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征北战:土耳其力执叙北格局之牛耳

原标题:南征北战:土耳其力执叙北格局之牛耳

2月21日,土耳其称愿意就阿夫林地区军事行动与叙利亚政府进行直接或间接对话,以解决这场可能将两国推向直接冲突的危机。这表明,面对叙利亚政府北伐阿夫林的举动,南征阿夫林的土耳其在“橄榄枝行动”进入第二个月后不希望出现新变数,以便在复杂的地区博弈中继续执掌叙利亚北部局势和力量格局发展之牛耳。

争夺阿夫林:土耳其与叙利亚各有盘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发言人易卜拉欣﹒克林21日对该国电视台表示,“土耳其情报官员可在极端情况下与叙利亚当局建立直接或间接关系,以解决相关问题。”他同时强调,这种联系并不意味着土耳其打算与叙利亚当局建立官方关系。这是继19日土耳其军队开炮警告亲政府的叙利亚民兵不要试图进入阿夫林并威胁两国将面临军事冲突后,土耳其做出的缓和与合作姿态。

19日,叙利亚电视台播出新闻称,数十辆载有亲政府民兵武装的卡车应阿夫林地区库尔德人要求向该地区开进,“以保卫该地区不受土耳其军队入侵。”叙利亚通讯社当天也表示,“民兵武装将在几个小时后向阿夫林地区开拔”。另有外电称,试图北上接近阿夫林地区的亲政府民兵力量受到土耳其军队及其代理人武装的开炮警告而不得不暂停推进。

20日,埃尔多安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通电话时警告说,叙利亚政府如果与库尔德武装“人民保护部队”达成(合作)协议的话将面临严重后果,他还表示,土耳其将继续扩大在阿夫林的作战行动。他当天对议会公开表示,土耳其军队将很快围攻阿夫林地区的中心地带。

1月20日起,土耳其对叙利亚西北阿勒颇省的阿夫林边境地区发动“橄榄枝行动”,旨在打击和驱离当地的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在“自由叙利亚军”和土库曼武装等代理人兵力配合下,土耳其军队从北、西、南三个方向对目标发起陆空攻势并取得一定成果。随后,土耳其并打算将战事向叙利亚中北部的曼季比地区扩展,一度使矛盾焦点转向本已磕磕绊绊的土美关系。土耳其要求驻扎在曼季比的上千名美国特种部队不得向“人民保护部队”提供庇护与协助,否则兵戎相见。

叙利亚政府最初强烈谴责土耳其跨境军事行动侵犯本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指责其攻势造成数百平民伤亡。由于阿夫林库尔德武装此前拒绝将该地区控制权移交中央政府,叙利亚政府未采取任何实质军事行动。在承受土耳其军队一个月的打击后,“人民保护部队”不得不面对现实,与政府谈判并接受其军事援助。该武装发言人比鲁斯克﹒赫塞凯称,“谈判旨在便于政府军进入阿夫林地区并控制乡村部分阵地,保护与土耳其边境地区安全”。但是,也许为了避免刺激土耳其,这名官员轻描淡写地称,政府军将进入有限范围,而且政府派遣的援军提供“道义而非军事上的支持”。

在土耳其尚未完全达成阿夫林战役目标的背景下,叙利亚政府与库尔德武装的实质性合作使得形势更加复杂化,也进一步惹恼安卡拉。土耳其“橄榄枝行动”旨在肃清阿夫林、曼季比地区的库尔德武装,确保叙利亚西北部和东北部两块库尔德人地区彼此隔绝,并沿土叙边界建立纵深30公里的安全区,将来不仅使该区域由代理人武装控制,还要安置大批阿拉伯裔叙利亚难民,隔离和打压叙北库尔德分离主义势力。

土耳其一直认为叙北库尔德民主联盟及其武装“人民保护部队”,与本国南部库尔德分离势力特别是好战的库尔德工人党武装为同路人,因此,一直将其定性为“恐怖主义”组织。以同样的理由,土耳其2016年8月曾发动大规模的“幼发拉底盾牌行动”,夺取部分叙北库尔德武装扩展的地盘,并将其主力驱逐到幼发拉底河东岸。

叙北战事:土耳其对手颇多但仍执掌牛耳

叙北战事呈现非常复杂的动态关系结构,折射出不同力量的利益着眼点,而各方又围绕自己的核心利益不断调整针对库尔德人的政策,反过来使局势更加扑朔迷离。

叙北库尔德地区属于中东“大库尔德斯坦”的西南部板块,其中位于叙东北的哈赛克和艾因﹒阿拉伯等省是库尔德人集中区,居住着全部250万库尔德人口中的三分之二;位于叙西北的阿夫林是块库尔德飞地,人口约17万。上述两个区域向北与土耳其山水相连但彼此在叙利亚境内东西遥遥相望。叙利亚危机爆发后,在美国支持和武装下,叙北库尔德人力量作为抗击“伊斯兰国”的主力之一逐步坐大并表现出明显的分离主义倾向,而且自立“北叙利亚民主联邦区”,旨在追求“民主叙利亚联邦”框架下的高度自治。

显然,叙北库尔德武装已对叙利亚现有单一共和制构成直接挑战,并对土耳其现有国家体制也形成负面示范效应,是两国主权、领土完整与统一的共同威胁。过去叙利亚政府自身难保,无力遏制库尔德武装扩张,也不能接受土耳其军队违反国际法擅自入境作战,总体上保持低调。随着政府军日益占据军事主动并着眼于战后国家重建,叙利亚无法继续忍受土耳其军队无限期在本国领土上为所欲为,因为事关国家主权与尊严。

土叙关系恶化7年来,土耳其始终不承认巴沙尔政府的合法性,使得双方围绕库尔德问题的共同长远利益被短期矛盾所掩盖。土耳其政府愿意就阿夫林问题与叙利亚当局建立直接或间接联系的表态,也许能提供一次转换关系的机遇。土耳其想长期渗透和控制叙北局面的野心肯定无法被叙利亚政府接受,但双方军事实力对比又显然对叙利亚政府不利,因此,达成阶段性妥协的前景比军事摊牌更为清晰。

土耳其军事行动的目的,还在于抵制美军在叙北的长期存在,至少不允许美国与库尔德武装建立机制化、长期化与合法化的合作联盟,而不愿意失去土耳其这个北约盟友的美国,最终也只能牺牲库尔德人的利益作为让步。但是,美国又不甘心彻底失去叙利亚。最近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访问土耳其意在协调立场,避免双方越走越远甚至出现军事摩擦。

俄罗斯从维护自身利益角度考虑,既想帮助叙利亚政府重新统一国土并维持稳定,也想将美国势力排挤出去,因此,一直在笼络库尔德人。但是,由于库尔德人最近拒绝与俄罗斯分享石油资源,因此,俄罗斯让出部分阵地为土耳其“橄榄枝行动”开启便利之门。但是,俄罗斯也无意放任战事失控进而形成土叙军队交火,因此也在努力居中调停,并巩固与两个互相敌对盟友的关系。

伊朗虽然与土耳其、俄罗斯共同促成了阿斯塔纳叙利亚停火谈判机制,但也与土俄存在竞争关系。伊朗并不乐意土耳其扩大军事行动并已公开表达不满,过去多年投入巨大的伊朗视大叙利亚地区为自己的势力范围,无论是着眼当下叙北战事、未来叙利亚安全安排与重建,还是中东大范围和长期博弈,都不允许土耳其“南下东进”扩展势力半径。

综上所述,土耳其因为“橄榄枝行动”而处于新的中东风暴眼,且面临多重对手压力。然而,叙北库尔德力量与地缘格局的走势毕竟事关本国核心安全利益,而国力相对强大和地理之便,以及俄美的竞相拉拢,都使土耳其处于比较占优的地位,因而,也依然拥有叙北战事的终极话语权。

(作者为著名国际问题学者、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博联社总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