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像袁娅维这样的歌手还有多少?

原标题:像袁娅维这样的歌手还有多少?

在4月的新专辑内部试听会上,袁娅维说,她会在专辑中更多地照顾流行的部分。

我想这也是我们目前听到的专辑的大体制作思路。

在开始聊这张专辑的音乐之前,我希望先说说袁娅维的“人设”。

其实袁娅维的“人设”就是没有人设。

她的人设只有音乐。

她的实力是有目共睹的。在欧美灵魂乐普遍不受宠的国内,她愣是靠着过硬的演唱功力一路积攒人气,逐渐上升到今天的位置。这还要多谢《说散就散》无形之中的推波助澜。

她的第一张专辑发行于2014年底,第二张专辑隔了三年半。期间她参加了歌手、中国之星,作为嘉宾参加了中国有嘻哈,逐渐树立了她国内一流唱将的形象。

在这个过程中,她展现出的曲风包容度极为宽广。从《阿楚姑娘》这样的抒情民谣到《开往春天的地铁》这样的宏大情歌,从《Golden》这样的Neo-soul经典到《奋不顾身》这样古典气息浓厚的作品,她都能靠精准的乐感与扎实的技巧稳稳地拿下。

这一切给了她极其好的口碑与路人缘。

与此同时,她也是个不卖人设的歌手。换句话说,除了音乐之外,你对她知之甚少。她展现给大众的、袒露给大众的,只有音乐,只有她的匠人之心。

因此她出唱片,吸引点只能是唱片本身的质量与音乐本身的吸引力。她没有费心经营过艺术人格这件事,她经营的统统是音乐实力。

《TIARA》的风格路线

正因为袁娅维的演绎广度过宽,为她设定路线反而是非常难的一件事。

就像一个演员,如果长着一张少女脸,或者坏女人脸,要演出共鸣非常容易。她会存在一个“型”,这能够帮助她在这个领域登峰造极。但袁娅维的弹性和可塑性却决定了她不存在这种“特型”。

于是最后我们发现,《TIARA》找到的着眼点是“Urban”,以此尽可能广泛地包容袁娅维的演唱风格。类似上张专辑中《卑鄙》的那种当代都市感,才能和她的形象达到相对契合而又在华语市场具备流行度。

换句话说,袁娅维试图接上的,是林忆莲在90年代的都市流行路线。说到这个,很多人可能会发现,袁娅维在演绎华语歌曲的时候,对气声丝丝入扣的使用,称得上是对林忆莲的传承。

而专辑中的音乐,对于欧美乐坛如今的潮流而言,又可以说是一种“复古”。欧美流行乐有着逐渐走向私人化、零碎化、松弛化的趋势。《TIARA》的都市感,比较接近的是21世纪初乃至上个世纪90年代末时,欧美乐坛的流行音乐。就年代上,比起首张专辑《T.I.A》主打的neo-soul,反而还往回拨了一点。

就袁娅维如今的现状,一头扎进小众音乐显然在华语乐坛是没有出路的。可以看出,《TIARA》选择的都市流行路线,经过了极为慎重的考虑。

《TIARA》音乐解析

尽管现在还差两首歌没有释出,但基本专辑大局已定,由三类歌曲三分天下,都市流行,华语成人抒情,常石磊式抒情。这不是一张由某种风格与概念引领的专辑,类似一张单曲选,背后联结的是都市精神与女性自信独立精神的表达。

其中袁娅维演绎得最为漂亮的是两首常石磊抒情《消失的爱人》和《别闹》。这两首歌是她演绎细节最为丰富、细腻的歌曲,充满呼吸之间的脆弱感。尤其是《别闹》。她精准的气声控制与这首歌常石磊式的碎片化节奏、与和弦色彩肆意流淌的铺陈,在“hey……别闹”的低沉释放中得到解决时,有种极为特别的聆听快感。

而华语成人抒情部分,《好吗今天》像一首上世纪90年代的华语抒情歌,承担专辑中二线抒情的地位,在旋律的写作上相对考究,放到今天来听有种复古气味。而《存·不存在》在专辑中是一个情绪的低谷,芭乐本质之上加了大量的弦乐、合成器、鼓机去营造一种太空回响感,质感包装上较为到位。《远远的》则是一首点缀了R&B元素的抒情小品,流畅清新,质素也不错。

都市流行占到了专辑的大部分,水准比较均一。其中《Pink Power》的Funk元素与复古气息用得最为到位、流畅而松弛。其余歌曲《别废话》、《自然》有Oak Felder的保驾护航,《孔雀与麻雀》则由方大同团队操刀。整体能够明显听出比起第一张专辑的制作进步。

在这些歌曲的演绎上,Tia用的都是比较明亮而张扬的现场模式。这些黑人根基的流行乐多少需要一些spiritual的味道与厚度,对演唱者的要求极高。Tia的演唱照顾到了歌曲的紧张度,但明亮之外,如果层次、细节和人声质感上再考究一些,或许会更好。其中《自然》因为本身是一首比较崇尚大胆无畏的歌,她张扬的演唱方式与之最为契合,把那种没心没肺的自信与欢快表达得很到位。

还有多少袁娅维?

对于华语听众而言,音乐的文本意义是塑造他们对歌手的印象最重要的事物。换句话说,2000年前后的那种唱片公司设定人设、一揽子包装、制作人严控的方法论,时至今日依然对华语听众最为奏效。

我们能清晰辨别的是人格,而非音乐风格。

但碰巧,袁娅维似乎想做的就是一个风格艺人,而非“人格艺人”。她的艺术生命活在现场演出与音乐风格之中。她的艺术形象,以音乐性与技巧性为主导。她要靠自己对自己的认知去组合她的音乐风格、她的唱片理念、她的整体路线。比传统的那些“被选中的艺人”难度要大得多。但她所仰赖的就是不断磨练自己的技巧、不断地和大师们合作交流,从中找到自己的方向。从“我什么都可以”到“我最适合这个”,这需要一个极为漫长而痛苦的过程。大部分唱将型艺人都卡在了这个过程之中,找不到自我,也找不到和听众的共鸣,就这么消失。

《TIARA》不妨看作她从风格化艺人迈向主流流行界的首次尝试。在音乐上有诸多可圈可点之处。在专辑的音乐文本中,她已经有意识地强调了都市感与女性的独立自信,如果之后能不断加深、铺陈出更多的细节,艺术形象将会更加丰满。

相对于那些依然挣扎在聚光灯之外昙花一现的唱将而言,袁娅维这条拥抱流行之路已经突出了重围。她将会在现场演出与综艺曝光中不断积攒她独特的“欧美派唱将”地位,走出一条自己的路,即便要经受更多的考验。(文/呆若木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