友后,又拨打了110,电话接通后,庞卫民刚把情况说清楚,手机就没有电了。

“气温很低的情况下,手机电量也消耗得很快。”庞卫民说,一看里程,自己和妻子竟然步行了约8公里。他和妻子又搀扶着往回走。返回车上,车上的人还在焦虑不安。在车上待了不到半小时,远远看见警灯闪烁,庞卫民连忙向其闪灯。他知道,自己一家得救了。

感谢

“警灯让我们无比安心”

2月6日中午,芦山县大川镇大川派出所民警杨波证实了庞卫民夫妻步行约8公里报警的说法,当晚他是值班民警,也是参与救援的民警之一。

据他回忆,3日晚21时55分许,杨波接芦山县公安局指挥中心指令:一外地自驾游车辆在大川镇大川河风景区与路边护栏相撞受损,驾驶员受伤,另有4名同行人员被困无法下山,请求救援。

接警后,有过多次救援经历的杨波组织民警携带卫星电话、防滑链条等应急救援设备,先期驾车前往事发地点,对被困人员开展紧急救援。同时,将情况向大川镇人民政府通报,镇政府值班领导安排政府工作人员、镇卫生院救援人员随即出发。

此时,漫天雪花已变成鹅毛大雪,前往救援的道路被厚厚的积雪覆盖,部分路面已结冰起凌,给救援造成了极大困难困难。由于道路崎岖积雪,40公里的路程,杨波等人开了2个小时。4日凌晨0时40分,在距离大川镇约37公里处的鹿厂河(小地名)附近,杨波等人发现了在事故车辆上相互依偎取暖的庞卫民等人。

4日凌晨2时34分,杨波带着庞卫民等人安全顺利返回,经过救治,庞卫民一家被临时安置在附近酒店休息。次日,庞卫民一家返程前,特意留下感谢信:“冰雪交加的黑夜里,疾驰接近我们的警灯给我们无比温暖和安心,人民政府和人民公安是我们遇到困难时最大的靠山,是我们强大的精神支柱。”

魏楠 成都商报记者 蒋麟

来源: 成都商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