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YOUChain创始人赵峰:从巨头公司出来的流量玩家

原标题:YOUChain创始人赵峰:从巨头公司出来的流量玩家

在阿里、腾讯、微软沉浸多年的赵峰,把互联网的精髓移植到了区块链中。从技术到产品,再到创业,他显然有更高的格局和野心。他形容有链的DApp是“区块链流量TOP”,在他打造的流量王国背后,还有一个更大的公链版图。

密码极客 (ID:alichyb)文 | 密码极客

鱼塘里的鱼“疲了”,不想玩了。

后流量时代,每个创业公司日思夜想的,都是怎么冲破巨头包围。一头是瓜分殆尽的流量,另一头是新鲜感不再的疲软用户。即便是姜太公,也难以做到“愿者上钩”。在饱和的市场里找商业突破,就必须找到更适合消费者的本质玩法。类似快手之于社交,头条之于信息分发,有链在区块链领域用“娱乐”杀出了一条血道。

2018年5月16日,恰巧在上线OKex一日后,有链旗下的DApp突破了100万注册用户,直接为交易平台带去几万新用户。

YOUChain创始人赵峰在接受密码极客采访时,把项目的起飞归因于“团队和业务优势”。

赵峰在公司官网上的介绍,有六个头衔:阿里系列占了四个,剩下的是腾讯和微软。倚仗过去十几年在互联网巨头的经历,赵峰在面对竞争时很冷静,“因为很多事情都经历过”。

01 在QQ做社交

14年前,当硕士毕业后的赵峰第一次走进腾讯时,“想法没那么多”,更没想到多年后会成为一名创业者。

2004年,海尔总裁张瑞敏婉拒了马化腾的QQ,“没有说服我,谢谢你刚才精彩的介绍”。在这场央视年度经济人物的颁奖典礼上,马化腾推销QQ失败,略显尴尬。

同年,QQ在年轻人之间却很流行,赵峰就是其中一员,“读书的时候大家都在用,不管是在实验室还是生活中聊天都用”。硕士期间,他一直研究移动端操作系统与APP的开发,技术与业务的重合让他在校招中选择了腾讯,“能够服务这么多用户是一件很骄傲的事情”。

当时的腾讯只有几百个员工,尚未变成今天的“鹅厂”。

因为人少,公司很多产品从开发、测试,甚至渠道上线都是一个人做,这给技术出身的赵峰打下了产品基础。也因为人少,他在开发第一代手机QQ时,有了更多创新的空间。

到了2005年,赵峰做了一个业内轰动的产品——世界方。基于QQ改造,这个3A级项目集合阅读、论坛、群聊、语音视频,几乎囊括了现在所有的主流社交功能。

可惜的是,即便技术已做到最顶级,13年前网速太慢,只有6帧的视频,看起来就像PPT。这个“超前”的项目,谈了一场“时间错误”的恋爱。

产品没有成功,但毕业仅一年的赵峰却因此被微软挖走。彼时,微软还处于最巅峰时期,负责MSN全球研发的赵峰也尝到了发展红利,“微软让我有机会直接对话殿堂级技术、语言的创始人,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设计体系、架构的能力,也为日后做QQ架构师打下了技术基础”。

四年后,公司要调回美国,赵峰也回到了腾讯老东家。他回来后的第一个任务,是孵化QQ浏览器。

没有资源导入的前提下,他完成了从0到100万的成绩。此时恰巧QQ正与微信竞争激烈,赵峰主动申请转岗QQ,“因为对QQ还是有感情”。

抛开QQ架构师的身份,赵峰认为这场良性竞争是必要的,“社交存在较高的门槛和护城河,所以QQ在公司之外找不到对手。但是没有长期威胁的话,它会变差。所以外面没有对手,就在内部找一个”。“赛马机制”一直是巨头公司内部的竞争常态,也决定了腾讯多个重要历史转折点。将QQ与微信置于同一赛场,“优者胜出”是腾讯赢得移动互联网船票的机会。

尽管最后是微信跑了出来,但在这场“社交产品”的博弈中,赵峰受益匪浅。社交的痕迹,从一开始就出现在他区块链创业的项目里。02 阿里教会拥抱变化

过去在腾讯、微软的十年,赵峰尝试了很多业务:移动互联网、社交、游戏、社区。最后,只剩下一个没待过的领域:互联网金融。

2015年,马云在证监会的一场座谈会中提到,“互联网金融”这个词是他编出来的,他本人也没想到,这个词对中国金融界的影响会这么大。而就在一年前,内心渴望变化的赵峰,也进入了蚂蚁金服。在蚂蚁金服,赵峰遇到了他日后职业生涯最重要的两个title:支付宝技术总监,支付宝产品总监。一开始,赵峰干的还是“技术”老本行。在带了半年支付宝团队后,管理层认为他可以更好发展别的能力,赵峰也因此经历了职业生涯的最重要转折:从技术总监到产品总监。

这回恰恰相反,除了社交产品,其余的支付宝所有产品线都归到了他的名下。转岗的跨度大,但难度却不大。赵峰过去十年的技术生涯,一直伴随着产品的业务。产品转型之路,在他完成支付宝两个版本迭代后进入正轨。

此时的管理层却给了一个更大的任务——独立启动“口碑”,成为口碑产品总监。

不同于之前的主动尝试,三个岗位,两次转岗,都是组织的安排。阿里“六脉神剑”之一的价值观——“拥抱变化”,让赵峰感受了个透彻。

接下来,真正让赵峰觉得挑战巨大的日子来了。

“那段时间,我基本上每天就只睡两三个小时”,省下来的时间,都被赵峰用作思考商业和竞争格局。从0到1去做口碑,不再是技能和管理的挑战,而是更高层次思维的考验。为了克服思维的转变,赵峰告诉密码极客,最主要的还是勤奋。

每一个产品的开发初期都肩负着光荣与梦想,而过程都堆满了血泪与艰辛。

虽然艰辛,但赵峰却很享受这个过程,“个人来讲,自己把控现状后会有商业的判断,之后做出决策,并把这个决策实现出来,这个让我自己觉得还算成功”。

03 放弃to B,转身区块链

对赵峰来说,离开支付宝是早已在计划表上写好的日程。面对创业,他早已做好了规划:给自己留十年的时间。

离职前,赵峰在支付宝管全行业,每块业务都有了解,每个领域都有人脉。正式决定创业前,他把所有行业理了一遍。判断的角度不是能否活下来,而是“未来的空间够不够大,可以成为一个什么样商业模式的公司”。不论之前理得多细,从阿里出来的那一刻,赵峰创业的困难才真正开始。

谈到最初具体创业的项目和方向,赵峰向密码极客坦言,“互联网的赛道比较拥挤”。曾经的创业想法再多,在赵峰出来后才看见现实矗立两座大山:一是不成立,二是已经有公司在做。其实在选择区块链风口前,赵峰的to B项目已经拉到了巨额美金的天使投资。只是,资本点头没这么快。同时几家机构参与融资,谈的时间就更长,敲定框架便花了前后一个多月,赵峰认为进度远慢于预期

另一方面,好不容易找到好项目的赵峰,面临着“被迫”站队的局面。比站队更尴尬的,是对面站着的全是老东家:腾讯,阿里。

注意到区块链,也恰巧是这个时候。引起关注的契机,是赵峰身边很多人开始参与进区块链。于是17年下半年,他开始研究区块链的技术和经济设计,“越看越有颠覆性,这是下一个大的赛道”。

以时间上看,赵峰更像个行动派。从to B项目转到区块链,赵峰用了一个多月时间。而搭建团队,他只用了几天。用他的话说,“反正先进来怎么都不会错”。提及有链团队,外界的第一反应是“BAT”班底,蚂蚁金服、开心网的头衔占据了半壁江山。而和赵峰一起开启新事业的,有老朋友也有新盟友。

三四位朋友、前同事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后就决定过来,“根本就没问要做啥事”

04 娱用乐造就流量TOP

网上有人评价,有链身上有浓厚的支付宝影子,挖矿类似于支付宝的蚂蚁森林,红包和转账有着“微信红包+支付宝转账”的既视感。

赵峰给出了自己的定义。前者,引入了蚂蚁金服和淘宝的商业模式。而后者更像微信支付与社交的结合,为的是将数字币之间的价值打通。在他看来,以商业领域而言,腾讯聚焦在社交和流量变现,阿里聚焦在to B相关的服务。而他所做的有令更底层,也覆盖了更多的商业模式。

事实上,有链选择的更像是区块链布道者的身份。

赵峰在密码极客的采访中几次提到,“大部分的应用其实都是在炒作,没有真实的场景”。而他也希望有链承担起区块链普及、培养认知的角色,“真正让每个人用起来,知道区块链是什么样的东西”。

基于这些原因,赵峰将有链的切入口选择为:认知,娱乐。娱乐是每个技术新时代的入口,赵峰把它的优点总结为“门槛低,接受度高,容易玩起来”。

此时,赵峰曾经做互联网社交的优势开始显现。目前市场,用户更习惯互联网的运营运作模式。从获客成本到用户粘性,再到用户间病毒式传播,娱乐的切入让互联网的获客优势更加明显。

目前旗下的DApp有令,前期通过渠道转化而来的用户不到20万,其余150万均通过用户邀请而来。沉浸巨头公司多年的赵峰,终于把互联网的精髓移植到了区块链中。05 流量玩家的公链版图

以娱乐为切入口,实现从0到1的用户积累后,摆在赵峰面前的,是一条更长的创业之路。第一件事就是商业变现。据赵峰透露给密码极客的数据,现在有链的APP上有170万用户,基本日活在30万左右。围绕流量,有链想要做的是给行业赋能。

拉社群做空投,同时开放媒体资讯。一切都是为了让项目方更直接触达用户。项目方、投资者看好有链,是因为这个公链上跑着最大的区块链用户和场景。

与密码极客的交谈中,赵峰不断流露出自信,他评价有链的吞吐量、安全性、拓展性都是一流,“只要你的用户和区块链产品够大,下面的公链就够好”。

尽管支撑起众多百万级DApp,现如今的有链却显得力不从心。有链刚成立是双线开发,其中一条复制以太坊。在DApp的指数级增长中,问题开始接踵而至。

YOUChain的首席架构师何畅彬曾说,在支持用户投票的数据上链中,就出现了TPS不够高、智能合约的编写不够友好的情况。实际上,何畅彬也承认切实体会到了当前基础技术的不足,“在推进公链技术发展上,一开始我们就是被用户和应用需求推着走的”。

另一条即将替换上去的公链就显得尤为重要。目前该公链实测10万TPS,赵峰向密码极客表示,这已经足够支撑百万级DApp,而这在全球也是顶尖的。

为了让这条公链承载更全面的商业场景,赵峰采用了生态的打法。想要打通各个场景,就需要引入开发者,让有市场潜力的DApp入驻进来。赵峰解释自己其实是在搭一个台子,“并不是都要自己做,自己做不过来”。

以前的赵峰,一直在帮巨头公司做“中心化”的事情,场景和用户都集中在巨头手上。然而尾大不掉,赵峰认为“去中心化”需要创新公司来做,“之前在各个领域的经验积累,使得我在看到区块链+能够创造颠覆性的场景时,可以迅速、敏捷地做出反应”。一旦建立起生态,赵峰可以不怕BAT这些巨头,之前“被迫站队”的局面也不会再发生。下一步的打法,赵峰选择针对市场活动,包括线下的开发者沙龙、开发者大赛。

吸引更多开发者到链上,才是这个看似娱乐化公链的最终目的。体验过5个月170万的流量起飞后,赵峰告诉密码极客,他给自己立了个目标:在年底,达到1000万的用户数,同时公链上有几百款DApp。阿里巴巴合伙人、素有“阿里参谋长”之称的曾鸣曾公开表示,区块链价值实现的一个基本标准,就是出现达到千万或上亿的应用。观点之下不乏追随者,知名投资人朱啸虎非常赞同,“所谓‘风口’的标志就是诞生一款千万日活的应用“。显然,从互联网巨头出来的赵峰,见过更大的世界,也拥有更大的野心。

(本文原创作者为密码极客,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阿里系区块链创业校友俱乐部】是密码极客发起的创业俱乐部密码极客背靠优质阿里系区块链项目,2000+区块链技术人才,80000+社群成员。关注“密码极客”,进入“超级会员”,点击加入俱乐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