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美文】我害怕阅读的人(深度好文)

原标题:【每日美文】我害怕阅读的人(深度好文)

这篇文章,是奥美广告台湾公司早年为「远见·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5周年庆活动,创作的长文案,曾获业界著名的创意大奖。

文案貌谈“害怕”,实为敬佩、鼓励,影响更多人成为阅读的人。

这篇美文没有“兜售”阅读的价值,而是在“兜售”没有阅读的恐惧,这虽然带有明显的“广告文案逻辑”,但不得不说,它击中了当下大部分人的心理——疏于阅读,还喜欢为自己找许多理由和借口,更看不得他人爱读书。

其实,我们恐惧的,并非是在阅读的他人,也非阅读本身,而是恐惧缺少改变的勇气、没有坚持的决心,以及失落的自我。

愿所有“害怕”的人们,不再“害怕”!共赏,共勉。

我害怕阅读的人

我害怕阅读的人。

不知何时开始,我害怕阅读的人。就像我们不知道冬天从哪天开始,只会感觉夜的黑越来越漫长。

我害怕阅读的人。一跟他们谈话,我就像一个透明的人,苍白的脑袋无法隐藏

我所拥有的内涵是什么?不就是人人能脱口而出,游荡在空气中最通俗的认知吗?像心脏在身体的左边。春天之后是夏天。

美国总统是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但阅读的人在知识里遨游,能从食谱论及管理学,八卦周刊讲到社会趋势,甚至空中跃下的猫,都能让他们对建筑防震理论侃侃而谈。

相较之下,我只是一台在MP3世代的录音机;过气、无法调整。我最引以为傲的论述,恐怕只是他多年前书架上某本书里的某段文字,而且,还是不被荧光笔画线注记的那一段。

书一放下,就以贵族王者的形象在我面前闪耀。举手投足都是自在风采。让我明了,阅读不只是知识,更是魔力。

他们是懂美学的牛顿。懂人类学的梵谷。懂孙子兵法的甘地。血液里充满答案,越来越少的问题能让他们恐惧。彷佛站在巨人的肩牓上,习惯俯视一切。那自信从容,是这世上最好看的一张脸。

我害怕阅读的人。因为他们很幸运;当众人拥抱孤独、或被寂寞拥抱时,他们的生命却毫不封闭,不缺乏朋友的忠实、不缺少安慰者的温柔,甚至连互相较劲的对手,都不至匮乏

他们一翻开书,有时会因心有灵犀,而大声赞叹,有时又会因立场不同而陷入激辨,有时会获得劝导或慰藉。

这一切毫无保留,又不带条件,是带亲情的爱情,是热恋中的友谊。一本一本的书,就像一节节的脊椎,稳稳的支持着阅读的人。你看,书一打开,就成为一个拥抱的姿式。这一切,不正是我们毕生苦苦找寻的?

我害怕阅读的人,他们总是不知足。

有人说,女人学会阅读,世界上才冒出妇女问题,也因为她们开始有了问题,女人更加读书。

就连爱因斯坦;这个世界上智者中的最聪明者,临终前都曾说:「我看我自己,就像一个在海边玩耍的孩子,找到一块光滑的小石头,就觉得开心。后来我才知道自己面对的,还有一片真理的大海,那没有尽头」。

读书人总是低头看书,忙着浇灌自己的饥渴,他们让自己是敞开的桶子,随时准备装入更多、更多、更多。而我呢?手中抓住小石头,只为了无聊地打水漂而已。

有个笑话这样说:人每天早上起床,只要强迫自己吞一只蟾蜍,不管发生什么,都不再害怕。我想,我快知道蟾蜍的味道。

我害怕阅读的人。我祈祷他们永远不知道我的不安,免得他们会更轻易击垮我,甚至连打败我的意愿都没有

我如此害怕阅读的人,因为他们的榜样是伟人,就算做不到,退一步也还是一个,我远不及的成功者。

我害怕阅读的人,他们知道「无知」在小孩身上才可爱,而我已经是一个成年的人。我害怕阅读的人,因为大家都喜欢有智慧人。

我害怕阅读的人,他们能避免我要经历的失败。我害怕阅读的人,他们懂得生命太短,人总是聪明得太迟。我害怕阅读的人,他们的一小时,就是我的一生。

其实每本书都是一个世界,每份书单都是一次盛大的邀请。唯有读书,才能拥有更高贵的灵魂和生命。

林清玄认识一位化妆师,她化妆水平极高,因为她懂得化妆的真谛:

三流的化妆是脸上的化妆,

二流的化妆是精神的化妆,

一流的化妆是生命的化妆。

而读书,就是精神与生命的化妆。

三流的化妆是脸上的化妆,

二流的化妆是精神的化妆,

一流的化妆是生命的化妆。

而读书,就是精神与生命的化妆。

若有人问你:“读书有什么用?” ,其实这个问题没有回答的意义。

因为他所说的“用”,是物质层面的“用”,而读书在这一层面确是无法看之即用。

读书不能以实用功利为目的,阅读最终是以陶冶情操、升华人格、丰富人生、纯洁心灵为归宿。

读书,不在眼前,不在当下,它更是像甘霖滋润万物之后呈现出的那种清新和生机,看不见和摸不着。

许多钟爱阅读的人,虽然没有富庶的生活,清贫、甚至朴素,但是阅读让我们成为一个有温度、懂情趣、会思考的人。

纵然岁月侵蚀了躯体,却不曾侵蚀读书人高贵的灵魂!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