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想团结,先斗争;想发展,先独立

原标题:毛泽东:想团结,先斗争;想发展,先独立

毛泽东是一个从小就具有反抗精神的人,他不是什么乖乖孩,十三岁那年因为老师经常打学生,他便从学校里逃了出去,虽然这次逃跑最终失败了,但却换来了父亲的比较体谅与塾师的比较温和,这给他带来了很深的印象。

毛泽东在向斯诺回忆生平时,聊起了这件事,它在《毛泽东年谱》里未曾收录,但毛泽东特地将它说了出来。

这让我想起我初中时的一件事,当时看到班主任用戒尺抽打同学的手心,当场站了出来指责班主任,班主任不听,于是我立刻去找了校长。当时也许更多是一时意气,但这件事同样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班主任后来被校长批评了一顿。

而在高中时的一件事,则不再寄希望于校长(比班主任更高阶)了,而是用自己的行动来默默抗争。

那时每天晚上要去上数学竞赛辅导,因为不上晚自习,有一天回教室后看到我的凳子不见了,同桌说被班主任(不是初中那个)拿去给修空调的师傅踩了,我便很生气,生气的不是凳子被踩了,而是生气班主任在没有询问我的情况下就拿了凳子,同时还不拿回来。

于是我去找班主任,要他道歉,班主任起初不搭理我,我就在办公室门口堵着他,不让他回家。僵持到学校差不多没什么人了,我爸妈电话打了过来,我决定先回家。但当时年轻气盛,认为这件事还没完,第二天上学时,我带来了家里的一把椅子。

我对班主任说,既然凳子的使用权也是学校的,那么我自己带椅子过来,我用自己的,你就无权管了。于是乎我大摇大摆地坐着椅子正在一个星期——直到周日的早上(我们周末也上课),班主任跑来跟我私下道了个歉,我才把椅子收回家。

这件事对我的影响还是不小的,以至于当我阅读毛泽东后来回忆他和他父亲的对抗时,我会对整一百年前的那个少年产生一种跨越时空的认同感。他说他明白了当他以公开反抗来保卫他的权利时,他的父亲就会对他客气一点,而当他怯弱屈服时,他的父亲就骂打得更厉害。很多年后,他用更精炼的话把这件事给说了出来:「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

如今快十年时间过去了,我的性子比过去温和多了,但这个观念仍然横亘在我脑海中,有一年独自一人外出,住酒店时和店家争执不休,二话不说报了警,店家立马就认怂了。

从回忆里可以看到,毛泽东是从很早的时候就一直被人攻击和质疑了,但他并不见得把那些放在心上,一方面表现出不妥协,另一方面表现出不在乎,这些事换来的结果,就是这句轻描淡写的话后面沉重的辛酸:「我的妻妹被处决。

而在毛泽东的回忆中,说起他最无助的时候,不是在遇到张国焘的时候,不是在晚年之时,而是建国初期,人在苏联。

1949年12月16日,莫斯科时间中午十二时,毛泽东一行人抵达莫斯科北站,毛泽东说:「今天我有机会访问世界上第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的首都——莫斯科,这是我一生中难以忘怀的,这是中苏两国友好与合作的最好成果。

下午六时,毛泽东在克林姆林宫与斯大林会谈。当毛泽东谈到中苏友好同盟与互助条约问题时,斯大林推诿说这个条约是根据雅尔塔体系缔结的,尽管是苏联和中华民国签订的,但修改的话是需要获得英、美的同意,不能改动。

在苏联的这段日子里,当我们翻开年谱,会发现毛泽东不断致电国内,有时会给周恩来,有时会给林彪,有时会给刘少奇,有时是希望国内拿出新的方案,有时是遥控指挥战局,有时是指导新的建交工作。

21日,毛泽东出席斯大林七十寿辰庆祝大会,并作为第一次致祝词的外国领导人发言。24日,斯大林再次同毛泽东就越难、日本与印度等问题进行商谈。会谈期间毛泽东多次将话题引向中苏条约,但斯大林始终一言不发、只字未提。

来莫斯科祝寿的各国领导人陆续回国,毛泽东仍滞留在苏联,毛泽东对工作人员表示他来苏联不只是祝寿的,还是来办事的。

毛泽东说他很失望。

但这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毛泽东都没能再见到斯大林。

由于中苏双方突然都没有了毛泽东的动向,国际上开始产生各种猜测,英国通讯社造谣说毛已被斯大林软禁,尽管是谣言,但实际上却对毛泽东的逆境产生了正面作用。在国际舆论的威逼下,斯大林不得不正式和毛泽东商谈起这个问题。

1950年02月14日,《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签字仪式在克里姆林宫隆重举行。

17日,毛泽东从莫斯科坐上列车回国。

一个国家的政府主席,在别国待了三个月。在这三个月里,别国领导人还特地不见他。

这并非是耻辱与否的问题,我想,从那时起,毛泽东也许彻底意识到了,没有哪个国家是会真正帮助我们的,一切都得靠我们自己,哪怕它是我们的老大哥(尽管这位老大哥在这三十年里没少使绊子)。

我们是主张自力更生的,我们希望有外援,但是我们不能依赖它,我们依靠自己的努力,依靠全体军民的创造力。

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

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这不是闭关自守,而是要在自主发展的基础上再对外开放。

想团结,先斗争;想发展,先独立。

这两条毛泽东总结出来的人生经验,对我的影响也很大。

当然,毛泽东在回忆自己创办新民学会并只和同伴们谈论大问题时说:「我对女人本无兴趣。」这点就和我不一样了。

欢迎分享至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我写,你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