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越来越少

原标题:好男人越来越少

本文由艺萃原创:yicuichina

【原来你是这样的艺术家】第三弹之【古代艺术家】来了

许道宁

北宋画家

原先以卖药为生

后来画画吸引顾客

买他一副药,就送他的一幅画

渐渐有了名气

善画山水

有《秋江渔艇图》、《关山密雪图》、《秋山萧寺图》等传世

被认为是继李成、范宽之后山水画第一人

所画山水平和开阔

笔下人物野逸淳朴

《渔父图》 绢本设色 48.9X209.6cm 美国纳尔逊美术馆藏

然而

他本人却极其欠揍

他虽以山水名世

但一开始是画人物的

而且专挑长得不好看的人

人家本来长得就丑

许道宁还致力于还原其精髓

结果画得更丑

这不是寻人开心、没事找抽吗

被画的人上去就打他

衣服也撕烂了

脸也抓破了

但许道宁照画不误

等到后来他遍游山水

才慢慢改掉这个陋习

米芾

北宋书法家、画家、书画理论家

蔡襄、苏轼、黄庭坚合称"宋四家"

能诗文,擅书画,精鉴别

书画自成一家

创立了"米点山水"

然而

他个性怪异、举止颠狂

人送外号"米颠"

他有多怪呢?

喜欢唐装,着装打扮常效仿唐代流行风

戴的帽子太高坐不进轿子

就让人把轿顶拆了

被同僚笑话为“槛车里的囚徒”

每天在家玩石头不去上班

被同僚弹劾差点丢官

但拒不改正

最后还和一块石头结拜为兄弟

宋徽宗请他去写字

他看上了皇帝的砚台

直接就开口索要

和蔡京的长子蔡攸出门划船

又看上了他收藏的字帖

于是以死相逼

不给他字帖,他就从船上跳下去

最后如愿以偿

米芾《苕溪诗卷》节选

此外

米芾还有非常严重的洁癖

只要用手拿过东西

马上就要把手洗一遍

而且嫌盆里的水不干净

一定要接水洗

洗完也不用毛巾擦

自己拍打拍打

等着它晾干

不准别人碰自己的私人物品

有次上朝时有人碰了下他的朝靴

米芾回家后就把朝靴洗了又洗

直到洗破为止

也不用别人用过的东西

主持朝廷祭祀活动的时候

要穿规定的祭服

但他嫌祭服有人穿过就拿回家洗

结果洗得褪了色

还因此被罢职

最夸张的是

给女儿定亲的时候

千挑万选不满意

后来选中了一个

名叫段拂,字去尘的人

理由是他名字取得好

去尘去尘,拂去灰尘,自然干净

女儿:爹,我是你亲生的吗?

倪瓒

元末明初的画家、诗人

黄公望、王蒙、吴镇合称"元四家"

是影响后世最深远的元代画家

其简约、疏淡的山水画风备受推崇

董其昌、石涛等人都以他为鼻祖

董其昌评价为:“古淡天真,米痴(即米芾)后一人而已”

然而

要萃花说

倪瓒其实就是个米芾2.0

不仅个性孤傲、我行我素

而且洁癖到没朋友

比之米芾

有过之而无不及

倪瓒 容膝斋图轴纸本 74.7X35.5cm

他用香木搭了一个厕所

下面填土,中间铺着洁白的鹅毛

一旦鹅毛变一点色就要立即换掉

文房四宝有专门的人随时擦洗

院里的梧桐也要每天早晚擦洗一遍

后来把一棵梧桐树活活擦死了

有朋友去他家留宿

担心朋友不干净

一晚上起来视察三四次

后来听到朋友咳嗽了一声

更是愁的一晚上没睡

好不容易捱到天亮

立马让仆人去找朋友吐的痰在哪里

然后送到三里外丢掉

因为太爱干净,所以很少近女色

有次终于看上了一个姓赵的歌姬

但又怕她不干净

让她洗了澡再上床

但洗完还不放心

又让她再洗

洗来洗去,洗到最后天亮了

只好作罢

徐渭

明代著名文学家、书画家、戏曲家、军事家

能文能武、多才多艺

解缙、杨慎并称"明代三才子"

是中国"泼墨大写意画派"创始人

"青藤画派"之鼻祖

郑板桥愿做他门下走狗

齐白石恨不得早生三百年为他磨墨

木心评其为"十足的天才"

徐渭 驴背行吟图轴纸本 54X30cm

然而

他本人却命途多舛

而且深受精神疾病的折磨

曾经自杀过9次

或自持斧击破其头,血流被面,头骨皆折,揉之有声

或槌(chuí)其囊

或以利锥锥其两耳,深入寸余

但最后都没死

堪称有史以来命最硬的画家

陈洪绶

明末清初著名书画家、诗人

一生以画见长,尤工人物画

中国插画的鼻祖

中国17世纪最伟大的人物画家

其人物画成就被誉为“力量气局,超拔磊落,

在仇英、唐寅之上,

盖明三百年无此笔墨”

尤其是他的仕女画

代表了明代仕女画的最高成就

陈洪绶 杂画图册

然而

这一切都是因为

他极其好色

甚至已经到了没有女人

就喝不下酒、睡不着觉的地步

清军入关

陈洪绶被掳

敌军命他作画

不肯

拿刀架在他脖子上

还是不肯

后来拿了壶酒,又叫了个女人

肯了

陈洪绶还曾邂逅过女鬼

有一回临近中秋

他和好友张岱在西湖划船喝酒

途中遇到一个女子要搭船

本来昏昏欲睡的陈洪绶立刻就醒了

邀她上船,两人对饮

陈洪绶问她住在哪里

对方笑而不语

等她下了船

陈洪绶就悄悄跟在身后

本想来场艳遇

谁知那女子走过岳王坟

就消失不见了

———————我是分割线———————

生在人世间 你我皆凡人

再厉害的艺术家

都先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然后才是史书上那个光鲜的符号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更多内容,请关注”艺萃”
本文为艺萃原创,转载请私信艺萃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