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法大学里乾隆他哥的墓碑

原标题:中国政法大学里乾隆他哥的墓碑

大家都太热情了,自从我分别去中央民族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看到学校里的王爵墓碑与卜舒库墓碑,并写了两篇文章后,很多读者都给我留言说北航也有碑、人民大学也有碑、政法大学也有碑。

这是很正常的,海淀区原本就是明清时期的「著名」坟场,无论是奴仆太监还是王公贵族,都想在这分一杯羹。中国人民大学以前就是赫赫有名的纳兰家族墓区,纳兰明珠和纳兰容若都曾葬在这里(纳兰容若的墓志在首都博物馆)。

不过我们今天说的是中国政法大学里的一座碑。

中国政法大学里的这座碑坐落于南门边上家属院内,该碑极高,约有四米,有栅栏保护。

这么高的碑还比较罕见,应该来头不小,但似乎未曾听说过有什么人葬在这里过。走上前去,仔细阅读文字。

这块碑最一开始的字样是:「原任绥远城将军宗室弘晌碑文」,最后的落款是「乾隆四十七年」。

这很是引起了我的兴趣,因为这个措辞实在是太突兀了。

首先,碑主人的名字是「弘晌」,能叫这个名字的肯定不是一般人了。我们知道,乾隆皇帝叫爱新觉罗·弘历,现在这个人名字里也有「弘」,并且是乾隆朝的碑,那是否和弘历有关呢?

其二,碑上对弘晌的称呼是「宗室」,这个称呼是不寻常的。首先它确定了我的推断,此人必是满清皇族,所以才能叫「宗室」,同时一定和弘历关系很近,否则不可能在字辈上用「弘」字。再其次他没有任何封爵,我们知道古代写一个人称呼时,一定是以最高爵位为主要称呼,现在只说这个弘晌是「绥远城将军宗室」,这很与通常的认知不同。

一个和乾隆皇帝有着莫大关联的兄弟辈皇族,怎么会如此寒碜?

更有趣的还在后头。

当我把碑文仔细研读下来,并对着从《雪屐寻碑录》里找到的碑文比对后,录入如下:

原任绥远城将军宗室弘晌碑文

朕惟旌门展绩,筹边资分阃之才;册府酬庸,备礼重勒珉之典。念成劳之未泯,宜宠恤之攸加。特贲丝纶,聿光琬琰。尔原任绥远城将军宗室弘晌,宗潢衍派,禁籞承恩。初参宿卫之班,长征决拾;洎晋统军之任,旅帅勾陈。遂分旄钺以宣猷闽海,壮风云之色;爰建牙幢而移镇陪京,昭屏翰之勋。洊膺嘉命之颁,俾赞宗盟之治。属偶疏于奉职,散秩犹叨;旋载锡以隆施,岩疆仍寄。方重期夫保障,乃遽告夫沦徂。式荐芳筵,奠醊之仪以举;用标丰碣,易名之制斯彰。象厥生平,谥为勤肃。于戏!表壮猷于建节,尚怀策裕韬钤;申休命于题碑,长见辉增兆域。庶垂令问,勿替方来。

乾隆四十七年 月。

原任绥远城将军宗室弘晌碑文

朕惟旌门展绩,筹边资分阃之才;册府酬庸,备礼重勒珉之典。念成劳之未泯,宜宠恤之攸加。特贲丝纶,聿光琬琰。尔原任绥远城将军宗室弘晌,宗潢衍派,禁籞承恩。初参宿卫之班,长征决拾;洎晋统军之任,旅帅勾陈。遂分旄钺以宣猷闽海,壮风云之色;爰建牙幢而移镇陪京,昭屏翰之勋。洊膺嘉命之颁,俾赞宗盟之治。属偶疏于奉职,散秩犹叨;旋载锡以隆施,岩疆仍寄。方重期夫保障,乃遽告夫沦徂。式荐芳筵,奠醊之仪以举;用标丰碣,易名之制斯彰。象厥生平,谥为勤肃。于戏!表壮猷于建节,尚怀策裕韬钤;申休命于题碑,长见辉增兆域。庶垂令问,勿替方来。

乾隆四十七年 月。

这……这……这……

这块碑很奇特。

一般碑文,都会详尽地记载人物出身、生平,然后表示一下赞叹(哪怕是春秋笔法一样的赞叹),但这份碑文,竟然只不停用一些套话,尽可能地回避弘晌这个人。

尔原任绥远城将军宗室弘晌,宗潢衍派,禁籞承恩。初参宿卫之班,长征决拾;洎晋统军之任,旅帅勾陈。

不知道大家注意到这句话没有?「宗潢」是皇族的意思,从这个词我们能肯定弘晌是乾隆的兄弟辈了,但之后就更加蹊跷了——

这个皇族,而且还是乾隆兄弟辈的皇族,居然起始位置只是「宿卫」(禁军),后来担任统军,也是「晋」上去而不是「袭」的。

再往下看,一个皇族,这辈子居然没有过任何爵位,而且唯一的官职也是皇帝封的,而不是从父辈那里承袭的。

这背后发生了什么?

从碑文记载来看,弘晌还是比较受乾隆喜爱的,所以断然不可能是因为乾隆不准他承袭爵位。

那只有一个可能了——在他的父辈时期,爵位就已经被剥夺了。

他是弘字辈的,爵位还能被剥夺,那么答案只有一个:

他的父亲,一定参与了九子夺嫡!

九子夺嫡大家都太熟悉了,是指清朝康熙皇帝的儿子们争夺皇位的历史事件。当时康熙皇帝序齿的儿子有24个,其中有9个参与了皇位的争夺。九个儿子分别是:大阿哥胤禔、二阿哥胤礽、三阿哥胤祉、四阿哥胤禛、八阿哥胤禩、九阿哥胤禟、十阿哥胤誐、十三阿哥胤祥、十四阿哥胤禵。最后四阿哥胤禛胜出,在康熙帝去世后继承皇位,成为雍正帝。

这段历史在多部电视剧里都有体现,《雍正王朝》《康熙王朝》《宫》《步步惊心》,几乎只要是喜欢历史剧和言情古装剧的,都多多少少知道一点。

那么弘晌的父亲是不是其中哪位呢?

翻开《清史稿·卷二百二十·诸王列传第六》,我们看到如下文字:

雍正十二年,卒,世宗命以固山贝子礼殡葬。子弘昉,袭镇国公。卒。子永扬,袭辅国公。坐事,夺爵。高宗以允禔第十三子弘晌封奉恩将军,世袭。

原来他是大阿哥的儿子。

这下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大阿哥是谁呢?那是康熙皇帝第一个儿子,但是是庶出,所以一直无法获得皇位。在太子胤礽逐渐失去宠幸的时候,大阿哥对康熙说:「如诛允礽,不必出皇父手。」(如果要杀胤礽,不必父皇亲自动手)这引得康熙大怒,又加上发现胤褆用魇术诅咒太子,夺去他的爵位,将他囚禁起来。

这一段在《雍正王朝》与《康熙王朝》里都有体现。

因为允禔被康熙废掉了爵位,成了庶人,因此他的儿子自然无法享有爵位。雍正十二年他在宗人府去世,雍正允许他以固山贝子的礼节下葬。

固山贝子简称贝子,是清朝建国后的宗室爵位名,崇德元年(1636)定王公以下九等爵以封宗室,固山贝子为宗室封爵第四级,低于多罗贝勒,而高于奉恩镇国公。

而从《清史稿》里我们看到,因为允禔是固山贝子礼下葬的,所以相当于他死前恢复了贝子爵,而他的儿子弘昉则在承袭爵位的同时降了一级,成了奉恩镇国公(八分镇国公),再然后弘昉的儿子永扬则又降了一级,成了奉恩辅国公(入八分辅国公)。

之后因为犯了事,又再次被夺去了爵位。

再之后便无记载了。

而在这个过程中,大阿哥第十三个儿子叫弘晌,他在高宗(即乾隆朝)被「封奉恩将军,世袭」。

注意这个用词,弘晌的哥哥弘昉和弘昉的儿子永扬是「袭」,而弘晌自己则是「封」。

这就意味着弘昉和永扬只不过是吃着祖宗剩下的饭的无能之辈,而那个一路走来全靠自己的弘晌,虽然父亲曾经是康熙朝的皇长子郡王,但是因为父亲的过失,自己从一开始就没落得什么好处,以乾隆堂兄的身份从禁卫一步步往上爬,靠着自己赢得了乾隆的注意。

相比之下,弘晌的人生更加沧桑。

弘晌最终的谥号是「勤肃」,这是一个非常常见的谥号。乾隆一朝,就有「盛京将军新柱谥勤肃」、「刑部尚书徳福谥勤肃」等多位,无论从什么角度看,弘晌都只是个小人物。

在有史可稽的几乎所有记载里,除了《清史稿》的这句话外,我们仅能从《清实录乾隆朝实录》里偶尔看到弘晌的身影。

辽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的孟繁勇老师在论文《从弘晌降职案看乾隆帝对盛京将军的严格监管》里回顾了弘晌(时任盛京将军)所涉及到的科派案。

此外我们还能看到,弘晌能靠自己走到这一步不是没有原因的,他很有能力,能尽心办事,人也很老实。

乾隆三十八年五月乙亥,乾隆下旨:「弘晌自授福州将军以来,于一切事件,俱能留心妥办。盛京将军员缺,即著弘晌调补。弘晌接到此旨,将福州将军印务,交钟音暂行署理。弘晌即作速驰驿、至避暑山庄请训。前赴新任。」 

很快,就在三个月后,乾隆三十八年八月甲辰,实录里记载:「据弘晌参奏、查出瓦尔达家产内。有伊看守坟茔刘成贵等、典卖与民人龚锦等房地契纸。查系瓦尔达倚恃户部之势。将龚锦等唤至私宅。逼令将房六间、地八十四晌、契纸彻回。并未给以原价。仍令龚锦等佃种收租等语。览奏实堪骇异。不料瓦尔达竟敢倚势营私。乖张若此殊出情理之外。瓦尔达前已降旨革职。著交阎循琦会同将军弘晌、将此案一并严审确情。按律定拟具奏再上年据裘曰修面奏回赎旗地一事。颇不易办。瓦尔达熟谙盛京情形。若令前往查办。于事有益。是以仍用瓦尔达为盛京户部侍郎。令其办理此事。彼时裘曰修、并奏及瓦尔达不愿仍往盛京之语。今据弘晌所奏情节观之

由此可见,弘晌能力很强,短短三个月内就雷厉风行做了一番事业。

后来乾隆这么评价弘晌:「朕看弘晌平日办事,颇为结实,其在盛京亦甚体面,方以为将军得人,并可经久任用。

弘晌有着显赫的家世,但他也有着中落的家道。当他长大后,发现是自己的堂弟弘历将会是帝国未来的皇帝,而自己的父亲只是一个被关了很多年的庶民——当然这一切都是他父亲自找的。但话说回来,他从小就要自己背负起自己的人生,父亲帮不了他,堂弟帮不了他,他顶着的皇亲贵胄的身份反而是累赘,作为康熙皇长子的儿子,他要在宫里头当禁卫军,可能面对过自己父亲辱骂过的人,那些人现在可能会反过来报复他。

这种人生历练只怕很少有人能够拥有,比起一路顺风顺水在审美道路上一去不复返的乾隆来,他有说不完的故事,哪怕在年纪很小的时候,他也仿佛经历了一生一世。

参考资料:赵尔巽《清史稿》、《清实录乾隆朝实录》、盛昱《雪屐寻碑录》、孟繁勇《从弘晌降职案看乾隆帝对盛京将军的严格监管》

欢迎分享至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我写,你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