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秦岭圈地14亩别墅已拆 神秘主人该拉出来遛遛

原标题:秦岭圈地14亩别墅已拆 神秘主人该拉出来遛遛

秦岭最大违建别墅如何被建

文丨斯远

之前引发舆论广泛关注的秦岭“陈路别墅”,如今已彻底被抹掉了。

最新消息,这个占地14余亩的超大别墅,地面建筑已荡然无存,包括总圈墙面积9280.53平方米;砖混建筑1栋,面积517.29平方米;狗舍一处,面积78.03平方米;其他建筑3处,面积113.58平方米;以及通往各处道路及道路硬化1417.72平方米等。目前,基址之上,一些移栽来的桂花树、皂角树等名贵树木仍在,新种下的200余棵白皮松静静地立在那里。而多台运土车辆还在填埋别墅内的两处鱼塘。

(秦岭陈路别墅俯瞰图。图片来源:新京报)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句戏文用在这里,有些应景,却未必与戏曲中的诸般意绪完全对应。至少,戏文中的惋惜,现实中是没有的,更多的是大快人心。

“陈路别墅”的倒掉,顺乎时势、合乎民意。早在其倒掉之前,就已经遭遇了民众的普遍质疑与愤怒。无论是肆意的占用基本农田并改变用途,还是从各地搜罗诸般文物;无论是移栽来500年树龄的国槐,还是从西藏空运五只藏獒幼崽,并空运西藏羊肉喂养藏獒;无论是“50年茅台当水喝”,还是78平方米的狗舍……凡此种种,均深深刺激了民众的神经,也照见了不同的人生、不同的命运。

尤其是,“陈路别墅”的崛起,与当地严厉整治的屡次表态相伴相生,简直就是对整治行动的公开嘲讽。

2003年,陕西省政府发布通知,“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在秦岭北麓区域内从事房地产开发,修建商品住宅和私人别墅”;2005年,“陈路别墅”开始在鄠邑区石井镇蔡家坡三组圈地。2008年,“陈路别墅”建成;2009年,媒体上“全面停止秦岭西安段房地产项目开发”的声音,又开始响亮起来。再往后,又有过几轮整治,每一次均很“严厉”“不留死角”,然而,“陈路别墅”均能一路涉险过关,足见背后神秘人物能量之巨大。

(蔡家坡村“超大违建别墅”平面示意图 图片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2005年与村里签协议圈土地的时候,不管是陈路,还是陈路的代理人支亮,都是只有25岁的青年,显然并非别墅的实际控制人。据媒体报道,陈路的父亲曾在西安市党政系统担任要职多年。从2002年开始,陈父一直在西安市任职,直到2017年2月,才因年龄原因不再担任领导职务。这样的时间轨迹,与别墅崛起的时间完全吻合。

“陈路别墅”之所以能够安然躲过各级政府启动的多轮整治行动,固然说明其后的权力背景起作用了。同样,而此番被拆,除了自上而下层层传导的压力之外,公众是不是有理由相信,这也与权力背景的消失或影响力不彰有一定关联?

权力的影子高大的时候,别墅一贯张扬,就连别墅大门上高悬的那块“望重成均”巨匾,也透露着一股子志满意得的骄矜。“望重成均”,古代多指德高望重,特别是在学界、儒林,地位高,影响大。这样的匾额挂在一位官员的山间别墅上,或许有些个人的志向表达,但却从骨子里透着腐朽的味道。

能够从人均不足1亩地的蔡家坡圈来14亩良田,能够空运羊肉喂狗,能够喝50年茅台像喝水一样,能够把数百件文物摆满整个院子,还指望着“望重成均”?真可谓痴人说梦。

(“陈路别墅”已拆 图片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现在,“陈路别墅”终于走到了穷途末路。这样的结局,当然与建筑本身的违纪违法有关系,也与从中央到民间整治秦岭的声音有关系,但也不能不说,权力的加持,像吹气泡一样吹起了别墅,也一再延续了别墅的寿命。尽管终于难以为继,但由此传递出来的信号值得警惕。

说到底,若想管好别墅,管好秦岭这一方净土,惟有先约束好权力,约束好形形色色别墅背后的神秘人物。

其实,目前传递出来的信号已经足够清晰明确。据当地媒体报道,截至10月24日,秦岭北麓违建别墅仅长安区就累计拆除292栋370套,共计18.2万平方米。其中,不少别墅无人认领。这足以说明,别墅的背后,站立的是隐形的腐败、是权力的恣意。也因此,需要做的,不仅仅是拆别墅,也要找出那些神秘的主人,让他们在阳光下“遛一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