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初夏若雨等花开 全文

原标题:初夏若雨等花开 全文

“这是五年前新建的大厦,现在,可是我们市中心的地标建筑了,在世界上也是排得上前十的雄伟奇观。”的士司机还不忘提了一句。

唐思雨现在根本没兴趣知道这座大厦的来历,她只想知道儿子是不是在这座大厦里,而那个自称是儿子亲生父亲的男人到底是谁?

他有什么目的?他又怎么可能会是儿子的亲生父亲?

的士一停,唐思雨付完钱,就急匆匆的奔跑在台阶上,恨不得一步就到达。

唐思雨身影匆忙的跑进大厅里,豪华的巨大大厅令她有些摸不着方向,而这时,有一个清朗好听的男声叫住了她,“请问是唐思雨小姐吗?”

唐思雨一扭头,看见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朝她微笑,她忙点头,“对!我是。”

“请跟我来。”年轻男人迎着她。

“我儿子呢?我儿子在哪里?”唐思雨朝他问道。

“唐小姐放心,小少爷和我们老板在一起。”助手韩阳按开了一座私人电梯,请她进入。

“你们老板是谁?他为什么要绑架我儿子?”唐思雨气急败坏的质问道。

韩阳微微瞠大眼,反问道,“唐小姐难道不知道我们老板是谁?”

唐思雨见这助手的表情,她冷着脸道,“难道我必须知道他是谁吗?”

韩阳立即有些尴尬的扶了一下额头,“呃,只是很少有人不知道而已。”

唐思雨紧盯着电梯飞速上升的数字,她只恨不得立即找到儿子带走,这种地方,令她感到浑身不舒服。

“叮!”的一声电梯开启了,韩阳迎着唐思雨走向了宽大的空中走廊。

韩阳看着身旁这个脸带着愤怒的女孩,有些担心一会儿和老板见面的场景了,他是邢烈寒的私人助手,而寻找孩子的事情他也清楚,并且,他也多少知道这个女人当年偷生老板儿子的事情。

可没想到,真正见到这个女孩,不是她急于想要财富的样子,而是她一副气急败坏的神情,他当然有些惊讶了。

韩阳立即按了一串电话,在那端接起之后,他赶紧出声道,“老板,唐小姐到了。”

“领她去休息室等我。”那端冷冷的男声落下。

“好的。”韩阳领命,而这时,唐思雨见他要挂电话的时候,立即上前抢过了韩阳的手机,朝那端气呼呼的出声道,“混蛋,把我儿子还给我。”

那端并没有挂掉,倒是有一种令人心神发颤的沉默,隐隐听见男人的呼吸声。

“我儿子在哪里?”唐思雨再质问一声。

那端竟然直接挂断了,嘟嘟声传来,唐思雨气疯了,正在她想摔手机的时候,才意识到这不是自已的,一旁韩阳的表情也惊慌了几秒,他立即笑着拿回了自已的手机,安慰一声,“小姐,放心吧!我们老板很快就会见你了。”

唐思雨怎么可能放心?她现在心情急得想要杀人,她想着儿子这会儿受到什么对待?真得是绑架吗?

做为母亲,对于孩子的安危,总是最挂心,最焦急的,只有在她眼皮底下才是安全的,离开她的视线,都是危险的。

第26章 五年前是他?

韩阳把她领进了一间休息室里,唐思雨一进去没看见孩子,她转身立即朝韩阳寻问道,“我儿子在哪里?你把我领到这里干什么?我要见我儿子。”

“对不起…请你在这里稍等一下…”韩阳有些吃不住她的怒火了。

“我不要,我要见我儿子…现在马上。”唐思雨把怒火全对这个年轻男人洒了。

韩阳苦着脸,他一扭头看向门口,突然脸色一松,终于,老板来了。

随着韩阳的目光,唐思雨正侧着的身子猛地转身盯向门口,只见一抹单手插着口袋的男人身影迈进来。

高大的身躯带着一股强势压迫的气息,虽然这间休息室很大,可是因为这个男人的到来,而显得无端压抑,当看见这个男人的面容时,唐思雨只觉得呼吸一窒,天哪!这个男人怎么和儿子那么像?

她是从小看着儿子长大的,对于儿子的五官轮廓,她再熟悉不过了,可此刻,看着这个冷冰冰迈进来的男人,她真得惊骇不已。

这个男人自称是儿子的父亲,难道他以为长得像就是吗?

她不顾他身上那凛然威严的气势,她仰头怒盯着进来的男人,直接寻问出声,“就是你把我儿子带走了?我儿子在哪里?把他还给我。”

邢烈寒的目光,森冷的仿佛地狱之光,狠狠的盯着眼前这个娇小纤细的女孩,仿佛想要将她盯穿一般。

唐思雨在他的目光之下,虽然一丝怒火不减,可是,她的心里还是有了些微的胆颤。

“说,为什么偷生我的孩子,你有什么居心?”男人的声音沉冷的质问出声。

他这句话,令唐思雨脑子轰地空白了几秒,什么?偷生?谁说她儿子是他的孩子?

“你想多了,儿子是我的,和你有什么关系?把我儿子还给我,否则,我报警。”唐思雨觉得这个男人可笑之极,偷他的孩子?

邢烈寒可是保存着妹妹交给他的那份亲子鉴定报告,他从左边的口袋里拿出那份报告展开,冷冷的递到唐思雨的面前,“这是我和孩子的DNA检验报告,你睁大眼睛看看,这个孩子是不是和我有关系。” 关|注公一众一号【大大书屋】回复书号:207 唐思雨心头震颤了起来,她虽然不想看这份什么报告,可是,她还是伸手接过了,她好奇这是什么报告,直到她沿路往下看,看到那证实是父子关系的字样,她的心一节一节的冰冷下去。紧接着,她想到当年那个令她恶魔般的夜晚,她再仔细的想想这个男人的声线。

好像和那晚上冷冰而嫌弃的男声有同一种气息,那就是混蛋的气息。

该死的,那一夜是他?唐思雨双拳立即紧紧的捏紧了,几乎掐进了肉里。

她盯着眼前的男人,一步一步走到他的面前。

邢烈寒眯着眸,在唐思雨快速扬手想要扇他耳光之际,他冷哼一声,大掌直接在半空捏住她的手腕,力道极重,像是要捏碎她的骨头,“敢打我,你哪来的胆子?”

唐思雨对于五年前的气愤和委屈,此刻,令她气红了眼,“五年前,是你,那一夜是你…”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