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正文

创sports创客谈:乐刻运动创始人韩伟谈运动健身产业

原标题:创sports创客谈:乐刻运动创始人韩伟谈运动健身产业

99元包月,24小时开业,小型智能化,不是连锁而是“共享入口”,成立不到4年的乐刻运动,无论线上还是线下都与传统的健身房有很大差异。如今,这个健身行业的“另类”,在全国已开设共计500家门店,平均每家门店日活达300~500人次,成为国内门店最多,日到店人数最多,课程最多运动健身平台。

借助"互联网思维"、"大数据算法"和"物联网技术"赋能教练和场地等社会公共资源,乐刻运动期望实现健身场景和服务的供给侧改革的平台价值。乐刻运动创始人韩伟,近日做客搜狐体育频道,畅聊三年创业历程,以及乐刻平台背后的产业逻辑。

打造健身平台模式 提升有效付费用户

乐刻运动三年来快速的发展,与韩伟及团队创业之初对市场的细致调研有着很深的关联:“我们是在2015年4月份成立的,但之前我们筹备用了一年的时间。理论模型的探讨和研究,各种基础设施的调研、国外的各种模式我们探讨大概一年的时间。”

与传统健身房的本质不同,乐刻运动致力于打造平台模式,对此韩伟解释:“它更像Uber,而健身房连锁更像出租车公司。乐刻运动做的是Uber模式,但是大家所见即所得,更愿意把乐刻运动看作连锁店。其实跟我们看到Uber的车接送我们出行一样,但我们一般不会把Uber理解为一个出租车公司。

乐刻运动在很多领域都位列全国第一,Cross Fit是全国第一,私教平台也是全中国第一,智能排课是世界第一等。用户很难看到其他纬度的乐刻运动,而更多是从健身房数量规模的角度看。”三年的发展之中,乐刻运动估值一路飙升,始终备受投资人青睐,对此韩伟幽默的表示:“我们就像一个做包子的,不掺地沟油、不使假,价格特别低,自然有很多人喜欢。”

相较于追求华丽的商业模式,编造性感的创业故事或者跟风创业,韩伟更看重的是项目及团队的真实与接地气:“我觉得乐刻很真实很接地气,要真正的把运营效率做起来,最后都要落实到有效付费用户,落实到用户黏性上,永远在这方面做第一,这也是投资人看好乐刻的原因。为什么乐刻能做出效率来?可能因为更接地气,更傻大憨粗,更善良不想去骗人,这也是乐刻用了三年把绝大多数对手甩在身后的原因,也促成了我们能够拿到融资。”

健身产业牵手共享经济 不是连锁而是"共享"入口

未来的世界,企业将不再会关注于规模、标准化和权力,只会关注灵活性、敏捷性、个性化和用户友好,必须找到一个方式让互联网和实体经济相结合,而这个方式就是数据。

乐刻运动从发展之初定位为新零售的“共享入口”,健身行业的共享经济模式最核心的就是健身数据。韩伟表示:“未来所谓的新零售本质上是用数据,后台的中枢数据系统去指导前端的场景来提升效率。改造新零售核心本质是让场景端变得智能化,后台用数据中心调度它,本质做这两件事。你这两块没有,本质上就不是新零售。”

如何利用后台去提高智能场景端的效率?如何提高健身房的运营效率?这些都依靠于后台大量的数据处理:“我们直接用大家通俗易懂的航空公司举例,航空公司的竞争绝对不在表面,而是比飞机飞行的班数,你的飞机一天飞三班,我的飞机一天飞四班,我的收入一定比你多33%,因为我的坑位比你多33%。我能多拉1/3的顾客。你的满座率70%,我的满座率95%,我又比你高1/3,这两个1/3导致你亏损我可能赚钱。”

而回到健身房本身,乐刻运动把健身房场景作为一个智能数据终端,智能场景端用后台各种方法去提升效率。

数据和算法的处理开发具有很大难度,并不是一招鲜吃遍天的东西:“光后台技术部门就五百个人,这是非常非常庞大的工程。共享也好,新零售也好,做这种逻辑对中央赋能数据系统的要求是非常高”韩伟表示。“具体来说,用户复购从1.0变成1.1,你的排课率从五节课变成六节课,签到率从75%提升到80%,做人流预测更清晰一些,做执行度更清晰一些等等一系列指标,整体上有一百项指标为合成的,每项指标都提升,最后提升起来了。”

共享经济的核心是找到社会的过剩产能,用中央数据系统把它调控开,匹配旺盛的消费需求,达到更优的消费者关系,它与资本主义对立,共享可能会低于你最佳效率的资本主义的运营效率。提到共享经济大家自然会想到Uber和Airbnb,实际上Airbnb 和 Uber 的核心在于通过互联网资源的精准配置方式,解决过剩产能的问题,实现产能的断崖式下滑。

韩伟表示:“乐刻做的是过剩产能核心的底层共享,我们通过这个链条来把整个健身房产业串通,这是我们核心要做的事情。”而在乐刻运动今年创新的共享模式物业合作中,品牌合作方会对租金、器械、装修等进行部分或全部减免,乐刻运动来运营对方的健身房,给对方带来人气或更好的用户体验,从而再对利润或流水额进行分成。

以用户为中心 打造全新的运动生态

建立运动生态一定要以用户为中心,如同大自然优胜略汰的自然规律一样,需要把自身企业置于大生态系统中,从而推动国内健身产业更好的发展。

韩伟表示:“单独自己做不能称为生态。比如运动处方,你做所有的运动产业最后要做运动处方,要给运动者提供专业的运动计划。我们知道欧洲、美国、日本都有很健全的运动处方体系,都能够对应出来,中国严格意义上是没有的。做运动处方的基础是要做人体最大摄氧量的统计,这是人体的最基础指标,也没有人做,我们做了。而诸如此类许多地方,甚至对我们个人、公司甚至都未必有回报的。譬如我们要做智能门禁、要做智能排课等等一系列东西,要做智能跑步机,很多底层的东西去做。而做生态必须有底层基础,乐刻在做的就是要搭建这个底,从而打造以用户为中心的全新的运动生态场景。”

坚持国际标准 有效提高客流及效率

传统健身房疯狂的办卡,教练背负着巨大的销售压力,沉重的人力成本,健身房利用率低,通过预售年卡虽然获得较好的现金流,但是仍然解决不了国内传统健身房由于运营模式带来的巨大负面影响,最终导致健身房出现倒闭关店甚至跑路的现象,由于模式亏损,难以做大,导致国内并没有出现全国性的健身连锁品牌。

乐刻运动通过执行世界标准及健身房运营体系,增加了客流以及运营效率。韩伟表示:“小型健身房实际上是国外整个社会发展的主流产品。乐刻一天大概能服务300-500人次,传统大的健身房一天在200人次左右。然而我们面积是它的1/10,客流却是它的140%。而美国的小型健身房数据统计,一天的客流做到600多,比我还高一倍,因此未来我们的进步空间还是很大。”

实际上,国内大的传统健身房延用的是国外“倍力模式”。韩伟表示,“从数据方面来看,目前中国的健身房人口只有0.7%,美国在22%左右,覆盖半径原先北京城30年前覆盖5公里。然而,现在5公里范围之内有很多的商场、很多的健身房,所以你只能覆盖到1.5公里,你覆盖到1.5公里,健身房人口0.7%的话,养活不了这个商业模式来,因此,国内的倍力模式,即传统健身房模式却逐渐在走下坡路。”

在教练管理方面,乐刻运动延续平台概念,不采取直接购买和直接雇佣制而是利用平台吸入教练,乐刻的教练更像是淘宝上的商家、Uber的司机或者Airbnb上房源的房东。

韩伟表示:“我开健身房现在不到一万个教练,如果都全职的话效率一定低。这不是现代经济组织最佳的解决方案,在乐刻平台上的兼职教练有CEO等各种很专业的健身达人。同时也有很多全职教练,他们只要能够提供最好的服务内容与课程,在平台上想干一节课或者十节课都可以。我们都给他们提供一个平台,我们认为这样来去解决社会效率是最高的。”

同时,输出市场竞争机制,保证教练提供优质服务的同时,也允许消费者退款,从而保证良性循环以及教学质量。“教练不用承担销售的内容,核心把教学教好取得效果,你再进行续卡,如果中间有一次服务不满意,给我干掉,降权降一星评价。”

唤醒国人健身意识 提升运动快乐度

谈到乐刻运动的发展现状,最让创始人韩伟骄傲的并不是出色的融资情况,不断扩大的规模或强大的数据平台,而是乐刻运动所到之处让健身房人口的比例从0.7变成2.8,有效付费用户持续增高,让更多人的人真正体验到运动的快乐。

韩伟表示:“我们觉得这个数据增长还挺牛的。我们希望能够提升中国教练的水平,因为中国严格意义上不缺教练,但是中国从0到1的教练特别多,然而真正的好教练却很少,我们建立教练体系,对教练的好内容进行升级。从专业的课程到健身设备我们要把海量的供给做起来,普及健身意识,让更多人的人动起来。”

乐刻运动通过举办528、88健身节等活动促进国民提升健身运动意识:“我们希望消费者有这个意识,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公益。我们唤醒了运动健身意识之后,你或许不选择来乐刻健身。然而只要有了运动意识,只要对健康有益,去哪家健身房都可以。我们真的希望能够为这个时代为社会做点贡献,如果只围绕利润、钱,这件事就没法做了。”

打通运动基础环节 平台模式为行业赋能

乐刻运动切入的是商业3.0角度,3.0阶段搭的平台会在某个纬度上比2.0搭平台要复杂。虽然是非常系统复杂的庞大工程,但平台各环节串通好后,将会给未来国内健身行业的发展带来极大的便利,区别于传统的健身房加盟模式,平台模式将为该行业赋能并帮助该行业其他从业者更好的成长。

韩伟表示:“希望平台全部搭成之后,能够给行业带来更大赋能。假设如果你要开一个小健身房。如果你需要建设前台,这个平台可以帮你输出智能门禁,平台也可以按照你的需求输出课程,输入教练,也可导入会员。然而,如果大家都是在一群小羊当中薅羊毛,这个羊长不大,我们希望这个羊放大,别都去薅羊毛。”

颠覆错误逻辑 回归产业正确本质

健身行业市场巨大,但纵观国内健身房没有一家上市公司,异地扩张的几乎没有,究其原因韩伟认为:“本质上,这个行业不健康。”

他举例,中国健身房的价格比美国要贵,私教价格也比美国贵。美国的健身房最便宜9.9美金一个月,私教在纽约写字楼大概正常是60美金/小时,不比中国贵,都比中国便宜。消费端不满意,教练端收入的75%被抽走了,而这在其他行业是不会存在的。“试想商场卖一个三千块钱的彩电,进货价一千,两千块钱渠道利润是不可能的,很少再有这种产业。逻辑不对我们就要颠覆,这就是乐刻在做的事情。”

随着消费升级以及用户对个性化的追求不断增加,小型健身工作室异军突起,小型健身工作室“人货场”结合的商业模式,有利于国内健身课程的研发。韩伟表示:“如果研发课程的话,我认为是非常有价值的,因为国外有很多课程,Power play等等,有很多课件出来,我们应该支持研发。”

场景端方面,装修、提升坪效,科学布点都是十分专业的事,加之多数健身工作室盈利规模化、复制程度低,韩伟建议开设小型工作室要谨慎:“当货和场景加一块儿综合性价比考核,不是单个性价比的考核。商业模式对于很多国内私教工作室或者小型工作室的看法,并没有理特别清楚,两者混在一起会比较麻烦。”

对于体育创业者的建议:保持敬畏之心 真实而扎实

谈到自己的创业建议,韩伟表示:“创业还是保持点敬畏之心,更认真更扎实去做,更接地气去做。”

中国现在的创业到了一个最火热的年代,资本泡沫期放大历史长河,如果放一千年来看,在这样的环境下创业,真实就显的更加重要:“泡沫很高的情况下,骗人可以拿来钱,不骗人也可以拿来钱。不过我们认为还是要尽可能提升效率,尽可能对用户好,回到商业本质做这件事情。只要我们是很认真做这件事,哪怕今天不盈利,哪怕今天方向走的不对,甚至哪天倒闭了,对这个社会都是有价值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