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正文

六星跑者李战哲:目睹波马爆炸案 传递跑步精神

原标题:六星跑者李战哲:目睹波马爆炸案 传递跑步精神

【版权声明】本文系搜狐跑步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编者按:

李战哲,今年65岁,中国大陆第六位完成世界马拉松六大满贯的六星跑者。13岁开始跑步已经奔跑了半个世纪。他曾经担任过全运火炬手,亚运会火炬手和奥运会火炬手

李大哥带领我们参观了他的“荣誉小屋”。李大哥展示了1982年第二节北京马拉松的奖牌,1984年北马的完赛奖牌,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的火炬,世界马拉松六大满贯的完赛奖牌等,各种奖牌可谓琳琅满目。

在李大哥介绍了他的荣誉小屋后,他带着我们回忆了自己的跑步故事:

搜狐跑步: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跑步的?

李战哲:我是从13岁开始跑步,到现在已经有52年了。

搜狐跑步:您为什么一直坚持跑步,跑步给您带来了什么?

李战哲:我小的时候身体不好,通过我从13岁开始跑步,体质明显增强,这让我上学时候的成绩也有了提升。后来从我当兵以及当工人,从学生到工作,整个的身体状况非常好。基本上没有得过什么大病。跑步对我的生活和学习有很大的促进作用。身体是第一重要的,跑步给我的身体带来了巨大的好处。

搜狐跑步:李大哥是六大满贯的完赛选手,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启您的六大满贯之旅呢?

李战哲:我是从2012年开启了六大满贯的征程,到了2015年10月份完赛。

搜狐跑步:您完成六大满贯大概用了多长时间?

李战哲:我完成六大满贯大概用了3年的时间。

搜狐跑步:是什么契机让您想要去参加六大满贯赛事呢?

李战哲:这件事情得益于2008年成为奥运火炬手后,我就开始萌发这种念头。我是想北京国际马拉松赛我从第二届参加,连续跑了5-6届。后来我想下一步怎么走,我想把自己定位在国际赛场上。当有了六大满贯赛事之后,我就想第一时间能够踏入到这条跑道上。虽然这件事情对我当时来说有点遥远,但是我想要坚定的走下去。当时在中国国内跑六大满贯的人很少,那个时候有我这种思想的人不多。因为我喜欢马拉松,想找一个国际赛事的平台。当年我在火车头体协工作的时候,我就知道美国有长滩马拉松,波士顿马拉松等赛事。当时我就是想参加美国的马拉松赛。后来才产生了六大满贯的赛事,得知之后,我就想赶紧去参加并尽快完成这些赛事。这也是我当时的梦想。

搜狐跑步:您参加的第一场六大满贯赛事是哪一站?

李战哲:是日本的东京。

搜狐跑步:为什么选择日本东京作为自己的第一站?

李战哲:日本是亚洲国家,没有太大的时差。所以想先跑东京。剩下的美国的赛事时差都相差10个小时以上,欧洲是7个小时。时差对于运动员影响是非常大的,所以先跑的日本东京。

搜狐跑步:在六大满贯赛事中,您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场?

李战哲:在六大满贯赛事中我印象中最深刻的是2013年的波士顿马拉松,波士顿马松赛是历史最悠久,他是1897年创建,已经有120多年的历史。他的赛道非常独特,组织的也非常好,没有因为战乱,自然灾害等停办过。

2013年波士顿马拉松发生了由恐怖分子造成的爆炸案。他在终点设置了定式炸弹,他设置的时间是4小时,为什么选择4个小时,因为能够四小时完赛的选手是最多的,由此看出恐怖分子也是蓄谋已久的。我是比较幸运的,当年的比赛成绩是3小时44分50秒,我跑过终点,换好衣服,准备离开的时候发生了爆炸。我也目睹了当时的爆炸现场,我也很震惊。

搜狐跑步:您怎么看波马的爆炸案?

李战哲:波马的爆炸案是个偶然的事情,但是是犯罪分子蓄谋已久的。现在世界各国通过波马爆炸案加强了马拉松赛事的防护预案。现在的马拉松赛事都是比较安全的,我认为跑友们不要因为波士顿的爆炸案,而影响参加六大满贯的心情。很多中国选手,第一年因为爆炸案没有跑完全程的,第二年又去了,也证明了这些跑友对于波士顿马拉松的赛事方充满信心。

搜狐跑步:除了波士顿马拉松外,对其他5站赛事有什么感想么?

李战哲:东京马拉松组织的非常好,在亚洲范围内绝对是最好的。而且他的赛道很平坦。东京马拉松没有北马历史悠久,但是他们的组织能力和赛道平坦度等各方面能力比较强。日本东京赛事的时间点也很好,正好是在春节前后,这个时间点温度比较低,对运动员参赛能取得好成绩是非常重要的。我在参加东京拉松的时候是59周岁,当时的成绩是3小时27分。这也证明了天气对选手是很重要的。

柏林马拉松赛道海拔最低,赛道也很平坦。赛道基本上都是在市中心,经过很多经典。很多群众走向街头为选手们加油。赛道的起终点在非常有名的柏林登堡门。今年柏林马拉松的成绩达到了2小时1分39秒,我觉得人类很有可能在这里跑进2小时。

伦敦马拉松举办时的天气也是比较冷的,对于这点我的印象也是很深的,当时的气温是10摄氏度。那天我起跑的时候感觉非常冷,风也很大,身体也在发抖。伦敦赛道有个缺点,就是起跑后赛道比较窄,前五公里基本上跑不开。这点和北马比起来就有些逊色了。我觉得伦敦拉松应该对起点进行修改,如果不改进的话,对于选手的安全,成绩都会有影响。

纽约马拉松组织的还是不错,起点有两个,选手们分别从两个起跑点起跑,然后向中间靠拢。在跑过大桥的时候场景非常壮观。3万人跑在大桥上,当时我跑的时候感觉有点共振。比赛当天也是很冷,大概有6-7级的北风,迎着风跑很艰难。

搜狐跑步:对于跑六大满贯,您有怎样的经验与大家分享呢?

李战哲:现在中国跑友对于六大满贯的渴望度非常高,截止到今年的八九月份,完赛六大满贯的中国选手大概有188人,在这188人中,我是第六个完成六大满贯的中国人。现在六大满贯在中国的热度越来越高,也证明中国的马拉松爱好者越来越觉得这是他们追求的目标。我觉得这是好事。完成六大满贯不仅要具备成绩,还要有一定的经济能力,还有时间问题。现在我们有很多上班族,要跑六大需要请很多天的假。因此完赛就大满贯需要有决心、信心、家里人的支持等。

搜狐跑步:和六大满贯相比,您认为国内的赛事欠缺在哪?

李战哲:马拉松在国内的地位和国外有些差距。虽然现在马拉松的比赛在全国非常多。但是真正跑全马的选手也不足百万人。我们按照中国13亿人口来计算,这个比例非常低。而马拉松在美国和日本的发展和咱们完全不一样,这两个国家的人口比咱们少的多,但是他们的跑马人大概能达到1000多万人,证明他们对这项运动的追捧度很高。比如我们的乒乓球,现在大概有一亿人再打乒乓球,或者说会打。由此可见中国跑马的人并不多。所以我们还是要提高对马拉松这项运动的认识。希望跑步能够从小开始培养,因为马拉松是一项极限运动,需要有一定基础。

另外我们的观众融入度也比较差,今年的北马真正到现场给运动员加油的人并不多。国外的六大满贯赛事赛道上基本上站满了人。尤其进入最后10公里的时候人非常多。运动员在跑步的时候看到那么多人在为自己加油,这会让运动员感到很震撼,很给力的。

搜狐跑步:接下来跑步对你来说有怎样的意义?

李战哲:我这一生参加的马拉松赛事并不是很多,我没有个自己设定要跑多少场马拉松。我是追求质量的。我年轻时跑的所有的马拉松没有一次是超过三小时的,都是在三小时之内完成。当我60岁以后,我参加的所有比赛除了做官兔,都是在4小时之内完赛。半马60岁之后的成绩都是在2小时之内。我今年65岁了,我还想继续跑下去,把我的跑步精神传承给年轻的跑者。我也记了很多的跑步日记,到现在为止已经记了973篇,我准备一直写下去。将我跑步的理念、精神等各方面的经验传递给更多的跑者。之后我会经常参加半马比赛,毕竟年龄大了,总是参加全马对身体会有一些损害。

【版权声明】本文系搜狐跑步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微信搜索公众号 paobusaonian 了解更多跑步资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