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血染拓碌河(第一部)· 第7章 · 日军占据钓鱼岭

原标题:血染拓碌河(第一部)· 第7章 · 日军占据钓鱼岭

早上八点多钟,铁匠约了符策力一起到西门吃早餐,顺便也把展鹏、振民、展强也拉出来作陪。

西门市场,因西边城门在此而得名。早市时间,如果是流动小摊贩,一般是早晨六点营业到十点就收摊了;至于固定商铺,就营业到晚上十二点后,才打烊关门。因天气热,大伙很晚才上床休息,肚子饿了,来个宵夜也是一种享受。

这里,有卖白菜青瓜萝卜的,有卖猪肉牛羊肉狗肉的,有卖鲤鱼黄鳝泥鳅的;有卖白切鸡盐焗鸭烧鹅的,有卖海南粉抱罗粉陵水酸粉的,有卖馒头包子油条的,应该说,是小吃一条街。虽比不上东门热闹,但也是一个好去处。

铁匠一拨人,来到了这家老字号“阿香婆小食店”。

这家店铺,桌子五六张,板凳二十来个;桌面油黑呈亮,搁着几个小瓶子,里面装着细盐、酸橘子、胡椒粉、灯笼辣椒等调味瓶。

店里座无虚席,他们只好在角落头找一张桌子坐下来,要了五碗海南粉。

俗话说,不打不相识,铁匠与符策力从买火铳的双方大打出手到现在是一对铁哥儿们了。

铁匠说:“力哥,我想请教你一件事。”

“哦,有啥事?请教不敢,你尽管说吧。”符策力年长铁匠几年,但人显得稳健成熟。

“你看我这个打铁的,整天忙里忙外,也赚不了几个铜板。”铁匠有点自卑,声音低沉地,“等打完鬼子,我想和你一起去南洋那边赚点钱。”

“好啊,没问题!在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印尼都有许多华人,很多人赚了大钱就不回来了!”

“他们不要家了?还有国家!”展强忍不住插上一句。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社会,叫做适者生存。什么叫国家,只有普通民众都感到生活幸福快乐,才会认同这个国家。或者就会想方设法到另外一个地方去谋生。”符策力说。

展强不吭声了,他对符策力的话有点囫囵吞枣、半知半解,人家毕竟是多喝了几年洋水,识多见广。

几碗海南粉端上来了,吃这个海南粉还的有点讲究:先来一小碗品尝一下,再来一大碗;吃到一半,再加点海螺汤,把剩余的粉合着汤吃完。配料有:油炸花生米、油炸猪肉丝、炸面皮、酸笋、葱花等。

应该说,这个海南粉,是从厦门炒米粉引申过来的。因为琼岛的民众大部分都是从福建那一带迁移过来的;琼岛的方言,也属于闽南语系,所以保留一些生活饮食习惯是在所难免的。

符策力用筷子把几条肉丝挑了出来(备注1),又用小汤匙从调味瓶里挖了一勺辣椒放在碗里,搅拌了几下,就滋滋有味地吃上了。他一边吃,又一边说开了:“圣经里说,古代犹太人,是个没有国家概念的游牧民族。哪个地方有肥沃的土地,他们就把牛羊赶到那里,那里就是他们的家园和国家了。我们附近一带的村庄,就有几千人下南洋打工定居下来。在自己的国度生不逢时,无从发展,何不外去谋生?经过几代人的艰苦打拼,他们就在外面生活习惯了,入乡随俗了,慢慢变成当地老百姓,他国变我国了!”他顿了顿,吞下一口粉,接着说,“还有那异国风情,灯红酒绿······”

“哦,太牛逼了,有这般好事?”振民听得目瞪口呆,思绪随着符策力的言语,仿佛周游了一圈世界。过了许久,才从嘴里蹦出一句话:“我也想出去看看!”在他的记忆中,还没去过省城,更莫提国外了。一直以为羊家村就是生活中的乐园。

“力哥,你这次特意从南洋回来打鬼子,又加入游击队,你打算回去不?”展鹏问。

“打完鬼子,回不回南洋,看形势再定夺。有人取笑我们中国人永远是只羊,没有狼性;幸运的是,有一天羊族泛滥成灾了,狼也就变成濒临物种了。”

符策力喝下最后一口汤,碗底都露出来了;他余兴未尽,咂咂嘴,笑道,“海南粉几年没吃了,这味道还是那么地道!”

“力哥,再来一碗吧?”铁匠看他吃得满头大汗,把碗里的半粒花生米都吃了。

“不了不了,再吃我就成猪八戒了!”符策力推辞着,几个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符策力掏出一包香烟,分给众人一支,展鹏、铁匠摇摇头谢了。符策力笑道:“你们不懂享受,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哪!”

振民吸了一口,叹道:“外国的香烟就是香,但是,力头不够!”他说着,从裤兜里拿出一包东西,掀开看,是一团自加工的烟草,旁边几张薄纸。他弄点烟丝,用薄纸卷了一圈,再用舌头舔了一下封口,一支卷烟做成了。

“力哥、强哥,你们来一口吧?”

两位都摇头谢绝了,他们实在不敢恭维振民用口水糊着的土烟。

良久,展强说:“铁匠哥,我的那把枪,你改好了没有?”展强不知从哪儿弄到一把日式三八大盖步枪,就爱不释手,天天练习,把那只枪拆了又装,装了又拆。他想让它射得更远更准,在来年五月十八杨公生日的比武大会上大显身手。

铁匠用手指扶正着眼镜,缓缓地:“阿强,你不要着急。三八大盖我以前也帮人改过几次,但是对枪弹道的修正,以及膛线、倍率、就要根据不同的枪况而定。”

展强惊讶地:“没想到改一下枪,还有这么多的理论!”

“那肯定的,”铁匠想了想,又下意识地用拇指和食指放在嘴唇前面,爽快地,“这样吧,你的三八大盖也不用改了,我那把M1903春田狙击步枪送给你得了!”

“真的!?”

“就是嘛!”铁匠说。

“太好了,太好了!多谢铁匠哥!对了对了,早餐我请客!”展强高兴得不得了,比捡到一个金元宝还兴奋。

大家正谈笑着,玉鹭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对展鹏说:“鹏哥,不好了,三叔在钓鱼河钓鱼,被鬼子子弹打伤了!”

展鹏几个人赶快放下碗筷,随他跑到钓鱼石桥。在桥下河边的一块岩石边,一位老人躺在那儿,身边流着一滩血。他们几个立即把老人抬到村里的诊所找医生治疗。

村里像这样的诊所有三四家,主管着全村人的就医治疗保健。

老中医观察了老人的伤口后,说:“子弹窜进大腿,伤到筋骨,必须取出来。或者,大腿有截肢的危险。”

羊村长闻讯也赶过来探望。

一段时间以来,被鬼子无辜打伤的事已经发生多起了。

羊村长不禁皱起眉头:这般下去,那如何是好?正纳闷着,栖息在那片树林上的白鹭好像受到某种惊吓腾飞了起来。原来,钓鱼岭山上着火了,浓烟滚滚,村里的人都跑出来观看。但谁也不敢去救火,那里有日军把守。

后来,燃烧这场大火的原因真相大白,日军抓了许多民工,搬水泥、拉钢筋、抬木头、炸岩石、挖战壕、架铁丝网······硬生生地在钓鱼岭砌起了一座炮楼和几个碉堡。

看来,日军要在这儿长期呆下去了。

(备注1:回族人不吃猪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