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扎,栖居光明 | 封面明星

原标题:娜扎,栖居光明 | 封面明星

本文系摘编,全文请见《时装 L’OFFICIEL》2018 年七月刊

娜扎的安全感来自妈妈。收工回家,妈妈给她做了新疆揪面片,配菜的颜色都是好看的,土豆、青椒、番茄,切一点细碎的牛肉。怕女儿不够吃,还有一碟羊排骨。娜扎很能吃辣,辣椒酱早已放在旁边。这是她全部的幸福。「回家看到有妈妈在,就特别有安全感。其他的,我想不起来了。」

她是个有点固执的软萌女孩,认定的事都很执着。这样的她,连竿头直上都安适如常。去年秋天,娜扎连续几场坐在电影院里,看自己出演的《缝纫机乐队》。她的脸很鲜活,利落的短发,一手抱着吉他,一手肆意飞扬,个性的贝斯手受到了观众认可。那一刻,她觉得做演员是值得的。

只是从未想过,「建国」两个字有一天会按在自己头上。娜扎与「丁建国」的缘分大概要从那本《时装 L'officiel》说起。彼时,她穿了一件 Gucci 外套,侧过身来,短发示人,少女的青春与反叛肆意流淌,而丁建国恰恰同样的热血,只是更多了一份极致。

镜头每到娜扎弹贝斯,座位上都是一片惊叹。影片末尾,Beyond 的《不再犹豫》响起,万千乐手一起高唱,有人拿出手机拍下画面。最后她风衣出场,几乎全场都在吸冷气,娜扎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我看不到旁人的神态,只听到笑声。最后他们拿手机我很意外,也很开心,我想大家是真的喜欢。」

同样发掘娜扎另一面的,还有钟澍佳导演。早在拍《择天记》时,钟导就跟她说:「我特别想拍你的现代戏。」这位来自香港的导演很潮,每次穿到现场的衣服都很好看,娜扎就问他在哪儿买的,导演兴奋地跟她聊起品牌、折扣、穿搭,虽然对方是长辈和导演,他们聊起家常就像朋友。

第二次合作很快就来了,现代戏《十年三月三十日》。服装团队已非常了解她,第一天定妆试了三十几套衣服,是全部服装的十分之一。在搭建好的复古工业风办公室里,她如愿以偿做起了都市白领。导演从不给她压力,只是有空就聊剧本,给予她更多的施展空间,最常说的一句话是,我希望大家看到不一样的你。

取景地在苏州和深圳,前者的冬天有难耐的冷。想起出道那年拍《轩辕剑》,她当时很想拍现代戏,「以为在酒店、商场里拍很舒服,其实每个类型的片子都有它的苦,不是想象中的简单。」但苏州这座城市很温柔,走到哪都亲切,深圳很繁华,收工回去的路上,她喜欢看那些高大建筑。

想起在北京读大学,最爱逛西单、三里屯,常去西直门凯德茂吃望湘园。溜达到丝芙兰,新奇地试彩妆和护肤品,「里面香香的,很舒服」。学生购买力不高,她就少买一点。工作后开始怀念大学生活,尽管当时出晨功很艰难,总盼着拍戏实践,但终究那些日子一去不返。「对了,《缝纫机乐队》里演我爸的,是我的班主任。」

拍戏时娜扎有强迫症,导演说「可以了」,只要她觉得还缺点什么,强迫症一犯,心里就过不去。眼看工作人员就要换机位,心里依然挂念着,憋到最后还是跟导演说:「要不我们再来一次?」刚做演员那几年,担心这样会「阻人收工」,现在的想法依然是:「工作人员很辛苦,只是我会尽量多做功课,争取减少工作人员的工作量,不过大家都是希望片子会更好的。」

都市悬疑剧《归还世界给你》,给她出了一道难题:商战、虐恋、女总裁。娜扎每天给自己心里暗示:我有一家很大的公司,公司有很多股东,他们年纪都比我大。我是个成熟、有气场的大女人,每天有很多事等着我去处理。所有事都要我来掌控,一旦公司或股市出了问题,我要一力承担。

「唉,可是我不是那样的人呀。」她承认自己怕过,不自信,开机第一周都在找状态,「看过《花少》的人知道,娜扎真实的个性就是软软的,要做决定一定和大家商量。」男一号是杨烁,大他十岁,演起总裁驾轻就熟,更是给娜扎平添压力。「就怕我演出来不像个女总裁,让他觉得你就是个小姑娘。」

娜扎做功课的方式是找同题材作品,演《择天记》时,她以《奇皇后》为参考。「我感觉女主非常强大,聪明睿智,看着她的样子给自己找感觉。」但是到了《归还世界给你》的 沈忆恩,她却找不到合适的范本,在女总裁这一题材上,无论电影、电视剧都不多见。朋友推荐的电影她都去看一看,却没有一个合适的。

找了很多女高管的照片,看她们的眼神、走路的状态。那些天她连走路的姿势都不一样了。「我在戏里都穿高跟鞋,不能像平时想怎么走路就怎么走。以前拍古装穿平底鞋,整个人都是轻飘飘的,没有气场。」奇怪的是导演从没说过她,直到杀青都没有,「他们都觉得挺好的,一直都说好。」

她让助理把镜头拍下来,每天看回放,找不足。 沈忆恩这个角色很「苦」,男朋友曾经「意外身亡」,实则是被人所救,不得不改头换面,以另一个身份来到她身边生活。「一开始她无法想象这是同一个人,因为什么都不一样了。」最多的时候她一天拍了三十几场戏,一大半都是哭戏,最后精疲力竭。

当时正在杀青阶段,现实问题是她只能一天拍完。「人哪儿有一整天那么难过,情绪那么极端的?但是没时间了,我必须面对。」她喝一点红酒,找到感觉。真的杀青了,甚至不敢相信。这时候她真的想哭了,「虽然中间极度疲惫,但是对这个角色很不舍,不想结束。我其实是一个很快可以跳出来的人,从前没有这样过。」

每到这种时候,她就更想好好做演员,当观众记得她的角色,或者一场戏,就获得很大的满足感。娜扎不敢把话说满,语气还是那样柔软,「也不是说一定要大家多么认可,到什么样的程度,只要大家能接受我,觉得娜扎有进步,跟以前不一样,我就真的挺满足的。」

面前如果有新疆拉条子、烤包子等家乡菜,和一盆麻辣火锅,你选哪个?

火锅!我觉得火锅吃得更过瘾更爽。我家人也爱吃辣,我的口味更辣一点。拍戏的时候,我也不爱吃零食,从小就爱吃正经的饭。像辣条这种东西一个月吃一下,觉得还挺好吃,让我天天吃我反而觉得就那样吧。

火锅!我觉得火锅吃得更过瘾更爽。我家人也爱吃辣,我的口味更辣一点。拍戏的时候,我也不爱吃零食,从小就爱吃正经的饭。像辣条这种东西一个月吃一下,觉得还挺好吃,让我天天吃我反而觉得就那样吧。

你在片场也会大量喷防晒吗,像在《花儿与少年》里一样?

录《花少》的时候我才想买一个喷雾,上购物网站一搜,还真有这种东西。当时就希望喷了可以不花妆,也不用卸妆。效果还真不错。后来有朋友去买那个产品,看到旁边放了我的照片,写着「娜扎同款」。

录《花少》的时候我才想买一个喷雾,上购物网站一搜,还真有这种东西。当时就希望喷了可以不花妆,也不用卸妆。效果还真不错。后来有朋友去买那个产品,看到旁边放了我的照片,写着「娜扎同款」。

新疆女孩底子都漂亮,你花妆技术怎么样?

我自己就会打一个底,不会化眼线,只会化眼尾,简单地涂一下睫毛膏我会,但是那种精致的妆容是绝对不可能的。我那天看欧阳娜娜,她好厉害,自己会化妆了,拍了个视频教怎么化眼线、眼影,遮黑眼圈,我还通过她的视频学习。

我自己就会打一个底,不会化眼线,只会化眼尾,简单地涂一下睫毛膏我会,但是那种精致的妆容是绝对不可能的。我那天看欧阳娜娜,她好厉害,自己会化妆了,拍了个视频教怎么化眼线、眼影,遮黑眼圈,我还通过她的视频学习。

接触过不少化妆师,没跟他们偷学两招?

有个化妆师送我一个假睫毛的盒,里面有假睫毛,一根一根的,说自己贴就好了。她给了我之后,完全不行,手抖。拿回来一根都没有用,真的不会搞。

有个化妆师送我一个假睫毛的盒,里面有假睫毛,一根一根的,说自己贴就好了。她给了我之后,完全不行,手抖。拿回来一根都没有用,真的不会搞。

去过那么多城市拍戏,苏州、深圳、上海,对哪儿最熟悉?

我很宅,只要是不拍戏就在酒店待着,或者去健身房。我很少出去溜达,逛公园、逛街完全没有,也不能真正感受这个城市。上海我去过很多次,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哪儿是哪儿,去了很多次都不熟。

我很宅,只要是不拍戏就在酒店待着,或者去健身房。我很少出去溜达,逛公园、逛街完全没有,也不能真正感受这个城市。上海我去过很多次,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哪儿是哪儿,去了很多次都不熟。

你会追这两部现代戏吗?

我很期待,我特别想看。不一定会追,我就是想看看出来效果是什么样的,有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感觉。

我很期待,我特别想看。不一定会追,我就是想看看出来效果是什么样的,有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感觉。

感觉你很在意自己的工作,也非常努力,就像很多在职场上奋斗的年轻人。

因为我觉得选择了这个行业,决定做这件事,就想把事情做到最好,对得起自己的选择。哪场戏没有表现好,再演一次如果能演得更好,是对这个片子的加分。

因为我觉得选择了这个行业,决定做这件事,就想把事情做到最好,对得起自己的选择。哪场戏没有表现好,再演一次如果能演得更好,是对这个片子的加分。

演员常常面临第一时间的否定,拍了一条不够好,导演会立刻说「不行、不好、不够」,你害怕这些打击吗?

会,我觉得演员需要给信心,不能去打击,打击反而会自我否定,然后越来越不自信。可是我又愿意这样,起码有人真的在给你提意见,你知道原来这场戏我做得不够好,导演提出来了,是给我另外一次机会。

会,我觉得演员需要给信心,不能去打击,打击反而会自我否定,然后越来越不自信。可是我又愿意这样,起码有人真的在给你提意见,你知道原来这场戏我做得不够好,导演提出来了,是给我另外一次机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