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看懂所有颜色!

原标题:一篇文章看懂所有颜色!

实不相瞒,萃花是一个很好色的人。买衣服要挑颜色,拍照修图要调颜色,平时看幅画第一印象也是先看画家的色彩搭配怎么样。久而久之,就对色彩有了那么一点研究。原来关于颜色的学问,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多。

好色没关系,不要认错色

在萃花心里,最好看的颜色当然还是中国的传统颜色。去年,《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推出了一款叫《中国美色》的明信片。明信片里还夹有一张色卡。杂志社依据古代历史上相关文物的经典配色对98种中国传统颜色做了一个罗列。

杂志社罗列的其中51种中国传统颜色

这些中国传统颜色实在是美得不可思议,但更让萃花惊讶的是古人给这些颜色的取名,真的是太美太风雅太含蓄了!含蓄到我第一次看到这些名字的时候,根本想不出这到底是什么颜色。

你以为的颜色真的是你以为的吗?

月白

很多人听到月白色,第一反应以为是白色,其实不是。月白色指的是月亮的颜色,古人认为月亮的颜色并不是纯白,而是带着一点淡淡的蓝色。所以月白色其实是浅蓝色,不同时期深浅略有不同,基本介于淡蓝与中蓝之间。

月白色泰西纱常服袍,清光绪,身长138cm,两袖通长188cm,袖口宽24.50cm,下摆宽72cm,左右裾76cm。故宫博物院藏。

百草霜

百草霜这个名字,乍一听容易让人由霜联想到白色,或是由草联想到绿色,但其实都不是。百草霜是灰色,而且还是锅底灰。据《本草纲目》记载,百草霜其实就是由上百种草烧完后附于锅底或烟筒中所存的一层跟霜一样轻柔的烟墨,所以叫百草霜,可以入药。

明明是锅底灰,古人却取了个这么风雅的名字。

竹月

竹月就是竹林中的月色,这个颜色描述的是竹林当中,月色清冷的感觉。

图片来源于网络

那这到底是一种什么颜色呢?其实就是淡淡的蓝色加了点紫

毛月

这个名字真的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毛月难道指长毛的月亮吗?毛月其实和月亮无关,而是与天空有关,毛月色是天空的颜色,是蓝色。而且,毛月色还是二十四节气之一的小满的颜色。“四月中,小满者,物致于此小得盈满”,“立夏天空澄净绿荫浮云,故为毛月色描之”。

青莲

青莲并不是青色,而是紫色,而且不是浅紫,也不是深紫,而是紫中偏蓝。

雪青

雪青既不是白色也不是青色,而是浅紫色。

花青

花青是蓝色。

霁色

霁指的是雨过天晴,霁色就是蓝色,是雨过天晴后天空的颜色。

秋香

这个秋香可不是《唐伯虎点秋香》里的秋香,而是确实是一种颜色的名字,《红楼梦》里就有提及。贾母笑道:“那个软烟罗只有四样颜色:一样雨过天青,一样秋香色,一样松绿的,一样就是银红的”。

秋香色就是暗黄色。

天水碧

天水碧,顾名思义,是碧色或浅青色。这个名字是南唐后主李煜起的。

南唐时碧绿色非常流行,宫里的妃子也争着穿碧绿色的衣服,还自己动手染。有一回有个妃子在染色的时候,把没有染好的丝帛放在外面晾了一夜。这本来是个失误,但丝帛却因为沾上露水,起了变化,染出了很鲜艳的绿色。

李煜觉得,这不能起个一般名。既然是天上的水染的,就叫天水碧吧。欧阳修有句词就写到:“夜雨染成天水碧”。《韩熙载夜宴图》中就有两位女子穿着碧绿色的衣服。

五代 顾闳中 《韩熙载夜宴图》局部

家里有矿啊?就去学画画

说完了中国的颜色,我们再来说说外国的。去年大火的《国家宝藏》曾在介绍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时提到过古时候人们画画所用的颜料基本都是从宝石及矿石和中药材中提取的,异常珍贵。比如红色的原料是赭石,绿色的原料是孔雀石,青色的原料是蓝铜矿,白色的原料是砗磲(chē qú)。

其实在西方也是如此,甚至有些颜料的来源你根本想不到。

木乃伊棕

在古时候木乃伊不仅能当药吃,而且可以用来制作颜色。

16世纪到17世纪时人们通过白沥青、没药和碾碎的埃及木乃伊残骸(人类或猫科动物的木乃伊)开发出了棕色。这种颜料一直从16世纪流行到了19世纪。但到了1964年后,由于木乃伊逐渐短缺,这种颜料就停止生产了。

现代的木乃伊棕已经和木乃伊没有关系了,是用高岭土、石英、针铁石和铁矿粉制造的。

皇家紫

皇家紫又叫骨螺紫,是由腐烂的染料骨螺与木灰一起浸泡在馊臭的尿液中制作而成的。

染料骨螺

埃及艳后克娄巴特拉非常喜欢这个颜色,让手下人把沙发、布料都染成这个颜色。公元前48年,凯撒大帝来到埃及,也迷上了这个颜色,并规定其为罗马皇室专用色,拜占庭的国王们把宫殿修成了紫色。

“born in purple”就是指出身名门。

埃及艳后王冠中的紫色

但这种颜色提取非常不容易,25万只染料骨螺中只能提炼出0.02千克这种紫色,刚好够染一条罗马长袍。这种染料上色的衣服会带有一股腥臭味,被当时的罗马人认为是金钱的味道。

直到1856年,化学家才从廉价的焦煤油中提取出该色素,合成了苯胺紫染料。

查理曼大帝寿衣局部:寿衣由骨螺紫和黄金做成

印度黄

印度黄,顾名思义,来源于印度。这种颜色提取自母牛的尿液。这些母牛只被喂食芒果树叶和水,由于牛不能消化芒果树叶,尿液中会含有胆汁,蒸发过滤之后就可以得到印度黄。但因为这些牛只吃芒果树叶而导致严重营养不良,印度政府在19世纪就取缔了这一做法。

荷兰著名画家维米尔就很喜欢用印度黄。

维米尔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维米尔 《弹吉他的少女》

维米尔 《挤牛奶的女仆》

胭脂红

这个名字很好听的颜色来源于仙人掌上寄生的胭脂虫。这种虫原产于中南美洲,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被古印第安人广泛运用到日常生活中,比如用来化妆、给食品染色等等。后来传到了中国,叫“洋红”(这个名字一听就知道是舶来货)。

胭脂虫

欧洲很多名画中都用过这种胭脂红,比如委拉斯凯兹的《英诺森十世肖像》:

委拉斯凯兹 《英诺森十世肖像》

群青

如果问历史上最贵的颜色是什么?答案一定是蓝色和绿色,因为这两种颜料的来源都是纯天然的宝石。蓝色,或者说群青色,来源于一种叫“青金石”的宝石;绿色则来源于孔雀石。

现在,作为原料的青金石每克大约也要360美元,更何况是文艺复兴时期,当时青金石的价格曾是同质量黄金的5倍之高

由于群青实在是太珍贵了,画家之间甚至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蓝色不能是一幅画的主要色调,只有圣洁如圣母玛利亚才能用昂贵的群青。

达芬奇 《哺乳圣母》 41.9×33厘米 苏联艾尔米塔日博物馆藏

拉斐尔 草地上的圣母 113×88cm 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更多内容,请关注”艺萃”
本文为艺萃原创,转载请私信艺萃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