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体艺术论》轰动一时 新华社三发通稿

原标题:《裸体艺术论》轰动一时 新华社三发通稿

新中国成立后,除了美术院校作为基本功训练允许画人体模特儿以外,创作和展览是不能出现的。这在当时是一个绝对的禁区,与黄色、淫秽等同视之。曾任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的陈醉在1987年出版《裸体艺术论》,打破了这样一种局面。仅1988年,这本专著就印刷了20万册,创出版史上学术专著成为畅销书的奇迹。

外国媒体传媒将《裸体艺术论》我专著的的出版,视为中国改革开放在学术领域的标志。陈醉曾任全国政协委员,在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他回忆了此书出版经过。

出版社报选题时曾改名

当我准备这个选题时,很多师友好心劝我先搞个平稳的选题在研究院立足后再去冒险,但我觉得到那时这股锐气就没有了。当时写作确实很艰难,没有现成的著作可参考,还要翻阅其他学科的文献,插图只能从外文原版的史论著作中大海捞针。甚至连稿纸都很缺乏,一些不得不两面都使用。

正因为学问做得不易,所以每写出一张稿纸都非常珍惜,甚至达到神经质的地步。就怕丢失,出差时留在家里不放心,带在路上更危险。书稿交出版社后,整天都提心吊胆地过日子,直至样书出来才松了一口气。

出版这本书也同样担当风险。出版社报选题的时候,先后写了一万余字的审稿意见,还故意将书名改为《人体艺术论》,就是为了回避这个“裸”字,审查通过,正式出版时才改回《裸体艺术论》。

1988年 陈醉在北京国际书展上为《裸体艺术论》售书签名

出版后引起社会轰动

当时的社会环境是,老百姓对裸体艺术几乎是一无所知的。即便是西方国家几乎是家喻户晓的世界艺术史上的杰作,如《维纳斯》《大卫》等,也只有专业工作者才能从专业的书籍中看得到。

改革开放初期开始松动了。一份专业的美术刊物发表了安格尔的《泉》,结果招来了不少读者的批评。一个印刷厂承印一本有裸体名画插图的专业书,还专门组织了优秀党员师傅小组并用帆布围起一台印刷机来完成这个“特殊任务”。报刊上也开始了有关裸体艺术的讨论,但基本上还是停留在是否黄色、有无不良影响等层面,未能深入艺术本体。

正是因为当时特殊的历史背景,《裸体艺术论》的出版才引起社会的轰动。新华社三次发通稿,《人民日报》等各大报发表专家书评。学术界予以高度评价,从此人体研究进入艺术的殿堂。

仅1988年,这本专著就印刷了20万册,创出版史上学术专著成为畅销书的奇迹。

翻阅一次要收5毛钱折损费

1988年3月26日,《文艺报》头版报道称,“最近,在城市文化人居住、工作、往来较为集中的地区,书店和书摊的书架摆上了一本装帧精美的畅销书《裸体艺术论》……尽管定价8元,购书人掏钱大多‘十分痛快’”!

当时大学毕业生的工资才50多元,8块钱一本的书相当于月工资的近六分之一。但贵也要买,这生动反映出当时人们对新知识的渴求,尤其反映出对这个禁锢领域的强烈好奇。

在专著现书售罄而加印又未赶上的断档时刻,小书摊上涨至30元一册,而样书则用塑料薄膜包着,翻阅一次要收5毛钱折损费。一些书店的橱窗上,张贴着从《裸体艺术论》中摘录的段落。一些专业的书店,购买《裸体艺术论》还得凭工作证,只能卖给专业工作者。

1988年被舆论界誉为“陈醉年”。继而,专著获全国图书金钥匙奖、1988年十本优秀畅销书奖和优秀科研成果奖等三项大奖。1999年专著被媒体列为建国50周年重大文化成果之一。改革浪潮把我推上了潮头,算是当了一回“弄潮儿”了。

(摘自《大潮》丛书之《口述:“第一”的故事》 中国文史出版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