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炒币众生相:一夜暴富和退币无门

原标题:炒币众生相:一夜暴富和退币无门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面对质疑,不少币圈人士用这句话怼了回来。

当一夜暴富的神话充斥网络,激起了普罗大众对财富的追求之心,似乎捷径就在眼前,机会不容错失。然而,风险和泡沫如影随行,一些人追求刺激,一些人高谈信仰,一些人拼命鼓吹,还有一些人似乎已经陷入传销陷阱。

故事没有结束,但梦终究会醒。

我不是炒币,是囤币

事实上,在炒币的人群中,不少90后标榜自己是“比特币信仰者”。来自江西的朱东亮正是其中之一,他对比特币的了解始于2012年。

“我是金融专业毕业的,经济学理论中有一个学派叫奥地利经济学派,崇尚的是自由市场。我特别信奉这个学派的观点,而比特币正是奥地利经济学派自由市场的理论在货币发行方面的运用。”

根据朱东亮回忆,他首次投资比特币是在2013年,“当时,我还是一名在校大学生,将母亲给我的1万元全部用来购买了比特币。2014年,毕业后的朱东亮只身来到北京闯荡,在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从事运营工作,“我会从每个月的工资中拿出一部分购买比特币,长期这样操作。”

对于网络上充斥着的各种暴富神话,朱东亮始终不愿透露自己的身家。不过,朱东亮表示,2017年,自己投资的比特币现金(BCH)从本金不足10万元翻了几十倍。“我认为BCH(比特币现金)才是真正的比特币。比特币的问题是区块太小,长期被一个研发团队所把控,不能扩容,手续费也高。”

至于出货的时间,朱东亮强调,作为一名虔诚的比特币信仰者,“我不是炒币,而是囤币的人。除非在感觉市场风险巨大时才会考虑卖出,否则将会一直持有。”如果暴跌到血本无归,你还会这样认为吗?面对记者的追问,朱东亮点点头,“即使回到原点,一切归零我也相信它。”

在朱东亮的逻辑中,货币的支撑是共识。“虚拟货币本质是一场自由的实验,能否成功尚未可知,但是影响越来越大,会渗透到方方面面。没有人能消灭它,除非把电拔了、网断了。”

不过,朱东亮坦言,“现在圈子这个太浮躁,各种人和各种消息真假难辨,鱼龙混杂。”他以首次币发行(ICO)为例,“普通投资者不要碰触ICO项目,尤其是一些靠大佬站台大规模圈钱的项目。投资ICO项目,看懂白皮书十分重要,如果项目存在问题,白皮书一定会露出破绽。我自己最为看重的是ICO项目的背景和落地情况。”

退币无门的不只是韭菜们

币圈的世界,从来不是非黑即白。

这几天在圈内疯传的“黑庄东”亲自找发币团队负责人慕岩(应该也算一线明星项目了吧)退币,竟然都被拒绝了。

为什么说炒币就是炒信息不对称?因为投资的本质就是有一群人懂得了一些东西,会产出一些价值,但是需要金钱支持;而令一群人不懂这些东西,但愿意支持他们去完成这件事情,社会才得以发展。到底值不值得,只有懂那一群人知道。

经常看见群里有人拉代投,找几个托在那里互吹,的是某某集团大佬。人家大佬赵东找到了认识的正主都退不回来,更何况你个普通人找的代投,可能连正主都不认识?最重要的是,tm的连找的代投你都不认识,只是网上联系。

很多时候,炒币的人也是贡献的人,或者可以成为贡献的人。因为投资者的出发点总是逐利的,而投资者也需要一个学习的过程。区块链的本质绝大部分人是搞不清楚的,这也是区块链项目投资风险非常高的本质原因。

通证经济让韭菜在第一个环节就进来,整个产业链瞬间变成食物链,从艾西欧推广到交易所上币,还有各种造市操纵,消息操纵,不仅把韭菜割光,还惹政府嫌弃,把区块链生长环境搞得乌烟瘴气,好项目怎么成长?

是的,正如有人说,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接近归零的十大项目

割韭菜的人最终会割死很多真正的区块链项目,真正的区块链项目会让韭菜赚钱。

区块链技术还处于儿童期,与茁壮成长的AI技术,物联网技术不一样,区块链极度需要健康的生态。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