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血染拓碌河(第一部)· 第6章 · 符策力闹街

原标题:血染拓碌河(第一部)· 第6章 · 符策力闹街

羊家村的东门有一棵树,一棵具有几百年树龄、五六个人才能合抱的酸豆树。平日里,它遮风挡雨;骄阳下,它荫凉如盖;月光中,是情侣们齐膝谈心的好去处。

这棵树,与周围的芒果、石榴、荔枝、黄皮树林连成一片。一年四季白鹭成群,巢穴无数,况且这些小精灵,颇通人性,与人类和谐共生存。

早晨,树上的小鸟在啁啾鸣啭,三五成群的白鹭在拓碌河的浅滩觅食,几个农妇拉着一担担水果在街头叫卖着......

羊村长、羊志武、展鹏等几人在酸豆树下喝着老爸茶。

炎热的大暑天,把人也变得懒惰和松散了;它促使人们放慢生活节奏,享受这份安逸的休闲生活。

展鹏递给眼色给羊志武,悄声地:“二叔,那有两个陌生人!”

是的,这些年来,人来人往,羊家见过的人很多也很熟悉。一两个新面孔在村子里出现,谁都不会留意;恰恰是有日军的风声,才引起羊家人的注意和猜疑。

果然,在东门铁匠铺面前,站着两个陌生汉子。

羊志武对展鹏努努嘴,摆个手势,展鹏领会离开了。

汉子看中了铁匠铺里挂在墙壁上的长短火铳和山猪炮(类似手榴弹)。他从口袋里掏出十几个袁大头(白银),大大咧咧地:“老板,我要10把长火铳,2把短火铳,50个山猪炮,另配200发子弹。这是订金,余款交货时一起付清!”

在此说明一下:当年羊家在治理拓碌河床时,无意中发现了大量的铁矿,就地挖掘了一部分,把它提炼成铁饼,埋藏在地下室。平时除了打造自家所用的农具和兵器之外,还对外加工销售一部分。

铁匠正在一台车床上加工着什么,看见有客人上门,放下手里的活,拿块麻布擦擦手,习惯性地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半挡着嘴巴,问道:“这位大哥,你什么时候要货?”铁匠话中有话:此人一生二不熟,开口就要这么多的枪械,分明有问题,待我与他交涉一番后再做定夺。

铁匠,个子不高,身材有些羸弱。长方脸上有许多麻点,鼻梁上架着一副近视眼镜,留着八字胡,平时不大喜欢讲话,是性格比较内向的那一种。

“明天!”汉子不明就里,直说。双眼仍然瞄着墙壁上那几把打造精良的长火铳。

“赶不出来,最早也要二十多天!”铁匠讲话慢吞吞的,一紧张起来,还有点口吃。按道理来说,有客人采购自己的产品,应该觉得高兴才对。但是,这是枪械,会杀死人的武器。一般猎人,购用一两把就行,如果要买这么多,必有问题。“这个长火铳和山猪炮不好弄···是细活···急不得,再说我···人手也不够,谁不想赚钱。你说是不?”老实人说得是老实话。

“那你十天给我吧!”汉子口气生硬。

“大哥,实在···做不出来。”铁匠摆出一副央求的神色。“我如果答应你,到时交不了货,你就会责怪我不守信用。你说是不是?”

“少哆嗦啦,我加一倍价钱给你,总可以吧!”汉子显得很不耐烦了。

“对不起,也不行,你、你找别人要吧。”铁匠只能摊牌了。

汉子一听这话火了,瞪起双眼吼着,“操蛋,你是故意不卖的,是故意刁难我的吧!”言罢,顺手抓起大门边上的一支闩门棍,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铁匠打将过来。

铁匠不慌不忙,躲开了。汉子见一棍落空,又飞舞着闩门棍,铁匠侧过身子,一个扫堂腿,汉子“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他随之一个鲤鱼翻腾,施展拳脚,欲与铁匠比高低。

这边的吵闹声,一下子吸引了路人前来围观。

这时,一起过来的那名汉子看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慌忙上前抱住同伴,劝道:“力哥,别打了!这家不卖,我们再找别家买吧!”

展鹏看这边闹事,正想出手帮助铁匠教训一下这个无理取闹的家伙,但后来一想,凭这个人的身手,根本不是铁匠的对手,只是铁匠不想惹是生非让着他罢了。凑巧羊志武赶到,马上制止道,“这位小弟,不要发火嘛!生意做不成,情意在吗?”

羊志武看这汉子,年纪有三十余,身材微胖,戴着一个浅黄色园帽子,一头长发,几乎把眼睛都遮住了,胡子拉茬,双眼布满血丝,很憔悴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回族人。

“呸!你算那棵葱?!”汉子余怒未消。

“坐不改姓,站不改名,我是羊志武!”

“是武叔,小弟有眼不识泰山,陪不是了!”他双手抱拳,打拱不迭,几乎要跪下去了,央求道:“武叔,你要帮小弟一把啊!”说着,竟然哭了起来。

羊志武被汉子搞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你说吧,能帮我一定帮你!”

“好,武叔!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于是,汉子就把自己的身世讲了一遍。

他叫符策力,田杜镇柑沟村人。三年前跟随叔叔去南洋(东南亚国家的统称)打工。前些日子,听说日军在田杜镇挖水晶矿,把全村的青壮年都抓去当劳工。他父亲和兄长也被抓了,在开采水晶矿过程中发生坍塌,不幸遇难。他愤然地从南洋赶回来,找鬼子报仇雪恨。

他听说羊家的枪械精良,就约一个朋友一同上门购买。没想到,羊家竟然有意不卖给他。于是,才有了刚才这一场争斗。

“好!”羊志武被他的故事感动了,双手抓着他的肩膀,赞许道:“有骨气,难得你一片孝心!难得你一份勇敢!羊家不帮你帮谁啊?日本鬼子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一场误会,羊家却招来了一员虎将,这是后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