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炸一瞬间,妈妈把儿子抱在怀里,昏迷都没松手,自己成了植物人

原标题:爆炸一瞬间,妈妈把儿子抱在怀里,昏迷都没松手,自己成了植物人

“妈妈!醒一醒!起来啦!回家过日子啦!”在福州闽侯县医院,8岁的吴炜靠在妈妈张雪云床边大声地喊着。2016年7月,吴炜家里忽然发生煤气爆炸,爆炸声响起的那一刻,张雪云本能地将儿子抱在怀中,导致自己全身90%被烧伤,儿子也被烧伤75%。看着恩爱的妻子为了孩子变成了植物人,吴炜的爸爸吴明冬四处举债为老婆和儿子治病,面对这种困境,连岳父都会担心他会跑掉,他却说:“人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呢。”

吴明冬是福建宁德人,妻子张雪云是福州闽侯大湖乡人,一家人租住在宁德市,虽然一家人生活并不富裕,但夫妻恩爱,孩子乖巧,日子过得和和美美。“我是送货员,我妻子平时摆早点摊,挣得不多,但是够花。”

一切都因2016年7月的那场意外而改变了。那一天,吴明冬家里发生煤气爆炸。爆炸发生的瞬间,张雪云将8岁的儿子护在怀里,直到被邻居们救出时,已经失去意识的她仍然紧紧地抱着儿子。张雪云烧伤面积占全身的90%,孩子吴炜身上也有75%的皮肤被烧伤。如今,两年时间过去了,吴炜身上仍旧布满瘢痕,而张雪云一直昏迷在病床上,植物人状态的她对外界环境基本没有反应,仅能通过哭喊来表达身体不适。

儿子吴炜则全身大面积烧伤,面部、双手、双侧腋下、肘关节、双下肢瘢痕增生严重,爸爸带着孩子多次去到北京、深圳等地就医……两年间孩子经历了11次手术。全身瘢痕的吴炜,走到哪里都会被指指点点。他因病留级一年,班上的新同学都说他是怪兽。在老师和家长的正确引导下,这个情况后来有所好转,但有时吴明冬还是会不经意间听到儿子说,有同学叫他“僵尸”。

事故发生后,吴明冬辞去工作,周一至周五在宁德市照顾吴炜上学,周末去福州照顾妻子。吴炜烧伤后疤痕组织增生严重,行走方面有些不便,所以吴明冬每天四趟接送儿子上学。回到家后,吴炜开始做作业,吴明冬掌勺做饭,他说:“我以前根本都不会做饭,现在不会也得会,什么都会了。”

事故发生后,吴明冬辞去工作,周一至周五在宁德市照顾吴炜上学,周末去福州照顾妻子。吴炜烧伤后疤痕组织增生严重,行走方面有些不便,所以吴明冬每天四趟接送儿子上学。回到家后,吴炜开始做作业,吴明冬掌勺做饭,他说:“我以前根本都不会做饭,现在不会也得会,什么都会了。”

饭后吴明冬还要给儿子涂半个小时的药,这种药每天要涂抹5次,因为儿子要上课,所以吴明冬每天只能帮儿子涂3次。上过药后吴炜继续写作业,上药后要用保鲜膜裹住皮肤,让药效渗透,可吴炜总觉得很难受。

这个周末,爸爸决定带儿子一起去看妈妈,临行前他找又朋友借了500元。虽然平时非常想念妈妈,但吴炜很少跟爸爸一起去探望,除了费用的问题,也因为他身上烧伤面积太大需要避光,平时不能常出门。

除了孩子的正常开支,每个月张雪云在医院的费用为8000~9000元,两年下来吴明冬已负债累累。“到目前为止已经花了200万左右了,我都不知道这200万怎么来的,该借的都借了。”吴明冬自嘲地说岳父都担心他会跑掉,他说:“人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