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风拂梧叶满地殇》 风拂梧叶满地殇 洛轻云

原标题:《风拂梧叶满地殇》 风拂梧叶满地殇 洛轻云

洛轻云听着洛建海的话,心里感觉一阵翻腾。

尤其是他说的那句,没有白疼她,更是让她觉得荒谬可笑。

从她记事起,父亲就是个整天见不到人的du棍,他何时疼过她和弟弟?

不过,现在不是追究这一切的时候,她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转头看向一旁的苏宸皓,“苏先生,谢谢你救了我爸爸。”

“不用谢。”苏宸皓脸上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语气暧、昧道,“不是白救的。”

洛轻云闻言,瞬间想起了他们之间的交易,小脸顿时就红了。

“就是,轻云,你跟苏先生什么关系,还说谢谢,也太见外了,苏先生又不是外人。”洛建海倒是心安理得,还不忘教训自己女儿,末了,还看向苏宸皓,“您说是吧,苏先生。”

洛轻云此时真的想挖个地洞钻进去,她怎么会有这样厚颜无耻的父亲?

“伯父说得很对。”苏宸皓脸上挂着笑容,看向洛轻云的眼神却更加玩味了。

洛轻云只觉得自己的脸更烫了,她看向洛建海道,“你在这里等一下,我上去换个衣服,马上带你离开这里。”

“离开?为什么要离开?离开这里要去哪里?”洛建海一脸搞不清楚状况的表情看着洛轻云,似乎并不想走。

“这里是苏先生的家,我们已经给苏先生添了够多的麻烦了,难道你还想留在这里继续麻烦人家?”洛轻云很无语,她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哪里来的那么厚脸皮,想赖在别人家里。

洛建海听到这话,脸上有些不高兴了,“我说你这丫头,那苏先生又不是外人,麻烦他一下怎么了?再说,人家也没觉得麻烦啊,你怎么就急着把你老爸往外赶?你这还没嫁出去呢,就这个样子了,以后还能指望得了你?”

洛轻云听他越说越离谱,尤其苏宸皓还在场,顿时觉得无地自容了,“爸,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怎么?难道我说错了?苏先生不是你男朋友吗?”洛建海一副看透了一切的表情道,不等洛轻云解释,他又转过头看向苏宸皓,“苏先生,你说说,你是不是要赶我走?”

“怎么会。”苏宸皓面带微笑,但是眼神很冷,“只是,我这里虽然地方大,不过没有佣人伺候,只怕伯父住着会不习惯呢。”

“不会的,不会的,有轻云在,家务活可以让她做的嘛。”洛建海倒是很不客气。

然而,洛轻云却没脸再继续留在这里了,她清楚,苏宸皓能够这么顺利的替她将人救出来,已经是给了她天大的恩惠,人家没有道理再继续收留他们父女。

更何况,虽然苏宸皓没有直说,但是她心里清楚,洛建海这样的人,不管到哪里,都不会受人欢迎。

苏宸皓又怎么可能真的能容忍这样的人在自己家里住下呢。

“苏先生,真的很抱歉,给您添麻烦了,我这就把我爸带走。”洛轻云说着,转身上楼去换衣服去了。

带她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苏宸皓才敛去脸上的笑容,眼神阴测测的看向眼前捡到宝一般,一脸开心的洛建海,从口袋里拿了一张支票,在上面填了一个数字,递到他面前,“不知道这些钱够不够伯父以后的生活。”

洛建海见到支票,脸上先是一喜,但听清苏宸皓的话之后,表情又一变,将伸出去准备接支票的手又缩了回来,一脸疑惑的看着他,“苏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

“伯父既然知道我跟令千金的关系,那想必也清楚,我很疼惜令千金,如果伯父要留在这里,那轻云就要受累做家务,叫我怎么舍得呢?”苏宸皓扬了扬手里的支票,语气慵懒道。

洛建海虽然是个人渣,但到底活了这么多年,逐客令怎么会听不懂,只是,即便如此,他还是不想离开,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棵摇钱树,让他就这样放弃,实在是不甘心。

“这自古女儿孝敬父女,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做点家务又有什么呢?”

“别人家里我是不清楚,不过我苏宸皓的女人,可不是为了做家务而存在的。伯父确定不要这支票?”苏宸皓扬了扬眉,准备将支票撕了。

洛建海见状,自然不肯放过这次可以拿到钱的机会,他忙站起身来,从苏宸皓手里抢过支票,一边数着上面的金额,一边小声嘀咕道,“我也没说我不要啊。”

“以后不要再打扰她了,我让司机送你离开。”苏宸皓说着,拿出手里给外面的司机打了个电话。

“要我走可以,不过,这才五百万,我女儿可不止这个价,苏先生,我们后会有期。”洛建海小心翼翼将支票收起来,一脸得意洋洋站起身往外走。

苏宸皓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洛轻云,你这个笨女人,这就是你卖了自己也要救的父亲?

******

洛轻云换上昨天穿的那身衣服下楼的时候,发现洛建海的身影不见了,只有苏宸皓沉着一张脸,坐在沙发上,似在等她。

“苏先生,我爸爸呢?”洛轻云走到沙发边,朝苏宸皓问道。

“走了。”他答。

“走了?他怎么自己走了,我说了让他等我的……”洛轻云说着,就准备

追出去。 关|注公一众一号: 大大书屋 回复书号:214 “不用担心

“不用担心,他拿了一大笔钱走的。”苏宸皓在她身后叫住她。

洛轻云听到这话,表情一愣,转身,有些不明所以的看向他,“苏先生,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洛轻云,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苏宸皓看着她,一字一顿,吐字清晰的道,“你爸把你卖给我了。”

“怎……怎么会……我爸他有什么权利把我mai给你……他怎么可以……”洛轻云声音哽咽,鼻子一酸,眼泪毫无预兆的夺眶而出,如同珍珠一般,直往下掉。

“他是没有权利,所以你现在还是自由的,那些钱,你可以不用还我。”苏宸皓翘着二郎腿,语气云淡风轻。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