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刘忠林洗冤关键人:“希望他别像赵作海那样被骗了”|深度聚焦

原标题:刘忠林洗冤关键人:“希望他别像赵作海那样被骗了”|深度聚焦

记者/李显峰 张一舟

编辑/宋建华

▷宣判后,刘忠林(中)和王贵贞(左一)、律师张宇鹏(右一)在吉林高院门口合影

“刘忠林案99%改判无罪!”宣判前,王贵贞胸有成竹地跟记者们说。

4月17日下午将近6点,吉林高院的法官通知3天后宣判刘忠林案,第一个联系上的不是刘忠林本人,而是他的表姐夫——长期和法院打交道、为刘忠林奔波申诉的王贵贞。

3天后,正式宣判。结果和王贵贞预测的一样——“无罪”。这起案发在28年前,长达6年的马拉松式再审案件终于告结。搁在王贵贞心里的大石头,也终于落了下来。

刘忠林案是又一起“疑罪从无”典型案例。但是和福建的冤案当事人吴昌龙、念斌有亲姐姐鸣冤呐喊不一样,在刘忠林身陷囹圄举目无亲时,挺身而出的是远亲王贵贞,他自学法律,花钱请律师,依法申诉,在辽源、长春、吉林、北京四个城市之间奔波,终于在2012年3月争取到一纸再审决定书,迈出刘忠林洗冤最关键的一步。

在漫长的申诉过程中,王贵贞遭受过威胁,遇到过困难,但他没有一次下跪喊冤,也没有一次被截访带回老家。在该案终被纠错之后,王贵贞接受深一度(ID:bqshenyidu)专访,讲述了他为刘忠林奔波申诉的故事和经验。

▷原创视频:拿到判决书后,刘忠林感谢王贵贞

岳母之托:“娘家没人了”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以为刘忠林真的杀人了,直到我在监狱里看到他老实又可怜的眼神。

我家算是刘忠林的远亲,离他家50公里。刘忠林管我岳母叫“老姑(小姑)”。刘忠林在监狱里写了简单的信寄出来,说他没杀人。岳母把信揣兜里,掏出来给我看,信皮都烂了。

给他喊冤是岳母的嘱托。我岳母过年过节上我家住几天,老念叨说“娘家没人了,(刘忠林两兄弟)一个蹲监狱,一个离家走了,能不能管管”,说着她就掉眼泪了。她念叨了好几次,我爱人也支持我管这事。家里人一致让我来帮他打官司。我就应下来了。

2008年我开始准备这事,2009年开始正式跑。我打听到他被关在吉林市的监狱,就去看他。因为我不是血亲,也没登记过,开始不让见。我跟狱警做工作,看我挺执着的,狱警就给刘忠林打电话,问有没有一个姐夫叫王贵贞,他说有,就给登记上了。我爱人后来就没给登记上,会见不了。后来我就隔几个月从辽源坐车到吉林探监,存点钱给他。

这样我就见着了刘忠林。一唠,感觉还真是冤的,用东北话说,这人二虎八叽的,不像能杀人的料。我过去对他的印象也是没有坏心眼,挺窝囊,挺老实。他说的挺诚恳:“姐夫,不是我杀的,要是我杀的,服刑这么多年我就承认了,我太冤了,不是我干的。”

他出事前,母亲患精神病,走失了,父亲也去世了。家里就兄弟俩,都没什么文化,特别穷。他哥在他出事后去了外地。刘忠林后来在监狱里识了点字,勉强能写申诉书。但是光靠他自己申诉肯定不管用。

我会见他时才知道,从一开始就没有律师给他辩护。可他的罪名是故意杀人啊,判的还是死刑(死缓)。像他这个罪,必须有律师的。

▷刘忠林(左)和王贵贞

自学法律请律师:“律师说他比窦娥都冤”

回来后,我就开始买书。

陆续买了七八本,主要看刑事诉讼法。没事就看书,有时路过新华书店就往里面钻。我高中文化,慢慢看,基本能看懂。电视上的法律节目也经常看,有时没看着还上网找来看。赵作海、聂树斌、呼格吉勒图那些案子我都很关注。

后来我在吉林市离监狱最近的律所请了两个律师。

律师去监狱会见时心挺细,看到刘忠林的手指甲坏死,问他怎么回事,刘忠林说受到刑讯逼供。律师说要拍照,人家不让。回来律师问我,你知道他挨打的事吗,我说不知道,律师说他比窦娥都冤。

我就去做工作。律师第二次会见就让拍照了。主要有两处伤,一处是十指和坏死的指甲,说是办案人同用竹签刺的,另一处是右脚被截肢的大脚趾,是被铁棒打骨折骨髓发炎后在监狱医院截肢的。

看到照片我挺震惊,更加坚信他是冤的。

我陪律师去辽源中院调案卷,没有侦查卷,只找到审判卷。很明显,看一遍就知道有问题。一审判决书就薄薄两张纸。在案卷里看到了刘忠林口头说要上诉,但是没见二审,直接核准死缓的。

那时候请律师会见一次花1000元,有时1500元。我家也是种地的。这笔钱开支不小。前前后后找的律师有六七个,有花钱的,也有没花钱的。我还找过北京的一个知名律师,律师助理开口跟我说得50万。请不起,没找他。最贵的一个是山东的律师,花了1万元,说是中央有人。后来我给辞了,钱退了一部分。就这一次被骗了。

吉林本地的律师跟我说:“翻案难度相当大,一个是时间久,第二是花销大,建议你自己先跑,等立案了再找律师,能省点钱。”

我就自己跑了几年,去法院不少趟,也向有关部门反映。又花了两三个月,最后在辽源中院阅到侦查卷。总共三四百页吧。主要看侦查卷,找疑点,找出能证明不是他杀人的证据。

我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卷。觉得刘忠林就是冤枉的。因为啥呢。他这个案子没有完整的证据链,没有找到作案的凶器,也没有指认现场,很多疑点。我跟亲属说了以后,大家一起研究了一下,都支持我把官司打到底。

我是按照法律规定,学习律师办案的方法去做事。没走信访途径,也没有下跪喊过冤,也没有打过横幅,没有遇到过截访被带回老家的情况。省了不少麻烦。

▷4月19日,在北京打工的刘忠林坐火车赶回吉林出庭

走弯路找真凶:“再造一个冤案谁负责?”

但我也走过弯路。

法院的人跟我说过,你找到真凶就给他(刘忠林)改判无罪。我曾经想找真凶。后来公安局的人找我,说你再造一个冤案谁负责。这么说也有些道理。另一方面我感觉,公安内部也有阻力。把真凶找出来了,公安也无法面对,说明当年办错案了啊。谁来负责?

找真凶的路就堵死了。我想这是公安的事就没再管。既然真凶不出现,要翻案只能按“疑罪从无”翻。

接着还是走正规申诉渠道。

我去找吉林高院,得先找担任审判委员会委员的一个法官谈三次。这个法官是核准刘忠林死缓的,我跟他讲自己的道理但没用。谈完还不满意,法院才收申诉材料。除了去省高院,我也去北京最高法和最高检跑申诉。

在最高法接待室,一男一女两个法官接待过我。不说啥,先看材料。女法官50多岁,山东口音吧,挺负责,看完材料说案子有问题,但是说程序没到我们这,要是省高院驳回申诉或再审维持原判了,你再过来。

那时候往北京跑都是坐硬座,省钱。夜里上车,熬一宿,第二天中午到。我胃不好,有时候带着煎好的中药去。在北京住旅馆都是挑最便宜的,天坛医院旁边,家庭小旅馆,六七十块钱一晚。也住过桥洞和地下通道。去办事拿个简便的包,不太显眼的,怕被误会成上访的带回老家。

跑的时间长了,我对案情烂熟于心。关键的证人我也走访过。我找被害人的哥哥郑殿臣唠嗑,他说刘忠林没有那个脑子。我找目击被害人失踪的哑女(郑殿臣的女儿)问了一次,她母亲问的,口语加比划,也说不是刘忠林。

2010年我撰写了一份刑事申诉书交给省高院。写了4条申诉理由:第一,办案人员涉嫌对刘忠林刑讯逼供。第二,有证据证明办案人员刑讯逼供致残。第三,原审法院程序严重违法。法院没有为其指定律师,剥夺了他的辩护权。第四,没有足够证据证明刘忠林杀害被害人郑殿荣。

这份申诉书在省高院放了两年,最后引起重视。2012年3月28日,省高院决定再审刘忠林案。

▷刘忠林十指指甲坏死

没想过放弃:“我要不帮他,没有人帮他”

立案再审之前,刘忠林在监狱里等得挺着急的。他隔几个月会打亲情电话出来。后来,他在监狱里收到再审决定书,打电话告诉我,我赶紧去取。

立案再审之后,威胁电话也打过来了。打给我爱人的号码,恐吓我们,说再继续打官司就要整死你全家,孩子都整死。那我们也没放弃。我是带着亲属、大伙儿的寄托去办事的。我如果放弃了,就意味着刘忠林这个案子要放弃了,我要不帮他,没有人帮他。当亲属的不能袖手旁观。要不然他这辈子永远背着杀人犯的黑锅。

我心想,我们是正义的。我也没害怕,防着点就行。那些年我养成一个习惯,去哪都戴个鸭舌帽。

没想到,好不容易决定再审,后面又卡壳了。

我到后来才知道,2012年7月,吉林省高院委托辽源中院协调警方进行DNA鉴定,要求找到被害人的尸骨、腹中的胎骨,再进一步与刘忠林血样作比对,以确定该胎儿与二人是否具有亲子关系。辽源中院协调本案原办案单位东辽县公安局来落实。但是2012年8月,警察挖开被害人坟墓,发现尸骨不见踪影。

就这样,又等了4年。刘忠林在监狱里熬到刑满出狱。

那是在2016年1月22日。

我当时在内蒙打工,我爱人带着新买的棉服鞋子去接他。下了雪。他走出监狱大门的时候穿着一身单衣,冻得直打哆嗦。

▷原创视频:辩护律师张宇鹏谈刘忠林案

不图他回报:“希望不要像赵作海那样被骗了”

刘忠林出狱前,我向社会不断反映他的案子。

到了2015年,这个案子被列入“蒙冤者计划”,北京尚权律师事务所的张宇鹏律师进行法律援助。

后来媒体也报道这桩案子。3个多月后,案子就开庭再审了。没想到,一等又是两年才宣判。这两年时间里,我陪他去过最高法、最高检,希望他们督促省高院早点下判决。找省高院,省高院就说回去等消息吧。

刘忠林自己不想闲着,他想挣钱盖房子。

开始我带他到内蒙古我打工的地方。他呆不住,跑去深圳,找工作也不顺利。后来又找我,我在长春给找了一份工作,他心情不好又跑了。我又安排到大连的一个饭店,我亲戚安排他刷盘子,没几个月他又跑了。我亲戚给找了个北京的工作,在公交车上当安全员,接到宣判消息的时候,他刚干了两个月。

接到电话通知的时候,我在仓库里干活,一看电话号码打头是吉林高院的,我知道有好事。我心想百分之百是无罪,我跟记者说的是99%。

宣判那天,结果跟我预测的一样。但是判决书没有体现什么原因让刘忠林等了这么久。法律规定再审不能超过六个月,他等了六年,对一个蒙冤者来说,每一天都是度日如年,很难熬的。我也想呼吁一下,对于超期案件能不能有个法律规定,比如超期了就换个法院审理,还有不少类似案件在拖延,我知道有不少。希望其他的冤案能早日平反。

现在刘忠林无罪了,我心里的石头也算落地了,也算完成一件使命。前两天在老家见到我岳母,唠这事。老太太说我遭了不少罪,吃了不少苦。

我最困难的时候就是2012年之前,不给立案再审,到处跑。刘忠林对我也有过埋怨,觉得事没给办明白,一直拖着没结果。他长期压抑,心情不好,说我两句我也理解。

我觉得我也算尽力了。打官司太难了。如果说有什么经验,我觉得就是要依法办事,不能乱来。

往后还有申请国家赔偿的事。我建议将来刘忠林买个房子,找个忠厚的女人结婚过日子。

我当初跑的时候也没有眉目,没想图他什么。现在我儿子大学毕业了,家里也不算困难。我没考虑要他的钱,要他的回报,这个事媒体也可以监督。我就希望他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别像赵作海那样被骗了就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