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专访岩井俊二:从未害怕失败 没想去赢过往的自己

原标题:专访岩井俊二:从未害怕失败 没想去赢过往的自己

搜狐娱乐讯 (三丁/文 玄反影/图)电影宣传期的采访往往匆匆,主创接受的采访中包含了很多重复性的问答,他们难免陷入疲惫。

采访岩井俊二的那天,他刚刚跑完《你好,之华》的路演,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困顿。在筛选采访提纲的时候,也被特别交代,不要问太“难”的问题,刚做完一轮采访的岩井俊二,当下的状态不太好。

不过,在谈到感兴趣的话题时,他会不断打比喻来表达他的看法,变得“滔滔不绝”。对“失败”的态度,恰是能提起他兴致的话题。

“过往那些成功的作品会给你造成压力吗?你害怕失败吗?害怕不符合观众的期待吗?”

岩井俊二听完,先是以他标志性的严缓语调轻声说:“诶,突然问了一个很难的问题。”然后,他很诚恳地分享了对此的思考,作为一名作家型导演,他最难的时候,一年365天都写不出来一个字,每次创作新的作品,他都带着“肯定是再也拍不了以前那样的作品了”的心情,创作的过程则是抱持着赢不了也要加油的心态继续下去。

“就像一个百万富翁,他的钱被小偷全部偷光了,他得从第一分钱开始赚起。这个例子应该能理解吧,创作一部新作品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情。”即使痛苦,他也从未有过“作家这个职业我够了,我再不想写了”的想法,每次都是从零开始的过程。

岩井俊二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说,他不害怕失败。“电影其实没有输赢的。你只要对最后呈现出来的东西是满足的,我觉得就够了。”在拍完《情书》之后,岩井俊二拍摄了第二部长片《燕尾蝶》,届时他自己特别满意,觉得再拍不了比《燕尾蝶》更好的东西了,但当时在日本受到了非常多的否定和批评。岩井俊二后来还想,“大家是不是都觉得《燕尾蝶》是一部失败的作品?”但后来这部作品没有被埋没,还成为了他的代表作之一。

所以,岩井俊二觉得,对“失败”的定义,其实完全是掌握在自己手里。自己觉得好,不管人家怎么说,就是好。自己觉得还不够,即使别人觉得特别杰出,给了很多奖,就还是会觉得不够。

谈创作:想东西越来越难

“一年365天可能基本上都是写不出来的,就看你能忍受到怎么样一个程度”

搜狐娱乐:《你好,之华》中年轻一辈、中年一辈人的情感非常动人。最初创作剧本的灵感来源在哪里?

岩井俊二:谢谢。一开始是想创作一个关于家庭的故事,故事的一开始就是夫妻吵架,丈夫把妻子的手机摔坏了,我构思到这里的时候就想到,是不是可以做一个跟《情书》一样的故事。

搜狐娱乐:会不会介意大家把这部电影称为就是《情书》的2.0版?

岩井俊二:肯定不能说是《情书2》,毕竟《情书》有自己的版权嘛,我们这也不是拍《情书》续集,只是说故事可能会有一些像《情书》的部分。

搜狐娱乐:其实现代年轻人之间的沟通方式,大多是用SNS软件。在电影里用到了信的元素,为什么要“写信”?

岩井俊二:现在其实大家都不写信了,我也不写信,信已经成为日常生活中一个不存在的东西。就像大家现在都已经习惯了开车,但是哪一天你不能开车,给你一匹马,你必须要骑马去生活,这样的桥段就能拍成电影。所以当年拍《情书》的时候如果只有信的话,其实《情书》这个电影也是拍不出来,它还有很多其他的东西。所以我觉得,还是想以信这样在日常不是那么常见的一个东西,重新创作它,以它为载体的一部电影。

搜狐娱乐:最想通过《你好,之华》传达的是什么?

岩井俊二:看完电影留给观众的东西,每个人都不一样。所以其实我觉得对我来说,我特别想知道大家看完电影的一个感想,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多多分享给我,很难得现在也是以信为载体的一部电影,所以特别想让大家最后写信告诉我他们的观后感。

搜狐娱乐:在创作习惯上,都是自己写剧本,遇到过想东西越来越难的时候吗?

岩井俊二:作为一个创作者来说,其实我一直都不是那种才思泉涌,一提笔马上就能写出来的。我不是这样的,一年365天可能基本上都是写不出来的。其实就是看你能忍受到怎么样一个程度了,要去构思能用在电影里的这些桥段、这些点子是非常难的,你会无数次的碰壁。但是你必须要相信这一点,你必须要挑战这些做不了的东西,所以写故事可能每个人都能写,但是你写不写得出来很有意思的故事呢?大家都会去挑战自己未知的,你现在还做不到的一些事情,就看你能忍受到一个什么程度,再一个就是不要放弃。

谈压力、失败与期待:

“大家是不是都觉得《燕尾蝶》是一部失败的作品?但我觉得我拍不了比这个更好的了。”

搜狐娱乐:你的很多作品都非常成功,在下笔去写的时候,过往那些成功的作品会给你造成压力吗?

岩井俊二:对我来说称不上压力,因为我每次在创作新的作品的时候,我肯定是再也拍不了我以前那样的作品了,所以我会把从前的东西都忘掉,就相当于让自己恢复到一张白纸的状态。

自己会觉得,拍不了比之前更好的作品。因为以前拍的那部作品肯定是我自己特别喜欢的作品,所以我觉得是赢不了的。那这次我也要加油,我会带着这样的一个心态,去开始创作新的作品。

慢慢创作的过程中,“想去创作好”这个欲望就会越来越强烈。最后出来的作品也都是,即使还没有到达我的很完美的程度,但我会觉得这样做可以了吧,就朝着这个方向去做吧,到了这样一个状态我就会开始去拍摄。

其实这个不能算是压力,因为以前的作品已经完成了,所以是完成品,但是现在都是从零开始。可能打一个比较好理解的比方吧,就像一个百万富翁,他的钱被小偷全部偷光了,然后他得从第一分钱开始赚起。这个例子应该能理解吧,创作一部新作品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情。

搜狐娱乐:这种恐惧心理在克服的过程中,会特别艰难吗?

岩井俊二:再打个比方就像踢足球,这场比赛能决定你是不是能进世界杯的决赛,但是你被反转,被逆转了,被反超了,你进不了这个决赛,可能是这种感觉吧,你说痛不痛苦?但是我不会觉得因为这样,作家这个职业我够了,我再不想写了,我不会有这样的心情。反而是说,我从来不会想,我要去赢我之前的所有的作品,因为都是从零开始的过程。

就像你辛辛苦苦你修了一座房子,你放火给它烧掉了,那你肯定要从零开始再去修这个房子嘛,对吧,就是这样一个重复的过程。我不会想说再去建一座跟以前一样的房子,我肯定要去修一座新的房子,所以这个过程其实还好不会很痛苦。更痛苦的是一部作品在马上就要完成的时候,再去全部推倒重来那个会更痛苦。

搜狐娱乐:你害怕失败吗?

岩井俊二:不会害怕,因为我觉得没有失败,不会失败。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电影这个世界不像是踢足球,可能一场比赛你输了就是零,这场比赛就失败了。因为电影是,怎么说,它其实没有输赢的,因为会给你非常充分的一个时间去准备。所以你只要对最后呈现出来的东西你是满足的,我觉得就够了。当然也有可能观众不会那么满意,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当时我就会想原来观众的理解跟我的想法会有点不一样,很遗憾。

所以每个观众其实也是不一样的嘛,当时我拍完《情书》,拍了第二部作品长篇电影《燕尾蝶》,我自己是觉得特别满意这部作品,觉得我再拍不了比《燕尾蝶》更好的东西了。但是当时在日本接受采访的时候,记者们的论调是说,你的上一部《情书》特别成功,但是这部《燕尾蝶》失败了,你怎么看?所以我当时还不觉得,后来一想大家是不是都觉得《燕尾蝶》是一部失败的作品?但是在我自己心里面我觉得我拍不了比这个更好的一部《燕尾蝶》了。

当时在日本其实受到了非常多的否定啊,批评啊。但是这部作品没有被埋没,反而现在已经成为了我的一个代表作,而且大家也不觉得这是一部失败的作品。所以还是看你自己怎么想吧,你觉得这个作品好,那不管人家怎么说,我觉得那就可以,那就是好。如果你还觉得作品还不够,但是别人觉得这是一部特别杰出的作品,给了你很多奖,但是我自己可能还是会觉得不够,就还是不够。

谈演员表现:

“周迅和秦昊写信的场景对我来说印象比较深刻。看似没有什么意思的事情的积累,构成了最后电影的呈现。”

搜狐娱乐:最近几部作品,不约而同谈到婚姻对于女性是一种不幸。比方说上一部作品《瑞普·凡·温克儿的新娘》讲的是结婚对女性来说是一种惩罚,《你好,之华》里之南的遭遇也是。这种对婚姻的悲观态度跟自身的创作心理上的转变有关系吗?

岩井俊二:完全没有。当然有一些人他的婚姻生活非常幸福,但是你要把这些东西拍成电影的话观众会觉得非常无聊,因为我们这个职业就决定了你一定要去寻找一些非常矛盾的情景吧,看似幸福的人实际上会有不幸福的地方,或者看似不幸的人他们其实也有一些幸福的地方。所以都是一些扭曲的、矛盾的场景吧。包括之前的《瑞普·凡·温克儿的新娘》和这次的《你好,之华》如果给那些有幸福婚姻生活的一些人,带去了一些不好的感受,那就很对不起了,完全没有这样的一个意思。

搜狐娱乐:你的爱情片中,女性是非常重要的角色,你是如何去了解女性的?

岩井俊二:不是说我日常去观察什么,这些东西就能拍摄电影。其实就像玩游戏一样,我会自己去构思,会设计很多场景去构思不同的结构,然后可能也会去用一些以前用过的一些技巧。当然也需要去产生很多新的东西出来,比如说每天我可能在公园散步或者我在路上见到的一些东西,有可能都能变成我的素材。但是,有可能它只能写成一个很简单的故事,都是这些很小的东西积累起来的。当然了,整个大的基础就是我自己经历了这个人生,但是呢你日常观察到的东西其实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成为电影的桥段,还需要不停去试错,反复去尝试。这个过程其实是有这样一个复杂的过程在里面的。

搜狐娱乐:周迅谈到拍摄《你好,之华》这部电影,她觉得感受非常深刻的一点是你对于表演的要求,要的是情感真实,纪录片的一样的表演方式。在周迅、秦昊和胡歌这些演员里面,哪一刻他们的情感流露是最打动你的?

岩井俊二:对哪一个地方比较感动其实很难找,因为对我来说,肯定每一场戏,每个镜头都是特别满意的。因为电影就是靠每一个镜头积累起来的嘛,所以是根据一个最后整体出来的效果。那你要说的话,周迅和秦昊他们写信的那些场景对我来说印象比较深刻。因为一开机他们就开始写,中间还不能写错,所以要一直写到最后。可能这封写完了,马上会拍另外一天写的另外一封信。所以拍摄的时候,有时候是一天都在写信,因为一开机就得一直保持这个专注力,需要很强的耐心,一直在写信。我在旁边看了以后觉得很了不起,就看似非常普通的或者是说没有什么意思的这些事情的积累才构成了最后这样一部电影的呈现。可能观众会觉得写信,就是这些场景会觉得是比较无聊,当然没那么有意思的,但是这些场景的积累才构成了最后的这个电影。

搜狐娱乐:胡歌是因为帅而打败了秦昊吗?

岩井俊二:其实他们的故事在《之南》这个小说,就是电影里出现的一本书里面有写,而且我已经写了这个故事,所以完全跟《你好,之华》是你想象不到的一个发展吧,所以期待一下那部小说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