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正史宋元版之研究》:正史宋元版本研究的集大成之作

原标题:《正史宋元版之研究》:正史宋元版本研究的集大成之作

新书书讯

正史宋元版之研究(精)

[日]尾崎康著乔秀岩 王铿编译

书号:978-7-101-12767-6

出版时间:20183

装帧:大16开 纸面精装

定价:198.00

正史宋元版本研究的集大成之作!

编辑推荐

本书配有大量稀见的古籍版本图片,所涉版本基本为作者亲自目验,对于专业学者和古籍爱好者均有重要的参考作用。

本书在日文版原书翻译的基础上,将原书出版后作者陆续发表的研究成果悉数融入,在作者的同意下进行了增订。

内容简介

尾崎康先生是日本著名汉学家,宋元版本学家,他的《正史宋元版之研究》自一九八九年问世以来,广受学界好评,是了解正史版本的基本文献,也是研究宋元版本的必读著作。但由于原著未有完整准确的中译本,至今未获中国学者的普遍重视。乔秀岩先生在作者指导下译出全书,不仅将原书出版后作者陆续发表的研究成果悉数融入,又进行全面增订,均经作者确认首肯。此书的出版定将造福学林,推动中国史学和文献学的发展。

作者简介

尾崎康,日本庆应义塾大学斯道文库教授、著名汉学家。主要研究中国古代中世史,尤精汉籍版本学。除了本书吸收的正史版本相关论文多篇以外,也有《日本见在宋元版本志(史部)》《资治通鉴的宋元版本》等多篇论文,曾编《北宋版通典》《后汉书》等影印本。

乔秀岩,日本青山学院大学教授。曾任东京大学助教授、北京大学历史学系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教授。曾与叶纯芳合作编辑《杨复再修仪礼经传通解续编祭礼》《影印南宋越刊八行本礼记正义》《孝经述议复原研究》等,又有《学术史读书记》《文献学读书记》即刊。

王铿,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副教授。主要研究南北朝史、地理社会史及日本汉学。除多篇史学论文外,曾策划翻译《佐竹靖彦史学论集》《中国史学的基本问题》等日文学术著作。

目录

目次

编译说明

记述凡例

第一部 绪论编 —— 四部书及正史之初次编刊

第一章 北宋初期四部书之初次编刊

第二章 北宋至元代正史之初次编刊

第三章 宋版鉴定之前提性讨论(附)

第二部 综论编 —— 宋元时期之正史刊刻

第一章 北宋刊正史

第二章 旧称北宋景祐刊三史

第三章 南宋前期刊正史

第四章 南宋前期两淮江东转运司刊三史

第五章 南宋刊南北朝七史

第六章 南宋中期建安刊十史

第七章 南宋后期刊本、蜀刊本

第八章 元大德九路儒学刊十史

第九章 元末明初覆刻本隋书、南北史

第一〇章 明南北国子监二十一史(附)

第三部 解题编 —— 正史宋元版书志解题

一 史记

甲:集解本

乙:集解、索隐合刻本

丙:集解、索隐、正义三家注本

附:南监史记三版之三家注

二 汉书

三 后汉书

四 三国志

五 晋书

六 宋书

七 南齐书

八 梁书

九 陈书

一〇 魏书

一一 北齐书

一二 周书

一三 隋书

一四 南史

一五 北史

一六 旧唐书

一七 新唐书

一八 五代史记

一九 宋史

二〇 辽史

二一 金史

结语

引用参考文献表

汉译增订版编后记

前言序言

宋元版本珍稀罕见,收藏者多秘之,不易示人。故清儒校勘古籍,用力虽勤,利用宋元版实属困难,仅能就所见少数宋元版,或为制作覆刻本,或为校订翻刻,自矜其文本精善而已。明清藏书家,致力于搜求宋元旧椠,往往著之书目,夸示其富美,而鲜有能将所藏宋元版与通行本对校,令世人体悟其文本之可贵者。至清末,始有杨绍和《楹书隅录》、瞿镛《铁琴铜剑楼藏书目录》等,校对各类旧籍之宋元版本,斥明南监本、清武英殿本讹误脱衍之不胜枚举,证明宋元版之优胜。虽然,杨、瞿二目,犹未能广参多种宋元版本,直接对校同版异本及其他诸宋元版,所见多不出家藏一部之外,故仍不免历来藏家书目之通病,较多版本学认知之失误。

既知清末民初之情形如此,则不难理解上海涵芬楼出版《四部丛刊》,实具划时代之重大意义。涵芬楼自身搜集大量善本,其中包含多种宋元版,又借用当时京师图书馆之巨大库藏,再透过与傅增湘等人士之交往,搜访各地珍本,自一九一九年起,先后十八年间,刊行三编四百五十八部二千一百一册。其中正史独立为百衲本二十四史,附录包含校勘记之详跋。正史诸跋亦单独刊行为百衲本后跋集,随后又大加增补修订,成《校史随笔》一书(一九三八年,商务印书馆出版)。

《四部丛刊》虽非全据刊本为底本,然无疑带动版本学之迅速发展。一九三三年《北平图书馆善本书目》问世,尽管有未著录册数等缺憾,但其中所记赵万里等鉴定刊刻、修版之精确,即以今日之水平论之,可谓超群非凡。

当时已进入长期战争时期,善本书烧亡者不少,又有大规模转移。然战火停息,稍历时日,善本书之收藏亦渐见稳定,于是一九五七年上海图书馆、一九五九年北京图书馆相继出版善本书目,而一九六〇年《中国版刻图录》紧随其后。在台湾,有一九五九年《“中央图书馆”善本书目》及一九六七年增订本,同年又出《“故宫博物院”善本书目》,其余诸机构亦纷纷出版目录。日本亦见同样趋势,除战前书目已著录者外,新公布之信息,往往包含多种前所未知之宋元版等善本书收藏之情况及藏本细节。

斯道文库已故阿部隆一教授,于一九七〇年访问台湾,调查“故宫博物院”所藏杨守敬观海堂旧藏日本旧抄本,以为其长期研究日本旧抄汉籍之总结。随后着手研究宋元版,以“故宫博物院”与“中央图书馆”为大宗,台北、香港所藏几乎所有宋元版本,均作调查研究,撰成巨著《中国访书志》,于一九七六年出版。笔者跟随阿部教授开始调查宋元版,一九七四至一九七五年,获得哈佛燕京研究所之研究资助,重点调查正史宋元版。调查研究之成果,陆续发表在《斯道文库论集》、《史学》(三田史学会)上,至今日本、台湾藏本大都已皆调查完毕。后又获丰田财团之特别资助,得以目睹少量大陆收藏重要版本。如此积累调查记录,加以参考各种书目、书志、书影、影印本等,足以了解正史宋元版之概况。

宋元版文本精善,远过后代刊本,事属常识。然以往利用宋元版研究文本,除上述杨、瞿、张三氏外,大都仅限某些经书、《史记》、《通典》、《文选》、《白氏文集》等少数文献,未及全面展开。究其原因,在于缺乏每部宋元版书之基本调查,思想、历史、文学等专家学者,徒知宋元版本分藏各地,毫无头绪,不知当从何处着手。自此意义而言,《中国访书志》就四部各类宋元版,提供全面之调查研究成果,虽云仅限宋元版收藏之三大块中之一,然其功实伟。阿部先生又已完成日本所藏宋元版之基本调查,仅发表《日本国见在宋元版本志经部》(《斯道文库论集》第一八辑,一九八一年。后收入《阿部隆一遗稿集》第一卷),遽归道山,不胜遗憾。

笔者才疏学浅,未通四部,只能限史部书为调查研究之范围。其中正史自为中国学术最重要之基本典籍,因此试图比较每一本正史宋元本,证明宋元版之文本价值。本书正史宋元版之研究,乃其成果之结集。正史宋元版包括《史记》至《金史》共二十一史(不含《旧五代史》),卷数庞大,势不能一一校对所有异文。宋元版并非每部皆善本,本书自期达到之目标为:就刊刻、修补、刷印等版本学问题,进行尽可能详细准确之说明,以便学者了解为其不同需要,当利用何种版本及如何利用。

尾崎康

精彩章节

印刷术之发明,或在唐代以前,然目前尚未发现早于法隆寺百万塔陀罗尼(日本神护景云四年,七七〇)之印刷品。韩国庆州佛国寺新罗时期石造释迦塔发现《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或云为八世纪前期之印刷品,固无任何科学根据;或以此经属后印,谓当系唐代刊经(川濑一马《新罗佛国寺释迦塔出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载《书志学》新三三、三四期,一九八四年),亦属猜测,尚无定论。

不少论者曾经试图根据文献记载论证隋、唐初已有印刷术,但此类文献根据一一被否定。神田喜一郎先生指出唐法藏《华严五教章》《华严经探玄记》中有关于“印法”之记载,论证七世纪后半期印刷术已经普及(《中国印刷术之起源》,载《日本学士院纪要》三四之二,一九七六年。后收入《神田喜一郎全集》第二卷《续东洋学说林》),本书日文版亦曾介绍此说。最近见艾俊川先生新著《文中象外》(浙江大学出版社二〇一二年出版),开卷第一篇论证神田此说之非,明快确凿,令人信服,则神田说又被否定。具有刊记可知刊印时间之印刷品,目前当以唐咸通九年(八六八)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为最早。

而晚于法藏之记録,神田先生又曾指出《册府元龟》卷一六〇所载唐大和九年(八三五)东川节度使冯宿奏准敕禁断印历日版。又,咸通六年(八六五)日本延历寺僧宗叡撰《新书写请来法门等目录》,有“西川印子唐韵一部五卷,同印子玉篇一部三十卷”等,柳玭《家训》云中和三年(八八三)于成都目睹“其书多阴阳杂说、占梦、相宅、九宫五纬之流,又有字书、小学,率雕版印纸”,不仅可证当时蜀地印刷之通行,亦可见当时在长安,即此类俗书印本尚属罕见。晚于《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之现存印刷品,则以乾符四年(八七七)、中和二年(八八二)历残片为最早。

可见直至唐末,印刷术之普及虽已有二百余年,然刷印内容仍不出佛书、具注历、星占以及字书等实用通俗之范围,且篇幅甚小,除《玉篇》外,多单叶,或数叶而已。印章起于先秦,碑刻亦有悠久历史,后汉熹平以来又有石经立京师太学门前,而九世纪前半《开成石经》十二经二百余石,至今仍存西安碑林,但终唐之世,未有木版刊刻典籍之迹象。

五代后唐长兴三年(九三二)至后周显德二年(九五五)之间,冯道使田敏等人校定印行《九经》及《五经文字》《九经字样》《经典释文》,通常以此为刊印经书之始(见《五代会要》卷八《经籍》等)。同时,成都毋昭裔刊行《文选》《初学记》《白氏六帖》(见《宋史》卷四七九等),官民所刊不同,各有特色。要之,据此可以推测,唐末五代在相对和平地区,已经开始刊行典籍。

宋朝随其平定荆南、蜀、江南,逐渐增加三馆书籍(《麟台故事》卷二《书籍》),雍熙元年又购求逸书(《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二五、《宋史》卷四太宗纪一),至端拱元年(九八八),分三馆书万余卷,别为书库,目曰秘阁(《宋史》卷二〇二《艺文志序》)。宋朝统一天下,标榜文治,重视科举制度,秘阁典籍日渐充实,五代以来又有刊印经籍之举,则宋朝校定刊行重要经典,亦时势必然,而此工程自《五经正义》始。

(统筹:陆藜;编辑:小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