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OCAT南京栖霞展区| 流动的书——此岸:OCAT南京公共艺术计划·2018

原标题:OCAT南京栖霞展区| 流动的书——此岸:OCAT南京公共艺术计划·2018

南京公共艺术计划开幕暨OCAT南京栖霞展区成立揭牌仪式

流动的书

——

策 划:

主 办:

支 持:

朱朱

华侨城集团有限公司

南京华侨城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南京华侨城置地有限公司

第一部分:“此岸”系列公共项目

协办:先锋书店、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TPM紫麓戏剧空间等

开始时间:2018年8月

-

-

-

(点击文字查看活动信息)

艺术家将受邀来到项目地考察环境并在南京当地的大学、书店、美术馆和画廊空间举办讲座,讲座主题包括个体艺术实践的整体回顾,和本次展览的创作思考。在得到艺术家授权的前提下,我们将对到访过程进行跟踪拍摄并制作纪录片,于展览期间播映。

我们也将邀请中国的重要人文学者、作家、诗人、评论家、策展人、艺术家、建筑设计师、戏剧演员等各领域的嘉宾与艺术家对谈和交流,参与相关活动。

第二部分:公共艺术国际展

地点:OCAT南京栖霞展区

南京市栖霞区欢乐大道与疏港大道交汇处

时间:2018年11月9日—2019年3月10日

艺术家:

金炳昊(KIM Byoungho)(韩国)、厉槟源、弥颢·马堤霍威茨(Michal Martychowiec)(波兰)、萨卡琳·克鲁昂(Sakarin Krue-On)(泰国)、岩崎贵宏(Takahiro Iwasaki)(日本)、杨健、周文斗

前言

水是一本流动的书,它是我们解读时间、记忆、生命、境遇、伦理和智慧的重要途径,是历史、文化源流的象征,是形象于瞬间构成、组合、离散的自然载体,正如法国诗人保尔·克洛代尔(Paul Claudel)所言:“内心所渴望的一切都可以归结到水的形态”。我们的展区北临长江,后者被认为是孕育中国文明的两条母亲河之一。在第一年度的创作邀请中,水作为在地性的重要元素,构成了艺术家们的基本对话主题。他们的维度是多重的,共通之处可以归结为个体对于社会环境和历史现实的回应在展览的具体结构中,杨健、萨克琳、金炳昊、弥颢偏重于揭示与提问的方式,厉槟源、周文斗、岩崎贵宏则意在提供介入、修复、治疗的途径和超越的可能

河流从来都是时间最古老、最贴切的隐喻,杨健在他的作品《车轮碾过的河流》中,以悖论的方式呈现了两种时间观的形态,大理石对应了河流的横截面,和传统的线性时间观,而纷繁的车辙对应了摆脱线性叙事的现代时间观,石头被安置于一辆承诺了现代理想生活的车身上,也引发出我们对于当今价值系统的追问

来自韩国的金炳昊以华丽的工业感外观,和几何学的内在约束,制造一种充满张力的表达逻辑:它带来视觉“眩惑”(enchantment)的同时,也带来对这种效果的反讽和消解。在池塘装置《三尊神》之中,三根拥有着相同形状和体积的金属柱体,指涉了高度物欲化的社会环境,这些机械造物类似于我们制造出来的人造神,被置于受膜拜的地位。池水里的墨汁暗示文明的起源,并且要求我们反思一部文明的接受史。

萨克琳的《莲蓬》的创作背景紧密关联泰国频繁的政治运动,但更是一次对于历史复杂性的回应:莲蓬孕育了种子,是新生的象征,同时又被他幻化为带来死亡的子弹,那种毁灭的象征。战争与和平、生与死,以及佛教的观点在这一矛盾的形象里被融合,该作品曾经作为介入性装置首展于泰国曼谷著名的Rajdamnoen大道,并且允许观众自由地移动它们,以此感受社会的真实属性。

莲蓬

Lotus Pod

玻璃钢

1998

弥颢的工作方法更多地建立在与现代主义以来的艺术史的对话关系中,他在精致的审美感背后,强调的往往是对资本社会的思考和批判,《每日问题》系列是他自2013年开始创作并持续进行的艺术项目,每年选一个问题制作成霓虹灯装置,《Where does your heart belong》源自苏格兰诗人罗伯特·彭斯(Robert Burns)的诗句,这句由五个单词组成的诗,可以在唐朝诗人崔颢的《登黄鹤楼》的尾联里找到堪称完美的对应:“乡关何处是”。挪用到今天的语境里,彭斯或崔颢的诗句都可以被理解为现代性的乡愁,和形而上意义的无家可归,同时,联系到艺术家出生于波兰而长期生活在西欧的背景, 该作品也是在溯及离散性的身份,以及,对于建构共通的归属感的渴求。

厉槟源一贯侧重身体对于社会空间的介入性塑造,在看似源自直觉、带有偶发性的行动背后,充满了对于故土、血缘、传统和制度的批判性张力,以及改变现实的勇气,如他自己所言:“如果说我做了什么,那就是我不断对我所在环境的提取和拆解,用行动构建起来的激情生活”。《过渡》源自他在内蒙古旅行途中的一次行为记录,他以澡盆为舟,木棍为浆,从一座湖泊开始,穿越沙漠,到达另一座湖泊。

过渡

Transition

5′00″

行为纪录 单频录像

2016

周文斗看来,将龟裂的土地进行修复,是一种“治愈”,无论是对于自然还是对于他自己。他的《消失的边界》以玻璃钢拓制龟裂的河床中的裂缝,作品如果被置于河床现场,将会是对裂缝的修补。艺术家视裂缝为土地本身的某种边界,随时消失,随时产生。他将自己的这种方式视为“以边界来建造一个没有边界的空间”。

岩崎贵宏的《倒影模型》系列是以日本最神圣的七座古建筑为样板,模拟水面镜像的三维柏木模型。这里展出的作品样板源自日本奈良的法起寺。模型中的倒影并没有遵循物体反射原理产生形变,更像在时空中捕捉到了一个转瞬即逝的静止瞬间它带来的感悟是多重的,既在提示过去、记忆或非物质化的存在,对于我们具有同等的、甚至更为重要的意义,也像在试图企及佛教的不生不灭之境,这一形象含带超越时空的原型意味

展览可以视为一本薄薄的、只有七页的书,它希望以凝练内敛的内容与形式,而非夸张的、娱乐化的视觉效果,去对应我们所置身的这个世界里那些迫切的、根本的命题,它将在观众的阅读和体验之中开始真正地流动,并且衍生出更多的页码和意义。

朱朱

2018年10月

关于策划人

朱朱,诗人、艺术策展人、艺术评论家。1969年生于中国。曾获安高(Anne Kao)诗歌奖,中国当代艺术奖评论奖(CCAA),胡适诗歌奖。著有诗集、散文集、艺术评论集多种,其中包括法文版诗集《青烟》(2004年,译者Chantal Chen—Andro),《灰色的狂欢节——2000年以来的中国当代艺术》(2013年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理想国”书系,2016年台湾典藏出版),英文版诗集《野长城》(2018年,美国Phoneme Media出版社)。

关于OCAT

华侨城当代艺术中心(OCT Contemporary Art Terminal,简称 OCAT)是由华侨城集团赞助的新型艺术机构,馆群总部设在深圳,是第一个布局全国的当代艺术馆群。

2005年创立于深圳的中国知名当代艺术非营利性机构OCAT,多年来一直积极推动当代艺术与公众之间的对话,为探讨公共艺术在建立有本土特色的公共机制中所扮演的角色等问题提供实践基础。从2006年的“深圳华侨城段地铁壁画工程”事件,到2007年开启的“上海浦江华侨城十年公共艺术计划”、2017年开启的“上海浦江华侨城新十年公共艺术计划”等等,OCAT一直尝试在不同的城市公共空间里设置OCAT分展区,让当代艺术走进公共空间。

2012年OCAT开始构建布局全国的当代艺术馆群,旗下包括OCAT深圳馆、华·美术馆、OCAT上海馆、OCAT西安馆、OCAT研究中心(北京馆)、OCAT武汉馆、OCAT南京馆,以及7个分布在不同城市不同类型公共区域中的OCAT分展区(深圳欢乐海岸、深圳前海、上海浦江、深圳坪山、成都安仁、天津西青、南京栖霞)。

OCAT南京栖霞展区的成立,将为南京带来一系列关注城市历史与未来和人居生活的展览。未来,也会持续将更多优质当代艺术活动带到OCAT在南京的展区,以立足南京历史、开放国际视野为出发点,与当地和大众进行交流对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