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正文

球星亲笔信:舍瓦迷弟战意甲 哲科讲述两次逆转

原标题:球星亲笔信:舍瓦迷弟战意甲 哲科讲述两次逆转

近日《球星看台》邀请罗马前锋哲科讲述了他的足球故事,在哲科的生命中曾经经历过两次不可思议的逆转,一次造就了曼城44年来的首冠,而一次则帮助罗马淘汰巴萨。哲科通过这样的故事,讲述了足球场上一个最简单的道理,那就是永不放弃,一切就有可能。

哲科:

我们完了!

这是我在替补席上看那场比赛时所有的念头。

在这场比赛之前,我们都在想着曼城是冠军了。我们知道女王公园巡游者正在为保级而战,但是我们很强大。我们所需要做的就是击败他们,然后我们就赢下了英超冠军。没有人相信我们会丢掉冠军,一切尽在我们掌握之中。因此当比赛开始后,一切都很平静,然后第39分钟,砰!萨巴莱塔破门!上半场以1-0结束。我都开始放松了,想着:“我们就要到站了。”

然后下半场刚刚开始3分钟,女王公园巡游者扳平了比分。本不是什么机会的机会。然后7分钟之后,他们被罚下一人。然后,不知怎么的,他们打入了第二球。这一切都发生在18分钟以内。砰!砰!砰!太疯狂了。

我还记得就在他们打入第二球后,曼奇尼站在场边,向着所有人发火,嘴里喊着:“X你!上啊!X你!”我都不知道他是冲谁在说,他就是在骂骂咧咧。

我觉得我们完了。似乎没有人能够承受这样的压力,我们都在想我们搞砸了。在一个伟大的赛季之后,我们在一场比赛中失去了一切。最终,曼奇尼派我上场,我们竭尽全力,但是一无所获。足球有时候就是这样,射门总是无法击中门框。

第89分钟,第90分钟……我们完了!

时间来到伤停补时,我记得我们获得了5分钟的补时。当你在游戏机上玩足球游戏时,当比赛进行到91分钟后还以1-2落后,那么你就不可能赢。结束了。现在冲上去,再试试吧。这是不可能的啊。

然后是角球。大卫-席尔瓦主罚。我进球了——在第91分钟20秒用头球砸向中路。你们可以看到在跑回中圈时,我在朝着所有人呼喊:“加油,加油!”我们依旧还有两三分钟可以踢。也许我们还没有完?

之后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我也不知道我们是怎么做到的。上天肯定有什么神灵,给了我们存活的机会。人们总是问我阿圭罗的进球以及在场上是什么感觉。老实跟你们说,最强烈的感觉就是放松。你们不能想象那个球打进时我是多么的放松。我们与这支如此出色的球队一起踢了整个赛季,表现的如此之后,而我们只差几秒钟就失去了一切。

曼城44年来的首个冠军就这样赢下来了?疯狂!那场比赛告诉我在足球场以及生活中永远不要放弃。如果你放弃了,那么你就是一个死人。我们完了,我们一无是处。

也许你们会说我很喜欢重复讲这个故事,对吧。

我从中获得的部分快乐是因为这让我想起了与我一起成为冠军的伙伴们:阿圭罗、席尔瓦、亚亚-图雷、孔帕尼,当然还有巴洛特利,他是个非常出色的小伙子。有时候媒体会无中生有的谋杀他,而我根本就不理解为何会这样。就好像他是电影的主角,不管是好的坏的,总是马里奥的。不过他是一个如此有趣的人,他也是一个冠军球员。

我也很幸运的拥有科拉罗夫和萨维奇,两个和我一样在巴尔干地区长大的人。当一个人来自我们出生的地方时,能够进入英超并夺取冠军有一种特殊的自豪感。你们一定知道我出生在80年代的萨拉热窝。在那场战争中,我有好多次在街上踢球时因为警报拉响而不得不停下来,因为我们必须要躲起来。

作为一个小孩子,我们并不真正理解危险是什么。在6岁时,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坦率的讲我没有想太多。父母整天在想这些而且很担心,我觉得他们是承担起负担的人。如果没有我的父母,我的梦想就不可能实现。当战争在四年后总算结束的时候,一切都被摧毁了,城市不复存在。我记得我的父亲带我到泽列兹尼察参加首场训练课,我们必须倒两趟公交和一辆电车。到那里需要花费超过一个小时,我们在一所高校训练,因为俱乐部的球场已经被摧毁了。尽管我爸爸有自己的工作,他每天都会带我去那里。而当训练结束后,他会送给我一根香蕉。

即便是在困难时期,父母也总是试图给我和我妹妹一切。

每个人都有梦想。但是在那个年代,当国家正在重建时,我们不可能考虑更多的事情。我依旧记得我总算可以第一次踢上真正的足球,不用担心警报或危险或其他什么事情。没有担忧,只有足球。如果我有一个梦想,那就是要代表泽列兹尼察成年队比赛。这是最令我父亲骄傲的事情,尽管他没有进入职业足坛,但是他一辈子都在踢球。我记得当我17岁的一天和他一起在逛商城。这是平凡的一天,我都不记得我们要买什么了。突然,我的一个教练打来了电话,他说:“明天,你将进入一线队准备参加季前赛。”

我转过身来,告诉我爸爸。他完全愣住了。他念叨着:“谁?为什么?什么时候?跟谁踢?谁???”

对我而言,这能与他一起体验这个时刻非常棒。因为从我迈出第一步时他就陪伴着我。真的,战后的每一场训练,我们都一起度过。我从没想过自己可以去德国和英格兰踢球,更没想过去意大利踢球。对我来说,那个年代意甲的水平是最高的。在90年代,意大利有那么多伟大的球员,而我尤其喜欢舍普琴科。当我是个孩子时,我的一个青年队教练会称呼我是“舍普琴科”,他这么说只是因为我们长得像。不过我很喜欢,他是我的英雄。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2008年在沃尔夫斯堡与舍瓦比赛的场面。他当时被租借回米兰,我们在圣西罗参加的比赛。简直难以置信。比赛前我在球员通道逮住他,我直接问比赛结束后能否跟他交换球衣。他说:“好,没问题。”好吧,也许他当时已经猜出我是多么尊敬他,因为就在半场休息时他追上我把球衣送给了我,甚至都没有等到比赛结束。我会永远记住这一时刻,这是非常特别的时刻。

很有趣,截止到目前我已经在很多国家踢过球了,但是只有在罗马才能让我感觉在家里一样。波黑和萨拉热窝永远是我心头的No.1,但是罗马是第二好的。家对我来说就是我感觉良好的地方,在这里我只需要考虑足球,在这里我没有其他的烦恼,在这里我的家人都很开心。我想去意甲,我想学意大利语,现在我在这里已经建立了一些非常不错的成就了。

人们总是问我在英格兰和意大利踢球有什么区别。英格兰是速度、速度和速度,而这里是技术、技术和技术。在三年意甲时光我在意甲学到了很多,在这里人们会考虑每一个小细节。但是对我来说最棒的事情是我可以用“我的朋友”来称呼托蒂这样的传奇球员。我跟他说我总是期待着自己能更早来到这里,因为他那样他就能帮助我打入更多的进球了。能够和他一起踢几个赛季会大大改善我的水平。他可以看到场上的一切,可以将球传到我根本都无法想象的空档。我很高兴我能来到意大利,我真的在这里学到了很多足球技术。

上赛季我们在欧冠中也拥有自己的女王公园巡游者时刻。在1/4决赛对阵巴塞罗那的比赛,是以后你可以展示给孩子们的一场比赛,你会跟他们说:“来,看看这场比赛,你就明白永不放弃的道理了。”首回合我们1-4输了,面对巴塞罗那输1-4,意味着在足球场上已经完了。

但是然后在我们主场的次回合比赛,我有些幸运的很早就打入了首球,也许是在第5分钟或第6分钟。球迷们开始给我们能量,然后我们在下半场获得点球。德罗西挺身而出将球送入右下角。门将的手掌甚至都碰到了皮球,但是德罗西射门力量很大,皮球还是进网了。我的血液里有了那种感觉:也许?我们可以?

我们一直奔跑,像动物一样比赛,竭尽全力就像2012年一样,我们呼喊着:“加油!加油!加油。”

然后,在最后时刻,在第82分钟,马诺拉斯打入了第三球。难以置信!

第二天早上我重看了比赛,似乎我们可以很轻松的打入五到六球。当面对巴萨时,能够踢出这样的比赛感觉很奇怪,但是这并不是奇迹。他们真的没有什么机会,这是我们自己的顶级水平,我们的战术是完美的。

我们完了,然后我们重获新生。这可以发生在曼彻斯特,可以发生在罗马,可以发生在任何地方。这就是足球。

我现在已经32岁了,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真的很想将波黑再次带入一届国际大赛。我很自豪能够在2014年给我的祖国带来一些幸福。想想吧,这是波黑第一次进入世界杯,我们的处子战是在马拉卡纳球场面对阿根廷。这是梦想成真的时刻,我当时只希望能够别让梅西进球。

在那届世界杯后,我觉得祖国的有些事情已经得到了改变。当我还是一个在波黑长大的孩子时,我们的足球偶像总是来自于其他国家的球星,但是现在当我回到萨拉热窝,越来越多的孩子都在讨论波黑球员,尤其是像皮亚尼奇这样的球员,这令我很开心。

战后,我们是一代拥有简单梦想的孩子,我们只想着在和平下踢球。现在我有自己的足球,我也找到了自己的和平。这就是我的生活,我想要踢所有比赛,想要看所有能看到比赛,真的。有时候我妻子会逮到我在客厅用电视看一场意甲、英超或其他什么比赛,她就会问:“你看足球还有够吗?”

我就只是笑笑。他现在应该知道答案了。不够,当然,永远都不够。

(搜狐体育独家出品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