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火币、okcoin、币安三大交易所高管“全家桶”

原标题:火币、okcoin、币安三大交易所高管“全家桶”

三大交易所高管们要么弃船游泳,要么华丽转身,之前的平台已经为他们形成了一股巨大的势能,跳槽或是创业只是打开了那扇泄洪的闸门。币圈的水很深,但淹没不了蠢蠢欲动的心。

蔡凯龙离职了。

7月24日,火币集团消息称:蔡凯龙先生已因个人原因辞去火币集团首席战略官职务,公司董事会对蔡凯龙先生个人意愿表示尊重和理解,蔡凯龙于8月正式离岗。

类似的币圈离职事件每天都在发生,尤以交易所为重灾区。

从2013年开始,中国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交易开始进入黄金时代,数据显示,中国曾一度垄断了全球90%以上的比特币交易,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一币安,中国目前最大的虚拟货币交易所OKCOIN,币圈“大东家”火币网,以161亿元、140亿元、100亿元的日交易额,分别垄断了全球数字货币交易第二、三、四位。

利字当头,信字何为。

一号财经盘点了各大交易所高管“全家桶”,窥探利益交织的交易所人才流动真相。

火币:江河分流,再见仍是朋友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火币网由李林、袁大伟、杜均三人2013 年联合创办。

截至目前,火币平台累积交易额突破 1 万亿美元,曾一度成为全球最大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先后获得真格基金、红杉资本等投资。

火币网旗下涵盖多个项目类型,其业务包含且不限于火币全球专业站(火币 PRO)、火币全球生态基金、火币矿池、火币钱包等。

目前,已投资 10 余家上下游企业,截止2018年4月,火币集团累计交易额突破 10,000 亿美元。

2013年成立以来,外界所知离职高管就达7人。包括创办库神钱包的前创始人袁大伟,先后创建节点资本和金色财经的前创始人杜均,创建蜂窝矿机的前高管胡东海等。

火币离职员工再创业多半进入了币圈的分支产业,完成了“去火币化”。这些“老火币人”如今在区块链已然是遍地开花,基本涵盖区块链全部生态。媒体、资本运营、挖矿矿机硬件设备制造、底层应用、DAPP的研发……

据一号财经调查,火币集团离职高管创办的区块链公司,基本上都接受了火币集团的投资,其投资金额或大或小,但大都处于基石轮或前几轮,也不乏部分高管创业公司被收购的先例。

火币离职高管和李林本人还保持着相对较好的私交联系,火币与其公司之间的关联活动及项目也普遍较多。从火币的占股以及公司辐射影响而言,可以判定火币对这些公司的影响力不容小觑。

一篇《腾讯没有梦想》刷新了人们对于腾讯生态投资的认知,火币在币圈的动作也无不相似。以同源为纽带,通过投资或者收购的方式拓展自己的业务版图。

但在交易所模式局势尚不明朗的当下,火币的打法更像在行业迫不及待地跑马圈地,划定自己的护城河。只怕步子迈得太大,终落得个分崩离析。

OKCOIN:同室操戈,共饮一江水

长江后浪推前浪,总有故去新人来。

OKCOIN由徐明星、雷臻联合创立于2013年。

不可否认,OKCOIN持续不断地为区块链行业输送人才,外界一度盛传OKCOIN为区块链行业的“黄埔军校”。

与火币系离职高管遍地开花不同,OK系离职高管去向相对单一。

据统计,70%的OK系离职高管都转型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创始人或企业CEO,与OKCOIN分庭而立。

最为人熟知的是币安的创始人兼CEO赵长鹏和何一。二人之前曾在OKCOIN担任高管,作为联合创始人身兼数职,为OKCOIN的发展壮大立下了汗马功劳。

但不久之后,两人都因特殊原因先后离职,不禁令人唏嘘。

另外,离职后的OK系高管大都与老东家的关系不太友好,“隔空骂战”并不少见。与李林对前火币高管的基石投资相比,OKCOIN离职高管创业,均未接受(或未获得)来自于前东家OKCOIN的投资合作。

再搭炉灶,另立山头是OK系的真实写照。

利害参半。

对于整个交易所行业来说,大量的新兴交易所有效地扩充了市场,也极大地丰富了交易所的行业氛围。快速成长的币安(BINANCE),俨然成为世界三大交易所之一。

但同时,OKCOIN的市场竞品增多,交易空间被进一步压缩,行业竞争愈发激烈。

急躁而喧嚣的行业,从业者终日囿于个人利益,不啻为画地为牢。长江后浪推前浪,总有故去新人来,任何行业起势之处都会经历一段黄金动荡期,没有人能全身而退。

币安:一潭死水“照”长鹏

那儿清风悠悠山间水月明明;这儿路途遥遥沟谷马蹄铮铮。

币安数字交易平台由赵长鹏、何一于2017年8月联合创办。

2017年7月3日,币安完成ICO,上线仅一个月,平台交易量就排名世界前10。

币安崛起的契机,恰是币圈人信仰崩塌的那一天。

2017年9月4日,中国发出史上最严苛的禁制令,停止所有数字货币交易业务。比特币价格近乎腰斩,国内各个数字交易所或匆忙转型下游挖矿,或将场内交易转到场外。

赵长鹏的国际背景成为币安最大的豁免牌,率先采取币币交易模式,摆脱监管,并借此机会弯道超车,交易量跃居全球第一,毫发无损。

注:何一与赵长鹏资料反了

据一号财经观察,现阶段币安的主要业务线集中在交易所方向,区块链其他布局较少。但从“币安首席客服”何一之前的互联网背景来看,币安接下来布局区块链下游的可能性甚大,一旦拉起业务线,高管流入自然水到渠成。

不论是今年上半年的与传统VC红杉资本的决裂,还是不久前黑客攻击的鲜明表态,都让币安赚足了眼球。

良禽择木而栖,币圈渴求良人。相遇离别,各有所归。在区块链处于早期的当下,人员变动昭示着各个交易所利益的角逐,风起云涌的背后是各家不甘屈居人后的野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