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血染拓碌河(第一部)· 第8章 · 邢保长上门赠枪

原标题:血染拓碌河(第一部)· 第8章 · 邢保长上门赠枪

从村外来了两个人,来者是中合镇的邢保长及随从。

邢保长年近六旬,长褂披身,是羊村长爷爷的学生。羊公曾经在县城里当过多年私塾老师。此后,邢保长一直把羊家当作自家人看待。

羊村长坐在酸豆树下和几个族人在喝老爸茶,远远看见邢保长走过东门吊桥,急忙迎上前去,笑道:“邢叔,今天您老怎么有空过来?”羊村长私下里会面邢保长,习惯叫邢叔;他觉得这样亲近些,保长是在众人面前称呼的。

“阿忠啊,我有要事和你谈!”邢保长转而指着身边的年轻人,“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外甥韩伟,在警备队当差。”

韩伟,一身警服,长得英俊,他与展鹏年龄相仿,现任县警备队小队长。

“您好,久闻羊叔大名!”韩伟恭敬地说。

“岂敢,岂敢!请两位到寒室坐坐!”说着,就带着客人到家,在客厅分宾主入座。

这是一栋和邻居相差无异的两层楼石头房子。一进大门,就是宽敞明亮的客厅,抬头可见中厅大堂前面挂着那幅“淡泊明志”的字画;客厅里的红木家具,都是从山里砍来的菠萝格、紫檀、海南黄花梨做成的,精雕细琢,古声古色。客厅两侧,就是主人寝室、书房、厨房和卫生间,子女的卧室,则安排在楼上。

他们的房子很有特色,都是几家兄弟前后联建在一起。乍一看,都是独门独户,可是,只要你站在第一栋房子的大门口,就可看到后面一长溜一个个大门和客厅。兄长的房子在前排,二弟三弟四弟诸兄弟,就这么一直排下去。

这样的建筑,有个好处,就是拉风凉快。在琼岛这个一年四季如夏的天气,不知是哪位前辈发明了这种建筑风格,即实用美观,又清爽宜人,一举两得。

羊村长说:“邢叔,有啥事这么着急,有劳您亲自跑一趟?”

羊村长摆弄着一副功夫茶(备注1),用当地著名的白沙绿茶,茶烟缭绕,香气飘溢。他举杯敬在座两位。

“阿忠啊,这事大啦!非老头子跑一趟不可啊!”邢保长忧心忡忡地,“日本人近日要对周边几个村庄扫荡,我怕羊家村万一有个好歹,我对不起恩师羊公啊!”

“多谢邢叔关照,小辈末齿难忘!”羊村长双手抱拳,作揖道;他从茶几底下拿出一把水烟壶,装上烟丝,和火柴卷纸一同递给邢保长。他知道邢保长爱来两口。

邢保长接过来,点了烟,抽了一口,说:“阿忠啊,日本人早就对我中华虎视眈眈:从1931年的‘9·18’事件开始,可谓蓄谋已久唉!蒋介石政府五次对共产党的围剿,使国家陷入内战泥潭之中不能自拔。日本人正是利用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开始侵占琼岛,短短几个月,整个琼岛就成为他的囊中之物了。

当今社会秩序一片混乱,治安恶化,匪贼横行。我们自家兄弟都如此,更何况外邦人趁火打劫!”

“我们羊家,誓不从军,就是不想看到自家兄弟,自相残杀!”羊村长用手掌往脑后梳了一下头发,又用手掌擦了一把脸。然后慢条斯理地:“邢叔,我看目前国内形势,与当年三国鼎立平分天下的状况有些相似。”

“此话怎讲,说来一听?”

羊村长侃侃而谈,“中国地广物博,历来都是外国势力集团争相掠夺的对象。自晚清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到1912年清朝灭亡的72年间,清朝政府同外国政府或外商、国际组织签订的不平等条约、契约、协约和合约共1175件。这些约章主要是中国同俄国、英国、美国、法国、德国、日本、意大利、奥地利、比利时、西班牙、葡萄牙、荷兰、丹麦等西方列强及一些国际组织签订的。

一个有钱的地主,往往是土匪抢劫的目标;同样一个无能的大国,只配任人宰割的份儿。”

羊村长目视着在座几位,呷了一口茶,淡然道:“中国现有三股势力,左右着中国未来的发展方向。一是美国扶持的国民党,以蒋介石为代表的亲美派;二是俄国支持的共产党,毛泽东等一批主要人物;三是以汪精卫主导的伪政府,以及未代皇帝傅仪的政府,他们的后台老板是日本。这三方势力,各支持和拉拢一方,做为自己的代言人。其结果,中国只能四分五裂,年年征战,祸国殃民!”

邢保长赞赏地颔首致答,水烟被他吸得咕咕响,腾云驾雾。

羊村长讥讽地:“谁都想当救世主啊!像曹操,欲雄心壮志统一中原;像刘皇叔,百折不饶一统汉室。想当年,三国相依相存并非坏事,人民可以安息养性、和平相处,免于连年征战所带来的颠沛流离、家破人亡。但是,现实生活中往往又是另一码事!”

“贤侄分析得有道理,如孔明再世,让人茅塞顿开,受益匪浅啊!”

“邢叔过奖了!国家大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民的福祉!大事国家、民族,小事乡村、家庭,道理亦然!

总之,当前国人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大家抛却政见,一致抗日!这些年来,羊家尝薪卧胆,其目地就想壮大队伍,保存实力,有朝一日,报效国家,那才是羊家人的英雄本色,那才是羊家人世代精忠报国的精神······

邢保长听了羊村长的一席话,颇有同感。这个羊家村,就是在他的带领下,人人安分守己,个个知书达理。村里有学堂,有戏台,有诊所;街市生意兴隆,原野牛羊成群;邻里和睦相处,鸡鸣狗吠相闻。实在了不起啊!

“阿忠啊,还有一事。”邢保长苦笑道,“拓碌铁矿是一个早已公开的秘密,只不过让日本人知道了,事物就变味了。我看哪,日本人这次是势在必得,我们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吗?如果日本人来了,你们能回避的就回避,能躲的就躲,尤其是女子。”邢保长把水烟壶还给羊村长;羊村长自弄了几下,抽上了。

“邢叔说得是,日本人强奸良家妇女,无恶不作,世人皆知!我们小心就是了。”羊村长说。

“日军近来下乡,看到年轻漂亮的,都抓去充当军妓,就是慰安妇。”韩伟愤然道:“羊叔,今后有啥事,您尽管吩咐,我也痛恨鬼子!”

“多谢多谢!我羊家有这么多的好人帮衬,是老祖宗修来的福份!何惧日本鬼子!咱羊家从不惹事,但也不怕事!”

大家又聊了一番话,邢叔站起身子,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阿忠啊,这是汉阳兵工厂仿制的德国24响,你留着,万一有用!”

送别邢保长,羊村长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

(备注1:功夫茶,指海南、福建、广东流行的一种喝茶方式,朋友来时招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