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火币HADAX争议背后,谁动了大佬的奶酪?

原标题:火币HADAX争议背后,谁动了大佬的奶酪?

1

HADAX的诞生以及变异

2018年2月12日,火币开启了新的模式:HADAX 投票上币。

规则也很简单:项目方向火币申请上币,火币将项目列在HADAX投票上币的名单中。然后项目方去社区拉票,拉票比赛结束后,排名前10名的币将可以在火币网开启BTC和ETH的交易对,然后进行全球化的数字货币交易。

这种模式,好不好?不好。

从理论上讲,将投票上币的投票权下放给了社区。

但是实际上,项目方会怎么做?

为了获得选票,联合社区成员,通过利益勾结进行拉票。

最终,所谓透明公开的投票上币机制,自然而然地变成了“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的贿选游戏,谁有钱,谁就能上币。

于社区成员而言:“只要有一点利润空间,大家都会去做,直到它没有为止。”

按照这种“恶性”循环持续下去,一方面,位居前10的项目方,只能保证在拉票上是“最大方”的玩家,却不能保证全部是优质的玩家;另一方面,巨大的拉票成本,也会给项目方后期发展的资金运用,带来压力。

显然,无论从哪一方面看,都会演变成一场““驱良抱劣”的结局。

有没有很像“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

16世纪英国伊丽莎白造铸局长提出:由于信息的不对称或者自发性的好恶倾向,当劣等货币同优质货币一样都具有相同的货币效益时,其结果就是劣币逐渐增多,最终良币被淘汰掉。

同样的,当优质的项目与劣质的项目,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因为贿选的原因,达到同样的用户支持度时,其结果就是“驱良抱劣”,空气项目逐渐增多,最终优质项目被淘汰掉。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自从HADAX成立之后,其丑闻就从未间断过。

2

火币,并非你想的那么单纯

当然,火币也不傻,之所以搞出了一个HADAX,是因为它“想要吃得多,又想吃得优雅。”

前期的交易所,拥有庞大的用户流量,却只收上币费和交易手续费,显然有点暴殄天物,为了更好的利用平台的流量优势,各大平台先后推出平台币,又为了提高平台币的价值,交易所便赋予其投票上币的功能。

最早币安的投票上币审核还比较严格,每期只上一个币种,投票的方式一般也都是项目方发动社区粉丝去币安进行投票。

后来币安市值做大,交易量暴增,直接挤入一线交易所,币安平台币也暴涨一百多倍。火币和OK看着眼红,也纷纷效仿。

当然,火币也清楚,由于投票上币的模式问题,最终不乏有一些垃圾空气甚至是CX项目,但如果就这样直接上火币了,吃相难免不太好看,最终也会砸了自己招牌。

于是火币就索性搞出了一个HADAX,说好听点是火币的创业板,说难听点,就是火币的垃圾处理厂。

3

项目方也不是好惹的

对于那些花了钱,终于挤上了前10的项目方,虽然成本压力比较大,但终归是让他们看到了“割韭菜”的希望,能在名单上,也提高了知名度,为自己的项目导流了不少。

而对于那些没怎么花钱贿选的项目方,HADAX的模式:贿选黑幕,当然侵犯了他们的利益。

于是乎,一篇《币圈大地震!5大项目方炮轰火币砸盘黑幕,0成本操纵币价!》炮轰火币的文章流出:

6月9日,影链InfluenceChain(INC)团队通过自媒体发出对火币HADAX操纵币价的质疑,该文直指包括INC在内的五大项目方揭露火币平台无底线砸盘,强推和自己有关系的币。

虽然文章在次日(6月10日)被澄清,火币李林在其朋友圈以“诽谤”回应对方,“动机上,更像转移破发的压力。”

影链(INC)后面也就自媒体文章《5大项目方忍无可忍集体曝光,火币HADAX无底线砸盘收割项目方》发表公开声明并向投资人和火币道歉。

但,胳膊拧不过大腿。

火币HADAX更是略点“独裁”地宣布“立即暂停影链交易”,连带着投票支持影链的火币超级节点也被暂停了资格,并最终在6月27日14时00分从火币HADAX交易平台下架INC。

这场项目方对交易所的控诉以失败告终。

但一切风吹草动,并非空穴来风。文中指出类似INC、XMX项目上火币,的确可以以小见大,窥见火币的确存在因为关系而上交易所的币,火币对于这些项目的审核、导向,的确负有责任。

不过,回过头来看火币的超级节点,都是币圈的头部大佬或者朋友。或者更加往大了看,不管是zb还是火币还是ok,投票上币或者节点机构专业投票,表面上是权力的制衡,实际上就是节点之间结盟勾结。

中国的国情就是如此,人情世故、关系户,俗称中国特色。你往实际点想,这些也无可厚非,但一旦被暴露在桌面上,就必须要来个了断了。

4

火币HADAX的历次更改

正是因为INC的导火索,火币随即对HADAX全部超级节点的审查,并暂停HADAX投票上币机制,并于6月30日发布了新的投票上币规则。

其实,从HADAX推出的4个多月以来,投票规则已经调整了不下三次:

因为空气币泛滥的原因,HADAX第二次进行投票上币规则修改,特意引入行业信誉良好的专业投资机构作为超级节点进行专业投票,让超级节点能够协助HADAX挑选出优质项目。

因为超级节点的关系户、贿选问题,6月30日,火币Hadax终于发布了最新的超级节点和投票规则,将超级节点分为常务节点和优选节点。常务节点采用邀请制,优选节点采用申请审核制。

而前期的修改,对于HADAX来说,治标不治本,并未真正改变模式的本质问题,而固疾难医,作为一个重病缠身的大型机构,小修小补根本没有太多作用。

于是,这一次,伤筋动骨地修改,直接触碰到了核心资本方。

根据公告,HADAX变更了超级节点规则,对超级节点分成两层,常务节点和优选节点

常务节点包括:真格基金,比特大陆,FBG,丹华资本,Draper Dragon,Hashed,Kenetic,分布式资本,北极光创投,九合创投,策源资本,险峰长青,火币资本共14家。

优选节点包括:BlockVC,创世资本、Dfund、Linkvc、涅槃资本、 Nortide Capital、Crypto Trade、梅花想象力基金、节点资本、双花资本、币信资本、Krypital group、峰瑞资本、加密愿景、赋能资本、阿尔法基金、星辰资本、水木金融科技基金、科银资本、共识资本、维京资本、了得资本、一致资本、Tfund、Blockchain Ventures、数链资本、回向基金、裂变资本、龙链资本、比升资本、Ducapital 共31家。(以上加粗,为反对阵营主要成员,详情见下文)

很显然,常务节点和优选节点具有截然不同的权利。

项目方登上火币必须至少有一个常务节点支持,超级节点入围门槛则是至少得到两个常务节点的支持,切不少于30%的优选节点支持,而优选节点是无法推动项目方登上HADAX。

此外,优选节点还实行末尾淘汰制,每月打分最低的后三名优选节点将成为候选节点,而得分最高的优选节点将晋升为常务节点,这意味着火币Hadax上一大批tokenfund将丧失话语权。

很显然,火币HADAX超级节点规则变更,对于节点的分层,直接动了大资本家的奶酪,损害了一大帮人的利益。

众多国内的大型VC(特别是优选节点)非常不满,纷纷跳出来指责这种独裁的公告,并宣布退出火币超级节点,反抗阵营也就形成了。

5

规则更改后的利益纠纷

站在一些较为早期的token fund角度来说,他们早期基于对火币的信任,锁仓了大量HT参与超级节点,这本身也是对火币的一种肯定,同时也像推自己亲儿子一样努力的把HT推向信任他们的投资者。

在币圈,除了交易所,大的资本方是拥有韭菜最多的地方之一,因为他们曾经带着很多韭菜赚到过钱,他们对于项目的尽调和投资更是投资者唯一能够信任混乱币圈的标准。

不夸张的说,至少可以做到一呼万应。

然而当这种努力和信任,其权力被火币一则公告修改时,不免看起来像一个“兔死狗烹”老故事。

于是杜均向Hadax竖起中指。

杜均发朋友圈称,节点资本宣布退出火币超级节点,声明中也提到,要颠覆和改变这种现状,宁愿给优质项目推荐一些免费的,公平的交易所上币,诸如fcoin,bgogo这些新兴交易所。

杜均此次退出火币超级节点,可能早在其规划中。先是通过金色财经发布声明称,自己讲只专注于节点资本,脱离其他关系,脱离后火币后他开自己的交易所,火币节点算是他的试验品,如果按照这种推测,杜钧就是吃干抹净的典范,利用完了之后还要发票圈骂一顿。

至于他提到的支持Fcoin和Bgogo,而Fcoin背后的老板就是他自己。

赵东

至于DFund,则可能跟此前的INC事件有关。

因INC(影链)项目方发表了有关火币的不利言论,火币对支持INC项目的超级节点进行尽职调查,并暂停其超级节点资格,而DFund则是支持INC的数个超级节点之一。

明显,最新规则也动了他的利益。

其他站队方

至于其他跟队的,继节点资本、DFund、币信资本和了得资本发布退出火币超级节点声明后,LinkVC合伙人张力、BlockVC联合创始人李明轩也都在朋友圈针对hadax发表批评言论,火币超级节点的反对者队伍正在扩大,越来越多的圈内人士宣布退出超级节点。

6

推到重建,还是故技重施?

李林想要让HADAX推倒重来,可重来的方式又伤害了一大批人,已经花了大量上币费上了HADAX的空气币,不可能说下就下,而架空的节点权力,也不能就此罢休。

总归来看,币圈不仅是娱乐圈,更像是一场诸侯夺权剧。

币圈绝非平常的圈子,相互之间的争斗较量,都是背后资本和大佬们抢占资源之间的斗争,但是对于李林来说,其实不管火币HADAX怎么变,可能都见效不大,因为底层逻辑是错误的。

管理层就算更改hadax上币方法,将节点分层,上币投票计算变为不透明的黑盒。但并没有从根本上遏制贿选,没有改变其“驱良抱劣”的本质,只会让参与投票的项目方花更大的价钱上币,根本出发点还是要拉动HT的价值,从而火币从中获得更大的利润,这样的话,又跟项目方和市场相违背。

李林说,公司发展太快,200多人几个月裂变到1000多人,管理没有跟上,所以弄来弄去,火币HADAX的规则调整了好几个版本,也未能解救这种困境。

火币要想解决,得从根上解决,把拉动HT的需求给颠覆掉,真正站在服务的角度去服务区块链市场,助推交易所更加公平透明地发展,而不仅仅是做区块链创新项目的试验田。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图灵财经,ID:Turingcaijing,欢迎关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