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独属于你的另一个大冒险

原标题:生活,独属于你的另一个大冒险

本文系玩家投稿,不代表叽咪叽咪观点

叽咪叽咪评测师DCTSYS对于《没有人知道的大冒险》的评测,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Chapter Ⅰ《阿强篇》

明天,他盼望着明天,可是他本应该摒弃明天的,这种切肤之痛的反抗,就是荒诞。——阿尔贝·加缪

阿强是一个有梦想的大学生,他每天晚上都会把闹钟定到次日早上6点。

他觉得自己第二天一定能起个大早,去操场跑上5公里,美美地吃上一顿早餐,再优雅地走进上午的课堂。

然而当他像往日一样按了无数次的“稍后提醒”,想挣扎着爬起来时,他的床却不这么想。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是我的床先动的手不让我起来的!”他总是这样对别人讲。

离第一节课还有一刻钟的时候,他终于爬了起来。

这么好的天气,却要呆坐在教室里,忍受那些老掉牙的布道,真是浪费生命,阿强想。

于是阿强掏出手机拍了张窗外的风景,准备在朋友圈中分享,但想了想又觉得少了些什么,然后在文本栏里写道:每天叫醒我的不是闹钟,而是梦想。

像往常一样,已经没有时间能浪费在早餐上了,他只好空着肚子赶向了课堂。

面对着校园里熙熙攘攘的人流,阿强时而生出一股荒诞之感。

什么时候,象牙塔也成了批量生产公司职员的工厂。

一定不能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做人没有梦想,那和咸鱼又有什么区别呢,阿强想。

可是这梦想到底是什么,阿强却似乎并无最直观的的印象。

不过,这其实无关大局,他想,重要的是我还有四年时间慢慢考量。

还好,紧赶慢赶,终于是踩着铃声走进了课堂。

“阿天”“到!”“阿龙”“到!”“阿强”“到!”

“阿文”“到!”“阿飞......阿飞?阿飞来没来?”

“糟了,阿飞昨晚公会活动,不会现在还没起床吧...要不要帮他喊个到呢?”

“到!”阿强想了想,然后答了到。

阿强毕竟是个讲道理的大学生,他当然不是为了那点没用的点名考勤分才来到课堂,也自然不是为了到教室里玩手机才离开自己温暖的爱床。

只是,“是我的手机自己开始振动先的,这不怪我”阿强想。

于是阿强拿起手机看了看微博,@小智、@小天等12人给你发的图点了赞。

阿强很开心,觉得前进的路上并不孤单,每天早上叫醒他的的确是他的梦想。

抬头看看黑板,发现老师仍然在对着上世纪80年代编写的教材照本宣科。

这些不证自明的定理还需要费这么多周折慢慢推导吗?

他觉得大学里这种蜗牛般的讲课速度简直就是侮辱自己的智商,于是他又拿起手机看起了头条新闻的推送——当地时间4月18日晚,迪比利亚发生恐怖袭击,截至目前已造成32人死亡,57人受伤,目前尚未收到任何组织对此事负责。

之后他在文本框中发了一支蜡烛并转发到了微博。

阿强并不知道这是哪个国家,但是他任然觉得作为一个有同情心的好青年,他应该转发并点上一支蜡烛奉上。

随后,他点开今日头条里关于大学生炒股的新闻看了起来,刷了刷评论,阿强很愤怒地留下了自己的评论——“难道读书时最该做的不是投资自己吗?哼,现在的大学生最缺的就是梦想!”

虽然已经有一阵子没有抬头听讲了,但阿强似乎并不急于跟上老师的进度。

“那些老掉牙的知识早就与业界脱钩多少年了”他不禁这么想。

随即,他又又又拿起手机刷起了各种软件给他推送的新闻和通知......

充实的一天过去了,阿强想,虽然今天课堂上的东西没多大价值,但好在我从微博、知乎上倒也汲取了不少营养。

他拿起手机定下了明天早上的闹钟6:00......

阿强是一个有梦想的大学生。

Chapter Ⅱ《阿杰篇》

阿杰是一个想改变世界的程序员,任职于国内一家顶尖的互联网公司已有数年。

在出差担任校面试官时,他总是感慨于现在的小年轻每每满口梦想,而想招揽一个自己这样的真极客,却每每成了奢望,然后在小年轻的简历上盖上了“未录用”三个字的红印。

又是一个完美的早晨,阿杰想。

要做个极客,首先要穿得有个极客的模样。

阿杰常常觉得那些要起个大早、挤早高峰地铁的人实在可怜。

因为公司施行弹性工作制,他可以选择人少的时段错峰出行。

当然了,人少是相对的,人多是绝对的嘛。

在这个点的北京地铁13号线里总是洋溢着一股码农特有的酸臭味,可是阿杰认为自己与他们不一样,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难道还有其他原因吗?他和乔帮主一致地这么想。

至于怎么去改变世界,他暂时还没有想好,他觉得反正年轻,时间总是站在他这边的,而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积累些大公司的经验,为以后改变世界积蓄力量。

其实阿杰并不怎么喜欢自己工作的这家位于西二旗的公司,他觉得公司能买他的人,却买不了他的心。

“要我是老板,我不这么be evil也能站着挣钱,照样把公司做大做强”。

阿杰很庆幸自己选择了程序员这个职业,因为只要打开电脑,他便觉得自己仿佛拥有了可以改变整个世界的力量。

作为一个极客,阿杰当然是不屑于使用VS这样的集成开发环境的。

Vim?Vim也只是给那些刚入行的年轻人用的玩具罢了,说着,他把Vim扔进了回收站然后清空。

随即,他新建了一个TXT文本文档。

真正的强者,仅仅通过系统自带的记事本软件就能把0和1中的禅意书写得无尽悠长。

即使偶尔遇到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只要选择把产品经理喊过来,告诉她这样的需求从技术上来说根本不可能实现即可。

偌大一个公司,阿杰觉得只是混吃混喝者居多罢了。

真正像自己一样热爱技术、拥抱变化、期盼着改变世界的人其实很寥寥,他一边敲着0和1,一边这么想。

中午在公司食堂吃饭时,偶尔会碰上阿灿,这是阿杰自认为公司里为数不多能聊得投机的同行。

阿杰:最近公司食堂的饭菜质量真是越来越差了。

阿灿:是啊是啊,后勤越来越SB了。

阿杰:说起来我们组新来的产品经理也是SB、SB、DSB。

阿灿:是啊,她提的那些需求都是SB。

阿杰:对,你说招这种人来到底干什么,看来人事部门都是SB、SB、DSB。

阿灿:我看《乔布斯传》说,公司招什么样的人,是由创始人的基因决定的呢!

阿杰:老板能忍这帮孙子这么久,也的确是SB得没边了,反正老板也就这种水平了,这破公司吃枣药丸!

(但不巧,被刚好路过的老板听见了一点......)

于是,阿杰强扭话题道:我觉得C#才是最完美的编程语言,咱们新项目还是用C#比较好。

阿灿:哈哈哈哈哈......

吃完饭,阿杰回到自己的工位上,又回到了由自己主宰的0和1的世界。

至少在二进制的世界里,他觉得自己是一个威严的君王,没人能命令我,没有规则能束缚我,天涯海角,只要我心里想到我就可以去,大概这就是所谓像空气般的自由吧,他想。

累了的时候,阿杰会想,也许现在就去改变世界还太早了点,但我和那些混吃混喝的同行相比,已经超出太远,至少,我从未放弃心底里埋着的那些改变世界的梦想。

阿杰,是个想改变世界的程序员。

Chapter Ⅲ《阿清篇》

阿清很讨厌别人将一堆形容词冠在自己的名前,特别是“文艺”,他觉得伪文青们成天把“文艺”挂在嘴边——我爱文艺、我更文艺、我也很文艺、我最文艺......而舆论常常导致自己这样的真文青无辜躺枪(我好气...)。

世界上总是不缺些蠢人想改变世界,其实不被世界所改变已是奢望。

所以23岁那年,阿清辞掉了稳定清闲而高薪的工作,在一个周一的早晨,把辞职书甩到了经理的脸上。

离职原因一栏写着——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就这么架上单车,背起行囊,阿清毅然走向了自己的诗和远方——目标西藏,因为那据说是一个可以净化人心灵的地方。

其实阿清并没有过什么稳定、清闲而高薪的工作,也更无从谈起把辞职申请甩到经理的脸上。

只是,长期以来乐得构建一个这样的预设幻想的他已有点分不清现实和想象。

好在脚下颠簸的318国道像是真的,好在那个名为西藏的远方也不像只是自己的幻想。

人们常问阿清为何年纪轻轻却不从事生产——“年轻人你有手有脚,为什么不肯老老实实上班?”

阿清想了想,想回答道:如果你不出去走走,你就会以为这就是整个世界。

算了,说了他们也不会懂,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阿清渐渐觉得自己跟这些被俗事所累的人已无话可说,如果非要找一个词形容自己,阿清会选择“在路上”。

会有人问你,路通向哪里。

多么愚蠢的问题,阿清想。

可是尽管阿清内心已然翻尽了无数个白眼,已经下定决心要温柔地对待这个世界上可怜的俗人们的他,只是一条条将其屏蔽,自顾自地沉默着语焉不详。

不知从几何时起,“去西藏净化心灵”渐渐地被当成小清新们的矫情,人们只会投之以轻蔑的目光,可是阿清觉得要是因为这些愚蠢的社会舆论就畏首畏尾,那我和那些平庸的大众又有什么两样。

诚然,心灵要是足够污浊,去哪里都洗不干净,可是这藏地圣洁的白云给我的宁静感不会骗人。

当我的指尖真切地触及到转经筒上那千年的风霜时,那份灵魂深处的震颤不会有假。

此时此刻,我感受到了这片谜一样的高原对我彻底的心灵净化......

这算是一种矫情吗?

如果倾听内心真实的声音也算是矫情,那我宁愿陷在这份矫情的深渊里挣扎。

有了这样神奇的体验,阿清更加迫不及待地开始奔向心的远方。

其实,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遥远的青稞地,除了青稞,一无所有......

更远的远方,更加孤独。

远方啊,除了遥远,一无所有。

这时,石头飞到我身边,石头,长出,七姐妹。

站在一片荒芜的草原上,那时,我在远方,那时,我自由而贫穷。

这些不能触摸的,远方的幸福。

远方的幸福,是多少痛苦。

永远是这样,风后面是风,天空上面是天空,道路前面还是道路。

Chapter Ⅳ《阿民篇》

阿民自认为是一个艺术家,是个应该自带出场BGM的男人。

“去你老母的45度角明媚的忧伤!真正强者的使命是给世间带来艺术的欢畅”

阿民固执地觉得,那些自认为人生的意义,只是单纯的“看看这世界”的人生实在是空虚又无聊。

你也许真的能穷尽一生,用双脚把这世界丈量,但是动物才需要到处撒野证明它来过这个世界。

可我们是人!

当“上帝已死”的呼喊响彻人间,年轻的一代已不再相信复活的死人会同活着的一起接受最后的审判。

我们终于彻底认识到在这个失去了神意祝福的冰冷宇宙中,现世的生命是多么短暂而荒谬。

好在我们是人!

好在我们还有艺术!

现实也许不够完美,但美好的艺术总能给我们以补偿。

当然了,越是伟大的作品越难以被当世人所理解,但这丝毫不妨碍我们承认,永恒的艺术,才是我们这些凡人达成不朽的唯一希望。

别误会,别误会,阿民并不是一个画家,说了这么多,其实大多数人把阿民定义为一个“游戏开发者”,只是阿民一口认定游戏是“第九艺术”,称自己为“艺术家”才更为恰当。

老实说,阿民以前也算是做出过一些小有销量的游戏,但是我当然说的不是flappy bird、2048、神庙逃亡这些,它们显然不仅仅是“小有销量”,阿民只是在它们的基础上又做了些微小的工作罢了(删、画、涂、改),有道是“天下游戏一大抄”嘛。

不过他常跟人讲,这些东西只是用来养家糊口的罢了。

他这辈子的终极目标,是做出一个让自己死而无憾的艺术性游戏。

人们问起,到底要什么样的游戏,才能让他死而无憾,他总说,“我还在酝酿”。

新的一天开始了,阿民觉得那些习惯在厕所里玩手机的人是不懂得珍惜时间的,就让手机上这些碎片化的信息继续轰炸那些凡人们可怜的大脑吧。

而像他这样立志做出不朽游戏的人,会把蹲坑的时间都花在酝酿创意上。

“唔,看来今天还是不能酝酿出一个完美的创意啊,慢慢来吧”阿民想。

每当阿民打开APP STORE,看着那充斥着氪金游戏的排行榜,他总会为大众的游戏品味感到悲伤,但想到这现存的游戏市场有多单调,留给他的创作空间就有多宽广,阿民又忍不住地兴奋异常:“唯一前后一致的哲学立场,就是反抗”。

要反抗现有的秩序,首先得摸清当下游戏行业的现状,所以,阿民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其实都是在“玩游戏”,当然了,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叫“游戏调研”。

先研究一下今天的APP STORE榜单第一位的又是个什么货色吧,他想。

打开排在榜首的游戏,它便提示宝石余额不足。

现在的人做游戏真的要一开始就这么高能么?

才画了个黑白底稿,连色都没有填上就急着出来坑钱了,研究这样的游戏又能对我有什么帮助呢?

罢了罢了,还是去那些单机游戏里挖掘挖掘吧,说不定能找出点灵感的碰撞。

这游戏的画面倒是有些独到的风格了,估计能唬到不少萌新玩家,不过它终归只是个快餐游戏罢了,玩法单调,也没有什么内涵和思想,这也不是我想要的。

至于到底什么是阿民想要的,他还在每天酝酿着。

他觉得,如果不能酝酿出一个完美的游戏创意就贸然开工的话,这样的妥协无疑是背叛了自己的艺术理想。

又一天快要过去,阿民理想中的游戏创意依旧难产,虽然伟大的艺术家们大多和自己一样,饱受拖延症的困扰,但这么一直拖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再研究一下今天最后一个游戏吧,说着阿民便打开了游戏玩了起来......

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在它的基础上做点创新?于是阿民开始了对游戏的修修改改。

毕竟艺术家也要张嘴吃饭,人不能只拿情怀当干粮,对于这样的事,一旦想好了,阿民行动起来倒是没啥商量。

每天临睡觉前的时间是最难捱的,这是说我们的阿民也会失眠吗?

不!只有内心空虚的弱者才会失眠,阿民觉得自己只是有点小忧郁罢了。

大概这点忧郁的气质也是艺术路上必须承担的代价吧。

虽然暂时没有拿得出手的作品,可能自称艺术家还为时尚早,但是夏目漱石不是说过吗,心中有画的人,即使从未作过一幅画,他也早已是个画家了,这话差不多能套用在我身上吧,他这样想着,这样想着......

对于有些人来说,数羊也许会有用,但在阿民身上行不通,因为阿民每每对自己暗示“数到第999只我就只能睡着”时,到最后总会悲哀地发现自己竟真能数到这个数。

这种沮丧只会让他更加难以进入梦乡。

所以现在当阿民睡不着的时候,他更愿意想象脑子里住着一个小人在推一块巨石,推上去又掉下来,推上去又掉下来,推上去又掉下来,就像那些庸碌者们幸福的一生,就像那些庸碌者们荒诞的一生,不用担心那第999次后会如何,因为他知道第1000次推上去也不会有什么两样。

有人说,忧伤者有两种忧伤的理由,要么是他们无知识,要么他们抱希望。

拿这话形容他们,的确是这样。

离开书店的时候,我留下了一把伞,希望拎着它回家的人,是你。

拙见:

借用于宙《我们这一代人的困惑》的一段话:

这些年我一直提醒自己一件事情,千万不要自己感动自己。大部分人看似的努力,不过是愚蠢导致的。什么熬夜看书到天亮,连续几天只睡几小时,多久没放假了,如果这些东西也值得夸耀,那么富士康流水线上任何一个人都比你努力多了。人难免天生有自怜的情绪,唯有时刻保持清醒,才能看清真正的价值在哪里。

当通关玩这部游戏时,我想了很多,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阿强、阿杰、阿清还是阿民,或许自己身上或多或少也有他们的影子吧。

我们一边高呼着梦想,一边憧憬着远方,还喝着“身体和灵魂总要有一个得在路上”这样的普世鸡汤,到头来,挪不动脚步,也安置不了梦想,只能留下空洞的躯壳在这繁华功利的世界被精英们缔造的规则涤荡。

其实我也不知道现在的生活状态是否也像其中的主人公那样,把梦想挂在嘴边,将自己捧到天上,然后摔下来,粉身碎骨……

知乎上面有这么一段话,说的就是像阿强、阿杰、阿清还有阿民,或者你我他这样一类人——"你活得不快乐的原因大概是,你总是间歇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既无法忍受目前的状态,又没能力改变这一切,可以像只猪一样懒,却无法像只猪一样懒得心安理得" 。

现在静下来仔细想一想,对以下的道理多多少少有点理解了,可能是经历吧,也许是时间吧,可能只有时间和经历才能让生活当中那些晦涩的教条变得明朗生动起来吧。

1、自欺欺人容易,骗别人更容易,但想骗过你自己的生活、骗过这个世界的话,那就很困难了,因为不会有人陪着一个醉生梦死的人一起做游戏。

2、这个世界有太多事情是我们无法控制的,就像离你而去的人,就像年少时随风远逝的梦。

3、不要把自己当成特例,每个人无时无刻都在吹捧和放逐自带光环的自己,原来真的可以在大多数里都找得到自己的影子。

4、不要把安慰剂当灵丹妙药,相信自己吃了就能好。

村上春树曾说,曾以为走不出的日子现在已经回不去了。

是啊,也许我们有时会埋怨这个世界、这个时代、这个社会,他给了我们如此艰难的旅途,以至于我们的脚步也显得如此颓唐。

但是,再艰难又能怎样,脚下干涸、龟裂的土壤是我们旅途上终将要愈合的伤。

干了这杯满满都是反讽意味的毒鸡汤。

9/10

叽咪叽咪——属于玩家的评测网站,记录游戏经历,分享游戏乐趣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