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腾大学英国行|听剑桥终身教授讲中西发展,看诺奖得主揭人脑奥秘

原标题:青腾大学英国行|听剑桥终身教授讲中西发展,看诺奖得主揭人脑奥秘

8月26日,青腾长江商学院-未来商业学堂(三期)学员们迎来了英国之行。学员们走进了剑桥耶稣学院,聆听来自剑桥大学Judge商学院终身教授Peter Nolan,以及诺贝尔生物医学奖获得者John O'Keefe博士的两堂课程,在短短一天时间里,从人文历史与现代科技两面,深入了解人类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图:学员与Peter Nolan教授合影

剑桥教授Peter Nolan:中西方长期发展下的趋同与趋异

人类正处在一个新时代的开端,中西方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也面临着一些相同的问题,譬如财富和生活机会不平等、商业权利过于集中、金融系统的监管……站在当前的十字路口,中西方如何拥有一个和谐的未来?Peter Nolan教授在《中西方长期发展下的趋同与趋异》课程中,与学员们共探中西文明几千年来的发展踪迹,寻找新时代下全球经济的融合之门。

图:剑桥大学Judge商学院终身教授Peter Nolan

从远古时代两千年发展至今,中西方文明共经历了两次趋同和两次趋异:第一次趋同是中国汉朝与西方罗马帝国之前,中西方完成各自统一后在政治、商业和文化方面都有趋同之处。第一次趋异,罗马帝国灭亡、汉朝结束,中国在唐朝持续繁荣,而西方世界在战乱无休中堕向黑暗。第二次趋异更让中西方差距加大,中国从19世纪早期到1949年一直处于落后,而工业革命却让西方翻身做了世界主人。第二次趋同,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后经济文化的伟大复兴而来,在现代全球化的30年里,发展中国家的GDP增速超过了西方。同一时期的西方与中国踏着同样的步调前进,特别是在文化上,对此,Peter Nolan教授均做了详细阐释。

当前,我们又站在了新时代的拐点上,中西方都正处于发展的十字路口。我们应该如何处理发展过程中不断涌现的挑战?未来的全球经济又将面临何种变化?Peter Nolan教授表示,中国长期以来的“正和”思维,可能有助于与西方建立合作关系,以应对全人类面临的深刻挑战。而未来到底是和平的还是充满冲突的?Peter Nolan教授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西能否合作创建出一个更好的经济体制,以及一个更好的监管系统,只有这样才能让我们有一个和谐的未来。

诺奖得主John O'Keefe:解密大脑,从海马体说起

看过《神探夏洛克》的人,大概对“记忆宫殿”这个词不会太陌生。研究发现,当人在使用“记忆宫殿”法时,大脑里的海马体会异常的活跃。海马体就像大脑中的“内置GPS”,一个人若是路痴,那么很有可能是其大脑中的海马体不够大。那么海马体是如何发挥作用的呢?一场关于大脑的揭秘之旅就此开始……

图:诺贝尔生物学奖得主John O'Keefe教授

如玩密室逃脱一样,John O'Keefe博士让受试者带上扫描仪,在虚拟空间里找到两地之间的最佳路线。结果表明,海马体激活程度越高的人,其导航能力也越强。同时,他们还发现伦敦出租车司机的海马体比一般人的大,而伦敦的公交车司机的海马体则与常人无异,因为公交路线是确定的,而出租车司机需要记住25000条路线。由此可见,海马体是大脑中最重要的“GPS”系统。

那么,海马体是如何实现定位的呢?在大鼠与蜂巢迷宫的实验中,John O'Keefe博士发现,在没有任何指示的情况下,正常大鼠可以通过思考和记忆找到最佳路径,它们具有理解地图的能力;而海马体受损的大鼠,空间感和方向感差了很多。原来,海马体中有许多与空间相关的细胞,当大鼠走到特定区域内,不同的细胞在不同的位置被激活,大脑细胞网络为大脑创造了一个空间的概念。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陌生环境中仍然能保持空间感和方向感。

图:学员在课堂上展开讨论

海马体的研究,对医学领域的贡献也是巨大的。数据显示,10-15年后,全球五分之一的人都会罹患阿尔茨海默病。该病症潜伏期非常久,主要是因为有毒的蛋白质入侵了脑部,随后蔓延。John O'Keefe博士说,我们目前主要攻克的难题是,如何尽早测试出这种潜在的危险,并加以治疗。虽然研究还未成功,但越来越多的物理、化学研究成果对研究做出了技术贡献。这有助于他们更深程度、更广范围的展开研究,并最终攻克难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