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说唱》回应争议:淘汰不是退赛,入围的71人全部签约爱奇艺

原标题:《中国新说唱》回应争议:淘汰不是退赛,入围的71人全部签约爱奇艺

文| 曹乐溪

“您说的这个陈先生(指陈冠希),我们从未接触过他,从未联络过他,从未想过邀请他,从今以后也绝不会想邀请他。”

今天在《中国新说唱》首次媒体见面会上,《中国新说唱》总导演车澈掷地有声地表了态。坐在一旁的总制片人陈伟相对委婉,但他也明确表示,尽管看到了网友们有希望陈冠希来参加节目的呼声,但“其实陈先生跟我们这个节目整个的调性和传递出来的理念,并不是特别搭。”

选手“退赛”,签约“黑幕”,弘扬“正能量”.....几位主创在记者们面前敞开心扉,一一回应了《中国新说唱》海选以来的诸多争议,可以说是很real了。

从去年夏天《中国有嘻哈》的火爆,到随后嘻哈歌手商业价值飞涨,又随着政策限令销声匿迹,人们心中有太多疑问:一档竞争更激烈、赛制更严苛的华语青年说唱真人秀,能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考专业、查“劣迹”还有体检,《中国新说唱》的选人标准有哪些?

昨天,网娱君和大家聊了聊《中国新说唱》选手频繁退赛的现象(知名Rapper纷纷退赛,《中国新说唱》风波骤起?),面对网传的的“退赛黑幕”、“违约罚款100万”等争议,节目组怎么看?

“参加比赛过程当中主动放弃,才叫退赛;我可以正式告诉大家,我们这个比赛还没有开始,下午采真正开录,”陈伟首先澄清了一个概念。“我们海选报名了10725人,最终入选参加比赛的是71人,有10654人’退赛’。如果按照网上大家娱乐的逻辑,在中国汉语辞典里退赛和淘汰这两个词,可以通假了。”

去年《中国有嘻哈》在778位报名者中选择70人参赛,今年《中国新说唱》入围者数量几乎没变,报名人数却暴涨了数十倍,而且海选从中国扩展到全球甄选,包含北美、澳大利亚、马来西亚等华人聚集地区。

“拓展北美赛区是为了寻找最新鲜的血液,也想看看海外华人的实力,”明星制作人吴亦凡认为。“我们在现场看到了很棒的选手,包括一些外国选手能够用中文说唱,他们对于中国文化的认同,让我们很感动也很骄傲。”

陈伟坦言,今年的选拔标准肯定是更为严苛,“有很多选手最终没有进入到录制的阵容里,我们也希望他们在今年好好练习,明年能够看到他们的身影。”

至于爱奇艺与选手签订协议的情况,陈伟表示,在中国所有音乐选秀节目中,《中国新说唱》是唯一一个在录制前,就与所有选手的经纪公司签订了一年期限定代理约的节目。“也就是说还没开录,《中国新说唱》现在入围的71人全部已经签约完毕,我们从来没有说,在比赛的过程当中告诉选手不签约不能往下走,也没有在结果快出现之前,来聊这件事情的。”

如今选手要参加《新说唱》,至少要通过四重审核:专业水平、品格状态、过往背景经历以及体检。“每个赛区的导演和制片人先给到我们大名单,经过两重审查,还有我们来从判断选手才艺和歌曲是否ok,才能进入到后面的录制阶段,”车澈解释。

“今年报名的选手非常多,在面对明星制作人之前,他们首先要通过导演和音乐制作人的面试,看他的作品和本身呈现出来的情怀与气质。另外,任何选秀都要体检,《中国新说唱》是高强度、高压力的选秀,我们特别害怕选手的身体状况出问题,也确实因为体检,有一些选手身体素质不过关而没能入选。”

对节目组而言,做一档引领大众文化的主流综艺,必然要考虑其社会影响。“我们肯定会查一遍选手过去在圈内,以及社交媒体上的经历,有不良过往记录的我们肯定不会要,”陈伟并不讳言。“毕竟我们是这么大众的一个节目,未成年人观众也不少,我们希望节目能做到励志或者对年轻人有正向引导,让《中国新说唱》真的展现中国年轻人的说唱风貌。”

有了百里挑一的筛选率和严苛的考核方式,陈伟很有信心:“最终能够入选的,无论从水平还是作品,还是从自己的人生经历,参加节目的目标,都是立得住的选手。”

从嘻哈普及到回归音乐,升级版《新说唱》要体现年轻人态度

值得注意的是,从《中国有嘻哈》到《中国新说唱》,不仅仅是名字的更迭。车澈更愿意把它定义为一档2018年全新推出的华语青年说唱真人秀,“新节目、新气象、新赛制、新选手、新的文化表达方式,”他总结道。

除了明星制作人阵容加入了邓紫棋,在今天的媒体发布会上,吴亦凡作为节目主创团队的成员与陈伟、车澈、刘洲等一起亮相,“《中国新说唱》音乐总顾问”是他的新头衔,这意味着更深度的参与。由吴亦凡包揽词曲创作的全新单曲《天地》,将作为《新说唱》的主题曲于明日上线,吴亦凡还亲自担任了这首单曲的MV导演。

资源投入上,今年微博成为了《中国新说唱》的联合出品方。“其他的短视频平台我们也都在谈,”陈伟表示。“作为超级网综,我们自己平台上所有的资源都会倾斜到这个节目,无论是从广告客户、独家内容还是从BD内容的战略合作,都有。”

而在节目升级上,对比此前《中国有嘻哈》希望大家知道中国是有说唱的,随着节目的爆火,如今嘻哈已经成为中国最流行的音乐门类之一,今年爱奇艺VIP高校的预选赛令陈伟印象深刻,“这些从高校选出来的选手,感觉他们就像成名的艺人一样,受到了同学的热烈欢呼,说唱这种形态是现在年轻人真正喜欢的。”

“通过去年整整一年,我们发现中国年轻说唱歌手的水平在大幅提升,今年你们会看到非常多非专业说唱歌手,”陈伟表示。“他们可能是学生,是爱豆、练习生,车澈自己都跟我说,他好惊讶一下子冒出这么多能唱的,所以今年我们特别有信心。”

从《嘻哈》到今年的《机器人争霸》、《热血街舞团》,剧情式真人秀似乎成为一种流行综艺模式。

“为什么把剧情放得那么大,本质上是因为我们觉得街舞有一定欣赏门槛,所以希望通过剧情的方式去辅助。”车澈认为,嘻哈的普及在去年已经完成,“现在大家都知道什么是单押、双押等等,已经不需要靠超强剧情的推动才能欣赏这个东西,所以我们反而会把重点回归到音乐本质的一些东西。”

不仅是爱奇艺本身一直提倡青春、阳光、正能量的理念,国家政策环境的导向也在驱使当下中国综艺在往更积极的价值观靠拢。

会不会担心“我年轻,我说唱”的主题过于“红又正”,限制了说唱歌手的自由创作?“《中国新说唱》传递出来的还是以说唱音乐为根基,年轻人表达自己的态度,”陈伟认为。

“当然,可能我说一万句也没有用,下午录像节目大家一看便知,没有可怕到对于他们的创作进行多大的禁锢。他们可以在线下的各种battle比赛里做火药味更重的rap,但在《中国新说唱》里,我们要以大众审美和大众价值观的方式来进行传递,这并不影响这个文化本身的态度和审美特征。”

超级网综的未来;与所有内容争夺用户时间,品质与体验是关键

大众新媒体的使命感,是在采访中陈伟与车澈反复强调的一点。

一方面,《中国新说唱》希望能为说唱文化正名,嘻哈并不都是非主流或宣扬黄暴,而是可以将中国文化与全世界最流行的载体相结合,成为新的潮流艺术。另一方面,“也希望观众能够看到中国现在年轻的说唱歌手多么有才华、有梦想,通过他们的歌词、态度,展现出的是一种向上的生命力,”车澈表示。

潮流文化不仅是在线上,去年夏天,爱奇艺根据《中国有嘻哈》打造的衍生品潮牌“R!ch”,开发了超过200个SKU,节目播出期间,通关帽、大金链、选手同款T恤等多款产品在爱奇艺商城及合作品牌线上线下店铺热卖,给爱奇艺带来不菲的衍生收入。

“我们的R!ch潮牌,依然是《中国新说唱》IP衍生logo的象征,”车澈在发布会现场为大家展示了今年与周生生合作的选手参赛晋级金项链,“目前还没正式上市,是真材实料由贵金属制作的,更简洁更大气。”

从去年《中国有嘻哈》的成功,到今年视频平台对垒,多款垂直类综艺突破小众圈层,网综大爆发的时代已经来临。“现在的网综分为两种,一种叫超级网综,一种叫网综,不管怎么变化,总体都是一个蓬勃之势,”陈伟认为。

无论是用户还是广告主、投资方,每年都在一两百档节目中进行挑选,头部综艺无疑吸引了绝大多数人的眼光。

对内容制作者而言,我们需要找准用户最关注的题材,用最高的制作水准和最好的体验来把握住用户。”陈伟提出了爱奇艺在网综领域的方法论,“题材上,选择我们主流用户人群最关注的题材,比如像今年做的说唱、街舞、机器人,包括未来要做的项目,都是年轻人最关注的题材,也是最容易让更多的年轻用户能够主动来选择的题材。”

“从制作品质上来讲,无论是剧情式真人秀还是电竞式综艺,本质是让用户感受到,这是一个符合他的审美需求、符合他的娱乐需求的作品,因此需要更好的运营方式和交互体验。”陈伟以爱奇艺节目播单运营为例:“用户看完正片后,我们会用最个性的方式推荐给他最感兴趣的短视频以及相关的娱乐节目,这些都是用户体验的一部分。”

今天在媒体探班中,爱奇艺特别安排了体验环节,让记者们进入到真实的录制现场,体验选手与明星制作人们面临的情景:最直接的面对面,如何在60秒内最大限度发挥自己的才艺,怎样才能迅速判断一个选手的能力与潜力,通过亲身体验,不少记者都得到了切身体会。

“万变不离其宗。”陈伟最后总结道,“想要真正抓住用户的时间,我们只能靠我们的制作品质、运营品质。”

原创内容,转载请附上公众号名称、ID、“新剧观察”二维码、作者署名

转载加群,请联系微信:

19919942479

15201655723

1028627745

649778177

zsh762079852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