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市场展望|万家基金莫海波:继续远离讲故事的股票

原标题:2018市场展望|万家基金莫海波:继续远离讲故事的股票

  2018年的市场开局出人意料。

开年之初,A股尤其是沪市表现得气势如虹,上证综指在1月累计收涨5.25%,从3300点关口一举翻越3587点关口。然而,到了2月,市场风云突变,A股泥沙俱下后,上证综指接连跌破几大整数关口,于2月10日创下调整新低3062.74点。

近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陆续采访了一批行业排名靠前的基金经理、分析师、经济学家等,展望2018年行情。今天刊发的是对万家基金投资研究部总监莫海波的专访。

在莫海波看来,2017年的结构性行情主要表现在以消费股为代表的白马行情,但是2018年上半年可能还是以蓝筹为主;到了2018年下半年的某一个时间点,结构性行情可能会更为均衡。

对于2017年持续上涨的白酒、家电板块,莫海波判断,它们在2018年再出现超额收益的概率不大,这些行业的估值已经完成了由以往的“折价”向“溢价”转变的过程。

整体来看,莫海波认为,无论是从政策面、资金面还是流动性,整体会是一个震荡为主的市场,结构性的行情可能会比较突出。2018年建议关注一些基本面不错、增长合理的子行业龙头。包括新能源汽车里面的子行业、5G、半导体、传媒、智能制造等。

“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莫海波说,2018年要远离“讲故事”的股票。自己一贯的风格是宁可错过,不能做错,在具体个股的选择时,不会因为回调而盲目出手,而是在风险可控的原则下去争取收益。

截至2018年1月31日,万家基金旗下万家宏观择时多策略取得年初以来19.13%的收益,这一成绩在除大额赎回及分级基金外的偏股混合型基金业绩排行榜上排名第一。此外,万家新利、万家瑞兴混合紧随其后,也取得不俗成绩。上述三只基金的基金经理均为万家投资研究部总监莫海波。

以下是澎湃新闻记者对莫海波的对话实录:

万家基金投资研究部总监莫海波

1,澎湃新闻:站在现在这个时点展望2018年,你觉得中国经济现状会如何影响政策?

莫海波:对于宏观经济我们其实并不悲观。

2018年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整体应该不是一个太大的问题,有可能在一季度的某个月份会高于2.5%,但其他的月份大概率在低于2.5%的区间运行,不会成为主导行情的主要变量,如果CPI没有连续几个月或者是几个季度地触及3%的阈值,国家很难进入一个加息的周期,因为中国经济在底部盘整的阶段,加息对稳定经济的预期其实是不利的,所以2018年CPI大概率不会太高,在一季度有可能有一个冲高的过程。

2,澎湃新闻:在大类资产配置过程中,权益资产是否仍然有吸引力?

莫海波:中国的大类资产里面,权益类资产相对于其他的几类资产来说性价比还是比较好。

2018年大的宏观环境还是去杠杆、强监管,但A股从2015年5月起已经有一次自行去杠杆、去泡沫的过程。所以A股现在杠杆率很低。房市、债市等等,其实都还属于政策调控的对象。权益市场依然是性价比较高的一个大类资产。

3,澎湃新闻:在这个背景下,2018年A股的行情会如何演绎?

莫海波:2018年,无论是从政策面、资金面还是流动性,指数整体还是以震荡为主,结构性行情可能会比较突出。但和2017年所不同的是,2017年是一个二八分化非常严重的行情,结构性行情主要表现在以消费股为代表的白马行情,2018年上半年可能还是以蓝筹为主;到了2018年下半年的某一个时间点,结构性行情可能会更为均衡。

近期国内股市大幅波动,我们认为主要原因包括四方面:1.1月底以创业板为代表的板块集中公告业绩预告,大范围企业业绩大幅低于市场预期;2.市场对资管产品去杠杆政策一旦落地后,股权质押将会对部分股票股价产生较为严重的冲击;3.之前投资者对美国经济和通胀较为担忧,美债收益率大幅攀升,导致美股显著回落;4.包括白酒、家电、消费在内的板块前期积累了较多涨幅,有部分筹码期望获利了结。

我们认为这些因素对国内优质企业股价扰动较为有限,一方面优质蓝筹股估值与成长性较为匹配,国际市场间比较也并不贵;其次,机构、保险和南上资金依然会是2018年市场主要增量资金来源,边际资金性质未有改变,股市“选美标准”未变;第三,国内经济韧性较强,通胀压力可控,股市系统性风险可能性并不大。

4,澎湃新闻:在以蓝筹主导的行情中,后市可以关注哪些行业?

莫海波:2018年上半年较为看好偏大市值的地产、银行、航空、高端制造等板块。从全年来看,可能更多的需要去关注一些基本面不错、增长合理的子行业的龙头。2017年因为市场结构的问题,不少行业的龙头可能是被错杀的,这些行业可能在2018年甚至更长时间后有可能慢慢走出来,包括新能源汽车里面的子行业、5G、半导体、传媒等。

行情的走势一定会以增量资金来决定,而增量资金一定会选基本面和性价比好的行业进行配置。

5,澎湃新闻:2018年1月份,地产板块一度大热,你认为行业的投资逻辑是什么?

莫海波:我认为一季度,特别是开年以来是布局的时点,2017年涨多的板块,我们比较谨慎,主要关注2017年没有涨多的蓝筹股进行配置,主要是地产、券商、建筑等。这些板块不像其他的蓝筹,2017年大幅上涨,所以还有比较好的机会,尤其是一季度,所以一开年我们就在这些板块进行了重配。

我们认为地产行业的趋势性行情,可能还未走完,而前期地产行情的催生因素概括为:1.从2017年11月份开始,地产政策的边际放松,使得地产的估值慢慢归向合理。2.虽然整个地产的销售是往下走的,但我们可以看到龙头地产的销售、月度和年度数据都是大超市场预期的,龙头地产的集中度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6,澎湃新闻:万家精选在2017年二、三季度就已经开始布局地产,当时地产还没有行情,你一直都在重仓,想问下您当时是如何判断的?

莫海波:当时的逻辑现在已经基本兑现,在那个时点市场有很多预期,包括房地产税、现金贷等。政策影响行情的走势,压制地产的估值。

当时我们的判断是,不太可能再有比市场预期更加严厉的政策出台,边际收紧的概率已经不大。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从2017年11月份开始,是边际放松的过程。另外,我们觉得这些龙头地产的市占率也有大幅提升的空间。

房地产行业,供给侧结构性的改革是以市场化的手段进行的,而像钢铁、煤炭可能更多是环保、行政的手段。我们可以看到,供给侧结构的改革对房地产行业是利好。但却处在业绩超预期、估值被极度低估的状况下。

我们当时配置房地产,最确定的是:向下的幅度非常有限,但是什么时候涨,要看政策,要看年度的销售数据。而从2017年12月份下旬开始,以及2018年的1月份迎来了这两个事件的时间共振,造就了这一把比较猛烈的行情。

所以,我们只是站在非常理性的角度,觉得市场如果没有太大的风险,是可以用时间换取空间的,这是我们当时配置的主要逻辑。

7,澎湃新闻:地产股后续走势会如何演绎?

莫海波:龙头地产股经过2018年1月份的上涨,估值正从被低估的状态慢慢向合理回归。但每个个股差异很大,我们研究以后,会有估值中枢作为参考,达到这个估值中枢,就意味着我们挣到了该挣的钱。至于后面的上涨,可能是情绪或者是其他因素造成的,但这部分钱我们也不擅长去挣,不会主要考虑。

8,澎湃新闻:此轮回调后,金融股估值是否还有空间?是否还能再度崛起?

莫海波:经历了此轮回调以后,大金融板块再出现回调的空间不大,但是继续出现大幅超额收益也比较难,这些行业特别是银行、保险主要受益中国过去几个季度经济基本面的改善,因为中国金融体系是以银行为主导的,在中国经济企稳略微回升的状况下,特别是供给侧改革把钢铁煤炭等行业的利润负债表修复以后,银行是最大的受益者,所以这些行业出现了一个比较大幅的上涨,但这种上涨已经蕴含了比较合理的预期,后市向上向下的空间都不大。

整个板块还是以震荡为主,但里面的结构可能会有分化,继续受益于“去杠杆、强监管“的个股可能会走出独立行情,而整个板块可能是一个震荡向上的过程。

9,澎湃新闻:2017年持续上涨的白酒、医药、家电板块在2018年机会如何?

莫海波:这些行业的估值,尤其是白酒行业,已经完成了由以往的“折价”向“溢价”转变的过程,并且这种过程已经是基本完成,所以经过大幅上涨后期待有大幅下跌也比较困难。时间拉长一点,这些行业就是赚业绩增长的钱,而这些行业普遍的增长率大概在每年15%-20%左右,2018年再出现大的超额收益的概率不大。

2018年我们研究的重点可能偏向于一些中小市值子行业里面的龙头,持仓可能会更加均衡一些。

10,澎湃新闻:5G概念股经过此前一轮涨幅是否有泡沫,如何看待5G的投资机会?

莫海波:5G其实在2017年特别是三、四季度出现了比较大幅的上涨,但这一轮上涨可能没看到业绩的释放,如果时间稍微拉长一点到2020年,5G大规模商用化,这些标的有可能慢慢地会兑现到业绩上,最先受益的还是在设备端,所以到2020年我们更看好在设备端受益的一些标的。

11,澎湃新闻:军工市值和贵州茅台接近,并且军民融合利好军工企业发展,会不会对军工企业进行配置?

莫海波:军工整体的估值其实是不低的,但是可以看到一些结构性的东西,有些因为资产注入的预期估值很高,甚至达到100倍,但有些结构性的细分行业龙头估值是有业绩支撑的,也就20多倍,像这一类龙头如果每年可以达到30%甚至更高的增长,时间稍微拉长一点是有投资价值的。总体来说还是要投资一些有基本面的个股,讲故事的我们不会去买。

12,澎湃新闻:请问你是如何看待风险和收益的,在不同市场环境下如何进行一个资产配置?

莫海波:我在投资的时候对风险和收益会进行一个匹配性的研究,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当我觉得风险和收益不平衡的时候宁肯错过,也不愿意做错。在具体个股的选择时,不会因为回调而盲目出手,而是在风险可控的原则下去争取收益。

整体来看,我会对风险和收益比做一个严格的匹配。打个比方,假如某个标的有大概10%的下跌空间,但潜在的收益有30%甚至更高的话,我可能愿意冒10%的风险去进行一个操作。而很多股票经过一个长时间大幅度的上涨以后,有可能还会上涨10%,但一旦如果启动回调的话,可能有20%甚至更高的下跌空间,我基本上就不会去操作。

在不同的市场风格下我们有不同的操作理念,像2015年6月份市场风险比较大的时候,我们会通过调仓位,把一些涨幅较高的中小盘股票调到一些低估值的蓝筹里,像2015年8月份的时候,我们觉得当时也是比较大的系统性风险,就直接降仓位来规避系统性风险,但是2016年的1月份以后,我们判断市场没有大的系统性风险,这个时候获取收益比防风险更重要,会通过选择行业和个股来获取更多的收益。

作者:澎湃新闻 葛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