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宣城画派的领军人物——梅清(二)

原标题:宣城画派的领军人物——梅清(二)

宣城画派领军人物——梅清

(宣城画派研究之七)

石 巍

《宣城历史文化研究》微信版第317期

02 生平

梅清于明天启三年(1623)农历腊月二十四日出生,自小耳濡目染,力学诗赋。梅清相貌英俊,风度翩翩,汪懋麟形容梅清的相貌是“颜如秋水美丰仪 ,韩魏说“瞿山主人秋水姿” ,沈泌(字方邺)也同样赞赏梅清有着芙蓉秋水般清澈的神色。 这些赞誉虽然口径一致,但却颇不抽象,不如梅磊(字杓司)所说的形象:“渊公精悍短小,能舞剑发矢、上马如飞,为戡乱才。 很明显梅清并非文弱善病,虽然身材短小,但却是上马动作轻快迅疾并可以使剑拉弓的此一类型。从梅清晚年73岁时所作的自画像 我们可以看出,梅清晚年虽然留成了满清规定的金钱鼠尾的发型,但是仍然穿着汉族传统的宽袍大袖,虽然皱纹满额,但精神依旧矍铄。

崇祯二年(1629),梅清七岁,在宣城西北百余里的黄池旧第家塾中读书、学诗、习画、嬉戏,度过了一生中最愉快的童年时光。他自己后来曾忆起幼时读书时的情形:忆昔居池上,尚在孺子时。束发事书史,强半为儿嬉。堂上歌椿查,堂下吹埙茂。伯仲五少年,娱乐无不为。挥手弄彩瀚,纵横无嫌疑。自计平生欢,未或愈于斯。

梅清幼时就对绘画产生兴趣,曾对着山林树木自学绘画。但父亲管教甚严,不许他信手涂抹。余髫时嬉戏,妄弄笔墨。见壁间溪山云树,辄彷佛得之。先君严,惮戒弗许。 父亲督促其应童子试,梅清开始闭门苦读。攻苦无昼夜,久而不知其疲,同学与从者皆病。正是由于这一时期的苦读,崇祯十一年(1638),十六岁的梅清通过了童子试 ,成为一名秀才。

大约就在这几年,他随父亲由黄池回到城东旧第茶峡荡居住。在这里,与好友一同吟诗作画,畅享快乐人生,晨夕酬答,间之尊酒。幼时便操瓤与天下人士交结,有所吐著辄能倾动天下人士。其时插架万卷,歌吁自适,酒徒辞客常满座。从此,梅清开始了他的诗酒生涯。这一时期,他曾向桐城人方文(字嵞山)学诗。同时,同乡前辈们如沈寿民(字眉生,号耕岩)、麻三衡(字孟璇,号祖洲)、颜庭生、施誉(字次仲,施闰章叔父)、吴梦华、唐允甲(字祖命)、昝质(号石汀)、俞绶(字去影,号西涧)等等,也都乐于对梅清指点提拔,并“引为忘年之交”。族人之中有梅士玹、梅朗中、梅超中、梅磊、梅靓等,过从密切。同学之中有施闰章、倪正、吴肃公、蔡瑶、王露等竞读默诗。

梅清父亲梅振祚也在这一时期去世,家业已然败落。 在服丧的三年中,梅清一直多病,好在母亲张氏砥砺守节,训读梅清苦攻书史,使其安心继续举子之业。明崇祯十五年(1642),梅清年满二十岁,游扬州、金陵,将其所作诗词及往来赠答的诗句编辑整理成《休夏草》,由顾梦游作序。这是梅清的第一本诗词集,此后,每隔一段时期,梅清都注意将自己的诗作及交往赠答的诗句编辑整理成册,从而为我们研究其生平留下了一批第一手资料。也就在这一年,梅清从南京归来后,由城内迁移到城东三里的稼园,结庐而居,他曾谈到他此次移居的原因:余少时惬志田亩,不乐居嚣市,岁壬午从城内旧第携家迁此,地虽近郭而细径曲折,古木幽深,俯仰周遭,划然有人世之别。

明崇祯十七年(1644),甲申国变,明朝灭亡。第二年四月,清军南下,先后夺得了扬州、南京,经过这次烽火战乱,梅清家族遭受了极大的打击,致使家道败落。于是,他屏迹稼园,窜身岩谷,长期过着他那郁郁无所处,但我穷甘独适的生活的隐士生活,以此来排解胸中的郁闷之情。在这段日子里,梅清专心治学、写诗作画,先后为好友俞绶、倪正和梅超中作有《父书楼图》、《瞿树图》、《寒山图》等作品,同时还亲手劳作,因而有机会接触农村生活,体验农民的苦乐,并感受到他们淳厚朴实的思想感情。

顺治六年(1649),梅清又从城东的稼园迁家至新田山中。新田在今宣城市东南约七十里处,青龙山麓,鲁墨溪畔,是梅清夫人钱氏的居地,亦与梅氏祖居地柏枧山不远,是个山水绝妙之胜处。新田对于梅清来说具有非常的意义,由于地理位置较偏僻,亦或是钱家人的热情,此后一有变乱,无论是1659年的海寇之乱(郑成功、张煌言北伐,占领宣城),还是1674年的三藩之乱(耿精忠叛乱,攻至徽州府,宣城告警),他都会到这里居住。直至死后也长眠此处(卒葬新田山太婆园)。在这里“一庐数亩,寝食于斯,虽维时家益穷。但读书之兴未倦,与族里数子定为文会,或邻一溪,或隔一岭,相望而呼,风雨靡辍。制艺之余,酒酣兴发,泼墨挥毫,分题拈韵。” 他虽然过着移居山林,吟诗作画的隐逸生活,并未能平息梅清内心里对于前程的渴望,放弃对于功名的追求,战乱稍微平息,他就投入了攻读赴考的学业中去。

梅清康熙三十二年作《老松图》

顺治十一年(1654)秋,梅清赴南京乡试,考中举人。这一年,他从新田移居城东祖辈的旧业——刺史旧第,将平绿阁修葺一新,移至宅第的西侧,改名为天延阁。此后,梅清在这里寓居长达三十余年,也从此开始了三年一度南来北往的进士之路,成为他终身难逃的沉重包袱。从三十五岁一直到七十二岁,前后十余次考进士不第 。可以说终其一生,都在应试。这种出世入世、消极积极之间反复徘徊的心态,始终伴随着梅清一生。“南北趋尘”虽然艰辛,却得以饱览名山大川,开阔了视野,结交了友人,使其绘画艺术进入了新的高度。

中年时期的梅清,正直康熙初年,随着江南时局的渐趋稳定,地方上文人的集会活动亦渐次活络起来。作为地方知名乡绅的梅清,曾多次组织这种集会。四方宾客至宣城,少有不拜访这位地方上的名士。他除了每年四月在清音庵举香灯会,与人沈泌、锺铭文集结众人赋诗文会之外,晚年又筹组花果诗会,积极维系地方文风不坠。康熙四年(1665年)冬日,他折柬招邀吴越宾客登敬亭山。桐乡朱万錡(字洁湘)、槜李杨自发(字天培)、通州陈世祥(字善百)、华亭蒋平阶(字大鸿)、蒋无逸(字左箴)、镇江贺宿(字天士)、常州邹祇谟、白彦良、扬州汪懋麟,以及五弟梅素(字素五)、侄孙梅庚(字耦长)等一十三人,揽辔载酒,游览敬亭山。这一次聚会人数众多,且都是外地宾客。梅清以地主身份主持,尽心尽力款待这些吴越名士。会后将众人所唱和之诗词,辑成一卷刊刻成书,以广流传。同乡唐允甲(字祖命,号耕坞)为《敬亭倡和集》作序并刻之石碑,他将敬亭大会媲美于兰亭、西园雅集,并提议素有画癖的梅清、梅庚两人,应当仿效西园雅集,将敬亭集会描绘成图。梅清还相当关注社会公益,康熙八年(1669),他倡募重建宣城泰和门外通演武场的宛津桥以及南直街南的郭门桥 ,受到了人们广泛的尊敬,并传颂不绝。此后,1687年又受聘纂修《宣城县志》,和梅庚共同负责举人部分的纂稿。

除集会和公益活动外,梅清中年以后的游历,特别是两上黄山、一上泰山更是激发了他的创作热情,诞生了一批优秀的作品。康熙九年(1670)初夏,梅清第五次会试南归,途中登临东岳泰山。兴阑之余写下了《东岳》、《登泰山绝顶》等诗篇,关于梅清登临泰山的情形,梅鋗有非常详细的记述:“余尝亲至于岳矣,诸君子则为余言:囊者,先生之来游也,拽鹤笔,扶短年,披蒙茸,跻烟云,洒洒临空,长歌四望,闻之者一以为笃啸,一以为龙吟。方是时日观之石若益而高,扶桑之涛若溢而长,汉之玉简颖然若发其幽光,而五大夫松若引而为君鸣其秦风也。余闻其言而神缈然。” 泰山壮观优美的景色使得梅清为之倾倒陶醉,开阔了心胸,拓宽了眼界,更加激发了他讴歌赞美壮丽河山的激情,他在赠送蔡瑶的诗句中如此写道:我写长松堪十丈,但恨幅短毫难放,兴欲飞神龙,变化非蛟璃,岱宗大夫为吾师,凌霄立岳始称奇,雷霆风雨相追随。 并且绘泰山图馈赠,以傲立风霜、不屈挺拔的泰山松来比拟自己高风亮节的个人情操,以此来勉励晚生后辈。

康熙十一年(1672)十月,梅清的母亲张氏去世,他决定闭户读礼,丁忧居丧。母亲去世后不到两月,正值梅清五十岁生日,在这时失去了至亲之人,更加重了他对母亲的思念,他感慨万千,作有泣血四首,怀念母亲,其一云:“感冀生今日,相看一老狂,浮沉思出处,俯仰见存亡。搔首呈垂鬓,呼天雪满霜。残年栖奎室,如梦骤茫茫。” 丁忧结束后,梅清进行了几次游历,先后赴苏州、南京及周边的泾县、旌德、歙县、广德等地。

康熙十七年(1678)六月,梅清首度登上了皖南名山黄山,这一年梅清五十六岁。在盛夏溽暑之中攀山,同行者纷纷大呼,挥汗如雨,唯梅清觉得美景撩人,乃生平之快事,并作长诗〈黄山纪游诗一百韵〉 详细地纪录了这次壮游。他们首先由仙源宿松谷庵,当晚半夜即起,披星载月地往云门峰、石笋峰前进。自云门峰底一路攀爬上行,莽榛蔓草、杖短难拨,登至峰顶后下瞰左近的石笋峰群,梅清叹说“昨为仰面尊,今为培塿末。”石笋峰观之已俨若小土丘,众人目瞪口呆山巅望远的震撼力,乃大呼“从此识黄山。” 当晚,梅清一行人住宿在狮子林,次日清晨登上著名炼丹台,观看万峰烟雾、郁蒙如海的黄山云海。他们的足迹到达光明顶、过百步云梯、盘绕上莲花峰,并登上天都峰。最后,在汤泉一浴,尽洗全身的疲惫然后出山。黄山之行极大的开拓了梅清的视野,黄山的云海、奇松和怪石成为梅清画技攀升的老师,他在《黄山图册》的跋文中说:“余游黄山后,凡有笔墨大半皆黄山矣。”从此,梅清以画黄山、写奇松闻名于时。与渐江、石涛被称为黄山三巨子。

康熙二十二年(1683)秋,梅清应聘至南京参与编修《江南通志》,历时三个多月,来自江南省内的五十三位名流同聚于南京贡院,篇什酬唱进行的十分热烈。许多文士闻梅清之名,均向梅清索画。梅清也欣然为盐城书法家宋曹拿出的自画像《蔬枰荷锄图》请梅清补添松叶,为蔡方炳母亲八十大寿作图,更为两江总督于成龙作《松石图》。此时,纂修工作已进行三个月,五十三人大半告归,总督于成龙留下梅清、宋曹等九人,继续加工完成。

梅清诗集《天延阁后集》卷五卷首

康熙二十六年(1686),六十四岁的梅清因儿子分家,从城外居住了三十三年的天延阁,搬回城内少年时期居住过的茶峡草堂。此后梅清一直居住在这里,直到辞世。晚年的梅清,除了在1690年以六十八岁高龄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登上黄山,以及几次北上应试外,很少再出去远足交游。他回顾几十年前里中诗画会的情况“联吟泼墨,一时称盛”,但是如今却“老成半谢”,所以为了提携后起之秀,梅清时常举办文人集会,吟诗作画,提拔后进。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重阳当日,梅清在家举行花果会,与会者有二十七人,先是登临小东门城台保丰台,再至茶峡草堂聚会,二十七人每人各画秋菊一支。梅清赋诗一首“茶峡堂前客兴狂,挥毫撒墨斗秋芳。自嘲白发簪红蕊,偏向枝头写傲霜。”

在茶峡草堂,除了集会访友之外,大部分时间,他都在编辑《梅氏诗略》和他个人的诗集。1693 年五月,茶峡草堂遭遇了一次火灾,将已刻成的天延阁前后集共三十卷的刻版全部烧毁。本在此前,梅清即有意将三十卷诗集删芜就简重新再版,只是工程浩大而犹豫未决。经过这场突如其来的火灾之后,反倒促使梅清很快编辑完成《瞿山诗略》三十三卷。如此一来也无须担恐身殁后,子孙不能搜集诗稿而“束其稿于尘土之中”了。在《瞿山诗略》最末一卷《长余集》的序文中,梅清表示“老愿足矣”,他对于能够重新删订诗集感到十分满足。并欲就此搁笔。四年之后(1697),梅清以七十五岁高龄去世。一代诗书画造诣精湛的艺术大师终于走完他那坎坷失意而又才华横溢的七十五个春秋,留给我们的那些艺术作品都是不朽的文化遗产。他的好友王士祯得知其去世的消息,不禁悲痛万分,叹息道:康熙丁丑在京师,闻渊公化去,妙画通灵,从此永绝!

(作者系宣城市文物局综合科科长、市历史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梅清 汪懋麟 颜如秋 水美丰仪 韩魏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