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化腾:腾讯七八年前已告别帝国心态,不是要抢别人的饭碗

原标题:马化腾:腾讯七八年前已告别帝国心态,不是要抢别人的饭碗

5月28日,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出席2018数博会“数字经济”高端对话并致辞。东方IC 图

“最近一些事件让我们更加清醒,发展数字经济不能只看前面,还要看后方,还要看根基是不是扎实。”

5月28日,在2018年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上,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表示,没有基础科学的基础,对整个数字化的进程是非常大的威胁。建议大家两头看,既要发展应用,又要重视基础研究。

马化腾5月26日在“未来论坛X深圳峰会”上曾表示,中国的科技应用在一些方面已经全球领先,但在基础科学研究方面,基础还相对薄弱。他呼吁,政府、产学研等各方通力合作,投入更多资源去做基础科学研究,包括在信息科学、物理、材料、生命科学等领域加大投入,这样才能具备真正的实力。

对此,马化腾5月28日再次强调,中国无论是芯片到操作系统,甚至到人工智能(都缺少基础科学的基础),“人工智能我们还稍微好一点,未来的量子计算我们会不会失去机会,当国外量子计算获得突破,有了量子霸权,他们可能在很多领域里面突然间遥遥领先,用传统的计算完全追不上别人,这个有非常大的威胁。”

值得注意的是,马化腾坦言,在七八年前腾讯没有开放之前,是帝国的心态,什么都是自己控制,不跟别人合作。七年前,意识到企业发展到一定的规模的时候,一举一动已经影响整个业界的时候,压力随之而来,且发展模式遇到瓶颈,于是开始开放,转做生态。在做互联网+之前,先做减法,找到定位,尽管可能大家都有损失,反而找准了自己的位置。

他表示,过去十几年来很多提供服务的IT公司,跟腾讯是合作关系,“我们并不是抢别人的饭碗,反而给它更好更新的工具,让他们能做得更好,这里面有大量的新的创业机会。”

谈及“赋能”,马化腾表示,他慢慢意识到是工业去掌握互联网技术,最终螺旋迭代自己提升。因为每个产业自身技术非常深,互联网方面,无非这几年他们比别人早一点懂一些东西,但是其实大家都是聪明人,很快都能掌握到,“所以未来还是回归到行业本身。我们换位思考,同理心分析,如果是赋能的话,这个太霸道了,所以我觉得这个应该是一个助手的概念,用你可以,不用你也行,这个姿态比较合理一点,我觉得这样才能得到大家支持。”

问及5至10年后的企业战略,马化腾表示,他自己是实战派,先不讲战略,先战术开始打,最后归纳总结战略及未来方向。

附马化腾对话实录:

2018数博会论坛环节Pony发言速记:

主持人:下面我想问问马先生,刚才您一直提到三个维度,前面两位嘉宾都在讲某种不确定性,他们看的不光是3-5年,10年、20年以后的事情,这次我在数博会的感觉,不管走到哪一个展台,无论企业级别是大是小都会跟你讲战略,在你心目当中战略是不是就像刚才朱教授和廖教授讲到的一样,还是存在很大不确定性,还是你能看到5-10年之后的战略应该怎么制定它?

马化腾:两位专家都是理论家,我感觉理论可能还只是刚开始。我是实战派,先不讲战略,先战术开始打,最后归纳总结,我们是什么战略,以及未来是什么方向。两位专家过去帮很多企业做咨询。我跟老刘非常熟,聊了很多,他对物流特别执着,从一开始就特别坚持,哪怕友商认为不可行,他还仍然坚持。你的理论也许更加印证了他的思路,但是我不知道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是怎么样开始的。但是我现在听起来还是蛮有道理的,事后论证还是事前有前瞻性,我觉得企业家创始人的直觉往往非常准,一开始可能并没有特别清晰的理论指导,但是过程中不断迭代,不断结合身边的理论融合,然后再提炼自己下一步对时势的判断,这也是我自己的亲身体会。

刚才讲了很多数字经济的理论,我们自己也有做很多的探索。我们感觉到确实是在中国这一轮移动互联网企业的7、8年,这也是微信崛起7年过程中,的确是在中国感觉某些应用方面遥遥领先于其他的国家。因为我们手机用户特别多,而且是在短短3-5年内迅速普及,也包括3G、4G网络的建设力度非常大,非常广。全球来看都是,以前说我们移动通信又慢又贵,但是现在看我们的资费也在快速下降,包括很多的网络覆盖,在全球来看也是遥遥领先,我觉得还是非常好的。没有这些基础设施其实谈不到现在数字经济的创新,这是分不开的。我们在某些方面,包括刚才举的例子移动支付,得益于微信支付和支付宝的高度竞争,从四年前的微信红包开始,这是竞争中又促进发展的过程,现在让街边小贩和商业领域,移动支付成为最普及的现象。

就像我在两天在未来论坛讲的,最近一些事件让我们更加清醒,发展数字经济不能只看前面,还要看后方,还要看根基是不是扎实。你讲战略理论上都对,但是要放在更大的环境上,如果国家不是很大,企业不是很大,服务不是很突出,你的理论是成立,但是大到一定程度,就像中国经济发展到达一定的全球影响力,或者是企业道路一定的规模程度你不能纯用理论看,很多都是理论之外的东西,甚至很多往往是理论判断不到的东西,所以现在无论是企业还是国家的发展到了一定的程度,现在会遇到类似的问题。比如前两天我提到基础科学方面,无论是芯片到操作系统,甚至到人工智能,人工智能我们还稍微好一点,未来的量子计算我们会不会失去机会,当国外量子计算获得突破,有了量子霸权,他们可能在很多领域里面突然间遥遥领先,用传统的计算完全追不上别人,这个有非常大的威胁。比如说你的密码,别人的量子计算机可以秒破你,你是无能为力,你怎么都加密不了,因为你没有基础科学的基础,这可能是非常大的威胁,对整个数字化的进程是非常大的威胁。建议大家两头看,既要发展应用,又要重视基础研究。谢谢!

主持人:整个生态系统里面,腾讯是大的平台企业,它的角色到底在生态系统里面,用生态话语语境描述的话,到底扮演什么的角色?

马化腾:刚才廖建文的PPT有一段非常有感触,从帝国到生态。七、八年前我们没有开放之前,我们是帝国的心态,什么都是自己控制,不跟别人合作。七年前我们开始开放了之后,我们做了很大的改变。我们也意识到企业发展到一定的规模的时候,一举一动已经影响整个业界的时候,这个时候的压力是随之而来的。而且发展模式已经遇到瓶颈了,不可能继续往下走了,我们改变了思路走生态的模式。这个生态也不是说我就是根,别人都是枝叶,我控制别人,这不是生态,这只是一棵大树,我们讲的生态是一片森林。

生态里面有很多类似企业,大家都是平等互惠互利的状态。如果这样做的话,大家可以一起携手,这个生态做的更加繁荣,走得更远,我觉得我们七年来,应该说印证了我们的改变是正确的。所以我们内部要做很多的规范和裁减,我们自己首先要做很多的减法,所以我们做互联网+之前我们要做减法,我们很多事情想清楚,我们定位做什么?哪一些是最适合我们的,或者这个业态里面我们不做,其实是可能大家都有损失的,那个才是我们最应该要做的。

如果我们做了可能不一定做的最好的,我们应该通过合作和助力的方式,支持整个生态的合作伙伴在自己领域的发展。这会更加适合,对行业和社会的价值最大,事实证明也是这样的。各行各业,特别是互联网进入到各行各业非常复杂,一个管理层的精力不可能什么都懂。所以我们聚焦在平台上,能够提供什么样的方式支持。所以在微信诞生之后,我们更加关注用户之间加好友的时候,设计成用二维码扫码,希望用这个动作作为我们的优势,连接线上线下。包括做支付,包括做地理位置的信息、云等等,这些都是工具,并不是直接说进入这个产业,而是提供支持。我们用这种方式来跟我们的合作伙伴合作。我觉得如果这样被认可的话,我觉得我们反而找准了自己的位置。

因为我们自己的很多部门,他们尝试过很多的东西,包括医疗,他们说我们投了很多互联网医疗公司,其实自己的团队说我们也想做的深一点,后来我们说不合适,你再怎么做,做不过其他的企业,比如像华大基因这样优势的企业。我们想如何基于微信的平台,你在给用户提供医疗服务的时候,能不能再有一个很薄的二级平台,再跟别人链接起来,只要用户找到最适合他的互联网医疗服务,这是我们的使命。

所以在这里面,架构一旦打开,反而是容纳了更多垂直领域创新企业的合作空间。甚至在很多政务方面,包括像我们在为数字政府建设提供支持,刚才马局长提到的大数据局,全国来说很多省没有大数据局。我们在广东做的“数字广东”,会去支持政府,包括它在所有政务方面的服务。过去十几年来很多提供服务的IT公司,他们跟我们是合作关系。我们并不是抢别人的饭碗,反而给它更好更新的工具,让他们能做得更好,这里面有大量的新的创业的机会。谢谢!

主持人:谢谢马先生,您刚才一直在讲,我一直在找一个词,前三四年特别流行,无论是在互联网企业还是哪个企业,但凡是论坛,一定会提到“赋能”这个词,刚才只有廖建文先生提到了一次,现在感觉好像大家不太愿意去讲“赋能”这个词,但是您上一次发布腾讯战略时提到就是帮一把,从赋能到帮一把这个心里转换怎么完成?怎么改变自己心里定位的?

马化腾:我跟很多合作伙伴沟通,有的人对“赋能”接受的,但是我现在越来越发现,很多传统行业的龙头其实并不一定特别认同这个词,他觉得它是+互联网,而不是互联网去+它。后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慢慢意识到的确是这样的,因为一个领域,比如工业的汽车领域,到底是互联网技术去颠覆它,还是工业去掌握互联网技术,最终螺旋迭代自己提升?我觉得是后者,每个产业自身技术非常深,互联网方面,无非这几年我们比别人早一点懂一些东西,但是其实大家都是聪明人,很快都能掌握到。像电力,之前电力公司觉得有先发优势,过几年,纺织业、金融业谁不会用电?谁不会用计算机,所以未来还是回归到行业本身。所以我们换位思考,同理心分析,如果是赋能的话,这个太霸道了,所以我觉得这个应该是一个助手的概念,用你可以,不用你也行,这个姿态比较合理一点,我觉得这样才能得到大家支持。

主持人:接下来进入到今天高端对话最后一个环节,看看未来生态系统当中最缺的是什么,本来主办方给我们设置的答案是人才,但是我想放开一下,各位可以自己发挥想象到底是什么,接下来在数字生态当中,作为贵州后发地区提前布局的产业,在未来生态系统当中最缺的是什么,以贵州为例最需要引进是什么,先请马先生开始。

马化腾:这其实是相当难的问题,从我们企业角度来看,吸引人才有很多的方面,因为前两天在深圳未来论坛里面,我也听一些教授讲到一些观点非常有意思,产业聚集是一方面,政府做了很多,大家很熟悉。有一些人才更多关注教育、医疗,没有这个可能真不来,要么就是出差的方式,也不长久。他们分析美国,为什么湾区,为什么纽约湾区,也有工业基础但是为什么没有发展起来?有一个因素就是人文艺术,很多人才的需求是多方面的,这也给深圳一个提醒,我们这方面其实还是蛮缺乏的,这也是给贵州一个借鉴。对于人才,对于整个产业,并不是说讲高科技就行了,其实还有很多关联,毕竟人是多元的,健康、医疗、教育、人文是不是能满足消费升级之后人越来越多元的需求,这决定他能不能长期发展,从政府和社会角度来看就要均衡看待这个问题。

这个论坛给了我很多思考,过去我主要提政策和产业,其实现在很多产业行业都是打通、互通的。

作者:澎湃新闻 姚晓岚 发自贵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