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区块链108将】骗局、李笑来、绝望、暴富……宝二爷币圈之路的关键词

原标题:【区块链108将】骗局、李笑来、绝望、暴富……宝二爷币圈之路的关键词

郭宏才,现在币圈的人称呼他为“宝二爷”,山西平遥人,言谈中充满着山西人的豪爽、精明。平遥比较有名的一是古城,二是牛肉,2013年之前,他还是平遥牛肉集团有限公司的销售部负责人。

2013年,机缘巧合下他接触到了比特币,却误以为是传销、是骗局;

2014年,他在内蒙古建成了当时世界最大的比特币矿场;

2015年,开始了他的“美国行”、“中国行”等比特币宣讲之旅;

2016年,在达沃斯论坛上高调发出比特币社区革命的声音;

直到现在,他成为币圈知名天使投资人。

今天,耳朵财经对话宝二爷,聊一聊从卖牛肉到蜕变成比特币大玩家背后的故事。

进币圈是因为叫李笑来的“中年老男人”

2013年,郭宏才为了学习通过电子商务渠道销售牛肉来到北京,这一年,正是属于比特币的一年:比特币价格一路走高甚至超过黄金,随着各国政府的表态价格大起大落,众多投资者趋之若鹜,比特币被法律承认为一种金钱货币形式……

然而这些与当时郭宏才的生活毫无交集,“其实我第一次听说‘比特币’这个词是因为我的妻子,有一天她去车库咖啡听了一节课,回来就买了一些币,因为各种不确定她没有直接跟我说,当时买的价格是500块钱,她买了几十万块钱的,直到涨到了600块钱,我听到后的第一反应是赶紧卖掉,这是传销”。郭宏才回忆道。

他形容妻子当时像是被洗脑一样就是不卖,坚信那天她听到的那位新东方的老师所讲的课。后来郭宏才看到那位老师的照片“光头、长得像个中年老男人,叫李笑来,看着就像搞传销的一样”。伴随着他和妻子争吵着是否要卖掉那些比特币,币价一路涨到1000元,直接翻倍。这样的增长速度让他觉得不安,劝妻子卖掉的念头也愈发强烈,妻子反对的心态也同样更坚定。

矛盾之下,他们再次约了那个“中年老男人”李笑来见面,他们也第一次听到李笑来要创办“比特币基金”的想法,郭宏才回忆起当时那份LP名单里都是一些工程师、程序员,“那时候我心想骗就骗了,只要不跌到500块钱我就认了,就这样稀里糊涂接触了到比特币。”

当然,当时的那个光头中年老男人成了著名的天使投资人,并自称为中国“比特币首富”。

再后来,郭宏才的妻子逐渐深入了解比特币,并且创办了一档以自己名字命名的访谈节目《洋洋访谈》,专访了张寿松、李林、徐明星、烤猫……那些比特币项目创始人。直到2014年,币价下跌、进入熊市,郭宏才慢慢接触理财,也开始相信比特币。

机缘巧合之后,也曾抄底抄在半山腰

如果说现在的宝二爷当年入场时是因为幸运,或者机缘巧合,然而他这一路并非一帆风顺,也曾抄底抄在半山腰。

“相信了比特币之后,我开始抄底,甚至借了一部分钱在币价跌到5000块钱的时候买入,最后竟然直接跌到1000块钱,死死被套住。”郭宏才回忆道,为了解套,他想尽办法。

2014年,他开始挖矿,由于内蒙古电价相对较低,并且对于高强度运转的矿机来说,凉爽的气候也利于机器散热。那一年,郭宏才在内蒙古建成了当时世界最大的比特币矿场,一天时间可以生产出500枚比特币,当然也付出了高额的电费成本,根据他的回忆,“那时候币价跌到1000多块钱的时候,光电费就要交到70%多,每天挖出来的币大约有400个全交电费”。

后来那一年,郭宏才便开始了他的“美国行”、“中国行”等比特币宣讲之旅,“每天最主要的事情就是做宣传,希望币价能赶紧涨回去,让我解套”,用他的话来说,“那时候就是在绝望中寻找希望”。

Token从根本上解决了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的矛盾

从2013年到2015年,郭宏才对比特币的认知由最初的质疑到认可,再到专心研究、坚信不疑,2016年他在达沃斯论坛上高调且坚定地发表了自己的观点,“比特币的价值就等于未来所有国家GDP的价值”。

今天,区块链带来了一个新的环境,他以同样坚定的口吻说道:“Token从根本上解决了这个时代的矛盾,也就是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的矛盾”。

郭宏才参加达沃斯论坛

在原有的生产关系中,最大的矛盾是劳动者与资本家之间的矛盾,矛盾解决只能通过革命的形式去颠覆。工业革命时代,矛盾双方依然没有改变,而矛盾解决的方式改变为给予员工股份、期权,大家最后实现共赢。

然而,当互联网时代来了,从最开始的一盘散沙与无数泡沫中诞生出BAT这样的巨头,面临行业巨头所带来的压力,也相应出现了大批的小型创业者利用新的技术来颠覆原有的生产关系,“原来那些依靠流量与用户群体基础的BAT将面临瓦解,无数的项目方和用户之间建立起了新的生产关系,最大的矛盾也因此演变成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的矛盾”,郭宏才说道,“这种矛盾的解决方式就是Token,使生产者和消费者都能拥有Token”。

说到这,他举了一个类似于“头条链”这个区块链项目的例子,“在传播过程中,好的内容创作者应该得到应有的激励,阅读者在阅读过程中,对好内容进行传播也同样应该得到回报,如此一来,内容生产者和消费者同时能够得到收益,流量直接转变成属于每个人的Token,从根本上解决了矛盾。并且在不断的传播过程中,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进来,Token的价值也会逐渐提升”。

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不会死

有很多声音说“区块链项目的发展99%都是骗局”,“傻子太多,骗子都不够用了”,这真的是区块链的未来么?

“有市场需求就有市场供给,现在是需求太大,供给不足,所以才会有无数空气币入局”,郭宏才说道,“而且大多数人会认为,不能没有泡沫,正是空气币在未来才能暴涨,才有暴利。甚至更多的人都报以有机可乘的心态,如果说暴涨暴跌风险巨大,只会起到反作用,让更多的人入局,因为他们都不认为自己是会遇到暴跌的那一个”。

但是郭宏才也同样认为,“在未来,利好的言论同样使区块链能够像互联网一样带来一种变革,而变革也只是一瞬间的事”。一轮轮的泡沫破裂并不可怕,因为它帮我留下了真正有价值的东西,那些东西不会死。

那么,入局太早,将如何退场?

宝二爷作为已入局5年之久的人面临这个问题,他说,“真正的变现,是一个从中心化转变为去中心化的过程。”就升值空间来看,法币与数字货币相比是没有优势的,“所以退场,退的是法币的场”。

结束语

区块链的发展刚刚开场,但是却让入局的人都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紧张,每天也都直接明了的见证着彼此间的努力与博弈。

听完宝二爷的故事,我问他,“所谓币圈一天,人间一年,是什么样的感受”?

他说,“我现在在美国,每7天就要换一座城市去感受这其中的变化,每天就像是重生了一次,但是我很享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