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远方的家》聚焦“老漂”群体 刘佳称“觉得幸福就去做”

原标题:《远方的家》聚焦“老漂”群体 刘佳称“觉得幸福就去做”

搜狐娱乐讯 当代题材亲情大戏《远方的家》正在CCTV-1晚八点黄金档热播,随着剧情的推进,这部由沈好放执导,汇聚了刘佳、梁冠华、吕中、刘端端、海天、秦焰、吴玉芳、李凤绪、柯蓝等一众演技实力派演员的电视剧备受好评。首次将电视剧的拍摄视角放在“老漂”一族,将中国新时代的亲情与温情淋漓尽致的呈现,而剧中女主角“老漂”宋明媚的饰演者刘佳也在采访中首次分享了自己十五岁离家求学的经历,并坦言从不惧怕年龄的光顾,“不同年龄段演不同年龄段的角色。”

刘佳自称:雷厉风行,与宋明媚性格有点像

刘佳是内地知名的女演员,《任长霞》、《戈壁母亲》、《密战》等经典作品倍受好评。此次,在《远方的家》中,刘佳饰演女主角宋明媚,从追逐儿子的轨迹到最后自己也走出不一样的人生道路。刘佳说自己性格与宋明媚这个角色有相像之处,“我是生活中性格比较急,做事比较快,雷厉风行这点与宋明媚还是有点像的,特别欣赏宋明媚的爽快、勇往直前的精神,她非常热情和真诚,所以即使有时简单粗暴,也能被大家接受。”

宋明媚是现实生活中许多母亲的一个缩影,刘佳表示:“其实父母都是为了孩子好,但是宋明媚对儿子的态度,我觉得过于强势。如果是我,就会选择尊重的态度。我有朋友总说去看孩子,我就会劝她说“人家需要你看么”,其实很多时候父母亲应该多问问孩子的意见。”

在拿到剧本的时候,刘佳首先仔细揣摩了宋明媚这个角色,在她看来,一定要以真诚和热情作为出发点,将角色的时尚和与时俱进年轻态表现出来。为了更好的塑造宋明媚这个角色,刘佳在造型上也会提前与服装师沟通,她说:“第一集出场那个大沿帽和墨镜都是我自己带的,因为跟剧组服装师相处的非常好,也会提前沟通一下。如果觉得我有的服装、配饰就不让他们买了,我还是喜欢用自己的东西,毕竟大小、尺寸都更合适一些。”

不惧年龄,不惧流量明星

《远方的家》聚焦“老漂”一族,他们跟随儿女,离开熟悉的家,在异乡重新开始。而刘佳对“家”的概念也有自己的解读:所谓的家,指的不是一套房子,而是一种牵挂,就像剧中泸州的家,虽然是自己的房子,但是已经没有亲人,那是家吗?北京的房子虽然是租的,就不是家吗?所以对于漂着的老人,只要觉得是为自己的目标在努力,只要觉得这样做幸福,就去做。

本剧汇聚了刘佳、吕中等众多年龄已经50+的女演员,每个人都有着鲜明的个性和年纪赋予的独有魅力。宋明媚的“热辣独立”、罗小姐的“与时俱进”,她们用演技征服了每一位观众。在刘佳看来,女演员不必惧怕年龄,“不同年龄段演不同年龄段的角色。”

这种随性的性格也是刘佳生活中的样子,不做规划、顺其自然。“看到别人演的角色,觉得特别棒,可能会想想判断一下,这个角色我演合适不合适,但从来没想过如果是我演就更好了。”

“任长霞”“戈壁母亲”等,刘佳饰演的众多角色在同时期绝对称得上是流量明星级别,对于现在的电视剧邀请流量明星出演,刘佳依旧是她随心随性的回答:“如果是好的就会自由生长,不好的话自生自灭。这个事儿我也不想,我也不是流量明星,只要是有生命力的就一定能生长的很好。”

“北漂”经历,十五岁独自离家求学

《远方的家》是刘佳与沈好放导演的再度合作,“第一次跟沈导合作就是《任长霞》, 在这之后又拍过好多,有的时候戏少一点,戏少我也要去,感受导演在现场的那种氛围都是一种享受,不管戏多戏少。”

网上有资料显示,刘佳是在留学回国之后,才接演的《任长霞》,刘佳略带笑意的称:“没有,没有出过国留学。15岁就离开家,先到哈尔滨,又到电影学院学习,那个年代离家算很早的。第一次离开家,父母就把我送到火车站,那个时候还是绿皮火车,要托运几个大包的行李,我自己取行李、报到、住宿,包括到最后大学迁户口都是自己办的。”

能拥有独立的性格,刘佳说要感谢自己的父母:“父母是我的榜样,他们很开明,尊重我的选择,也从来不给我任何压力。其实,家人都从事理科工作,我选择做演员他们也很支持。从十五岁离开家没有跟着我,盯着我,很早就锻炼独立能力。前段时间回母校,老师说刘佳小学二年级,出去演出都是带着干干净净的衣服回家,不像其他孩子都带着脏衣服回去让大人帮着洗。”

十五岁离家,独自在北京求学生活,刘佳的“北漂”经历并没有让她觉得辛苦,“可能跟从小的教育有关,我父亲告诉我干什么都是要吃苦的,不可能不劳而获。如果不坚持,什么都半途而废只会一事无成。从小动作慢、事情弄不好的时候,父亲就会批评我,吃饭这么慢,怎么过集体生活。也许是有了从小培养集体生活的基础,我现在一直还在过集体生活,经常在剧组。做演员这个工作,其实有时环境很艰苦的,但我觉得这就是我的工作。”

也许与很多有过“北漂”经历的演员不同,提及那段时光,刘佳总是带着笑意,“不辛苦,挺好的”是采访中她提到最多的关键词,就像很多在外打拼的孩子一样,报喜不报忧。虽然从小就练就了独立生活的能力,但是当时十几岁的刘佳依旧也有娇羞童真的地方,她笑着说道:“想家的时候就会给妈妈写信,但是妈妈很忙,回信总是很短,有时候我也会埋怨妈妈写的太少,总觉得少写多写都要用八分钱。小时候特别逗,在信封上画上飞机,这样就感觉信可以寄的快一些,我妈妈说你就是画上老虎、火箭它也是这么多天到。那个时候最有意思的就是,有的同学钱不够花,就写到信上,然后又假装涂掉,可是字迹依然能看到。”

一直话语不多的刘佳,在回忆求学经历的时候,终于打开了话匣子。“生活中我是很随性的一个人,什么都顺其自然,拍完戏人家问我有什么打算,我说没有打算。接下来两个月有什么计划,太远了,不去想,我就先决定这一个月的,说眼前就行。”

当被问到“有没有人说你很佛系”的时候,刘佳沉思地想了想,“有人也说我佛系,我也不清楚是不是。工作来了就认真对待,自己掌握不了的事情一般不想。剧本拿到我眼前了,我就会认真考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