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相声碰撞真实,《相声有新人》总导演施嘉宁:传统文化做出现代感是紧迫命题

原标题:相声碰撞真实,《相声有新人》总导演施嘉宁:传统文化做出现代感是紧迫命题

看电视

东方卫视原创综艺《相声有新人》以“继承传统、活在当下”为命题,将时下正流行的表达方式与相声这种传统语言艺术形式进行结合,让相声借助新的电视节目的传播模式实现复兴和逆袭,进而变成一种全新的潮流。

文 | 罗姣姣

一线卫视中的每一家,都有自己所擅长的不同的综艺门类,而对于东方卫视来说,喜剧显然是其一直延续下来的一种擅长的品类。

8月11日,一档以相声为题材的综艺节目在东方卫视周六晚上的时段播出,而事实上,已经很难将这档名为《相声有新人》的节目与传统的喜剧综艺划上等号。

召唤师郭德纲 张国立

将时下正流行的制作手法与相声这种传统语言艺术形式进行结合,是《相声有新人》所作出的一种选择。

总导演施嘉宁这一次的选择是做“人”,从《欢乐喜剧人》再到如今的《相声有新人》,作为近几年来最具代表性的几档喜剧综艺的制造者,施嘉宁却越来越感知到喜剧节目创作的不易和艰辛。

导演施嘉宁与召唤师郭德纲

不做纯粹的喜剧表演的单一传递,而是将喜剧置于整个节目所营造的场域之中,表达其中的“人”,是其多年来在喜剧节目创作上所坚持的理念。

这一次看上去似乎难度更大,即便是在喜剧门类中,相声都看上去是规矩的、传统的,在见到节目成片之前,很多人都很难想象相声这门艺术以及相声人们将如何与流行的表达方式进行组合嫁接。

继承传统、活在当下,这是节目从一开始给自己定下的一个命题,在施嘉宁看来,从各个维度上去追求一种现代感,是这档节目在当下的媒介环境下能否取得成败的关键。

因此相比于喜剧综艺的标签,《相声有新人》更像是一档名副其实的文化类综艺,将相声这种传统的曲艺形式进行继承和创新式表达,甚至被节目从一开始就提到了“使命”的高度,用现代的方式做给现代人看,也就成为了节目最本质的目标之一。

没有流量明星、也缺少大投入,《相声有新人》选择在喜剧门类中进行垂直化开掘,将相声进行聚焦与流行化的表达,看上去无疑是冒险的。

但诚如所有的创新都具有冒险的性质,《相声有新人》的这一次冒险更是带上了传统文化现代化传承的自我使命。

孟鹤堂 周九良

继承传统、活在当下,“现代感”是核心追求

当总导演施嘉宁接到任务,要做一档以相声为表现题材的节目时,“难”是首先涌现出来的一个感受。在几年的喜剧节目的制作中,这种难事实上时时刻刻都在困扰着创作者们,而经验显示,相声又是其实最难的一个门类。

在传统文化的传承上找到一个突破口,这是相声被选择背后的一个主要原因。

作为拥有超过一百五十多年的发展历史且独具中国特色的传统曲艺门类,相声在当下的生存现状其实并不算乐观,破解这种传承和传播危机,是《相声有新人》创作伊始的最根本的动机。

但在施嘉宁的判断当中,做相声文化的传承,如果还是按照固有的模式去做,显然是无法达到目标的,因此“传承传统、活在当下”就成为节目本身为自己确定出的一个命题。

一方面是传承传统,即在相声这个品类的规矩里去做创新,而不是仅仅将其作为节目的一种噱头,在这样的价值取向之下,继承相声本身的规矩和精神内核,是节目在创新表达方式过程中坚守的底线。

如何去创新表达?在施嘉宁看来,就是要让整个节目都“活在当下”,做出现代感就成为了节目的一个核心追求,而所谓现代感,既是指节目本身,也指其中的相声作品,更指参与其中的相声人。

陈印泉 侯振鹏

节目选择了时下流行的方式进行表达,让每一个参与其中的人,在表演之外,能够激发成最真实的性格和样貌。

而观众,则在欣赏一个个单纯的相声作品的同时,也在见证着一个个相声人选拔背后的故事,让这些相声人连同背后的相声文化能够有机会更立体、更真实地传递给观众,带给观众更多层次的观看体验。

用更被当代观众所接受的一种更真实的方式去传达相声这种传统的文化艺术,这就是《相声有新人》在当下的一种现代化的选择。

对于一档传统文化节目来说,这几乎是一种从未尝试过的模式,带给观众不小的冲击和全新的体验,相声以及参与其中的相声人们几乎也是第一次被置身于如此极致真实的环境当中,去表现真实的自己。

这对于节目的具体创作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遵循相声的规矩,也就意味着要尊重相声本身的专业和体系,专业性必不可少。

与此同时,也要让更广大的观众们也能够热衷于参与其中,而不至于让相声表达本身陷入曲高和寡的境地,这当中的火候如何去把控拿捏,是节目创作过程中一直在探索和解决的问题。

“发展倒逼改革”,施嘉宁借用这一句话去形容节目创作过程中的这种不断的探索,从场域建立到具体赛制的设置,对于这些长期生存在自己的环境当中的相声人来说,带来的是极大的挑战和不适应。

例如初赛阶段四分钟的时长规定,对于大部分出身剧场的相声人来说,是一种从未体验过的限制,反而激发出了他们从未有过的状态。而随着节目的推进,诸如Battle、命题赛等规定情境,甚至让很多相声人直言崩溃。

挑战不仅是对节目本身,也是对这些相声人们,但创新和现代感正是来自于这样的挑战当中。

谢金 李鹤东

从不做纯喜剧,喜剧节目的内核永远是“人”

在近几年里连续创造了数档代表性的喜剧节目,施嘉宁得出的一个最重要的经验就是,在目前的电视传播环境之下,喜剧节目不能做纯喜剧的表达,否则就是死路一条。

相比于音乐和舞蹈,喜剧作品的创作的天花板往往会来得更快更急,如果单纯去以喜剧作品去吸引观众,将很快就陷入死胡同。

因此《相声有新人》也是从一开始就确定了将“人”作为核心表达的关键因素。

在首期节目中,可以看到的是,相声作品的表演是被置于整个情境和情节的推进当中的,而相声新人们参与节目这件事情才构成了节目的核心线索。

因此一些作品的表达甚至是碎片化的,相声作品的呈现也被不断的互动、观点碰撞以及相互之间的审视和角力中完成。

不可否认的是,第一期节目给人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恰恰不是某一个相声段子,而是一对来自交大的博士夫妇所带来的公式相声的理论与郭德纲之间所形成的观点碰撞。

交大博士夫妇的公式相声

在施嘉宁来看,这种真实的碰撞是节目希望去传递的,特别是对于相声这种传统艺术形式来说,它的现代化几乎成为了一个迫切的命题,而诸如此类的碰撞是这种现状的一种真实反映,也是这档节目实现文化的现代化传承目标所需要的。

真实,是《相声有新人》所极力追求的,让来到节目中的相声人们卸下厚厚的面具,表现最真实的自我,这就需要节目不断地通过各种方式去建立一种场域,激发他们的最真实的表达。

用时下流行的方式去表达相声,在施嘉宁看来,面临的困难更多,首先是相声作品创作上的压力,其次就是真人秀表达上的压力。

在相声的规矩之下创造一套赛制和规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对于从小接受传统文化熏陶的相声人来说,如何让他们卸下面具做最真实的自己也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通过规则设计,让所有人都自发而真实地参与其中,令施嘉宁欣慰的是,《相声有新人》最终达到了一个不错的效果,郭德纲在这档节目中甚至亲自参与喜剧作品的创作和排演,参与度超过以往任何一档节目。

从节目创作开始,导演组就走遍了全国各地的相声剧团,面试了超过几百人的相声从业者和爱好者,而在才艺能力之外,个性和形象也成为选人的重要考量标准。

在施嘉宁看来,最终要呈现的就是参与的“人”以及极致的真实。因此可以看到,来到节目中的相声人们,既有散落在全国各地相声园子里的职业相声演员,也有诸如交大博士夫妇这样的相声爱好者,既有在行业里已经小有名气的相声老炮,更有籍籍无名的相声新人。

马腾翔 李小龙

他们在节目中创作作品、表演相声,同时也在不断上演着自己的故事、表达着自己的态度和观点。

郭德纲和张国立,两个看似并不完全对等的召唤人,成为节目中必不可少的核心人物和环节。

郭德纲在行业中绝对的权威性让其召唤人的身份也带上了更多的严肃性,他在节目中有着自己的价值判断和坚守;

召唤师郭德纲

张国立为人所知的身份是演员,但与相声有着极大的渊源,他代表的是一种多元和包容。

召唤师张国立

两位召唤师各自不同的背景和性格造就了在节目中不同的标准和评判,为节目真实情境的构建提供了有一维度的可能性。

将喜剧节目做出别样的气质,这是《相声有新人》创新的最重要的目标,而施嘉宁承认,相比嘻哈和街舞等文化,相声及背后的文化本身就节奏感和冲突性要弱一些。

而作为一档喜剧节目来说,如何在好笑好看的喜剧作品、可爱的人、强烈的戏剧冲突,三者之间找到平衡点,是需要火候和功力的。既要对喜剧理解得透彻,同时也要懂得真人秀的核心和精髓,二者缺一不可。

小成本开掘喜剧垂直品类,带着使命感去做相声

让中国传统的语言艺术,在新时代焕发新的生机,这是《相声有新人》在开始顶层设计的时候,就为自己设定的一个使命,因此整个节目的创作和传播也就戴上了一种使命感。

而在喜剧样态中,找到相声这种垂直化的品类进行开拓,也是这档节目在创新层面上第一个意图和使命。

“国潮逆袭”是节目设定的一个目标,让相声借助新的电视节目的传播模式实现复兴和逆袭,进而变成一种全新的潮流,《相声有新人》的目标,就是要通过现代的表达形式以及传递出的现代的价值观,来让更多现代人对相声重新发生兴趣。

作为一档原创节目,《相声有新人》对于喜剧节目的创作来说,几乎是颠覆性质的,没有任何参考的模板,而相比一些发端于网络上的小众文化为切入的综艺来说,这一档没有流量明星和大投入制作的喜剧节目在制作成本上还不足十分之一。

然而,小成本却并没有阻碍节目励志要让“国潮逆袭”的大情怀。

传统文化当中实际上蕴藏着很多的值得被当代人传承借鉴的精神内涵,这是施嘉宁在一开始也没有想到的,例如对于相声艺术来说,有多少努力才会有多少收获。

宋启瑜

这里不存在一夜成名和靠颜值逆袭的案例,唯有真功夫才能够获得真正的机会和尊重,这样的精神内核通过节目所不断传递出来,恰恰也击中了现代人的某种精神诉求。

喜剧节目依旧是刚需,只是需要不断地去创新,施嘉宁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喜剧节目的导演,因为所有的节目在创作规律上,其实是相通的。

而对于喜剧节目的创作来说,如何去完成复核现代电视规律的表达,进而完成不断的创新,是面临的一个主要课题,而《相声有新人》便是这当中的又一次勇敢的探索。

在施嘉宁的判断当中,这将是一档逐渐被认知节目,不会一开始就会爆发,而正如中国电视综艺的创新一样,需要更多的耐力和定力。

耐力型的《相声有新人》后续将会被认知到怎样的程度还不得而知,但它在当下的探索已经值得被鼓励和关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