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维|40年来,我认为中国新闻摄影不应忘记的人

原标题:邓维|40年来,我认为中国新闻摄影不应忘记的人

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年,也是我国新闻摄影改革40年,大日子。多少年来我一再说,我是幸运的,赶上了改革开放后新闻摄影的头班车。近日,不少媒介向我约稿,用我们当年的新闻图片见证这40年。

约稿的均是现在不同媒体的年轻人,年龄差异、经历差异、角度差异,许多话我没法跟他们说清楚,可能他们也无法理解。想来想去,还是写篇东西,目的只有一个,告诉年轻的在各种媒体工作的同行们:事关历史、事关过往、事关新闻摄影这个行业,40年来,不是我们这些你们今天知道的几个“新闻摄影名家”能风风光光独领风骚的。改革开放以后的中国新闻摄影,至少在我看来,有几个名字应该、而且必须被记住,因为我们这个行当就是见证记录历史的,忽略或是漠视他们,不应该。

首先声明,如题所述,这是“我认为改革开放后中国新闻摄影不应忘记的几个人”,纯系个人观点,属业内学述范畴,一家之言,同意与否自便,学术争锋自便,只要不是别有用心胡搅蛮缠,我最希望看得到就是各抒己见。

我认为的“40年来中国新闻摄影不应忘记的人”都是谁?

蒋齐生

我1980年从工厂考入现在的经济日报,到报社的前三年是文字记者,1983年后做摄影记者。那时是改革开放初期,新闻摄影在报道改革的同时,自身亦令人刮目相看地大刀阔斧地改革。蒋老(在此特别说明,从延安时代起,我们的新闻、包括新闻摄影记者就从不称 “官衔”,年轻的称小、年级大的老,都是专业的编辑记者,用专业说话)是我们特别敬重的长辈。他在延安时期就是干这行的老记者,建国后一直是新华社摄影部的骨干。改革开放初期,蒋齐生率先意识到新闻摄影在重要历史节点上的作用与影响力,创建了中国新闻摄影学会,是首任会长,关注、提携、推出了一批当时年轻的在一线报道改革开放的摄影记者,我们这一批人都是受益者。所以,至今在业内都尊称他“蒋老”。

冯锡良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中国日报与我供职的经济日报都是在改革开放之初应运而生的。那时的中国日报是我国新闻摄影改革的旗帜,理念、见识、实践都特色鲜明,是新闻摄影改革的排头兵。老冯是中国日报首任总编辑,我并不直接认识他,但我从文字记者改行做摄影记者,确是直接受当时中国日报新闻图片的影响。没有冯锡良,就没有那时中国日报不同凡响的新闻图片。

范敬宜

老范是我改行做摄影记者时经济日报的总编辑,是至今在新闻界备受尊敬的报人。他当年一上任就提出,经济日报的文字报道、图片报道必须与改革开放同步,必须为改革开放尽当尽之责,这等远见卓识,难能可贵。说起来惭愧,第一次见面时,我并不知道他是谁,只是听他讲到新闻摄影时,便毫不客气地说“经济日报的总编辑懂新闻摄影吗?”他没有“修理”我这个无名小卒,而是提供舞台,“我不在意你说什么,只要求你用有我们经济日报特征的照片说话”。老范继蒋老后任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会长,他对改革开放后新闻摄影的贡献有目共睹。

蒋铎

老蒋(上世纪八十年代,新闻摄影界称蒋齐生“蒋老”,称时为人民日报资深摄影记者的蒋铎“老蒋”)是我们这一代摄影记者的老师,正派、磊落、言行一致。他从不在乎名利,总是身体力行地做摄影记者该做的事。我认为,他是摄影记者的楷模。仅举一例,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我们共同赴某地采访,累了一天,傍晚时面前有座小山,听说山那边可能有值得拍摄的镜头,但我们这些当时尚年轻的“功成名就”的摄影记者谁也没动弹。蒋铎没说话,只是朝峰顶攀去。在我心中,他就是一座山,是职业精神的山。

徐佑珠

徐老师时任新华社摄影部主任,是新闻摄影“国家队”的掌门人。她的专业素养、职业敏感、做人之道,可以成书。现在新华社摄影部那些大名鼎鼎的摄影记者、图片编辑,不会忘记徐老师吧?她的位置,她的心胸,她的见识,她在改革开放后新闻摄影领域的贡献,一目了然。

李晓斌

近些年即便是在业内,很少有人提起李晓斌,我这人轴,不会忘记他。想想看,改革开放初期,时任杂志社摄影记者的李晓斌的那些照片,那些见证、纪录、呈现历史节点的力作,譬如《上访者》等,我坚信,中国摄影史不会漠视。

7

王苗

我们这一批摄影记者、图片编辑,也不管年龄大小,都尊称她“苗姐”。她在改革开放之前就用镜头纪录了许多事,她的家是摄影界没有门槛的暖屋,她是业内包容心最实在的“大姐大”。我从文字记者改行做摄影记者,当初就是看了她的作品。敬业、见识、包容、坦荡,我们的苗姐名副其实。

王文澜

我与文澜几乎是同时进入各自报社的,但他在新闻摄影领域的探索与成就,远在我之上。一代人做一代事,王文澜在改革开放后中国日报新闻摄影的尝试与作为,新闻摄影业内已有共识吧?所以,他是标志性人物,入册理所当然。

孙正懿

因为“懿”字笔画繁复,所以我们删繁就简,一直称作写作孙正一。他不是摄影记者,退休前一直是国字号新闻摄影评选的组织者、见证人。可以说,40年来许多经典的新闻图片得以面世,正一功不可没。简单地说,若没有舞台,没有舞台后面识货的人力挺,没有为新闻摄影助力的志同道合者,我们这些“草台班子”出身的摄影记者,只能自拉自唱。

就这9个人?重申一遍,如题所言,我是摄影记者,这只是我个人认为的40年来新闻摄影不应忘记的人。我没有按通常的惯例凑整数,也不可能一一提及所有人,因为新闻摄影只是摄影的一翼,因此我只能点到为止。40年来摄影、包括新闻摄影要说的名字太多了,全国各地,方方面面,林林总总,不是本文能胜任的,更担当不起。我只是想说,这9个名字我们新闻摄影界不能忘记。

人才辈出,各领风骚。回首我经历的新闻摄影历程,评价、争论、认识尽可以各抒己见,但面对历史,应该记住的必须记住。

邓维:籍贯湖南,1954年1月出生于北京。1980年10月考入经济日报任文字记者,1983年起先后任经济日报摄影记者、摄影部主任、总编室副主任、高级编辑,现已退休。曾任中国摄影家协会六、七、八届副主席,中摄协教育委员会主任,现为中国摄影家协会顾问。

曾获全国新闻摄影评选银、铜奖;新闻摄影探索奖;首届全国新闻摄影记者金眼奖;范长江新闻奖提名奖。自1992年起担任过全国影展评委、中国新闻摄影年度评选评委、中国摄影“金像奖”评委、中国新闻奖(图片作品)评委、中国摄影记者“金眼奖”评委、中国国际新闻摄影比赛(CHIPP)评委、中国国际影展评委等;著有《失误与遗憾——我拍摄的30个新闻瞬间》《我与百位摄影同仁》等书;曾受聘担任北京摄影函授学院教授、北京电影学院客座教授。

编辑|王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