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问新造车企业:何为成功?

原标题:问新造车企业:何为成功?

(文/搜狐汽车 马倩)2015农历年的除夕夜,如果你看了春晚,或许会对那个7000万中标的30秒广告有印象:张艺谋、郭敬明、刘建宏、贾跃亭联合出演乐视宣传片,用“世界向东我们向西”这种激荡人心的标语,向世人展示乐视的野心。

然而,9个月后,2016年11月,贾跃亭以乐视控股CEO身份发布全员信,承认乐视资金紧张,反思公司节奏过快,坦言供应链压力骤增。随后,乐视投资的初创企业、高端电动车制造商法拉第未来在内华达州10亿美元项目,确认停产。

同一时间,易车网创始人李斌二次创业的蔚来汽车,在伦敦发布了英文品牌NIO;前沃尔沃中国区董事长沈晖,首次以威马汽车创始人的身份公开亮相。李斌说,新创公司融不到200亿很难造车。沈晖同意李的看法,但他说,我们并不担心钱的问题。

时间进入2017年。FMC重组团队以“知行”新主体公司重返造车舞台、安防巨头大华跨界发布零跑汽车、小鹏汽车百亿级生产基地落户肇庆市、车和家与华晨签署战略协议、电咖汽车上市首款量产产品......在与时间赛跑的过程中,新创车企动作愈发密集,舆论焦点此消彼长。

而声势浩大的乐视造车,声音逐渐模糊。但其一举一动,都像一根线,牵引着“新造车势力”这个群体的舆论风头,及其背后巨额资本的走向。沈晖、李斌、李想、戴雷、张海亮、沈海寅,这些新创车企的创始人们均在不同场合说过,他们希望乐视造车可以成功,至少这就证明,这个群体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各自都是有机会成功的。

然而,什么是真正的成功?

2017年12月16日,蔚来ES8在北京五棵松体育馆正式上市。虽然并非首家新造车势力上市产品,但仍十足吸引眼球。产品上市,赢得焦点,这算成功吗?李斌说,这仅仅算个开始。夏珩说,互联网汽车量产只是门槛,销量决定胜负。沈晖说,他对造车成功的定义是——年产销10万辆

从早期投资人身份转型ALL IN造车的何小鹏说,以投资人的角度看待成功,无非两种,一种是财务投资人——取得期望的资本回报;另一种是战略投资人——取得期望的信息和战略。对于二次创业的何小鹏来说,他眼中的成功是:公司有不错的净利润、内部可持续创新,能对人们的出行方式做出一些改变。

而从合资品牌转身造车浪潮、现任蔚来用户发展副总裁的朱江认为,建立和形成一个可持续发展的能力,则是评价一家企业是否成功的标尺。这条准则不仅针对新造车势力,更适用于所有企业。

诚然,于“成功”二字,并无标准可言。在词典的释义中,成功指达到或实现某种价值尺度的事情或事件,从而获得预期结果。对于新造车企业而言,成功二字,首先要看——初心为何?

倘若一家新造车企业的目的是,以产品为锚,通过几款产品谋得公司上市,用资本运作实现主创团队个人的财富自由。这或许是投资人和创始人的成功,但并非证明这是一家成功的“车企”。

那么,什么样的企业才能称为一家“成功的车企”?

无论是传统车企还是新创车企,产品和服务是关键——这是消费者最易感知的要素;而销量则是其佐证——这是市场上最能客观评价的数据。

对于制造链涉及70多个行业的汽车来讲,其产业配套要求极高。如何把各个部分有机结合,保证10万辆以上规模化生产?这其中,团队、技术、供应链、资金,缺一不可。而10万辆,也成为检验一家车企的有效数据。

特斯拉,国内多数新创车企为之看齐的公司,2017年全球销量103,181辆,总销量接近30万辆。虽然迈进了10万辆俱乐部,但其仍始终备受争议。原因就是没有盈利能力。据特斯拉2017年财报显示,特斯拉2017年全年收入117亿美元,增幅高达55%,但全年亏损也高达22亿美元。

曾有投资人坦言,特斯拉的案例不可复制。如今的资本市场,很难再支持像特斯拉这样在资本结构上“杠杆”过高的新创企业了。

如果说销量是佐证产品力和渠道力的最佳数据,那么盈利能力、或具备盈利能力的希望,则代表了一家企业能否走远。

以自主品牌为例,10年前,当广汽决定做自主品牌时,广汽集团将其20多年赚的钱全部投入到了自主品牌。依靠集团输血,历经数年成长,广汽、上汽等自主品牌才有了发展的空间。

对于绝大多数依靠融资进行研发、生产、营销的新造车企业而言,如何持续获得资本信任,至关重要。而信任的基础,则是企业是否拥有“造血能力”或可持续发展的希望。

其实,提及造车,早在2001年底,被称为“汽车疯子”的李书福为了获得轿车生产资质四处奔波,急得喊出了那句“请给我一次失败的机会”。彼时,他的目标很明确,就是造车。而今,300多位新玩家涌入造车浪潮,谁能突破重围,成为一家成功的车企?混沌中,产品和市场终究能给出答案。当然,这需要时间的佐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