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传统格局颠覆:交易所与投资机构之间的权利游戏

原标题:传统格局颠覆:交易所与投资机构之间的权利游戏

数字资产市场的巨大利益和高速成长,正在激起各方巨头角力的波涛。

当前,全球加密数字货币市值超2.5万亿元人民币,单日交易额超2000亿元。

为争夺数字货币交易市场的“铁王座”,各交易所之间,投资机构之间,交易所与投资机构之间一直在上演着权力的游戏。

1

币安反击红杉,火币叫板币安

5月7日,币安CEO赵长鹏发了一条推文,称未来申请上币安的项目需要披露是否接受了红杉资本直接或间接的投资。

这一表态被认为是币安将把一切直接或间接与红杉资本有关的项目拒之门外。

币安与红杉资本的融资纠纷闹得正欢之时,火币网强势插入,叫板币安。

5月8日,火币创始人李林在朋友圈申明:从昨天开始,突然被很多朋友问到交易所上币申请会不会针对红杉资本有特别的政策。

感觉有点突然,现申明如下:

1.虽然火币是红杉资本投资的企业,但火币不能保证所有红杉资本投资的项目都会在火币list。公平公正对待所有的项目,是交易所的基本立场。

2.投资人和股东背景确实是项目上币审核的一个指标,对于像红杉等这种全球顶级的vc投资的项目,在交易所上币审核时会得到加分。

3.项目方在申请火币上币时,最好也重点披露一下是否接受过类似红杉这种顶级vc的投资,我们会直接联系vc做一些基础的尽调,提升上币审核效率,加速上币审核流程。

2

交易所江湖的刀光剑影。

2018年第一季度,仅仅拥有200名员工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币安,其创造的利润达到了2亿美元(每天赚超过1000万),而同期拥有10万名员工的德国最大的商业银行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盈利只有1.46亿美元。

红杉资本此前因与币安因融资事宜未谈妥,曾将币安CEO赵长鹏告上法庭。

在币安A轮融资时,红杉当时对币安的估值约8000万美元。如果双方达成交易,红杉将获得币安近11%的股份。

红杉资本曾在去年8月,与币安Binance联合创始人何一签署了为期6个月的排他协议,在此期间,币安接触了IDG,后者在B1轮对币安的估值为4亿美元;在B2轮对币安的估值为10亿美元,远高于红杉资本。

红杉资本早在今年3月份就对赵长鹏提起诉讼,指控他在谈判期间接触IDG资本,违反了排他性协议。而赵长鹏否认这些指控。

4月份,币安宣布香港高级法院驳回了红杉资本的诉讼,并要求其支付赵长鹏的法庭费用。

争议点在于,红杉资本在投资时采用时间差的方式,先签协议再支付投资款,但期间需要6至8个月的观察期,而数字货币价格一路飙涨,估值价格变化浮动很大,币安放弃了和IDG的B轮融资后,与红杉资本谈判也处于破裂状态。

红杉资本认为赵长鹏违反了排他协议,赵长鹏称其与IDG谈的是B轮融资,融资双方矛盾升级。

2018年5月8日,全球前列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币安与国际知名投资机构红杉资本的融资纠纷闹得正欢之时,火币网强势插入,叫板币安。

作为普通大众和诸多投资者来说,比特币等数字货币创造的奇迹似乎已经不再陌生,但在数字货币交易市场当中,被放大的人性,瞬间被改变的命运,如果你有机会聆听,那也是相当的震撼。

3

在币圈,传统投资机构确实没有太大的优势,尤其是面对币安这样全球交易量最大的交易所,本身能够影响到诸多项目的生死存亡,威慑力是很强的。

赵长鹏甚至回应说,这个行业的存在是因为颠覆了传统的融资模式,让创业者不再跪着创业。

我的理解是,一方面,项目是无辜的,另一方面,赵长鹏也低估了红杉资本的影响力。

红杉资本早在2014年就入股了当时排名全球前三的数字货币交易所火币,本来可能的打算是,在去年投资币安后,让两家头部交易所互相竞争,把自己变成真正的最后赢家。

但币圈的变化实在太快了,在传统市场,一个投资项目谈三五个月很正常,估值有可能不升反降,但币圈的发展速度,确实有点快,估值还没谈好的时候,所赚的利润已经比估值还高了。

“红杉起诉币安事件,标志着这家老牌投资机构在虚拟货币的世界里遭遇了滑铁卢。”币安官方在文中这样写道。

“区块链行业改变了很多传统VC和PE行业对被投企业的影响力。现在可以看到,包括币安在内的企业自身的成长已经超过了投资人的掌控能力,未来区块链领域这样的公司会很多。”

全球数字货币交易所未来将如何站稳脚跟,如何捍卫自己的地位就成了首要问题。交易所的合纵连横成为一个选项。

美剧“权力的游戏”有这样一句台词: “你玩权力的游戏,结局要么赢、要么死。没有其他选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