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诡事:报应

原标题:乡村诡事:报应

文/viy 动漫客

上期给大家讲了小学学校影背墙的诡异故事,对我国乡村有些了解的小伙伴们都知道,在乡村不止影背墙,很多东西老辈儿人其实都有讲究,大概是因为所谓的 风水的问题吧,就像老话常说的“前不栽桑,后不栽柳,院中不栽鬼拍手”,农村的房屋不仅是院中的陈设,就连周围的格局也是有很多讲究。今天viy就给大家讲和风水有关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我们村隔壁的一个村,村子里大铭是个出了名的无赖,平时仗着里有些关系,在村里横行霸道。零几年的时候,因为盖院墙和邻居起了争执,大铭找来一帮县城里的小混混把邻居家里砸了个稀巴烂,一直以来同村村民们都是能忍则忍。后来大铭娶妻生子,加上治安变好,大铭倒是收敛了一些。

大约在五六年前,大铭不知从哪听说搞养殖很赚钱,身边狐朋狗友的提议,大铭打算在村子里建一座养殖场养牛。想要做养殖首先需要有地,大铭的心血来潮,让不少村民都慌了,纷纷猜测这个大铭这下会不会要霸占谁家的地。

毕竟在村子里,方圆几里之内的地要么是村民们的种植地,要么是各家各户的林木、祖坟区,很少有什么闲置的地能让他建什么养殖场。

几天后,大铭带着一些朋友,在村子里转悠了一两天,很快看上了村西河边儿的一块“无主”荒地,这让村民们送了口气。

所谓的“无主”荒地倒并非真的无主。这块地,当年是村里一个孤寡老人老赵头的农田,老赵头无儿无女,这辈子就这一块像样的地,晚年上了年纪不能再耕种便租给了村里人,老赵头去世后,村里便将老人家葬在这里。

大铭看中这块地的几天后,请来一个身穿道袍的先生看了看风水,记得当时那个“道士”的说法是,这块地面朝溪流背靠荫山,在风水学上可是极好的位置,而且做养殖离河边近也是大有好处,至于老赵头的坟,做场法事迁到别处就好。

大铭听了这个道士的话,说干就干,当天晚上就去找村委会打招呼说这件事,却遭到了村民的劝阻,甚至有些和老赵头同龄的老人听到这个消息,当面怒骂大铭这么做有违道德会遭报应。

大铭以前横行霸道惯了,即便是老辈人指责也根本听不进去,反而脾气上来第二天就开始准备迁坟、建养殖场。

老赵头的坟被迁到更加偏远的荒凉地带,然而当天晚上,大铭做了一个很是诡异的梦,梦到一个老头,站在自己床边一脸狰狞的对自己怒吼着:“你们不让我安生,你们也别想安生!”

说完这些,那个面色狰狞的老人就站在自己床边看着自己,可偏偏在梦里大铭又看不清这个老人的相貌,只是有种熟悉感,大铭只当自己做了个噩梦,被吓醒之后迷迷糊糊的也没多想继续睡去。

第二天早上便出事了。大铭七岁的小儿子,一大早开始哭,两口子被吵醒,发现儿子脸憋得通红,一副喘不上气儿来的样子,大铭和妻子这下可慌了,询问之下,小儿子说感觉自己身上很重喘不过气来。

两人赶紧拉着儿子来找我们村的老医生(因为我们的村子是个大村,有诊所),可医生的说法是各项都正常,根本查不出原因。大铭两口子着急坏了,埋怨了医生一番,打算去拉着儿子去县城医院,却被一位老医生拦住了。

老医生告诉大铭说:“咱们县医院虽然技术不行,可是不可能一点都检查不出来,我看孩子可能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折腾孩子,赶紧找个先生看看吧。”

老医生的话,让大铭冷静了下来,想起了迁坟的事,觉得很可能和这件事有关系,于是想了想和这位见多识广的老医生说了这件事,迁坟以及昨晚的梦。

对于隔壁村的老赵头,老医生虽然不是很熟,但毕竟周围几个村就他一个医生,也给他瞧过病,倒是知道那个孤寡老爷子。

听到这个一向名声不好的大铭竟然动了他的坟,当场怒骂,说强行迁人家坟可是有损阴德的事,还有那个狗屁倒是不过是个江湖骗子,真正的道士怎么会怂恿着他动别人的坟。

大铭被老医生训斥的没脾气,他的妻子心急之下更是跪下来求老医生救救儿子,但医生毕竟是医生,妙手回春不在话下,但这种根本查不出病因的疑难杂症他也没办法。更何况,大铭自己做的孽,老医生其实当时并不像帮他。不过,大人的过错不能波及孩子,老医生想了想,叹了口气,告诉大铭说让他去镇上的镇南祠堂找张半仙。

大铭听完,打听好地址赶紧按照老医生说的去请张半仙来,果然,张半仙查看之后,怒斥大铭:“这件事就是因为你个混账动了老赵头的坟,你建养殖场压住老赵头的家,老赵头就压住你儿子,我救不了你,强行帮你也定然会有损我的阴德。”

大铭一听急了,和妻子跪下来求张半仙,张半仙看着炕上躺着的孩子,也终究是叹了口气:“也罢,想救孩子只有一个办法,但是你得受点苦头,或许还得搭上性命,你若信我便照做,不信我即刻离开。”

大铭自然相信张半仙的话,他为人虽然混蛋,但身为父亲,救儿子别说受点苦,就是真的像张半仙说的那样很可能搭上性命也在所不惜。

张半仙的方法是让大铭把老赵头的坟迁回来,不过原来的位置肯定不能动了,他重新在那块地上寻个好方位埋葬,然后大铭跪在坟前,点上三炷香磕响头,一直磕,若香同时烧完则他儿子的“病”立刻好转,如果烧成两短一长,那么恐怕他大铭只有一直磕头直到磕死在坟前才能救他儿子了。

大铭听到也没含糊,当即召集人,准备东西,让张半仙选了个时辰,第二天便按照规矩大办,把坟迁回原来那块地,然后按照张半仙所说,在坟前焚香磕头。

整整一炷香的时间,大铭咬着牙一直磕,嘴里叨念着:“赵叔,小子不懂事惊扰了您老……之类的。”他的妻子抱着憋得脸色发青的儿子站在一旁,虽然心疼丈夫,但更担心那三炷香。

三炷香原本有着两短一长的驱使,但一旁的张半仙说了句话,最终那三炷香终究是同时烧完了。

记得人们说张半仙当时的话是:“行了老头,这都是你村里的小辈儿,不懂事惊扰了你,罚也罚了,也甭跟他们计较了。”

而就在那三炷香同时烧完后,帮忙迁坟的众人看向被大铭妻子抱着的小儿子,只见原本被憋得早已发青的脸色迅速恢复了一些红润,慢慢的呼吸变得顺畅。反观坟前的大铭,早已满脸的血,将那一块的土都染成了深红色,看见儿子好了,他松了口气晕在坟前。从那之后,大铭痛改前非,再也没有在村子里横行霸道,养殖场的事也自然是放弃了。

对于这件事,我也是听说,毕竟不是发生在我们村子,在这里不论真伪,有些东西我们真的应该报以敬畏的态度,有些规矩和说法既然从老辈儿人那传下来,总归是有它的道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