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清黄花店赶大集!

原标题:武清黄花店赶大集!

在我的儿时记忆中,黄店(老家把黄花店叫作黄店,省略中间的“花”字)是仅次于杨村的世界上第二大的地方。那里不仅有一座大阁(即玉皇阁,民间俗称无梁阁,阁读高gao),还有一个古时后留下来的大集市…… 据乾隆七年间的《武清县志》载:“皇后店(黄花店旧称)集,在县(指今城关镇)南四十里,每旬二、四、七、九日集。”今天是阴历的七月初二,正是赶大集的日子。

提到黄花店集市,一下子想起了母亲给我买兔子的旧事。上世纪70年代,有一次母亲到黄花店赶集,她卖了半袋麸子(麦子磨面后留下的残渣,可以喂猪),花了 6 角钱给我买了一对小兔子,我当时别提多高兴了。母亲找来砖头给搭了个兔窝,就把兔子放进去。小兔子有了新家,蹦蹦跳跳的也很兴奋,我喂它野菜,它高兴地看着我,然后跳着脚过来和我小手接吻,从此我也有自己的兔子了,心里那个美啊!但好景不长,我因为年龄太小,还不懂得喂养常识,没几天兔子就陆续生病,接着很快就死了。原来兔子不能直接饮水,它靠从野菜身上吸收水分,而我以为兔子也要每天喝水,专门在窝里面放了一个瓷碗,里面盛满了水。直接喂水,兔子会拉稀,尔后就很快脱水死亡。母亲知道我难过,也没责怪我。因为家里没钱,我再也不好意思张口买兔子了。过了大约半个多月,这时已经是麦秋之后了,我随福长二哥到黄花店集上玩,只见大街的一侧摆满了盛兔子的铁笼子,一字排开,各种颜色的小兔子争奇斗艳,别提多么诱人了。我顾不得二哥,一个人蹲在地上,不错眼珠地欣赏起来。也不知道呆了多长时间,大约是腿太累了,我站了起来,回头准备找二哥去,扭脸却看到一张熟悉而又慈祥的面孔,我母亲微笑着看着我,我当时又惊又喜。我问母亲干什么来了,她指着自行车上的麻袋片努努嘴说,我卖了10 斤麸子,给你又买了一对兔子。我当时睁大眼睛望着母亲,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既惭愧、心酸,又幸福、感动,当时就掉下泪来,一句话也说不出。这时二哥也买完东西过来了,我们一行三人骑着自行车,高兴地离开了集市。从此我很精心,每天自己下课后都要打野菜,由于有了上次的教训,小兔子再也没有死,一直长了好大好大。

黄花店镇位于武清区西南部,镇域面积53平方公里,辖22个行政村,黄花店本镇包括一街至五街,设有村委会。另有南刘庄、晏庄、鱼市庄、西后庄、西田庄、东田庄、崔胡营、冀营、包营、马营、杨营、胡营、甄营、八里桥、邵七堤、罗古判、解口等17个行政村。镇内总户数7309户,24459人。除汉族外,另有少数民族78人。据笔者查阅《武清县志》得知,1938年,黄花店镇属武清县第七区。1948年12月解放,属第五区。1949年10月,属第八区。1950年8月,属第九区。1952年1月,分属第十一、十二区。1957年2月,成立黄花店乡。1958年9月,设立黄花店“卫星”公社。1961年6月,南部6个村从黄花店分离组建石各庄公社,“卫星”公社改成黄花店公社。1983年,改成黄花店乡。1999年1月,撤乡建镇。如今的黄花店镇,工业发达,商业繁荣,百姓安居乐业,成为武清西部极具辐射带动作用的重要经济中心镇。

在辽代,黄花店周边设有很多的营盘,这些营盘后来便根据姓氏起名演变成了村落,如马营、冀营、杨营、甄营、崔胡营等。据我父亲讲,1937年,日本鬼子侵略武清时,当地老百姓为了吓唬日本人,就说这里有72座军营,当日本人听到这个消息后,只在黄花店驻军,而没敢往这些“营盘”进行骚扰。 关于黄花店这个村的来历,就不能不提到一个人,这个人就是辽太宗耶律德光。据史书记载,耶律德光是一位能征善战的皇帝。他将幽州升格为南京,并在包括武清一带京南地区屯兵驻守,以伺机南进。有一次,这位皇帝到武清狩猎时发现,永定河(古称漯水,又名浑河)的河套中有一片高地,春天开满黄花,秋冬是一片荒苇,便于会同六年(公元943年)在这个地方修建了一座“省抑宫”,用于为被囚禁的嫔妃洗心革面、祷告、祝愿、忏悔的场所。辽太宗驾崩后,辽世宗耶律阮继承皇位。他便将策划与他争皇位的述律太后,终身囚禁于省抑宫,于是后人便将这个地方称之为“皇后店”。省抑宫历经兵灾、水患和地震等灾害,如今早已无存。

提到黄花店,就不能不提玉皇阁。玉皇阁又称无梁阁,坐落在镇中心十字街上(我老家李各庄小学同学袁际伟就住在附近),千百年来一直是武清西部地区老百姓登高赏月、庙会庆典,以及孩子们游玩嬉戏的场所。据《畿辅通志》载,玉皇阁建于辽代会同年间(公元938-947年),清康熙56年(1717年)重建,清光绪20年(1894年)遭雷击受损,同年修复。另据文物专家考证,玉皇阁坐北朝南,长8.35米,宽6.95米,高18米。无梁阁原为九脊歇山顶式四层建筑,后因洪水淤积,地面上只剩下三层。每层正面均开立拱门,门额依次刻有“伏魔大帝”“玄天上帝”和“玉皇阁”字样;反面刻有福、寿、康、宁四字,每字一层。屋顶铺板瓦、筒瓦,顶脊之上簇立着狮子和鸟兽。阁内是磨盘的暗道,穹隆顶;排列整齐的洞窖里,合手端坐着无数个“小神仙”。拱眼壁内则设有砖刻玉皇大帝神像。传说,玉皇大帝是道教中职权最大、地位最高的神,他可以总管三界、十方、四生、六道和人生祸福。外檐角挂着16个铜铃,清风袭来,声脆悦耳,余音袅袅,古韵悠长(故又称铃铛阁之名)。我小时候到黄花店赶集的时候,有过两次攀爬的经历,至今仍记忆犹新。 1939年出版的《天津游览志》里提到了玉皇阁:“玉皇阁在黄花店镇,阁为三层,高可七八丈。阁后附九层神庙,塑像诡奇,相传为唐以阁:“玉皇阁在黄花店镇,阁为三层,高可七八丈。阁后附九层神庙,塑像诡奇,相传为唐以前所建。” 除玉皇阁外,文中还提到了唐朝时所建的九层神庙。迄今为止,笔者尚未在其他文献中找到相关记载,我小时候在老家的时候,也从没有听村中老人提起过这座神庙,这当为一重要历史信息,值得我们继续深入挖掘。 有意思的是,《天津游览志》除对黄花店历史遗迹作了介绍外,还对物产和风俗有所涉及。如提到当地的物产有高粱、黄豆、稗子、鱼虾等。特别提到了黄花店大集:“张庄(指豆张庄)在武清县南,附站(指火车站)无商务市集,在距站八里之黄花店镇,每逢二四七九日为集期。”一直到现在,黄花店大集仍依旧例,可知民间习俗的强大惯性和吸引力。1913年,尚在幼龄的张次溪“随宦北来”(赴北京),当时坐火车时曾路过武清。1928年,作者一度到天津某法院任职,期间多次路过武清。1933年,作者回到北平,因爱人为天津人,故经常来往于京津之间。由于这个时期的交通工具主要是火车,这就为作者了解武清风物、风俗提供便利条件。联想到“兹书所载,身历耳闻者,十居八九”,其有关黄花店的记载更显得弥足珍贵。 著名学者章一山曾作一首小诗,题目是《因公小住武清皇后店思家不寐》:“何年皇后店,人去尚留名。高阁开文化,长途近武清。思家寻蝶梦,落月听鸡声。权作司盐客,从兹事业成。” 看来,黄花店也是文人羁留之地,故留下上述一则佳话。

蓝天白云之下的玉皇阁

白颜色的玉皇阁

在民间一直流传着一个凄凉的传说:某年夏季的一天夜里,有姑嫂二仙云游至浑河(永定河)两岸,因看到浑河泛滥,灾民成群、饿殍遍野,故想拯救灾民于水火。姐俩约定用比赛的方式,在天亮前各建一座塔楼,以便让百姓有个避难之所。天未亮时,嫂子已经建完一座大阁——今黄花店玉皇阁,她想观察一下小姑子是否建完另外一座建筑——解(读“xie”)口古塔。于是,飞到了解口村学起了鸡叫,此时塔顶已接近完成,小姑子听到鸡叫声,以为天要亮了,情急之下,把一口大锅盖在了塔顶上,以此表示自己完成了这项工程。但这一动作被嫂子看个正着,情知输掉比赛的小姑子见到嫂子便羞愧地逃走了。直到现在,每当夏季来临的时候,人们仍然能够在早晨听到布谷鸟“哥姑……哥姑”的声音,民间传说,那其实是嫂子例行在每年夏天寻找小姑子的呼喊声。 2017年3月,我专程考察玉皇阁,并作竹枝词一首,为该千年古迹的毁灭而叹息: 黄店大阁有千年,只因姑嫂美名传。忽经地动墙山倒,古迹复生不比前。 解口古塔,是旧武清六景之一,乾隆七年《武清县志》在“古塔凌云”项下载:“在县治南三十五里解口,高出云霄,每逢阴雨,气象苍茫,仅见数级而已。”此建筑年代不详,但据笔者依据《天津游览志》推测,有可能在唐代,同解口塔同时,至少也应该在辽代,1939年倾圮,塔址尚存,另残损的石赑屃(音bixi,传说中的一种动物,像龟。石赑屃,即俗语所言之“王八驮石碑”)以及其它石质材料现保存于村委会的健身广场。吴合纶有《古塔凌云》一诗,这样描述这座建筑:“十丈浮屠耸碧空,金莲拔地倚洪濛。夕阳影送长堤外,朝霞光攒晓月中。千里桑乾斜映户,万重碣石远临风。凤城何处苍烟里,指点飞鸿去路通。”笔者于2017年5月去解口村考察,并作竹枝词一首,题目是《过解口村》: 宝塔倾颓身已残,千年赑屃不能言。武清景景传天下,旧址难寻好可怜。

王八驮石碑(石赑屃)

黄花店镇拥有丰厚的文化底蕴,除丰富的历史传说之外,还出现过一些名人。如评剧界著名的白派传人李兰舫。李兰舫于1918年出生在冀营村。3岁时随父母逃荒到天津,靠父亲卖菜为生,为一家人的生计,幼小的李兰舫也学着大人的样子,托着果盘到河东(今河北区建国道)一带的戏园子卖西瓜,无形中也受到了戏剧艺术的熏陶和感染。11岁时拜雷喜富为师学习京剧,12岁入刘翠霞(今武清区敖嘴村人)的山霞社,拜赵月楼为师改学评戏。第二年改入白玉霜班。在白玉霜、刘子熙的指导下,很得白派真传,技艺日臻成熟,逐渐成为一个有影响的白派演员。1937年,李兰舫开始在天津独挑育德班,多次领班赴沈阳、大连、哈尔滨等大城市演出,颇受东北观众欢迎。1949年任天津勇风剧社主演,1957年调沧县评剧团(沧县当时属天津专区)。李兰舫嗓音宽厚、圆润,白派韵味十分浓郁。在白派委婉低沉的基础上,她的唱腔又有所突破,呈现出苍劲高亢的风格。她的戏路很宽,除工旦角外,还能演生、净、丑等不同角色。代表剧目有《砸粥缸》《骨肉情深》《母子两代英雄》《潘金莲》《珍珠衫》《桃花庵》《玉堂春》《秦香莲》等。1954年,她参加第一届全国戏剧观摩演出时,主演的《孔雀东南飞》获得二等奖。十年动乱中,她被戴上“戏霸”的帽子,下放幼儿园当保管员,受尽磨难。从1973年开始重返舞台。1984年9月2日,这位德艺双馨的评剧艺术家因重病染身,病逝于沧州,年仅66岁。 黄花店镇的民间花会也是远近闻名的,很多花会,诸如西田庄的彩车会、甄营村的少林会、杨营村的“杠箱会”等,被列为市或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李兰舫

李兰舫戏照

商业街街景

商业街街景

商业街街景

商业街街景

商业街街景

住宅小区

邮政设施

羊群

西田庄的彩车会,据说已有200年的历史,每年春节都有演出。表演时,有一人坐在用竹木绑扎而成的彩车上(实际是站立行走,车上盘着的腿为道具),前面一人拉车,后有一人推车,虽角度不同,动作却协调一致,犹如一个完整的小车在行走。在小车行进过程中,拉车人、推车人、坐车人及伴车人会用夸张的动作,表演上坡、下坡以及軏车时的情景,以扭为主,一步三颤,喜感十足。彩车会演绎的故事版本很多,西田庄村所表演的是各路神仙保护娘娘出宫的场景。 甄营村有一道少林会,也是有相当长的历史了。据村民介绍,甄营的少林会源于河南嵩山少林寺,属“洪艺门”(“洪”即“大洪拳”、“小洪拳”)。清朝光绪年间,村里来了一位姓梁的少林寺俗家弟子, 村民冯光兴等人便跟随梁师傅拜师学艺。几年后,梁师傅去了石各庄镇的李各庄村教习武术(笔者的爷爷侯德仲是民间武术师,也是梁师傅的再传弟子)。为继续学习武术,冯光兴白天步行到李各庄打短工,下工后,就去跟师傅学武,然后一路打着“撑拳”回家。几年下来,冯光兴终于学到了六趟长拳、八趟单人练和四十多趟对子活的功夫。学成后,他回到村里向年轻人传授武术,为‘甄营少林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杨营村的“杠箱会”同样非常有名。杠箱会的故事源于宋真宗年间,李妃上香遇雨,道路湿滑,随身财物只好由随行的众人肩扛手抬一路运送,所以“杠箱会”实际上是一种“皇会”。大约在清光绪年间,村民李荣先在梁各庄村学到了杠箱会的表演艺术,回村后将这门技艺传授给受给村民 。杠箱会由四面大旗开路,后面跟着10名身着金黄色服装、头戴金黄镶红边巾帽、腰扎金腰带的随从,每两人一组,用一根5米长、碗口粗的木杠,抬着长80至100厘米、宽40至60厘米的大木箱(重五六十斤)。这些木箱插满彩旗,第一组为龙箱,其余四组箱上分别描绘着代表春、夏、秋、冬四季的花卉。”行进过程中,两个人都不能用手接触木杠,同时,还要做出各种高难度动作, 无论是肩扛杠、前胸顶杠、肚子顶杠、喉咙顶杠、后背顶杠,或是换肩、翻转、倒立踹杠加前滚翻加鲤鱼打挺等,都绝对不能让箱子掉下来 。 每年除夕,村里都要表演这场“皇会”,成为村民一年当中最重要的娱乐方式。 在黄花店镇五街村,有一种名为“梵呗音乐”的音乐会,每天晚上,同善梵呗音乐会的成员们都会来村活动室排练,并经常参加各种演出,给村民及附近十里八村的乡亲带来了美的享受。 据音乐会第四代俗家弟子马德培介绍,黄花店镇内有一古寺,名金华寺,寺中住着演光、普济、周月、沙章、沙文等几个僧人,音乐会就是由普济和尚所传,至今已传至第五代。音乐最初只在寺庙流传,后来逐渐流传到俗家弟子当中。音乐会的乐队有固定编制,十名乐手为满班,包括五吹四打一圆帽。五吹称为文场,四打称为武场,圆帽只有诵经、参灵、拜佛时才随班。音乐的演奏形式分为走街和坐吹两种。演奏时以管子为主,辅以云锣、笙、笛、钹、鼓等,演奏形式继承了唐宋宫廷音乐的特征,粗犷、豪放、场面宏大、气势雄壮,以悲壮曲目居多。音乐会现有曲目近百首,能演奏的有70多首。

医院

派出所

社区服务中心

在我小的时候,黄花店大集原在镇中心的十字街,以玉皇阁为中心,后来因为障碍交通,先后改了好几次地方。现在集市所在地在镇南邻近大堤的一块空地上。空地北侧是东西向的黄花店商贸大街,约有三百多米长,清一色的二层小楼,看上去颇为繁华。空地西侧是黄王公路,附近有派出所、医院、药店等建筑。空地大约有二三十亩地,四周没有固定建筑。每至集期,空地上被各式彩棚所占满,五颜六色,非常壮观。这里的商品应有尽有,而且十分便宜。如新出产的戎果(带皮的花生,土语),5块钱2斤。青棒子,5块钱8个。五花猪肉,12块钱一斤。熏猪头肉,每斤17块。熏肉肠子,每斤12块。集市上特色小吃和特色食品比较多。有一家炸蚂蚱摊,每份10块,有很多顾客购买。李家熏豆腐干,色泽微红,香气宜人,每斤才6块钱。村民办红白喜事做素烩,都喜欢买他家的。集市上有卖炸糕的老两口,男主人今年72岁了,他用黄米做的炸糕,色泽金黄,酥脆甜香,每个1块钱。有一家烧饼铺,烧饼薄如白纸,又香又脆,1块钱2个。与煎焖子一起吃,非常爽口,吃了一次还想吃下次。 黄花店二街有一家店铺,专卖果仁。其商标名为“狗屁果仁”。他家的果仁选料精当,经手工挑选,配以祖传秘方,以传统工艺精制而成。其特点是入口酥脆,香咸适口。记得去年4月、6月,我曾两度到黄花店玉皇阁前的这家门店进行考察,并先后写了2首竹枝词,以褒扬武清的这个特色美食。 其一:小店一间在阁前,批发零售不拾闲。唯因称谓多俗气,才令美食天下传。 其二:黄店街头炒货摊,天没放亮冒灰烟。主人勤奋动手早,不到半天卖五千。 今天赶集的时候,我试图找找“狗屁果仁”,却没有找到它的踪迹。但在集市的西东南角却发现了另一家“甄营老张大果仁”。我花10块钱买了2袋,品尝后果然好吃。据主人说,她家的大果仁也是用传统方法炒制,每锅一次三四十斤,平常供不应求,每次到集市很短时间内就会被抢购一空。若不是我今天去得早,恐怕也是无缘得见了。 回家的路上,我顺便参观一下黄花店中学。这所学校是我的母校。我于1979至1981年在这里读了两年的高中, 当时班主任是刘乃光老师,同学中仅黄花店的就有李志刚、李学功、王涛等。李志刚曾经担任过镇领导职务,王涛毕业于大连海运学校,现在天津港工作。李学功在天津机务段工作,上高中的时候,我曾到他家去玩,他母亲给我们做的是白米干饭(那个时候人们很穷,吃不起白米饭),至今想起来,仍回味无穷。记得1983年我从长春毕业回津的时候,他还曾帮我到天津火车站搬运过行李。 我上高中一年级的时候,每天一个人从李各庄走6里土路到学校,冬天冒着寒风,夏天顶着烈日,吃的是窝头咸菜,穿的是补丁衣裤,风雨无阻,可谓艰辛。学校教室还是平房,冬天要生炉子。如今两座四层教学楼和一座宿舍楼拔地而起,看上去非常壮观。教学楼前,是现代化的彩色足球场和篮球场,非常漂亮。传达室的师傅听说我是母校毕业生,就把我请到院内参观考察。看着母校的一草一木,我努力回想着上学时的情景,可惜离开母校太久,旧时影像早已模糊了!

本人露个脸

集市彩棚

黄米面的大炸糕

果仁还是土法炒的香

黄米做的的炸糕,据老人家讲,他家的店铺在集上已经有三十多年了

肉肠子12块一斤

李家豆腐干

色泽鲜艳的豆腐干

冬天的大集

母校黄花店中学

篮球场

公交车站

故乡的青纱帐

作者:侯福志

武清万事通搜集整理,转载请带上武清万事通二维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