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招生录取真有“黑幕”?传说中代号“Z-List”的名单究竟是怎么回事?

原标题:哈佛招生录取真有“黑幕”?传说中代号“Z-List”的名单究竟是怎么回事?

当今社会,“潜规则”无处不在

即便是不受世俗侵扰的象牙塔,也在明里暗里存在着种种的“潜规则”。

大学“潜规则”主要存在于招生录取的过程中。

《华尔街日报》教育记者丹尼尔·金(DanielGolden)在其所写的《大学潜规则:谁能优先进入美国顶尖大学》(The Price ofAdmission:How Americans Ruling Class Buys Its Way intoElite Colleges--and Who Gets Left Outside the Gates)一书里,对此作了详细的揭露。

图片来源于亚马逊网

丹尼尔通过历时三年对哈佛、耶鲁、普林斯顿、斯坦福等美国100多所高校的深入调查和追踪报道,结果发现:许多高校包括哈佛、普林斯顿在内的学校存在“偏向权贵家庭学生的招生双重标准”。比如前副总统戈尔的儿子艾尔伯特曾因吸食大麻被停学,又因超速被学校处罚。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劣迹斑斑、成绩平平的学生,居然被哈佛大学“慧眼”识中。更为讽刺的是,艾尔伯特对此并不领情,旧习不改,入学第二年便因酒驾再次被查,第三年又因携带大麻被诉。“一位前哈佛校方官员”透露,艾尔伯特之所以如此幸运,是因为作为该校前监事的戈尔曾“为哈佛做了很多义务工作”。

又如,因家族曾向普林斯顿大学捐赠2500万美元,名不见经传的哈里森居然脱颖而出被该校录取。不过,校长雪莉如此告诫招生人员,“录取哈里森应属于下不为例的特例”。

图片来源于哈佛官网

丹尼尔的书揭露了美国高校在招生中存在的种种龌龊,在社会上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尽管很多的美国高校都对自身的招录规则做出了辩解,但这并不能打消公众的疑虑。

近日,哈佛大学被司法部调查一事有了新的进展。“学生公平入学组织”(SFFA 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向法庭提交新证据,以此证明佛在招生中存在着歧视性行为。

我们先对此案进行简单的回顾:2014年起,SFFA 指控哈佛大学在录取中歧视亚裔美国人,限制录取亚裔学生的数量,导致亚裔学生要用更高的分数才能上哈佛。

有统计显示,同等背景条件下,亚裔学生需要表现得比其他族裔学生更优秀才可以获得录取机会。以普林斯顿大学为例,亚裔申请者SAT成绩需要分别比白人、拉丁裔和非裔美国人高50分、235分和280分,而哈佛则要分别高出140分、270分和450分才能被录取。而在同样分数的情况下,亚裔录取率比白人低67%,比其他族裔则更低。

图片来源于互联网

这四年间,波士顿联邦法院多次举办听证会,SFFA和哈佛大学前前后后也交换了超过9万份文件。

图片来源于媒体报道网络版

上周媒体公布了最新进展:SFFA向法庭提交“哈佛的财政和招生”报告,显示在性格特质等主观分上,亚裔学生得分最低

同时亚裔申请者被描述成“标准性强”(Standard Strong),也就是缺少特色,与此同时表现出来的是忙碌和聪明。SFFA还指出哈佛每年会与其他15所名校举行秘密会议,分享录取学生的种族信息。

而哈佛校方发言人Anna Cowenhoven反驳称,她认为SFFA提供的数据分析不完整、带有强烈误导性,且忽略关键的数据,例如个人自述以及推荐信等。SFFA的意图是质疑本科招生过程的完整性,并推进分歧性议程。她表示,哈佛试图创建一个多元化的学生群体,招生中考虑多种因素,声称“哈佛的做法既合法又公平”。在过去十年,亚裔美籍学生的录取率已经上升了29%。

此案争议的焦点在于招生过程是否公开透明。SFFA指控哈佛大学在招生中存在一个“Z-List”名单。

这个名单最早是由SFFA在2014年首次控诉哈佛歧视亚裔时所披露的。根据文件,Z-list并没有被挂在哈佛官网上,但它却一直是招生时的潜规则,可追溯到20世纪70年代初,每轮大约有50-60名学生被录取。

而且,Z-list大部分都是白人,所占的比例远超亚裔、西班牙裔和黑人学生总数。而且在Z-list上的学生中,有46.5%是校友子女。令人瞩目的是,那些被Z-list录取的学生学术成绩与被拒的学生相当接近。

坊间一直流传着一种说法(真实性待考证):一百万美金,你就能够跻身于哈佛大学资源委员会之中,买得一张席位。拥有席位的少量大额捐赠人,将有机会把后代子女或家人直接送入传说中的 Z-List,得到哈佛大学的本科录取。

而前任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大女儿玛利亚就被某些美国媒体认为是通过“ Z-List”得到哈佛大学录取的:因为在12月15日早申请发榜日时,没有公布她被哈佛大学录取的消息,在5月1日才公布。之后,玛利亚选择Gap Year再入读哈佛大学。这和Z-List录取方式一样:哈佛大学要求Z-List录取的学生在入学之前空档一年。

奥巴马和他的大女儿,图源:网络

哈佛大学否认存在“猫腻”,将此项目称为“推迟录取”,并且如果学校将校友子女、体育特长生等取消延期录取,那么学校黑人、西班牙裔等学生的人数将减半,这种可能性将“不利于教学目标”。哈佛大学最终也没在文件说明取消Z-list的影响,也没有提供那些被延期录取的学生信息。

大学录取名额是一个有限资源,SFFA曾披露哈佛大学了Z-List,还有development case(该计划针对学术资质未达标,无法常规录取,但家庭十分富裕并具备捐赠的意愿、在财务上支持大学的学生)…

哈佛大学传说中的这个所谓的“ Z-List”和伊利诺伊大学系统所存在的“ Category I”如出一辙。

2009年5月29日,《芝加哥论坛报》(Chicago Tribune)刊文矛头直指伊利诺伊大学和当时校长约瑟夫·怀特(Joseph White)本人,声称该校在招生的过程中存在着“影子名单”(内部称为“I类”名单)官员、富豪和关系户子女皆纳入该名单之列,使这些人能够被大学破格录取。

图片来源于Chicago Tribune官网

报道称,自2005年以来,数以百计希望升入UIUC的学生得到了校方在录取时的“特殊照顾”,堂而皇之地进入大学。如果是优等生,破格录取倒还罢了,关键是这当中很多人成绩实在太差,完全达不到UIUC的录取标准。以2008~2009学年为例,进入“I类名单”的学生中有77%被录取,而全校的申请录取率是69%,这些特殊学生的考试成绩和排名都低于均值。

这则报道在校内外引起震动,很多人对UIUC表示抗议,认为这种“出身照顾”政策有悖于大学公平招录的原则,呼吁政府出面对此事进行调查。伊利诺伊州州长帕特•奎恩(Pat Quinn)在6月中旬他委任了一支由前联邦法官、律师、记者等7人组成的招生审查委员会工作小组,在60日之内调查此事,州长还特地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要求UIUC这所名校“全面配合”调查。

UIUC大学校长JosephWhite

委员会小组经过多方取证、调查,于这年的8月6日向州长奎恩提交了《伊利诺斯州招生审查委员会的报告和建议》(State ofillinois admissions review commission report & recommendations)。

在这份长达46页的报告里,巨细靡遗地列出了UIUC这些年来通过不正当手段,招收不合格学生入学的情况。UIUC校长怀特和校监(Chancellor)理查德•赫尔曼(Richard Herman)的邮件对话记录则成了最有力的证据。比如在2005年12月,怀特发电子邮件给赫尔曼,告诉他州长希望UIUC接受两名学生的申请。尽管不符合规定,且其中有一名学生成绩很差,但是最终还是将他们录取了。2009年1月,怀特给赫尔曼发了一封邮件,要求他同意一名学生就读该校工程学院的申请。赫尔曼同样答应了。

当年的“招生门”丑闻给加州大学系统带来极大的影响,也直接导致了怀特校长的下台。

没想到快十年过去了,美国高校诸如此类的“影子名单”仍然存在。目前SFFA和哈佛大学的交战还在继续,真相具体如何还未可知,只是希望高校在招录上能更透明一些、更公平一些。因为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来照顾另一部分人的利益,恐怕绝非是公平的应有之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