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自学成才的艺术家,让骄傲自负的毕加索都甘愿掏钱买画!

原标题:他是自学成才的艺术家,让骄傲自负的毕加索都甘愿掏钱买画!

梦的单纯的力量,支配着我的景物。——亨利·卢梭

每个时代都有他的先知,被奉为二十世纪超现实主义艺术先行者的是,“亨利·卢梭”!

除梵高外的天才画家还有哪些?

亨利·朱利安·费利克斯·卢梭(Henri Julien FélixRousseau,1844年5月21日-1910年9月2日),便是其中一位。

他是欧洲美术史上一位独特人物,是法国卓有成就的伟大画家,也是法国后期印象派画家。

卢梭出生于法国西北部拉瓦尔市的一个水管工家庭,年少时便表现出一定绘画艺术天赋的卢梭。因家境贫寒,他还是选择接受普通的职业教育,成为了一名海关官员。

▲亨利·卢梭作品《热带雨林》

1884年,40岁的卢梭买了一些帆布、颜料和画笔,开始利用工作之余认真绘画。但由于没钱上美术课,卢梭便去卢浮宫揣摩和研究他最喜欢的那些艺术家的画作,通过仔细观察照片、翻阅杂志,查找目录来学习。

人们称他为“星期日画家”,即使被大家认为是业余的新手,他也是仅出于完全喜欢绘画而作画,没有约束,没有规则。

而正是这些,让他的画有了返璞归真的美感。所有的线条和颜色都是最纯粹的挥发内心情感,梦幻而自然,正如他自己所说:“除了自然之外,我没有老师。”

1885年,卢梭在香埃吕西沙龙展出处女作。但是他的画作色彩鲜艳,扁平不立体,旁人看起来实在有些幼稚。正如人们所说的那样,他的画都是“平凡的事物”。尽管如此,卢梭还是把这些评论都收集了起来。

1886年,卢梭带着《狂欢节之夜》参加独立派展览。黑色的树木剪影,白亮的情侣人物,高对比造就了类似梦境中的美好。

▲亨利·卢梭作品《狂欢节之夜》

卢梭这些独特天性和别具一格的艺术作品横跨两个世纪,在美术史上争得杰出的地位。

先锋艺术家们,包括作家、诗人和画家这些人,都是第一批研究卢梭画作的人,也许受到了它们“永恒的”本质的吸引。

卢梭将自己从透视的束缚中解放出来,吸纳现实主义的风格,将精神中的意象转录到画面上,为接下来的许多艺术家开辟了一种新的思路。

以康定斯基为首的毕加索、德劳内等意大利和德国先锋艺术家,不仅钦佩卢梭的作品,更在创作中受其启发。

▲亨利·卢梭作品《诗人和他的缪斯》

1890年,卢梭为独立沙龙(Des Indépendants)创作了《有风景的自画像》。

这幅画融入了正式肖像的风格,他自己在这幅全身像中显得呆板又拘谨。

黑色西装的纽扣孔中别有一枚类似棕榈勋章的金属饰品,头戴一顶贝雷帽,手持调色板与笔刷。

背景中的埃菲尔铁塔、挂有旗帜的船只和空中飘浮的热气球似乎既衬托了画家的宏伟形象,又在向现代精神致敬。

▲亨利·卢梭作品《有风景的自画像》

尽管卢梭的作品中鲜有以儿童描绘对象的,仅有的几幅中仍旧呈现出艺术家最不安的部分。

对他来说,童年绝不是愉快也不是无忧无虑的。在《拿玩偶的孩子》中,缀有小花的绿草地映衬着穿红裙的小姑娘,她手中的娃娃似乎并不起到安慰的作用。

画家用结构上的“误差”加强了女孩被孤独淹没的气氛:模特的颈部没有被画出来,同时腿为侧面而上半身为正面。

▲亨利·卢梭作品《拿玩偶的孩子》

一生未离开巴黎,却绘出了整个世界

卢梭常被人称为“原始主义”画家。因为他笔下那浸润着幻想色彩的热带丛林风光,人与野兽间充溢着温情的对视,和一种似梦非梦的神秘情调,很容易将人引向对一个遥远的古老时代的“回忆”。

滤去原始时代血与火的残酷,留存的只是天真、稚拙、宁静与生命的单纯。这位都市里的“土著”就生活在这个只属于他的想像的世界里。正如他自己所说,梦的单纯的力量,支配着我的景物。

有一天晚上,他梦到他完成了一幅相当值得自豪的画作。画中,一只狮子正友好又好奇地盯着一个睡着的吉普赛人。

▲亨利·卢梭作品《入睡的吉普赛女郎》

他又一次把他的作品带到了美术展览会上。他想,这次或许能让那些专家满意。

然而,那些专家说他画的画像是孩子画的,“如果你想笑得开心一点”,其中一个专家写道,“就去看亨利·卢梭画的画吧。”

现在亨利已经习惯了这些不怀好意的批评,他知道他画的图形比别人的更简单更扁平,但是认为这样可以使它们看起来更可爱。

卢梭只是忠实地记录了一个又一个奇妙的神秘的永远的梦。是否活着的世界是虚幻的,惟有幻想中的世界才是真实的?卢梭的作品“纯净”得让你一眼就能看“懂”,却又总疑心放过了隐藏其中的某种深刻的奥秘。

▲亨利·卢梭作品《梦》

艺术家的全部秘密就是:

心灵的自由

它无需乞求,

只需小心地、坚定地、执拗地保持和维护,

它是一份人人享有的天赐。

当然,为保持心灵的自由,

就需要更多地牺牲!

1910年卢梭逝世,7位挚友为他举办了葬礼。

巴纽公墓的墓碑上刻着诗人好友为他题写的墓志铭:

向您致敬,温文的卢梭,愿您能听到。

Delaunay, 他的妻子, 还有我Queval。

愿我们的行囊能自由通过天堂之门,

为您带上画笔、颜料和画布,

使您在天堂之光中,

将宝贵的闲暇都用来追寻绘画之真谛。

如同曾经为我作画时一样,

那有星空、狮子、沉睡的吉普赛人。

- END -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