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麻辣对话杜江:说我吃软饭我有资本 有本事你也吃

原标题:麻辣对话杜江:说我吃软饭我有资本 有本事你也吃

搜狐娱乐讯 (哈麦/文 马森/图 李楠/视频)《红海行动》票房已经突破30亿,借助这部大火的电影,有些新演员被观众认识,有些老面孔变得更受关注。杜江就是其中之一。这位介于张译这样的中生代和黄景瑜这样的小鲜肉中间的演员,先是以霍思燕老公的标签被媒体提说,后又以嗯哼爸爸的身份被大众认识。

网络上就有过“杜江曾经吃软饭,如今靠儿子翻红”这样的说法。但是杜江的心态很好,他觉得这些是无法回避的,也真的没有太往心里去。“如果说你为一些不和谐的声音而感到焦虑的话,那可能不太适合做这一行。知道自己是谁更重要。”他还笑着反击,“说我吃软饭,我也有这样的资本,有本事你也吃一个。而且我也有给家里赚钱。”

现在的杜江,作为演员的存在感越来越强了,人气也在见长。最近的两部电影《罗曼蒂克消亡史》和《红海行动》,让不少观众对杜江有了新的认识。《罗曼蒂克》里的童子鸡,又单纯又残忍,虽然戏份不多,但给人印象深刻。《红海行动》里的爆破手徐宏,坚毅、冷静、无畏,身上还有一些人道主义的光芒。杜江说,尤其是最近的《红海行动》,无论在工作上还是生活上,都给他打开了一扇新的门。

谈表演——

“既然做了演员,拾人牙慧这种事情就显得特别无趣了”

搜狐娱乐:《罗曼蒂克消亡史》的时候,大家对你的印象有很大改观,觉得杜江真会演戏。《红海行动》又看到你很拼,演的也很好。从演技来说,这两部电影让你有什么体会?

杜江《罗曼蒂克消亡史》和《红海行动》都是风格化很强的两部片子,都带着导演非常强烈的个人风格。作为这两部电影的演员,其实真的就是完成导演的要求,把自己交给导演,交给这个角色。其实真的没有太多追求,刻意的追求某种变化,或者说新的什么东西。当然每一次都是新的体验。

在所谓演技这件事情上,还是要做到忘记自己吧。这两个角色和我个人都挺远的,《罗曼蒂克消亡史》里的童子鸡,他首先有年代感,又很特定的这么一个年龄和角色。这次的特种兵,也是我以前从来没尝试过的一种类型,也许就是这样的一个原因,让我很有新鲜感。

搜狐娱乐:你演戏也很多年了,这个过程中,有没有某一部戏,某一个时刻,觉得有那种灵感迸发的东西?还是说它是一个慢慢积累的过程,是无意识的?

杜江很多时候一场仗能不能够胜利,一个战士能不能够在这场战役中存活下来,完成任务,不是看他这场仗打的有多漂亮,而是要看他打这场仗之前每一日的训练,那些积累,那些一遍又一遍重复单调枯燥的,让他很痛苦的训练。

演员也是这样,其实不是在某一部戏拍摄的过程当中,而是要看你在拍这部戏之前的生活,它会赋予你表演的时候一些新的东西。这些东西是潜移默化的,出现在你自己身体里,你也无法抗拒它,你必须承认它的存在,要更好的利用它。我想这是我们演员,尤其是我吧,创作的一种方式。

搜狐娱乐:《红海行动》这部片,你在拍之前都做哪些准备?会有压力吗?

杜江最初当然是兴奋,然后激动,但紧接着就是忐忑。说实在的,身边也没有这样的朋友和我聊一聊,自己也没有当兵的经验,更别提拍摄的经验了。

其实我也不想通过已知或者现成的影视作品去寻找所谓的灵感,因为既然做了演员,拾人牙慧的这种事情就显得特别无趣了,所以会有一些压力,会有一些不知道从何下手的感觉。后来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说首先我看见镜子里的他的样子和身材,我就不相信他是一个特种兵,我自己都说服不了我自己,后来去锻炼身体,做了这样一个选择,用这样的方式慢慢接近这个人物他本来应该有的样子。

谈工作——

“主动争取一部好片子,没有任何丢人或感到惭愧的”

搜狐娱乐:听说这部戏是你主动找导演争取的是吗?这个过程顺利吗?

杜江:很顺利,最起码是我所经历的挺顺利的。我不知道,这件事情其实我更像一个观众,等待着一个回馈,像观众看电影一样,观众很难知道幕后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我也不知道导演在见过我之后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但我个人的感受还挺顺利的。

和导演做了一个很有趣的视频连线,有点尴尬,有一点有趣。之后两三天,大概就得到了消息,就OK了。然后也很快约了时间去拍摄。

搜狐娱乐:我们平常的心态,自己去推荐自己,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你当时有这种感觉吗?

杜江:也许有一秒钟。争取一个好的,或者我自己认为值得争取的工作机会,或者一部好的片子摆在你面前,你去争取它,我觉得没有任何丢人或感到惭愧的。

每个人,无论是他的工作还是生活,都有一种向往更好的期待。我们期待我们更健康,于是我们一直锻炼身体,我们期待我们变得更富有,于是我们努力工作。如果我期待一部好的作品,我为它努力的推荐自己,也是非常值得和可以理解的事情吧。

搜狐娱乐:除了林超贤导演,还有哪个导演让你特别想毛遂自荐一下?

杜江:很多,其实也不多,会有那么几位,如果遇见的话,我想我也会说导演请用我吧,请让我演你的戏吧。前提还是这种互动是相互的,你也要不能让人家感到尴尬才好。

谈名利——

“说我吃软饭,我有这样的资本,有本事你也吃一个”

搜狐娱乐:你说这部电影让你不管从个人还是从演戏方面,都有很大的转变,具体怎么讲?

杜江:从演戏的角度上讲,因为这是我第一次拍所谓的动作戏,或者军事戏。以前从来没有

往这方面想过,总觉得自己是一个比较擅长控制情感,用来表演的这样的演员,对自己的动作、身体并没有那么自信。通过拍《红海》,也是通过之前的运动锻炼,拍摄的过程,其实100多天,每一天都在学习,最终这个呈现出来,我个人还是觉得,我原来可以做到一些我不曾想过的表演方式,给我很大的鼓励和勇气。

谈到生活,这次拍摄和以往的拍摄是完全不一样,首先在非洲的沙漠里,时间非常长,它的长度、强度、艰苦程度都超过我以往任何作品。把自己能够牢牢的定在非洲,从第一天一直到最后一天保持同样一个心境,不动摇,我觉得这种成功的过程,给我将来生活,在遇到任何新的困难的时候,我会拿来作为借鉴,曾经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可能在遇到别的让你焦头烂额的事情之后,会有新的勇气。

搜狐娱乐:有网友调侃说,杜江通过这部电影终于比老婆孩子更红了。

杜江:好像还没有,我好像并没有我儿子红。

搜狐娱乐:你有这种红一些的感觉吗?

杜江:红一些,谢谢你这么说,并没有,没有什么太多感觉。

其实现在更多还是关注在大家对电影的评价上,对于电影的成绩上,体现出来数字化的就是所谓的票房。其实我作为电影的一个精神股东,并不会因为票房的多少而获得什么丰厚的报酬,但它从一个角度上告诉你有多少观众看到了这部电影。这部电影真的花费了太多人的心血了,我们希望有配得上它的足够的观众数量。人越多,作为参与者就越开心。

至于拍这部电影有没有红一些的感觉,目前还比较麻木。当然也会看到一些回馈,网友在社交平台上的留言,对我的鼓励,当然我很高兴,但是有点麻木。

搜狐娱乐:作为大众来说,大家关注娱乐圈名利这方面可能更多一些。之前也有很毒舌的说法,甚至说吃软饭,这个对你有过刺激吗?

杜江:讲真话还好。这个事件你永远无法回避它有不和谐的声音存在,你不能让它成为你生活的主导,你永远要知道自己是谁,自己在做什么,我想这也是我的性格使然。如果说你为一些不和谐的声音而感到焦虑的话,那我觉得可能不太适合做这一行。知道自己是谁更重要。而且我觉得说我吃软饭,我也有这样的资本,有本事你也吃一个(笑)。而且我也有给家里赚钱,所以真的没有太往心里去。

谈健身——

“彭于晏一直是我见贤思齐的目标,他很棒,我也挺棒”

搜狐娱乐:之前感觉你是那种清秀暖男,有没有发现这个电影之后,打开了你硬汉的那一面?

杜江:是的。刚才聊到它对我工作的影响,确实也是给我打开了一扇新的门。我不想只用单纯的硬汉来概括这个电影对我将来工作的影响。它确实让我了解到我自己一些曾经没有想过的方向,以前真的可能是故事片,或者文艺片相对多一些,通过《红海》这次拍摄的过程,

我觉得说不定在动作片上,也可以做一些新的尝试。让我觉得,突然很有新鲜感,而且很有成就感。因为它很难,因为我并不会功夫,也没有过这样的经验,它越难,做到了之后,你会越有成就感。如果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反而没有意思吧。

搜狐娱乐:有人建议你可以走彭于晏那个路线,你有什么想法?

杜江:Eddie其实我们两个有联系,《红海》上映之前,他也给我发来了祝福的语音,他一直是我一个见贤思齐的目标。

通过这一次拍摄《红海》包括之前的锻炼健身,让我对好身材的人,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有了一个新的认识。以前真的就是单纯的羡慕,身材真好,那现在我突然多了一些理解,是有多么强的自律精神,才能做到常年的这种状态。因为一个好身材的人,自然和酗酒、熬夜、不规律的生活、放纵自己的饮食,这些事情就渐行渐远了,是一件非常久的修行的过程,能做到这样的人,我都觉得非常值得学习和让人敬佩。所以Eddie很棒,我也挺棒的。

搜狐娱乐:你健身这个过程艰难吗?

杜江:就像爬山,通常大家都会选择从南坡向山上爬,很少有人选择从北坡往上爬,因为北坡更抖,更冷,雪更厚,但是它的距离短。

这次因为确实没有给我留很足够的时间,从接到这个角色到去拍摄,时间非常有限,在有限的时间里达到自己满意的效果,强度非常大,过程很痛苦,但是你扛下来了,自然收获也是自己,也给自己一份安心,也给观众一份相信。我觉得为了电影,这是作为一个演员非常非常普通的一种工作方式。

搜狐娱乐:这个过程中有特别痛苦,或者坚持不下来的时候吗?

杜江:经常会有很痛苦,自己问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其实可能并不一定会被人所看见,或者并不是那种最直观有效的方法,但是我觉得既然给自己许下这个心愿,完成不了的话,我会很看不起我自己。其实事实证明,你是有能力做到的,在中间放弃的话,我是不能够接受的。但是事情做下来了,它给你带来力量,和对自己的信任,对我来说其实非常宝贵。

谈家庭——

“是时候让嗯哼先淡出公共视野,享受正常孩子的生活”

搜狐娱乐:你练的过程中,霍思燕对你的态度有变化吗?他喜欢你有肌肉的感觉吗?

杜江:她当然喜欢,至今她也没有表达说OK,你可以了,你停止吧。她只是说要求你健康,不要太过于消耗,不要太过于疲劳,也要在一个适度的范围内做锻炼。她同时也会提出来说,我觉得你还可以练的再好一点,这样的要求。

有人鞭策是幸运的事情,其实有的时候人需要一些镜子和鼓励去鞭策你,给你力量。思燕给了我很多,无论从正面还是侧面都给了我很多的力量,所以也要感谢她。

搜狐娱乐:她有评价过你在电影里的表现吗?

杜江:她觉得挺好的,她也没有想到我是这样一种演法。她至今还在为我们电影激动当中,她看的次数不如我多,但是她每次都会掉眼泪,其实不是针对哪一场单独的情节,而是因为她作为半个参与者,这半年或者一年的时间,在这件事情里头,很有独特的情感。

搜狐娱乐:你们俩平时会谈论怎么演戏吗?是怎么样相处?

杜江:有一句话说的特别好,共同的喜好并不能使两个人走在一起,但是共同的厌恶可以。我们经常会一起看片子,讨论,通常会比较心有灵犀,当看到一个让人这样(指反应很强烈)的表演的时候,即便她不说,我也能感觉到,事后我们也会交流,对自己喜欢的部分和厌恶的部分表达一下,通常都很一致。

搜狐娱乐:通常问有些演员,将来你的孩子会不会做演员,家长会说觉得辛苦。尤其像你演这样的电影,会深刻体会到做这一行的不容易,你对嗯哼是不是要走这条路有规划吗?

杜江:就像我的母亲在看到这个电影之后,给我发信息说,原来你都不讲,看了电影才知道,是那么的苦,好心疼你。父母可能更多感觉到的是心疼,但也感受不到我的那份成就感和快乐。做这一行确实很独特,要付出很多东西,但是也会获得很多快乐和自我认可的感觉。至于说孩子将来想做什么,我真的不去太限制他,他会有他自己的选择,就像我做演员也不是我的家庭为我选择的一样。

搜狐娱乐:看到这两年嗯哼出来的相对比较少了。

杜江:少吗?我都一直觉得太多了。随着孩子越来越长大,我觉得是时候让他先淡出一下公共的视野,让他享受一个正常孩子的生活,不要有太多被关注的感觉。在这一两年吧,我想会慢慢减少他在外面曝光的事情。

搜狐娱乐:现在大家通常有两种心态,一种觉得孩子不要输在起跑线上,另一种比较放任孩子,你享受你的童年就好了。你在教育上是什么样的理念?

杜江:我真的不觉得我自己敢谈教育这件事情,最多也就是对孩子的一些影响。

我依旧不认可所谓人生起跑线这件事,是把它当作哪一种体育比赛项目来看待呢?人生是100米的短跑,还是110米栏的障碍跑呢?还是一个马拉松呢?如果人生是一场马拉松,谁会在意在起跑线上多了10米或者20米。如果人生是一个短跑的话,可能大家会比较在意是不是谁领先了零点零几秒的起跑。

而且是否成功这件事情,是一个很相对的话题。究竟什么是成功?或者什么是失败?像我记得我在刚进入上海戏剧学院的第一堂课,我们的表演老师,我们的班主任讲,如果以高考成绩,以学习成绩论成败的话,在座各位都是失败者,没有一个能够考上清华或者北大的,但是人生会给你们第二次机会,你们可以学习表演。当然不是说表演不需要有文化,确实人生会有很多的机会,也很难定义到底是什么样是成功,或者是失败。

所以孩子自然有他的未来和他们那一代人的定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