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只看到「性」,可它明明很严肃。

原标题:你只看到「性」,可它明明很严肃。

电影天堂 2018 VOL.495

本文由电影天堂原创,转载请联系授权

1948年,性学家阿尔弗雷德·金赛教授,发表了大量关于美国男性性行为的研究数据,并出版了那本著名的《人类男性性行为》。

完整的研究报告中,金赛展示了美国男性和女性的性经验远比承认的要多

多个性伴侣、通奸、同性接触,这些匿名调研揭示了人们对待性的虚伪,引起全美轰动。

从此以后,,被带到了阳光下,使得“人们可以公开地、客观地讨论它”,而这只是金赛报告最重要的贡献之一。

与此同时,一个正在读大三,名叫休·海夫纳的年轻人,被金赛和他的开创性心理学大开了眼界。

海夫纳说:

你要明白,在1940年代,那时没人谈论性,在好莱坞电影里,男人和女人不允许有同床画面——即使是已婚夫妇

你要明白,在1940年代,那时没人谈论性,在好莱坞电影里,男人和女人不允许有同床画面——即使是已婚夫妇

字幕来源:hollyhoon原创中文翻译

深受鼓舞的海夫纳成为了一名编辑,开始在杂志上写作并发表自己对性的观点。

五年之后,休·海夫纳一手创办了著名的男性杂志《花花公子》

并在后面的几十年时间里,让它的商标变得和可口可乐、苹果一样知名——

《美国花花公子》

时间往前拨,1951年1月,毕业不久的海夫纳得到了他“梦想中的工作”——

入职当时全美国最大的男性生活杂志《时尚先生》

可惜的是,《时尚先生》给了海夫纳施展拳脚的机会,海夫纳却错过了《时尚先生》的黄金期。

时值二战结束不久,社会风气更加趋于保守主义,《时尚先生》脱离了原先整版的漫画、笑话、海报女郎等内容,这让海夫纳对工作的态度由希望转向失望。

在提出加薪5美元被拒绝后,海夫纳辞职了。

此时,对海夫纳来说,坏消息是:

他失业了

好消息是:

这个工作经历让他很快明白,像《时尚先生》或者其他任何一本以男性为市场目标的杂志的致命缺点——虚伪

为了养家糊口,在熬过了几个按部就班又枯燥乏味的工作后,海夫纳意识到再这样下去,自己将泯然众人。

他决定创办一本属于自己的,关于艺术、文化,还有性的杂志

即使我们清楚地知道,海夫纳和他的《花花公子》杂志最后获得了多大的成功,但它的创办之初,的确经受了巨大的阻力。

那毕竟是1953年,一个相当保守的年份。

更何况,海夫纳还没有资本,“穷”到因为5美元的加薪没有被满足而离职。

笃定了创业计划后,海夫纳走亲访友,从弟弟、邻居、好友以及母亲那里筹集启动资金——7400美元

为了填补计划中的600美元的资金缺口,他甚至把自己收藏的家具都典当了。

动用了所有的资源,海夫纳带着8000美元开工。

他的目标,是创办一个向《时代》看齐的,引领潮流的男性杂志。

顺便一提,1923年《时代》杂志创办时的初始资金是86000美元,那时的86000美元,相当于海夫纳创办《花花公子》时期的1.2亿美元还要多。

海夫纳没有钱,没有资源,只有一个信念:

他确信自己要做的杂志,是人们想要、需要看到的

仅此而已

他聘用阿特·保罗负责杂志的平面设计,和好友埃斯顿一起,组成创业三人组。

他的设计具有现代感,与《时尚先生》迥异,这正是海夫纳想要寻找的。

他的设计具有现代感,与《时尚先生》迥异,这正是海夫纳想要寻找的。

就这样,海夫纳的小公寓成了他们创业初期的办公室,海夫纳负责写稿,阿特·保罗负责设计,好友埃斯顿负责推广。

几乎一切准备就绪,距离正式出版就差一个吸引人的卖点

海夫纳尝试过使用50年代非常流行的3D眼镜,来展示杂志中的女孩们的裸照,但每本杂志附带一个3D眼镜的成本太高了。

几经尝试后,海夫纳意识到自己把事情想复杂了。

成功已经近在咫尺,只需要找到一个完美的、没人能拒绝的女孩。

在1950年代,想要一张裸体女模的照片,最常见的方式就是向日历公司购买他们海报女郎的版权。

翻遍无数日历公司的模特裸照,几个人却看不到希望。

海夫纳发现:

我们不是在找一个女孩,我们在找那个女孩

我们不是在找一个女孩,我们在找那个女孩

解决办法不期而至,海夫纳偶然间找到了那个能让男人不由自主的翻开杂志的女孩——

玛丽莲·梦露

玛丽莲·梦露是当时好莱坞最炙手可热的明星,海夫纳做不到直接邀请她来给杂志拍摄封面。

但她在成名之前,曾为一个日历公司做过海报女郎,拍摄了裸照。

海夫纳花了500美元,从那家日历公司手中买来了一张梦露的裸照,他称之为——

完美的封面女郎

正式出版前的工作几近完成。

几个人花了很长的时间讨论名字,一直没有结果。

最终,埃尔顿想起自己的母亲曾供职于一家名叫Play Boy的汽车公司。

Play Boy,这个听起来温文尔雅的名字,成了这本裸体杂志削减锐气的方式。

因为意外的版权问题,杂志的吉祥物也从一头鹿,变成了一只兔子

1953年10月,7万份《花花公子》杂志被摆上书报亭,正式开始发行。

海夫纳很兴奋,也很紧张,以至于第一期《花花公子》杂志,连署名期刊号都没有留下。

在那个时刻,海夫纳不确定自己是否还有机会制作第二期。

不论成功与否,我获得了尝试的机会。

不论成功与否,我获得了尝试的机会。

总之,海夫纳把他所有的赌注,押在了那个时代的其他年轻人身上。

他赌其他年轻人像他一样,和他的兴趣是一致的

他赌赢了。

《花花公子》杂志从无到有,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3年的时间里,它席卷全美,取代了老东家《时尚先生》,成为发行量第一的男性生活杂志。

海夫纳把那些他认为正常的、合理的、健康的关于性的部分一并打包,就这样,梦露以及数不清的兔女郎们的裸照,成了杂志最好的噱头。

《花花公子》的中央折页

休·海夫纳的梦想成真了。

自此以后,他的事业一路飞升,但婚姻生活却历经失败。

就像杂志的名字一样,海夫纳也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花花公子”。

就像海夫纳的野心一样:

让《花花公子》不止是一本裸露的杂志,而是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巨大的成功,为他带来数不清的财富,奢侈的豪宅、华丽的派对以及女人。

他曾亲口承认,自己和1000名女性发生过性关系,并且在长时间内拥有多名性伴侣。

海夫纳和女友们的绯闻,成了人们关心的话题。

他以此找回对婚姻受挫的补偿,直到80岁高龄仍然与多名女友同居,甚至和小于自己超过50岁的女友结婚。

长久以来,人们批评他风流、滥情、好色、物化女性,他的私生活饱受争议。

对于道德问题,他坚称:

我写了许多关于真正的道德的文章,我们所说的道德,在人类活动的其他领域,无疑都对人们有利。

而与性相关的传统价值,却对人们不利,它们伤害人们,它们是伪善的。

我写了许多关于真正的道德的文章,我们所说的道德,在人类活动的其他领域,无疑都对人们有利。

而与性相关的传统价值,却对人们不利,它们伤害人们,它们是伪善的。

不论海夫纳说的是真是假,抛却个人的私生活以及杂志的裸照噱头问题,《花花公子》的内容,向来都趋于严肃

回望创刊时期,海夫纳在《花花公子》杂志发行的第一期的卷首语里,曾写下这样一段话:

其他男性杂志关注于打猎、钓鱼和体育,那些我们一个都不关心。我们要谈论爵士、鸡尾酒和毕加索。

其他男性杂志关注于打猎、钓鱼和体育,那些我们一个都不关心。我们要谈论爵士、鸡尾酒和毕加索。

的确,从一开始,海夫纳就不打算让《花花公子》止步于性。

相反,他的计划,是让杂志内容变得丰富到足以囊括:音乐、汽车、美酒、设计、漫画以及一流的小说和经典文学等等方面

《花花公子》旗下的俱乐部,不分肤色与种族,给有实力但尚不知名的人才提供舞台。

这其中,包括但不限于——

歌手:雷·查尔斯萨姆·库克阿蕾莎·富兰克林贝蒂·米勒

喜剧演员:史蒂夫·马丁迪克·格雷戈里乔治·卡林米尔顿·伯利

当美国社会与文化发生剧变时,《花花公子》从来没有缺席。

民权运动、性解放、反越战,上世纪60年代的美国处于各种社会风潮的风口浪尖,《花花公子》都加入其中并推动其发展。

有时候,甚至走在浪潮的前排。

《花花公子》发表过抨击政府核试验批判腐朽的美国汽车工业责难美国僵化的政府领袖的文章。

知名记者迈克·华莱士曾表示说:

在1960年代,《花花公子》的诱惑,事实上就是你打算见识见识当月的玩伴女郎。

在1960年代,《花花公子》的诱惑,事实上就是你打算见识见识当月的玩伴女郎。

作为公司的门脸,海夫纳开辟了一个自己的专栏,对他所关注的话题发表言论。

为了达到兼容并蓄,海夫纳又开始对很多名人进行专访,做起了“花花公子访谈”。

第一期,就邀请了爵士音乐家迈尔斯·戴维斯畅聊音乐,以及作为黑人生活在美国的感受。

随后,访谈更是接连采访了鲍勃·迪伦艾伦·金斯伯格马丁·路德·金史蒂夫·乔布斯安·兰德等人。

1963年,当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尔科姆·X无处发声时,《花花公子》顶着巨大风险,发表了对他的专访文章。

由于采访的时长往往高达10-25小时,有时超过40小时,“花花公子访谈”也因此被称作“完全是独一无二的,有着难以置信的深度”。

鲍勃·迪伦

艾伦·金斯伯格

多年来,休·海夫纳的私生活风流、滥情、好色、涉嫌物化女性,他无法经营一个美满的婚姻,维系不了忠诚的恋爱关系。

他只做到了一点:

没有变成一个伪君子

而这正是当年他击败《时尚先生》以及其他杂志之前,发现对方身上存在的致命弱点

千禧年过后,受互联网冲击、女性主义等影响,《花花公子》杂志的影响力已经大不如前,在2016年时也曾考虑取消在杂志中使用裸照。

海夫纳和他一手创办的《花花公子》杂志开创了一个时代,也裹挟着巨大的争议。

好在,在任何问题上他都做到了无所畏惧,坚守了公平公正的采访,报道以及直面社会时事中的边边角角。

2017年4月7日,亚马逊制作的这部伪纪录片《美国花花公子》正式播出,该纪录片从各个角度,事无巨细的回顾了《花花公子》帝国“日升日落”的过程。

就在5个月零20天后,2017年9月27日,休·海夫纳在他位于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的家中逝世,享年91岁

回顾他漫长的一生,休·海夫纳曾说:

如果我要重新书写我的一生,从始至终,我可能会改几个标点符号,但我所经历的事情,几乎不可能再比这样更好了。

如果我要重新书写我的一生,从始至终,我可能会改几个标点符号,但我所经历的事情,几乎不可能再比这样更好了。

他是个有远见的人,去世前给自己买好了墓地:一个老熟人的旁边。

没错,海夫纳的墓地和梦露相邻。

他表示长眠在梦露身边,是件无比浪漫的事儿

他仅凭600美元起家,一手缔造了自己的商业帝国。

而助推他走向巅峰的,你得承认,是那张500美元买到的裸照

就这样,休·海夫纳似乎带着一生中所有的甜蜜与苦涩,以及数不清的秘密与回忆,回到了一切的起点。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