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正文

赵宏博的第一课:无论结果 都要给弟子一个拥抱

原标题:赵宏博的第一课:无论结果 都要给弟子一个拥抱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从运动员到主帅,赵宏博并没有太多不适应。

听着那些熟悉的旋律,看着弟子们在冰面上飞舞,托举、旋转、腾空……这些早已深深刻在他的大脑里,成为身体的一部分。

平昌冬奥会,只是总教练赵宏博的第一课。4年后,才是真正的汇报演出。

  2018年2月7日,中国代表团举行升旗仪式,赵宏博接受采访。 本文图片均来自视觉中国

他接过恩师姚滨的大旗

从恩师姚滨手中接过花滑总教头的重担,少帅赵宏博的内心并不算忐忑。

五年前,当他刚接手双人滑时,他着实是没有底的。可隋文静/韩聪的横空出世,像极了十多年前的自己和申雪,也给了他极大的信心。这对他精心雕琢的组合,在2017年世锦赛中夺冠,也让赵宏博对自己的执教水平更加胸有成竹。

于是,站在总教练位置上的赵宏博,开始了打下自己烙印的改变。

他率先对教练团队进行了调整,在确保每个组有两名教练的同时,并不断扩充“外援”。

此外,花样滑冰队还试着和俄罗斯两届冬奥会冠军高尔捷娃,以及普鲁申科的教练米申等人保持长期的交流,从他们身上借鉴和学习很多训练方法和训练理念。

  温哥华冬奥会花样滑冰,申雪/赵宏博夺得金牌。

如果说接轨国际化模式、充实教练团队只是突破的第一步,在中国多年羸弱的女单上,赵宏博有着更大的想法——面向全球华裔选材。

“我们不仅仅是国内选拔,也会考虑到在国际上选拔华裔,这个计划还在进行中,但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赵宏博更清楚的是,中国花样滑冰想要延续优良的传统,必须要有更多的年轻人站出来。

于是,在去年花滑部组织的青少年集训选拔夏令营里,不仅有以往的单人滑选拔,还首次增加了双人滑选拔,由9名专家组成的选拔小组进行考察、评分并最后做出选拔。

“我们必须从现在开始着手,为2022北京冬奥会培养后备人才。”

  赵宏博拥抱弟子隋文静、韩聪。

“还有4年,要干的事还很多”

赵宏博很严谨,面对4年后的北京冬奥会,他说得最多的,就是“要干的事还有很多。”

成为花滑总教头之后的第一次大考,是去年的国际滑联花滑大奖赛中国站,他首秀的成绩不错,一金两银。

首日的双人滑短节目中国两对组合比完后,回到休息区的赵宏博仍然盯着一旁的显示器。那里,选手的排名和各项数据随时更新着。

赵宏博看着前两对中国组合的各项具体得分,嘴里念念有词。当于小雨走过来时,赵宏博微笑着,和弟子询问刚刚的一个细节——“到底扶冰了没有。”

他又紧紧盯着电视上其他国家的选手,并时不时和旁边的教练讨论几句。“这对组合女单现在进步这么大”、“不行,他们这个失误还是挺多的”……

有记者想要采访他时,他的回答平缓有力,“等我把比赛看完。”

从始至终,他的视线,一直都没有离开过屏幕。

虽然对于比赛有着超出常人的严谨,可对于自己的弟子们,赵宏博却像大哥哥甚至父亲一样温暖。

性格极好的赵宏博,纵使弟子表现再差,也只会皱一皱眉而已。你会看到双鬓有不少白发的赵宏博时不时和队员们叮嘱几句,比赛之后队员们也都喜欢和赵教头来上一个拥抱。

“我就是把工作再细致一些,想的再多一些。”

 中国组合隋文静/韩聪摘银。

“希望他们早点成为冠军”

温哥华圆梦之时,赵宏博37岁,成为自1920年以来获得冬奥会金牌年龄最大的选手。

为奥运冠军梦奋斗了十八载的他,也不禁闪着泪花,“我们终于拿到金牌了,真是经历了太多太多太多了。”

从选手到教练,赵宏博曾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自己的最大梦想,就是让手下的运动员们早一点成为世界冠军和奥运会冠军。

“因为我是37岁才拿到奥运会冠军,对于一个运动员来说,时间是太长了。希望他们能在年轻的时候,早一点成就自己的梦想。”

可惜的是,最有希望为中国花滑带来金牌的隋文静/韩聪最终因为失误,以0.43分与冠军失之交臂。

谈到首次参加奥运会就获得银牌的弟子们,赵宏博说,算是正常发挥,他们也尽力了。不过,赵宏博依然有遗憾。

“他们去年世锦赛拿了冠军,在奥运会比赛中占位也很好,但最后把握上……”赵宏博停顿一下,略带自嘲地说,“如果说执教五年就能拿到奥运会冠军,这也算是奇迹了。”

不过,对赵宏博来说,他还有足够的时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