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正文

世界杯8强淘汰赛生存法则 保守主义天堂诞生英雄

原标题:世界杯8强淘汰赛生存法则 保守主义天堂诞生英雄

7月6日,世界杯四分之一决赛将全部展开,本届世界杯的比赛,已经结束了87%,剩下的最后八场比赛,其中有七场将决定谁将晋级下一轮,谁将是冠军。

如果世界杯还剩下最后三分之一高潮,那么这三分之一高潮的60%,将由四场四分之一决赛来贡献。四场比赛的胜利者,将会被铭记在世界杯的历史里:我们会记得1994年世界杯四强中的保加利亚,1998年世界杯四强中的克罗地亚;除了乌克兰球迷,谁会在意乌克兰打入过2006年世界杯八强?

在胜者才会被铭记的比赛中,四分之一决赛将一改小组赛和十六强里的激情,四分之一决赛的生存法则很简单:少出错,等着别人出错。因此功利足球必成趋势;英雄会闪光,没有英雄的球队不会走的太远;而更多的悬疑,以及突发事件,以及裁判,将成为四分之一决赛中不受控制的因素。

大比分概率骤降

本届世界杯八分之一决赛中,大比分的比赛依旧出现,法国队在一场戏剧性十足的比赛中,以4:3战胜了阿根廷,创造了二十年来,八分之一决赛中最高进球纪录;而在1998年世界杯上,有两场八分之一决赛踢进5个球,依次是丹麦4-1胜尼日利亚,巴西4-1胜智利。

时光流转,到了四分之一决赛,进球骤降。2002年世界杯,四场比赛的结果是2:1、1:0、1:0、0:0;2006年世界杯,四场比赛的结果依次是1:1、0:0、1:0、3:0;2010年世界杯,四场比赛的结果依次是1:1、2:1、1:0、4:0;2014年世界杯,四场比赛的结果依次是2:1、1:0、1:0、0:0。

从过往四届世界杯的历史来看,十六场四分之一决赛中,1:0的比分出现的最多,一共是六场,从2002年至2014年的比赛依次是德国1:0美国、土耳其1:0塞内加尔;法国1:0巴西;西班牙1:0巴拉圭;德国1:0法国、阿根廷1:0比利时。

0:0的比赛三场,依次是西班牙0:0平韩国、英格兰0:0平葡萄牙、荷兰0:0平哥斯达黎加;2:1三场,巴西2:1英格兰、荷兰2:1巴西、巴西2:1哥伦比亚;1:1两场,依次是德国1:1平阿根廷、乌拉圭1:1平加纳。

意大利队在2006年3:0胜乌克兰,德国队在2010年4:0是阿根廷,都属于相当另类的四分之一决赛,乌克兰的实力与意大利实力相差较大,当时比赛又是雨天;而德国队4:0胜阿根廷,是因为勒夫当年精心准备战术,另一边的马拉多纳只是在球员上场前,拍着每一位球员的脸,“我爱你们,上帝也爱你们。”在战术精准的德国人面前,装模作样老马,带给阿根廷一场耻辱性失利。

如果把时光从2002年往前再流转八年,会发现四分之一决赛其实是激情四射的,在1998年,巴西3-2胜丹麦、克罗地亚3:0胜德国,1998年世界杯四分之一决赛一共打入10粒进球;在1994年,巴西3:2胜荷兰,瑞典2:2平罗马尼亚,1994年世界杯四分之一决赛,竟然一共打入15粒进球。

与之相比,2002年四分之一决赛共打入5球;2006年四分之一决赛,一共打入6球;2010年四分之一决赛,一共打入10球;2014年四分之一决赛,一共打入5球。

从中可以看到,四分之一决赛的进球数,一直呈下降趋势,1994年是最高峰,一共打入了15球,场均近四球;1998年场均2.5球;2002年,场均1.25球;2006年,场均1:5球;2010年,场均2.5球;2014年,场均1.25球。2010年的高进球率,是因为有一个狂打控球且不会松手的德国队,外加一个不学无术的马拉多纳。

近十六年来的五届世界杯中,场均1.25球的四分之一决赛,出现了两次,即2002年和2014年。显然,在世界杯四分之一决赛里,每一位主教练都会小心翼翼,他们开始变得保守起来,希望在比赛中用最小的成本,杀死比赛与对手。

要想用最小的成本杀死比赛与对手,第一个要求就是后防线必须稳固,第二个要求就是,追求1:0主义,一场1:0,能够最大程度的杀死对方。尽管现在比赛节奏极快,1:0之后,领先一方如果打好防守反击,还有扩大比分的机会,但是绝大部分球队,都会选择死守这个比分,除了2010年的德国。

四分之一决赛:保守主义的天堂

没错,四分之一决赛是保守主义者的天堂。在足球世界里,天堂只为胜利者而开,输球者会从夺冠热门一下变成失败者直接打包回家,这种天与地的差别,可以用2012年竞选美国总统的罗姆尼的遭遇来形容。

在整个竞选期间,共和党的罗姆尼一直是最受欢迎的总统候选人,蓝领以及亚裔,对于建制派的奥巴马及民主党深恶痛绝,罗姆尼享受着如同皇帝的荣耀,到哪里都是一片欢呼声,特勤局为其保安开路;但一旦竞选失败,特勤局撤离,只有自己助手的陪伴,前一秒还是挽留的欢呼,后一秒踩着纸屑,在无人理睬中,孤独的离开了舞台。

赢下四分之一决赛,你就可以被铭记入历史,葡萄牙黄金一代的绝唱,就是2006年世界杯的四强,谁会在意舍甫琴科领军的乌克兰打入过八强;荷兰队在2010年和2014年两次以2:1和0:0杀入半决赛,早忘记了二十四年前与巴西那场荡气回肠的2:3,那场比赛中,荷兰队以胜利者的姿态被淘汰,但只是比赛后的48个小时,很快人们就要看半决赛了,谁会在意一个强大的失败者?

因此在2010年和2014年,强大者如荷兰队,在面对哥斯达黎加都小心翼翼,甚至能接受0-0的平分,而被拖入点球大战。而在2014年的小组赛里,荷兰队一共打入10个球,同样在2014年小组赛里,巴西打入了7个球,而到了四分之一决赛里,他们踢了一场2:1。

进攻力越强,到了四分之一决赛里越保守,这已经成为近五届世界杯的一个趋势,我们以2002年和2014年四分之一决赛的四个胜者,以其小组赛和四分之一的进球数,做一个对比,小组赛的进球数在前。

2002年世界杯:德国,11:1;巴西,11:2:韩国,4:0;土耳其,5:1。

2014年世界杯:荷兰,10:0;巴西,7:2;阿根廷,6:1;德国,7:1。

毫无疑问,可以看到,每一支球队都变得异常保守,晋级成功的球队,四场依靠的是1:0,两支依靠的是2:1。另外两场比赛,两队是生生的熬成了0-0,然后在点球决战中胜出,这两支球队中,即有明显与西班牙存在着实力差距的韩国,也有比哥斯达黎加实力高出一块的荷兰。

因此,即使是强队,在四分之一决赛中,也会把保守主义当做自己唯一的选择,只有保守,才能获得一场极为重要的胜利;或者只要不输,让命运在点球战中决定。现在的世界杯,已经很少有教练和球队,为了取悦观众,打一场单队进球数超过三个的比赛。

弱者保守,强者更加保守,这是关于四分之一决赛的一个有趣结论。

英雄是第三支柱

除了1:0主义和保守战术,英雄是四分之一决赛的第三个因素,只有英雄的绝杀,才能带来胜利。当然,如果把时光向前看,我们就会发现,即使是1998年和1994年,也只有英雄,才能决定四分之一决赛的命运。

2014年,阿根廷1-0胜比利时,迪马利亚就是阿根廷的英雄,比赛打入加时,118分钟,迪马利亚在大禁区右侧的低射打入远角,在还剩下三分钟就要点球大战的情况下,终结了比赛;德国与法国一役中,德国中卫胡梅尔斯在第12分钟的头球杀死了比赛,1:0晋级。

2010年世界杯,西班牙对巴拉圭,双方各罚失一个点球,第83分钟,比利亚在小禁区口抽射,皮球击中近侧门柱,又弹至远侧门柱入网,这粒进球,令巴拉圭门将比利亚尔望球兴叹,比利亚当然是本场比赛的英雄。

2006年世界杯,法国对巴西,第57分钟,齐达内开前场右侧任意球,亨利利用速度晃过了盯他的卡洛斯,门前三米抢点射门将球打入,1:0,亨利是这一场比赛的英雄。

1998世界杯四分之一决赛,荷兰面对阿根廷,九十分钟比赛即将结束时,两队战成1-1平,但此前阿根廷前锋奥特加,用头顶荷兰门将范德萨,被红牌罚下场。弗朗克—德波尔后场长传,博格坎普在前场拿球,一扣晃过阿亚拉,面对门将罗阿,外脚背弹射入网,2-1绝杀对手。

很多人可能都无法理解博格坎普进球的价值,1978年世界杯获得亚军之后,随后的荷兰队已经有二十年没有杀入世界杯四强,上届世界杯四分之一决赛被巴西队3-2击败,博格坎普最终凭借着一己之力,将荷兰队重新带回到世界杯四强。

1994年世界杯,瑞典和罗马尼亚的四分之一决赛,120分钟战成2-2平,双方点球大战。瑞典的米尔德上来就罚失第一粒点球,时年35岁的瑞典门将拉维利,扑出了罗马尼亚佩德雷斯库和贝洛德迪奇的点球。二十四年前,门将扑点球时,赛前没有那么多科学数据统计,完全依靠判断,拉维利最终在点球战中,扛着瑞典打入了四强。

可以看到,每到四分之一决赛,每支球队都会有人站出来,迪马利亚、亨利、比利亚、胡梅尔斯,博格坎普、拉维利,这些球员可能是前锋,也可能是后卫;当然,在点球大战中,英雄也可能是门将。只有这些英雄们,才能拖动着球队,熬过最艰难的四分之一决赛。

对于本届世界杯来说,英雄依旧是闪光的,最大牌的英雄C罗、梅西、德国诸球员已经统统告退,但是还有其他的英雄可以依赖和看见,凯恩、内马尔、格里兹曼、姆巴佩、苏亚雷斯、莫德里奇,等等,四分之一决赛里,我们可以欣赏到英雄们的表演。

四分之一决赛的未知因素:伤病黄牌,内讧传闻

在战胜了日本之后,比利时队的内讧传闻依旧不停,事实上,比利时的内讧传闻,可能是本届世界杯上最不靠谱的传闻之一。因为至少在与日本一役中,比利时全队在落后情况下,依然三军用命狂攻,一支内讧的球队,没有如此强大的凝聚力。

参加四分之一决赛的八支球队中,以往的法国,今天的比利时是内讧传闻的集中营,不过两支球队目前保持均很稳定,对于比利时队来说,四分之一决赛对巴西将是重中之重,一旦在压力下出现问题,内讧同样可能随时爆发,可能是在比赛中,也可能在赛后。

瑞典队没有伊布,少了一个最重要的内讧点,这是本届世界杯瑞典打到八强的原因,伊布尽管成为瑞典足球的标签,但瑞典足球从未在世界杯上,依靠伊布赢过一场球,2006年世界杯,他一球未进,2010、2014年世界杯预选赛,拥有伊布的瑞典,两次被葡萄牙力压,一次未出线,一次在附加赛中被淘汰。

没有伊布的瑞典没有内讧,这是一个极有趣的话题,尽管话题中的人物一再表示自己对于瑞典足球的重要性,但在没有他时,瑞典足球时隔24年,再次打入世界杯八强。如果伊布在现在的瑞典,那么瑞典的战斗力,会因为伊布的存在而下降一个档次。

伤病,是四分之一决赛里直接影响赛果的一个因素,内讧可能会在比赛中慢慢发酵,但伤病,却能够成为直接因素。

乌拉圭的卡瓦尼,在乌拉圭与葡萄牙一役结束后,左小腿肌肉拉伤,极有可能缺席四分之一对法国的比赛,如果真是如此,对乌拉圭队是一个重要的损失。在上场比赛打入两球绝杀葡萄牙的卡瓦尼,一旦无法上场,整个攻击线必须依靠苏亚雷斯一人,而雪上加霜的就连苏亚雷斯也遭遇了伤病侵袭。对于这支南美传统强队,能否战胜法国已不是目标,也许击倒伤病才是他们的当务之急。

在法国与阿根廷的八分之一决赛上,阿根廷一共吃了五张黄牌,但法国同样有三场黄牌进帐,其中马图伊迪在第72分钟吃到一张,当时他对奥门塔迪的犯规不满,对着后者怒斥,结果被裁判直接出示黄牌。

直接结果就是,后腰马图伊迪有两张黄牌累积,将缺席与乌拉圭的比赛,马图伊迪十分不解,“我甚至都没有对裁判说一句话,他为什么认定我不满判罚?”法国队就此张黄牌向国际足联上诉,法国队深知,这张黄牌极有可能产生致命的影响。

内讧、伤病、黄牌,都可能对四分之一决赛产生致命的影响,本届世界杯四分之一决赛开打在即:保守战术、1:0主义、0:0平局后的点球大战、伤病黄牌内讧,都将是四分之一决赛决定赛果的原因。

(搜狐体育 钱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